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三十一章---坐地分赃

光头解释完,大家都明白了,同时也都完全放心了,因为小家伙的情形是:在他强行吸收玉佩的能量时,体内的经脉骨骼肌肉全部受到冲刷和破坏,但是不破不立的法则是如此的对立和奇特,他的身体在受到破坏的同时,也直接的锻炼了体内的各种组织,扩充了经脉的容量,加强了身体的强度,要是用丹药强行的恢复到未受伤前的状态,那么小家伙先前所遭的那些罪就意义不大了。

所以不如让他凭借自己的本能慢慢恢复,那么下次同样的能量冲击,甚至是比这次还强大的冲击,小家伙都会轻松的挺过来,而且对以后他的修为更有绝大的帮助,所以光头才让小家伙慢慢来恢复自己的身体。

修米的脸色变的好看了不少,冯敬语夫妇也完全放心了,他们是临下班的时候才接到老爷子的电话说小家伙受了点小伤,所以才这么晚回来,要是冯敬语早知道儿子受伤,绝对不会等到这个时候。虽然他的那什么程序的开发正在紧要的实体实验阶段。

冯敬语看儿子没事,就在吃完晚饭后和老婆赶紧赶回公司,现在他忙的把老婆都想办法给弄到身边了。老爷子知道修米他们肯定有事商量也知趣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光头,修米,胡芳一块坐在冯晓童的床前,小家伙已经醒了,除了有点虚弱,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修米爱怜的抚摩着童童的脑袋,对胡芳说:“把具体的情况和我说说,我知道刚才在饭桌上你没说实话。”胡芳才把前后的经过仔仔细细的跟修米说了一遍,说道难过处,胡芳泪眼婆娑的。小家伙赶紧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还直安慰她,修米看着小家伙的表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听完了经过,修米难得的没再发火只是问了句:“那把玉剑呢?童童你不会是忘了收回来吧?”冯晓童一笑,是那种比胡芳的笑容还象狐狸的笑容:“老大,我不是忘了收,而是根本没打算当时收回来,要知道找茬也总得有个理由吧?”

修米笑了,笑容阴森无比:“灵逍门,飞云子,飘若子,我都打听明白了,不过别着急,童童,胡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虽然不是君子,咱两是妖怪,这小子是小人,但是等个一年半载的也没什么,要知道遭受报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别人什么时间报复和怎么报复,等待是最揪心的,让他们好好的享受这段时间吧。”

光头的心都是一颤,心说这两个小家伙太阴险了。就是他们从此往后不去找那帮家伙的麻烦,只要不是公开声明,那帮人从此之后的日子也绝对不会好过。毕竟时刻绷紧神经提防着别人的日子不是人过的日子,心神身体长时间处于紧绷和恐惧的状态,什么人也不会坚持太久的。

“好了,先这么说定了,别着急找他们的麻烦,对了,我这有点家伙你们两看看有自己喜欢的吗?”修米一摊手,**就落下几件物件,一把漆黑散发着阴寒光芒的小巧的弯刀,三把式样各异的小刀剑。一共四样东西。

看见那把弯刀光头发出一声惊叫:“修魔刀?竟然是修魔刀?”他一把抓在手里仔细打量,喃喃的自语“不错是修魔刀,修魔那个家伙手里威力最大的魔刀,老天爷,他怎么舍得送人?”

修米看了他一眼,一幅大惊小怪的模样,摆弄着手里的另外三样家伙介绍:“这是修佛剑,修佛送的,是用极品的佛骨舍利以无上佛法凝造的,融入体内万邪不侵,能明心见性,几乎可避一切邪门妖法,而且可以抵御心魔。吗的就是不太适合妖怪使用,拿在手里都有点难受,还多亏我到现在修炼的都是正派的心法。”说完扔到**。

“修玉剑,据说此剑散发的光芒和幻象能勾起哪怕修道之人心底最深层的欲望,不战而屈人之兵,战,也是威力强大,修玉给的。这把修罗给的,也就是我现在使用的修罗刀,呵呵看看你们喜欢什么?”

