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十三章---(九)

“冯总,我们承认是没法伤害令公子,”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看来这部电话肯定还有分机,这时就听冯晓童开始叫嚷:“别打岔,没看我正在跟老爹说话,听见没,要不小心我揍你。”语气出奇的嚣张,让冯敬语一时都开始怀疑,到底自己的儿子和对方现在谁是人质?

不过那个女音却接着说:“小家伙,我们虽然现在没法动你,但是只要我们不给你饭吃和水喝,在一间黑屋子里你能坚持几天?更别说给你每天吃汉堡喝饮料了。”

小家伙好象一愣,马上没了声音,因为他确实没想到这点,“所以,现在的条件是,冯总您交出那东西,而你,小家伙,则要把你脖子上带着的东西留下,否则……”冯敬语只听到小家伙开始在电话里大叫,然后那边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然后电话就断了,冯敬语和修米相对无语,他们谁都没想到冯晓童小朋友作为一个人质来说,还这么,嚣张!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打他那块玉佩的主意。

看着紧张的冯敬语修米赶紧安慰:“没问题,我知道童童现在所在的位置,马上去救他出来,放心饿不着他。”话没说完,冯敬语的手机竟然又响起铃声……

冯敬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屏幕,又是那个号码,只好苦笑着按下接听键,里边熟悉的女声依旧传来,不过这次传来的声音里明显的带着一丝气急败坏的味道:“冯敬语,警告你,别以为我们拿你儿子没法,最好你让他交出他带着的那玩意,要不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他,再有,我马上会派人去接你过来,记得带上我要的东西,别玩什么花样,你的一切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中。”说完没等冯敬语回话,那边已经梆的一声摔了电话。

“我儿子肯定把她气的够戗。”冯敬语肯定的对修米说,因为他知道她的这个过去的女秘书兼情人,绝对是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物,而现在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竟然能让她发如此大的火气,那么她所受的刺激可想而知了。

“修米,他们想要童童的那块护身符你看怎么办,我真怕他们用别的卑鄙方法对付童童。”修米一笑,回答到:“得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你就好好的呆在这,哪也别去,等我们的消息得了。”冯敬语一愣,“你是说不让我去?可是对方点名要我带着光盘亲自去,而且你说什么你们?”

“对啊,就是我们。”一个甜的腻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随着房间内空气一阵肉眼可见的扭动,在冯敬语的瞠目结舌中,一位超级美女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完美到极点的一切,也许这个女人唯一的弱点就是太媚了,美若天仙这个词在她身上绝对不适合,媚若狐仙也许才是她真实的写照。

冯敬语现在完全被眼前美女的容貌身材和骨子里发散出的无敌媚力所吸引,而这女人那奇特的出场方式却被他忽略不记了,其实现在的冯敬语完全可以说是阅人多矣,但是他还是完全想象不出竟然有女人真的能美和媚到这种程度,男人的本质让他完全被眼前的女人夺去了魂魄:

“狐狸精”他喃喃自语的说出了自己的直觉的判断。听到冯敬语如是说,不但眼前的美女就是修米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冯敬语的说法完全正确。其实作为老鼠来说,修米完全无法理解他这个朋友对男人的吸引力。

“你好,我叫胡芳,是修米的朋友。”胡芳对着冯敬语伸出自己的纤手。冯敬语总算还知道应该回礼,赶紧伸出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攥住对方的小手:“你好……”话没说完,觉得对方的小手上发出一股微震的热流,鼻子中也闻到对方身上散发的一股奇异的幽香,然后就此人事不醒。

“我怎么才知道你的名字?我说小狐狸。”修米斜着自己的小眼睛看着胡芳,顺手拎起冯敬语瘫软的身体,胡芳才回答:“你问过我的名字吗?还怨我,说把这家伙放哪?”

冯敬语健壮沉重的身体在胡芳的手里跟拎只小鸡的感觉差不多。“里边有床,扔那得了,不过你用的方法不会对他有什么损害吧?”

“柔和的能量冲击加安魂香,有百利而无一害,睡个好觉,等他醒来就会看见自己的儿子了。”

“好吧,接咱们的车也该来了,你准备一下吧……”这时冯敬语的电话又响起,胡芳伸手拿起按下接听:“车子在楼下等你,别耍花样……”没等对方说完,胡芳就不耐烦的挂机。

林杰坐在一辆普通的桑塔那里,手里攥着一张照片,照片是冯敬语的,他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个从门口走出的男人,和照片对比着,觉得毫无疑问了才摇下车窗玻璃,对着冯敬语招了下手,打开车门,不眨眼的看着这个威严霸气的男人钻进车里。“冯总,这个您得带上,我也是上命难为。”

汽车一起动,林杰就递给冯敬语一个眼罩,冯敬语毫无迟疑的自己带上,一句话不说,就往车座上一靠,双手往脑后一交叉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汽车开始在街道上飞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在一个陡峭的上坡后停住,然后是熄火关门的声音,还是绑架冯晓童时的老办法,驶进一个集装箱。

桑塔那从集装箱里驶出,在一阵转悠后,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是一阵向下坠落的感觉,等车门真正打开,冯敬语摘下眼罩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本来吗,明知道自己进入一个深入地下几百尺,而且被妖法禁制牢牢密封的死地,搁谁也高兴不起来,而且从外界显示的妖气凝聚程度上来看,这里绝对可能拥有妖王那个级别的妖怪存在,现在的这个冯敬语开始为自己和怀里的这只小老鼠的小命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