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二十一章——辣手摧花

他是觉得过瘾了,但是这只被修米拼命的摧残的黑猫,这只可怜的猫王已经渐渐的感觉受不了了,首先是修米身上散发的那越来越强大的气势,越来越浓厚的妖气都让这家伙越来越心凉,它现在终于知道它惹到一个它根本惹不起的家伙了。

而且随着这老鼠用力越来越大,黑猫强韧的体质也架不住这样的摧残了,它的身体已经感觉到酸痛,脑袋也在不断的和地面的接触中感觉开始发晕,肚子里也开始难受。现在的黑猫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觉悟,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就会被对方玩死。

无奈之下,黑猫只好动用了自己最后的的底牌,随着它的一声犹如被突然剪掉尾巴的嚎叫,它用一根线绳挂在脖子上毛发内的很难用眼睛发现的一颗和它体表颜色一样的小小的黑色的珠子突然发出了黑色的光芒,把它的身体整个罩住,同时一道奇异强大的震动力从黑猫的尾巴上传递到修米的小手上,修米全身巨震,手心一麻,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黑猫的尾巴上传过来。

修米的狠劲上来了,他知道这是黑猫发动了某种类似于冯晓童玉佩的护身法宝,但是明显的这玩意的档次要比冯晓童那块低不少,最多是和自己的修罗令,当初的妖王戒同级别的,甚至还有些不足,这样的能量冲击,修米还禁受的住。

他发狠的用力攥紧手中的猫尾巴,体内蓬勃的能量流转,成型不久的内丹狂转,强大的内丹能量传输到修米的手上,化去了那股奇异的能量,然后抡圆了黑猫砸向他身边一棵粗壮的树干。

黑猫脖子上的那棵黑色的珠子这次更加强烈的闪动了一下,而且整个的炸开,一股比刚才至少强大三倍的力量汹涌的传来,修米感觉已经握不住黑猫的尾巴了,就赶紧松开了手,但是在松手的同时,修米却抬脚狠狠的踢在黑猫的肚子上。

修米的这脚踢的正是时候,正是那股保护黑猫的能量刚刚爆发完的瞬间,黑猫的身体皮球般的又撞回刚才的树干,随着它的一声惨叫,再落地的时候,黑猫就一动不动了,这次它是彻底的背过气去。

修米抖着颤抖的双手,走到黑猫的跟前,在它的脑袋上又补上两脚,他可不想让这家伙有苏醒的余地。

看着死狗般趴在自己面前的猫,修米喘了口大气,刚才也把他折腾的够戗,尤其是最后这两下那黑色珠子能量的迸发,让修米没少浪费自己的能量,甚至还调用了刚成型的内丹的能量才应付过去。

现在总算一切都结束了,修米一屁股坐到了这家伙的身上,别说感觉不错,修米已经在盘算把黑猫送给妖王做料理材料,这张不错的皮毛吗,就送给冯晓童的老妈得了,她肯定喜欢。现在的修米也学着替家人打算了。

修米在黑猫的身上坐了半天,终于觉得休息的差不多了,他站起身体,伸展了一下懒腰,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化长大,一会一个赤身**的小男孩出现在黑猫的身边。

修米招了下手,远处树杈上的衣服飞回到他的手里,他开始慢条斯理的往身上穿戴。刚刚穿戴好的修米突然眼睛里精光突然的闪现,他明显的感觉到远处天空中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抬眼望去,东方的空中一点白亮刺眼的光芒在空中迅速的向他这个方向飞来。

他的脑子里某根神经一动,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飞剑,代表修道之人修为达到某种程度的飞剑,不过看这飞剑的亮光和速度,修米直觉自己还可以应付,所以他并没怎么害怕。只是不措眼珠的看着对方迅速的向自己接近。

几乎是眨眼之间那道剑光就飞到修米的头顶,光华一敛,一个十八九岁的美丽女孩子落到修米的跟前,修米意外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在他的印象里人类修炼到能使用飞剑程度的怎么着也得是几十岁开外的人了,怎么现在自己面前来得竟然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而且还这么漂亮?

确实落在修迷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很漂亮,身材高挑,面容娇美,再配上一套名牌运动服确实是充满青春活力,不过却对修米的吸引力不大,因为她不但比胡芳差不少档次,就是比冯晓童的老妈稳朝露女士也是不如,唯一值得炫耀的也许就是他的青春,但是比她青春的多的多的女孩子,修米最近也见的太多了,他的那些女同学都是(那是幼女啊小老鼠)。

这女孩子也在好奇的打量着修米稚气却帅的一塌糊涂的脸蛋,笔直的鼻梁,玫瑰花瓣般的嘴唇,不过这孩子的眼睛却太过那个了,闪动的是和他的外貌绝对不相配的世故和阴冷。

阴冷?她这才感觉到从修米身上隐约间散发出的妖气,一低头又看见死狗般躺在修米脚边的那只黑猫。

修米的耳朵再次受到摧残,这女孩子发出一声尖叫,抖手间一柄雪亮细长的宝剑已经指着还没来得及捂住耳朵的修米:“你是妖怪?你把我的小黑怎么了,你竟敢把它弄成这样我杀了你。”也不给修米说话的机会,那柄宝剑已经出手刺向修米的脖子。

