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四十一章---妖王出血

妖王厅。妖王望着满满一桌子人,一个劲的感叹自己又得大出血了,这些家伙为什么找点借口就上我这蹭饭呢?是不是我这人太好说话了,本来只想给自己才收的小弟修缘接风,结果闻讯冯晓童一家子(带着冯晓童未来的老婆和师父)修米,修罗,甚至修魔,修佛,修玉。和着人家师兄弟六个一个不差的全部赶到,而且大马金刀大嘴一张的就直接要求:“小龙,我们哥几个从没凑齐过,以后好象也难有机会了,而且很给你面子的在你的酒店吃饭,所以我们就不点菜了你拣好吃的上就得,就是修佛那家伙也不忌口。”说这话的是修魔。

修缘现在已经是一个身材修长健壮,五官硬朗一身朝气的少年模样了,妖王和修罗闲麻烦,在一夜之间愣是连着六次让他服下那棵给他准备的内丹,在折腾了他半死之后,终于现在以人类的模样坐到酒桌上了。修字辈的老大修魔,是一个比修罗看起来还清秀文雅的青年皮肤白皙,书卷气很浓,打死也看不出来是混世魔王的样子。

老二修佛倒是和名字很配,胖大慈祥,倒是很有点尼勒佛的样子不过埋头吃肉的德行把他的形象全毁了,老三修玉,倒是一幅成熟中年人的模样,气质风度都绝佳。和着这一桌子十三个人几乎全部是帅哥美女。倒是很养眼。

看着一大桌子人都在那埋头吃喝,妖王这个气啊,吃的不算,就是他们现在喝的酒也全部是妖王的藏酒,不过不是猴儿酒,和着每个人都把酒分到手后,就没一个舍得往外拿的,都万众一心的奔着妖王的藏酒来劲,而且喝什么的都有,茅台,五粮液,,最有品位的是修玉,竟然要了一瓶路易十三……

妖王现在已经是第N遍在心里检讨自己的交友不慎,而且最让妖王上火的是好象这些家伙全部是饿鬼投胎,酒鬼转世,菜已经上过三茬,酒瓶子也已经清理了一大堆了,这些家伙的速度才慢了下来,彼此间才开始打招呼闲聊,光头和修魔已经已经开始叙旧,说到高兴处竟然互相敬酒,转眼,又空出四个酒瓶子,而剩下的也看样学样,彼此间开始对灌,什么理由都有:什么第一次见面,冯老爷子长寿,修缘入世……最后竟然连冯晓童和胡芳早得贵子的理由也拿来喝酒,而且老冯家全家竟然没有一个反对的,看来这件事情是默许了。

终于在妖王疼的昏迷过去前,酒席结束。妖王在心里快速的盘算了一下,至少三百万没了。妖王心说:我挣两钱容易吗我,怎么架的住你们这么折腾,不过现在打了牙也得往肚子咽,谁叫他是主人呢,而且还是他发起的。

酒足饭饱后光头和冯敬语夫妻连同冯老爷子回家,剩下的人等来到妖王的会客室。看着满满一屋子的高人前辈,胡芳都有点眼晕,这个屋子里的除了她和三个小家伙,剩下的几位都是闻名天下的魔王,因为现在修行界如果你从前边数出十个刹星,那么有五个已经坐在这个房间里了,还有一个以赖皮闻名于世的光头.

喝了一口香茶,修魔还直抱怨:“小龙,你的茶叶怎么换了,上次你送我的极品大红袍比这个好喝,怎么舍不得待客?”

妖王一哆嗦,差点掉到沙发底下去:“修魔老大啊,全国一年那玩意才出几斤啊,要不是才跟你认识别的玩意拿不出手,你以为我舍得送?这个不错了,也是几万块一两的。”

修佛说了句公道话:“老大,知足吧你,这茶叶还喝不上嘴?这可是我在世间喝过最好的,别听他的小龙,他看不上我喜欢,走的时候给我弄几斤。”

结果刚有点笑容的妖王差点昏过去,颤声问:“几斤……”

“好了,小龙多大点事,看把你吓的,不用几斤,我做主了每人二斤,谁叫这些弟兄们里就你有钱。”修魔摆了摆手,看到妖王一副快要昏迷的架势,又加了一句,“不会白拿你的,有东西换。”妖王马上挺起腰杆堆起笑容,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因为他知道自己亏不着了,这哥几个拿的出手的东西绝对不是几斤茶叶可以衡量的。即使是极品的茶叶。

