鼠之妖途

第三章——(三)

“老人家,没什么,有些事情呢也和你解释不清。。。”修米还没说完,门口已经传来声音:“孙老爷子在家吗?我找您有事。”孙老头的眼睛里马上蒙上一层怒火,他听出是谁的声音,那个骗去他十五年心血的家伙‘张书记’。

修米也听出是谁的声音了,他马上做了个让老头目瞪口呆的动作:修米的小手一挥,一道小小的旋风就在修米的手边形成,那些**修米身上脱落的碎屑甚至包括**的所有渣砾都被卷起,这股旋风轻柔的撞开窗户,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那扇窗扇被旋风的尾部碰了一下,稳稳的关上,修米接着身体一闪,已经钻到孙老头的口袋了,“出去见他,也许有好事。”孙老头赶紧闭上自己已经张了半天的嘴巴,“真是个神奇的家伙!”感叹着,孙老头走出屋外。

“谁?”隔着街门,老头子没好气的问。“老爷子,我啊,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谈。”门外张书记的声音显得礼貌而谦卑。“我现在怕你?。。。。。”狠狠的在心里问候着张某人女性亲属,老头子打开街门,身体往门上一靠,半点请对方进来的意思也没有。

“张书记啊,不会是又请老头子我去喝酒吧,现在我除了这几间破房子,没什么好骗的了,难不成书记的小楼住够了,想换个新鲜?”老头的话也很毒,就是,不想活的主了,还在乎在口头上得罪人。

张胖子尴尬的扯出一个笑脸,虽然比哭都难看,“老爷子,那是误会,这不,我把这合同给您送回来了,咱进屋里说,好吗?”最后的几个字恳求的意味明显。老头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你的意思。。。?”

“哎,老爷子,既然您想继续承包,那块山林就还是您的,您看今个一早我不就为这事儿来得吗。”张胖子赶紧把话说明白了,他怕再在门口吆喝那么让乡亲门看见,他的胖脸怕挂不住。老头子赶紧把书记往屋子里让,要是现在还不让他进屋,那么老头就真是傻子了,想起刚才修米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老头有点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修米那个小家伙倒的鬼!

其实张胖子虽然被修米吓的半死,但是他还真不想把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在修米走后,尤其是接到老杨的电话后,他想了有半个小时,就自己跑下楼去,他打电话找了台车,叫司机直奔五十里外的一处山峰开,那有一座小道观,里边住着一个他认识的据说是修为很高的道士,在附近捉鬼除妖,算命卜卦很有名气。张胖子好说歹说,就差下跪抱着人家的大腿叫爷爷了,那个老道士也跟着他来到家里,在他的屋子里待了一大会,还仔细查看了电视机和修米最后留下的那个窟窿,转身就走。

张胖子赶紧拉住老道的衣角:“天师,您怎么要走?”“哎,”老道长叹口气:“虽然你惹的这个。。。什么,他说自己是妖怪,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绝对不是,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但是你的屋子里并没有半点妖气留下,相反是有道之士的纯粹正气在房间里散布,而且在你房间里的那个窟窿,也是由道家正宗的掌心雷造成。而我就是再有二十年也不可能把掌心雷练到这个地步,你说只是看到一个飘荡在半空的黑影。。。我怕是。。。总之这不是我能应付人物,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老道士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其实有些话老道士是没跟张胖子说明白,他觉得这样的家伙绝对不会是张胖子所说的什么无原无故的找他麻烦,肯定是张胖子的什么作为人家实在是看不下去才出手的。再有他的印象里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妖怪所为,最大的可能是某个修道高人用传说中的分神化体来做这件事的,因为一切的特征太象了。他就是没想到,一只修炼了正宗道家功法的小动物也能做到这样。

看到在附近号称活神仙的老道都自叹不如,胖子张终于知道该怎么办了。半个小时后,满面笑容的孙老头把张书记恭敬的送出大门:“书记,走好,要是肯赏光的话,长到老头子这坐坐。”“老爷子您请回,有空我去山上看您老去,别送了。”然后在乡亲们眼光中,一脸轻松的张胖子,腆着肚子走出孙老头的家门,好奇的人们还没等开口问什么,就见老头子赶紧闪进门里,反手关上街门。

“修米,出来,告诉我怎么回事。”老头子走进里屋就开始、小声吆喝,怕给屋外的人听见。突然老头听见几声咳嗽声,回头一看乐了,原来修米正在桌子上站着,小手里抓着一根点燃的香烟,嘴巴里还有丝丝的烟雾冒出,这是刚才张书记死活非给老头子留下的一条烟里开封的那盒,修米大概是看他们刚才抽的挺香也想尝尝,结果就弄成这德行了。

在老头的追问下,修米把恐吓胖子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当然自己被烤焦的事更是说的越模糊越好。老头子对修米自然是千恩万谢。半天想起了什么,“修米,在家里等我一下,我出去弄点好吃的,咱两庆贺一下,哈哈,我得好好的谢谢你,说吧,你想吃什么?”修米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蹦出一句:“随便,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吃。”老头叹着气,从炕底下拿出一把零散的纸片走出门外。

吃着眼前一堆从没吃过的玩意,修米已经灌到肚子里两个易拉罐啤酒了,老头看着修米高高隆起的小肚子双眼发呆:“修米,你不会撑坏吧?”修米拍拍自己比怀了十只鼠崽的母老鼠还大的肚皮,打了个酒嗝:“这什么啤酒虽然味道淡点,但是很好喝,放心吧,我的肚子绝对撑不坏。。。。等等,我出去撒尿。。”说完在老头的大笑声中,步履蹒跚的爬下桌子,望屋子外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