修米一见对方出手就是要命的招式,本来因为对方是女人而兴起的一点惜香怜玉的感觉踪影皆无,他的手一抖,一柄雪白晶莹的玉刀从他的掌心冒出,迎向对方的剑尖,准确的撞击在一起,修米感觉身体轻微的一下震动,伸手把回飞的玉刀抓回掌心,冷冷的看着对方。

这下接触修米没觉得怎么样,那个女孩子感觉就不太舒服了,他的修为本来就没有修米深厚,情急之下贸然出手,剑上也没用上多大力气,修米的这下抵挡用的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让她感觉虎口一热,宝剑猛的向上一跳,要不是她用力死活的握住剑柄那么宝剑铁定会离手出走。

就这样她还觉得虎口部位一麻一疼一热,手里马上有一种热乎乎粘乎乎的感觉,她知道自己的虎口被震裂了。

长这么大她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平日里她都被当成公主哄着,在各种灵丹妙药的栽培下小小的年纪就已经达到能够御剑飞行的地步,真气也达到先天的境界,被门派里的众人捧为天才的天之骄女,竟然在一个小妖怪的还击之下一招被震裂虎口?

她觉得有种委屈想哭的感觉。虽然她的修为已经达到某种不错的境界,但是他的心性却远没有和她的修为匹配。

她手里的剑一抖身体向天空飞去,手里的宝剑发出刺眼的光芒在夜空中画出一个美妙的弧度。

修米还抬头傻呵呵的望着她,不知道这女人要做什么,直到那道光芒带着刺骨的寒气飞快的撞向他的头顶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丫头跟他拼命了,竟然用上了身剑合一,以强临弱的拼命打法。修米心头怒火中烧,手里的玉刀马上脱手飞上去,化做一条白亮的光线迎向对方,修米这次根本没有留手,匆忙间所能调集的四成多不到五成的能量全部发出。

随着一声声若龙吟的碰击声,修米的身体巨颤,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是一甜,好玄一口血喷出来。而对方更是不济,身体在空中猛的向高处飞去,宝剑脱手,而且檀口一张,鲜血狂喷,星星点点的血沫向下洒落。

修米皱着眉头伸手招回自己的玉刀,这把刀可是修罗送他的那堆零碎里最好的一柄武器,是他师父当年亲手炼制的威力相当不错,所以修米才把它当作自己的武器。

看着那女人在空中的狼狈样,修米没有半丝心软,在他的逻辑里,只要是自己的敌人就都是清除的对象,不存在什么种族性别之分。

对黑猫如此,对眼前的这个漂亮少女也是如此,他躲过那阵血雨后,手中的玉刀在他的掌心发出了璀璨的光芒,修米的眼睛里绿芒开始闪动,现在的修米看来浑身上下充满骇人的杀气,眼睛里完全是兽性的光芒,他现在是一头发怒的野兽,不再是那个背着书包上学表面上绝对无害的小男孩了。

修米抖手发出了自己的玉刀,玉刀带着刺眼的光芒,带着一往无回的杀气霸气缓慢的沿着一个轨迹飞去,不是正对着那个少女,而是飞向她的身下,因为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开始从最高处回落,修米的目标就是她离地三尺的地方。

修米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不想弄脏自己的衣服,因为他完全有把握这一击把对方炸成一团血雾,他可不想再去躲避这些血雾碎肉的袭击。

这时少女的身体已经到达修米刚才估计的理想位置,但是好象修米的玉刀离她还有很远,但是修米的意念一动,那柄玉刀就在瞬间跨越了两者之间的距离来到少女的身前……

修米的玉刀几乎已经撞上这女孩子的身体,她已经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虽然她的身体现在没法做任何动作,但是并不代表她已经失去自己的意识,现在她的神志还很清醒,可以说死亡来临前的明悟,让她比一生中的任何时候都清醒,现在的她才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大本事。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妖精是下决心毁掉自己了,而且是让自己形神具灭的那种毁法。

修米的眼睛也已经闭上了,虽然他可以毫不心软的除掉他认定的敌人,但是并不表示他喜欢看血腥的场面,老头子都说过有所为,有所不为吗。

不看也许就是不为的一种吧。这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修米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感觉身边的一切都变的慢了下来,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就是他睁开眼睛的动作也变的缓慢无比,他体内的能量运行也几乎慢到停顿的地步。

睁开眼睛的修米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眼前的一切好象已经定格,还是他眼睛闭上前的样子:他的玉刀的刀尖已经和那女孩子的身体相距不到一寸,玉刀上所蕴涵的可怕能量已经粉碎了少女身上的衣服,衣服的碎片散布在她的周围。

但是就到这,画面已经在修米的面前定格,现在的的修米甚至可以从他那个角度欣赏这女孩子**出的诱人肌肤,看到她散布在身边的那些衣服碎片的形状。

但是修米却完全没有这种闲情雅致。他现在只是觉得一股凉气从心底往上生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状况已经超出了修米的理解能力。

这时,修米看到在那个女孩子的身边,空气开始了奇怪的波动,好象是一棵小石子扔进平静水面的那种波动,一只手从那个波纹的中心慢慢的伸了出来,抓住了修米那把静止在那女孩子身前的玉刀,接着另一只手跟着出现,挡在了玉刀和女孩子那仅余的那一寸空间内。

在这两只手做完这些后,一切仿佛又在瞬间回到从前,时间又开始欢快的流动那柄玉刀接着放射出自己的光芒,在那只手掌中开始激烈的跳动,那个女孩子的身体也在另一只手的拨动下向旁边的地面落去,而同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原来那女孩子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