光头一把把那把修佛剑抓在手里,“这把你们两个都用不了,归我徒弟了,我正愁他的修为如果进境太快的话,心境的修炼跟不上怎么办,而且着小家伙太聪明太狡猾不是最好的修行心性,这回我了放心了,哈哈,修米有你的,和着你四个师兄最好的玩意都让你划拉过来了。”

修米嘿嘿的奸笑两声算是回答。顺手把自己的那把修罗刀又扔给冯晓童:“修佛的那玩意对付妖魔有用,对付那些所谓的正道人物用处不大,这个也给你用。”

小家伙高兴的接过,他惦记这把刀子不是一两天了,但是开始修米说他的修为根本不能使用这种级别的武器只是扔给他那把玉剑,现在这玩意终于到手了。

修米把修玉剑扔给胡芳:“你的武器被毁了,用这个吧,配合你的消魂香威力更大,象是为你量身打造的。”胡芳高兴的接过,因为在传说中他早就知道天下间有这么一把奇特的灵器,就是不知道在什么人的手里,现在呢竟然被自己掌握,能不开心吗。

修米伸手掂起那把漆黑的弯刀:“它是我的了,我第一次看见他就喜欢的要命,它好象在召唤我……”弯刀在修米的手里发出兴奋的嘶鸣,灵蛇般的扭动,刀体上发出阵阵朦胧的黑雾,无尽的杀气寒意从上边往外散发,让冯晓童不由的连打几个冷战。修米的手慢慢的握紧,再张开时那把弯刀已经不见,只是他的眼睛里多了许多寒冷的杀气。

光头摇摇头,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把嘴巴闭上了,修米看到光头的动作对光头说:“别担心我被这把魔刀控制住,刀是兵器是为我所用的,是我用刀,我自信绝对不会落到刀用我的那种凄惨的地步的,再有修佛已经化去了这把刀大部分的魔性,要不你以为我现在的这点修为玩的转它?”光头这才点头,脸上的表情放松不少,可见他还是有点担心。

光头告辞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胡芳也高兴的捧着修玉剑回去自己的房间,屋子里只剩下修米和冯晓童了,修米看了眼冯晓童,脸上露出一种不怀好意的邪邪的表情,看的小家伙觉得浑身发毛,赶紧说:“老大,您别这么看我,我怎么觉得浑身发冷,我没得罪您吧,要是有什么作错的,老大您说,我改还不成吗?”一幅可怜西西的样子。

“好啊,小子有出息了,觉得是男人了,竟然为了女人,不,为了女妖精去拼命?你他吗的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不知道?要是不是你的那个光头师父在你身边,你小子别说去攻击别人,自己就爆体完蛋了,吗的你挺聪明个王八蛋怎么这种时候犯混?”修米破口大骂,还一边用手拍打着冯晓童那粉嫩的小脸。

冯晓童低着脑袋不吱声,等修米骂完了才喃喃的说到:“老大,我真的喜欢胡芳,真想娶她做老婆,她是妖精怎么了,喜欢就是喜欢,我有自己的主见,老大,你不知道我看见她那个样子我的心都碎了,我……我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听小家伙这么说修米没脾气了,彻底的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是啊,喜欢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妖精有错吗?虽然修米没经历过这种感觉,虽然修米觉得冯晓童还小,但是谁敢说这小家伙不是男子汉?不是男人?除了身体他的智力他的责任心他的感情都已经成熟,所以修米真的没脾气了。

“这样吧,十年,只要十年后你还喜欢胡芳,哥哥我绝对没意见,而且帮你说服家人。”

“耶~~~~”小家伙从**高兴的蹦了起来,但是还没忘了讨价还价:“九年,九年后我就十八岁了,已经成年了,怎么样老大……”

听到两个小家伙屋子的动静越来越大,光头的声音从他房间传来,“臭小子,有精神闹了,给我过来,把这两把剑给炼化。”冯晓童的身体这时候正翻转在空中,闻言一哆嗦,一个大马趴趴在**,脸色马上变的其臭无比,向修米吐了吐舌头,拎着那一刀一剑无奈的向光头的房间走去。修米落井下石的叫了声好:“该!让你小子撒欢!”

看着冯晓童的身体消失在光头的门内,修米的表情边的严肃起来,他躺在**仰望着天花板想了半天,叹了口气,起身下床,直接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胡芳的门口。修米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那扇门几秒钟后无声的开启,胡芳把修米让进里屋,并随手带好房门。

“修米,有什么事你说。”胡芳开门见山。

“胡芳,你知道,童童是我来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现在是我的兄弟,所以我不想任何人伤害到他,包括你。”修米的眼光变的阴冷,“虽然你是我第二个朋友,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不过你已经是成精的生灵了,但是童童还小,你也知道他喜欢你,不是小弟弟喜欢姐姐的那种喜欢,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间的那种,所以我……”

胡芳的脸色一变再变,打断了修米的话:“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明天我就离开,到一个让童童找不到我的地方……”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低,头也慢慢的低下。

不少朋友说我的章节乱,对此我表示道歉,没办法,章节是按照出版写的,发电子拆的很凌乱,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尽力改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