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二十四章---光头收徒

“我反对!”修米这时候却说出让光头和妖王都大感意外的一句。妖王和光头都是一愣,“为什么?”两个家伙几乎同时问出这句。

“为什么?我说老大啊,还有光头老兄,拜托你们动点脑子好不好,我现在想过的是人的日子啊,怎么说我现在是个学生,还是小学生啊,要是我每天上学的时候身边跟着这么一位保镖,老天,想想我都觉得头大。”说着修米还特意瞪了妖王一眼,眼光中有丝含糊的提示,妖王没弄明白修米什么意思,但是聪明的赶紧接话:“那你说怎么办?”

“要不这样得了,光头的好意我怎么着也不能辜费,让光头去我那住几天,费心指点一下我的功课,再有吗,送我点能示警的玩意,就是我出什么事情的时候光头你可以及时知道的东西。不过说明白了,我现在住在我一个哥们家里,光头你去了不能白住,顺便指点一下那小家伙,告诉你那家伙的根骨相当不错,要是你觉得喜欢,收个徒弟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光头的脸色有点难看了,半天才喃喃的解释:“两位,不是光头藏私,而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收徒弟的打算,你们知道不,教徒弟很麻烦的,我知道的这些玩意就是全告诉你也半点不心疼,要知道修道就是悟道,要是你悟不到别人就是说破天也没用,教一个徒弟没有上百年的时间根本……至于玩意吗,只要你看上眼我身上的东西你随便挑,就是你把那把桃木剑拿走我都绝对没意见。”

妖王点头认可光头的话,毕竟教一个徒弟绝对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么简单的事,妖王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徒弟,而且这家伙根本没有什么收徒弟的打算,没别的毛病,就是一个原因:懒!

现在看来光头这家伙也有同样的毛病。修米赶紧说明:“老兄,不是让你非收徒弟不可,不过指点一点入门的东西总成吧,再有你老兄也太大方了,桃木剑这样的宝贝也舍得往外送?不过你觉得我一个小妖怪拎把桃木剑做武器合适吗?拿着出去砍人还是开坛做法?靠!”

妖王和光头想象了一下一个小妖怪挥舞着桃木剑的情形,都不觉宛然。也是,到现在没听说过哪个妖怪用桃木剑的。其实光头真的很大方他的那把桃木剑确实可以说是他手中最好的宝贝了。传说中用料是取自王母的蟠桃园,仅此一点就可见这剑的价值。不过桃木本身就合妖怪天性相克,修米确实是这样的宝贝不要也罢。

光头想了一下:“那样倒是没什么问题,指点一个小家伙入门我还是有把握做到的,别说他的根骨好,就是根骨奇差,白痴一个我都有把握。呵呵,这样说定得了。我就上你那住些日子,这可是你请我去的,对了修米,那里有好酒吗?”修米的眼珠转了半天,说出一句让光头激动的差点抓狂的话:“老大的那些猴儿酒是我给的。”

妖王目瞪口呆的看着光头几乎是掐着修米的脖子强烈的要求和修米回家,然后两个家伙谢字都不说一个的开门离去。再看看桌子上清洁溜溜的盘子碗,妖王心里暗自庆幸:多亏自己象修米这样的小弟就一个,要不光是蹭饭就让自己头疼,要知道这一桌子菜得多少钱和心血啊。

听见窗口开启的声音,还在电脑上和网络叫劲的冯晓童头都没回的埋怨了一句:“老大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难道是跟美女约会去了?让我等到你现在……”回头却惊异的发现房间里多了个衣着怪异的光头。好奇的打量了两眼,伸出自己的小手:“叫我童童就可以了,大叔怎么称呼。”脸上的笑容纯洁而亲切。

光头也好奇的打量着童童,修米说的确实不错,这个小家伙的根骨很好,不是一般的好,尤其难得是现在身体里很清洁,几乎没有半点杂质,而且经脉畅通,充满灵气。最让他惊疑的是这小家伙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绝对是修道之人不可多得的防身宝贝,他很奇怪谁舍得给这小家伙这样的东西,因为他知道炼制这样一块玩意所花费的心血和时间的惊人。

同时对小家伙不卑不亢的待人态度也很欣赏,最起码没看不起一身叫花子打扮的自己。他哪知道,小家伙见他也是从窗口进来的还能猜测不出他是什么人物,还有他非常清楚一点,普通的家伙,他的修米老大绝对是不会往家里领的,想想修米到现在就带进家门三个人,妖王,修罗,胡芳。哪一个不是堪称绝世人物?所以他直觉这个光头绝对不简单,所以才那么亲切。

