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十三章——(五)

对于这美女的修为,修米绝对放心,别的不说,人家已经得到人型几百年了,就是用膝盖想也知道肯定比自己强多了,所以修米马上表示了感激感谢感恩感情等等感觉。

至于感谢的方式,在小狐狸一再的旁敲侧击多方提醒下,修米总算想到了,最后的谈判结果在小狐狸的娇笑声和修米的咬牙声中愉快的达成,二斤猴儿酒和在妖王的酒店摆一桌。

修米恨恨的挂上电话,心里直念叨,怪不得都说狐狸狡猾,今儿个真的见识了,不过有她帮忙,那么自己完全可以放心了,妖王找到她就说明她有帮忙的能力,而且她现在并不算妖王的手下,所以这样妖王并不算违背自己的原则。

现在的修米只是在等待营救冯晓童的时间了,既然人家给了冯敬语三天的时间,那么修米也决定给对方三天,在冯敬语接到对方的最后通牒的时候,就是他和狐狸出手的时机了。

冯晓童现在舒服的坐在一间宽大的客厅里,在他被绑架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已经被换了三个地方了,不过看现在他悠闲自得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他现在的身份是人质。

其实修米和小家伙佳人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小家伙只是在被人强行抱上面包车的时候有点害怕,并开始在车内开始尖叫。抱他上车的那个长脸的年轻人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他,希望自己凛冽的眼神能让这个小家伙害怕,知趣的自己闭上嘴巴,但是耳朵在经过长达一分钟的摧残后,竟然不见这小家伙有半点住嘴的意思,他实在忍不住了,挥手一个耳光向小家伙的脸上甩去,眼睛一直盯着

他动作的冯晓童不由把眼一闭,眉头紧锁,等待着马上光临脸上的疼痛,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这时,从他胸口的玉佩上却温和的发出一股暖流,涌向他的全身,小家伙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而他的感觉也同时百倍的灵敏起来,虽然闭着眼睛,但是他却能清楚的感知身边的一切,包括那只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的巴掌。

在他的感觉里,那只逐渐接近自己的巴掌动作突然变的慢了下来,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只手掌带起的空气流动时对自己面孔的浮动,和那只手掌离自己的距离,同时一股温软但稠密的能量从自己的脸庞渗透出去,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面部体表外瞬间形成了一个厚度在几厘米的面罩,而这些都是在瞬间发生,到现在那只手掌离小家伙的脸至少还有十厘米。

冯晓童的脑子里灵光一闪,对了修米说过自己带的这块玩意是自己所崇拜的强者妖王的心血之作,能保护自己,现在有机会那就试试吧。

其实现在凭玉胚赐予小家伙的反映,他完全有机会躲开这一巴掌,但是他竟然不闪不避的用自己的小脸去迎接对方的手掌。

“啪”的一声闷响,挥过来的那只手掌和小家伙的脸,其实错了,是和小家伙脸皮外那层能量护罩做了实实在在的零距离接触,结果是一声闷叫,冯晓童是毫无感觉,但是那只手的主人可是乐子大了,他的手掌好象煽在了一张柔韧的浑身带刺并且带电的的刺猬皮上,疼,麻,酸,软,痒五味具全,他触电似的缩回自己的胳膊,惊恐的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家伙。

胳膊这时候已经疼的发木,就快要失去知觉,但是那股奇异的感觉已经通过肩部向胸口开始蔓延,他忍住惨叫的冲动,一屁股坐到座位上,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开始对抗那种不断冲击自己神经线的痛苦。

让他欣慰的是,不久后,那种让人想自杀的感觉开始慢慢消失,他呼出一口长气睁开自己的眼睛,才发现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

多亏这车的后厢是和前边隔开的,自己才没在别人面前丢人,但是这个小家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打他遭罪的却是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流氓他根本闹不清楚这是怎么原因,但是人类那种对未知事物的本能恐惧,却让冯晓童在他的眼睛里完全的改变了形象,现在冯晓童的小脸还是那么可爱,身材还是那么娇小,眼神还是那么清纯,甚至他的嘴角还挂上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但是这一切在这个家伙的眼睛里完全的变了味道。

现在他眼中的这个孩子是那么可怕,要不是这小家伙的屁股后头没有尾巴,他肯定认为是自己碰上传说中的小恶魔了。

看到对方刚才痛苦的表现和现在看自己那恐惧的表情,冯晓童觉得好玩极了,原来妖王送自己的这块玩意真的有用,而且看起来威力还不小啊,他得礼不让人的把自己的小脸往绑架者的面前凑了凑,两只大眼睛挑衅似的看着对方,看着对方下意识向后蜷缩的身体,冯晓童鄙夷的哼了一声,对着对方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右手的中指,指尖朝上,掌心向里……

看着对面的小家伙面带微笑的作出这个手势,绑架者感到眼前一阵发晕,毕竟他也算道上有名有姓的人物,提起疤狼林杰,在这个城市怎么着也算是老大级别的人物了,要不是被他现在的老大制伏,他现在还过着小弟簇拥,坐收保护费的逍遥日子,但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