“对了修米,听说你最近在和那什么灵逍门找别扭,呵呵你小子够黑的,照你那种玩法不如把人家灭门呢。不过我喜欢。有什么兜不下的别客气,过来找小龙,反正他也是你的老大。不过提醒你一句,好象是那个什么灵逍门在法门里有人。”

修罗的眉毛一挑:“法门?法门咱们也不是惹不起,不过修米你们得小心了,他们有点难缠。”修米胡芳包括冯晓童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法门,但是既然修魔和修罗都不敢小看,所以也记在心里了。“随便你们怎么玩,但是千万记住,别死要面子,该报师门的时候就别挺着。”修魔看着几个小家伙,语重心长。包括修缘这些家伙都不是笨蛋,修魔话里什么意思也都听的出来,所以满口答应。

“行了,几个小家伙,我们哥几个最好的玩意都让修米给划拉走了,身上确实是没什么太大的油水了,你们可以走了,对了修缘,这个玩意拿着。”修魔的手里出现一柄小刀,说是小刀,其实式样就象一个开封的圆环,刀柄也是圆环的一部分,不过没有开锋,整把刀精巧新颖,流光四射。“我自己炼制的,赶不上修魔刀也将就,刀名魔环,拿着防身吧。”修缘赶紧接过,弯腰重谢,让修魔说出将就的玩意,那就不是将就这么简单了。

修缘现在也入住冯晓童家,现在冯晓童越来越觉得他老爹英明了,要是当初没买这么大的房子,配置这么多的房间,现在这些师父兄弟什么的来了上哪住啊。其实最高兴的是修缘,几十年没到人间了,现在得了人形又和修米童童住到了一起,而且居住的又是富豪之家。一切都觉得好玩,新鲜。

胡芳姿势优雅的坐在冯晓童的对面,听小家伙汇声汇色的讲述丛林之行,尤其是在县城做演讲的那段,听的胡芳娇笑不已,看到胡芳高兴,冯晓童的将的更起劲了,连说带比画。

“童童,得了,别说了,胡芳早知道了你的光荣事迹了吧,拜托你上网看看,好象全国现在就我们哥三个最出名。”修米不客气的打断了冯晓童表现自己的机会。“是啊,”胡芳说,“现在网上都把你们传神了,而且还配有照片,要不是我看到你们身边的修缘,也肯定猜不到是你们。”

“胡芳,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现在那什么飞云子已经快疯了,所有的门人弟子全部撤回总部留守,当然是在我一共给他往精神病医院送去十七个病号后,而他雇佣的那些私人侦探,就是我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路过他们都认不出我,所以算是达到目的吧。”

“老大,你究竟最后想怎么做。”冯晓童看着修米,眼睛里有很大的问号。“我现在也弄不清楚自己怎么想的。”修米把身体往沙发背上一靠,“开始我不过想玩一个猫抓老鼠的游戏,也许是我老鼠做够了想当回猫吧,虽然连那什么所谓的猫王现在看见我也得跑的比兔子快。”修米有点自嘲的笑了笑。“不过通过小白的事,我觉得大部分的人也许还不错,所以我现在决定只找正主。”

修米接着把几张打印纸扔在胡芳和冯晓童的跟前:“老大的手下调查的飞云集团的情况,飞云集团的发迹史跟别人的不太一样,用他们的异能丹药什么的先结交权贵富豪,取得贷款支持,然后在富豪间通过某些手段敛财,所以他们的起点很高,飞云子现在能控制的实力派人士也不少,恩,对了,童童,仔细学学这个,真要是你当家的时候,这些都是经验。”

冯晓童刚想反驳,转念一想也对,老爹不是告诉过他吗,重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这些绝对应该学学。修米接着说:“飞云集团现在虽然算不上大富,但是上百亿总是有的,所以我想先吃下这些,呵呵,童童这个归你想办法。我想看看没钱没势的飞云子还凭什么狂,想看看那个什么飘若被废去功夫后,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还怎么横,其余的,不难为他们了。至于他师门里边的那些什么高人前辈或者别的想插手的话,呵呵,我们也不能瞪着眼睛吃亏,那就动师门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