“叫我光头就行,呵呵童童你别跟我客气。”光头握着小家伙的手说。“叫师父!”修米的声音适时传来。小家伙眼睛亮光一闪,马上跪下磕了个头,甜甜的叫了声:“师父!”等光头反映过来,小家伙这一切已经做完了,他认命的笑了笑,心里对自己说:收这么个徒弟也不错,看家里这架势肯定有钱,而且小家伙的根骨不是一般的好,还有他老大的那什么……

“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了,至于什么规矩吗,以后再说,对了修米我住哪,哎,一个多月没睡过个好觉,至少有两年多没睡过床了,真有点怀念被褥的舒服啊。”“师父,房间,床铺,被褥咱家都是现成的,根本不用准备,我看师父是有点累了,要不师父您先泡个热水澡解解乏儿……好,我却给您放水。”

光头泡在宽大的浴盆里,舒服的直呻吟,而且听说往后这个浴室就是自己专用的了,再看看浴室中豪华却不显庸俗的设计,想想刚才自己看到的大的惊人的客厅,那么多的房间门,还有外边现在那属于自己房间的那些家具,摆设,电器……更加坚定了自己住在这里的信心。

小家伙的家境也和他的根骨一样不是一般的好,这点已经是肯定的了,看看旁边的衣架上小家伙给自己准备的内衣和睡衣都是崭新的,而且光看着就感觉轻巧舒服,这也是他从来没享受过的待遇,得意的晃晃自己的光头,这家伙竟然吹起了口哨。

看着光头走进自己的房间,冯晓童赶紧把修米拉回他们的房间里张嘴刚要问什么,修米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他知道那家伙的修为,要是那家伙乐意的话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视线,突然修米想到什么张嘴就说:“别问什么,以后说。”然后比量一下光头的房间再比量一下自己的耳朵。而且说话用的竟然是英语。

冯晓童聪明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修米肯定有什么不想让自己这个刚出炉的师父知道的秘密,所以也就没有多问,直接奔**想睡觉。

不过修米还是说了句让小家伙兴奋的话:你师父绝对不比妖王差,而且可能比他的修为要高。小家伙兴奋的对着修米伸出自己的拇指,在**翻了两个跟头,这下子可睡不着了,激动的在**抓耳挠腮,他的样子竟然勾起了修米的思念,让他想起自己的好兄弟小白,那个大名叫修缘的猴王。

其实现在睡不睡已经没什么分别了,最多两个小时天就该亮了,看着修米香甜的在自己的身边的酣睡,冯晓童的心里无缘的生起一阵感动,自己的这个哥们为自己做的太多了,现在他真的和眼前这家伙有种手足相依血脉相连的亲兄弟般的感觉。他就这么呆呆的坐到天亮。

光头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徒弟那张可爱的小脸,小脸上带着看了很舒服的笑容和恭敬的神情,“师父,您老醒了,您的洗漱用品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在浴室里,您洗把脸该吃饭了。”说完恭敬的递上一套衣服。是一套休闲的家居服,因为光头和冯敬语的无论身高体形都十分的接近,所以这些衣服都是现成的,根本不用去现准备。

换上了新衣的光头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一直在怀疑自己的眼睛,镜子里那个风度翩翩的中年人真的是自己吗?人靠衣杉这句话看来真是真理,在这套有形有款名牌服装的衬托下,他那闪亮的光头都给他平添了几分风度,看着面前的台子上摆放的已经注满水的牙缸和挤好牙膏的牙刷,光头心里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一个富豪家的少爷,能做到这点确实很不容易。心里对这个徒弟的评价有提高了不少百分点。

坐在餐桌上吃着热乎乎的小米稀饭就着小咸菜,让光头找到了那久违了几百年的家的感觉,尤其让他感到好玩的是那只叫豆豆的老鼠竟然也人模鼠样的整把小椅子坐在餐桌上,一本正经的跟着大家一起吃饭,尤其是冯老爷子根本没有半点见外的表示,而且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让光头很容易的就感觉到,这个家庭真是太……

给老爷子和光头准备好棋盘后,冯晓童才跟修米下楼上学去,坐进车里,修米象冯晓童伸出大拇指,“做的不错兄弟,要知道那光头可绝对是个人物,知道不,连妖王老大一听到他的名字都直哆嗦,而且这家伙根本就没有那些修道者的死板,绝对是做你师父的最佳人选,不过好象这家伙唯一的缺点就是心慈手软了点,但是没什么,只要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小家伙点头表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