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四十三章——法门约战

强烈推荐起点更新王平凡心的新作:天生废材

://./b.?bl_id=46711

“等等,什么是法门?我只是听几个师兄说过这个名字。”听完冯晓童的讲解,修米才知道什么是法门。法门是修真界里一个特殊的存在,属于一个很久以前就自愿发起的组织,这个组织的宗旨很明确,就是尽量减少修真界对凡世的影响。

因为不少的妖魔鬼怪甚至是名门正派的人物,持才傲物在凡间胡来,很容易引起普通人的惊恐,所以不少悲天怜人修为有成的修士自发的发起这个组织,对这些为祸人家的家伙进行剿灭。

虽然宗旨是这样的,但是也分情况,修真界甚至可以说整个修炼界彼此间几千上万年积累下无数的恩怨,大小规模的撕杀报复时有发生,只要不打扰到凡世的正常秩序,法门不会插手,再有妖怪吃几个人,造点小的杀戮什么的,只要影响不大,法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样的事情太多不是,也管不过来。

而且法门和历代的统治者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大的长理无法解释的事件发生后,最后都会辗转的交到法门这些人的手里酌情处理。就象修米童童修缘他们三个在那个小县城闹的事情反响太大,在全国都造成轰动,最后才交到法门的手里。至于法门怎么做,怎么处理,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无须向谁负责。

不过法门里也算能人辈出,有资格加入法门的都是个门派资质最好,潜力最大的年轻人,再经过法门几千年来融合出的特殊心法的修炼,辅佐以灵药,可以说法门确实是一股可怕的实力。

最关键的是法门里的人,虽然加入法门后,算是和原先的师门脱钩,但是香火情意是煎不断的。除了不准把法门的独家心法外传,袒护自己的原来的师门已经是公开的行为了。所以不少门派以自己的弟子能进入法门为荣,也觉得自己有所凭靠。

灵逍门的翻云子就是凭借自己出众的资质,成为五百年来灵逍门入选法门的唯一人选,要是他还在灵逍门的话,这个掌门怎么说也不会落到飞云子的头上。其实法门还有一类人也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去招惹,就是修罗妖王这个级别这些混世魔王,只要能过的去,甚至是这些家伙不找他们的麻烦,法门对这些家伙的行事可以说是两眼全闭。至于这些人物,就是有那个实力一般也不愿意和法门为敌,毕竟那样就几乎等于惹上整个修真界。

不过这次修米童童确实做的太缺德了,等于是赶狗入穷巷,毁了整个灵逍门在凡间的基业,摆出一幅就是欺负你你能怎么着的架势,飞云子在怒火中烧外加万般无奈走投无路丢人现眼的状况下,终于走出了修米希望的一步,明挑,把事情用自己的实力来解决。

去求法门和翻云子给自己做公证,确实是飞云子最后一步棋,因为他知道,就是自己真跟对手武力解决也是完全被动的局面,就是自己的修为能轻易胜出,但是却不敢下死手,真要伤害到这几个小家伙,那么灵逍门还是被灭门的结果。

但是不取胜,灵逍门被几个毛孩子打败,压制的没法抬头这个评价一出,灵逍门的千年声誉就完全的毁于一旦了。最好的结果是找个都能满意的台阶,但是事情有这么简单吗?不管事情最后走到哪一步,这条路也许是飞云子唯一的选择,师门的几个前辈已经被请到市,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等待的就是那几个小家伙的回音。

修米整个的一个晕菜!自己竟然打坐了四十九天,七七之数?飞云集团完蛋,自己已经是有钱“人”?法门?明挑?靠,至于?“日子定了没有?”修米问冯晓童。“老大啊,你就在屋子里闭关,怕你受打扰,我师父愣是这些日子没出门,再说你是主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过来,日子怎么定。不过老大,我怎么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怎么不一样我却说不出来,很那什么的感觉……”

“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什么改变,算了,一般是进步了,这样七天后,地点让他们定,但是告诉他们,我们只找正主。”“明白老大,现在他们等我们消息。那些老大说了让我们放手玩,别在意什么法门。”修米打量着冯晓童,惊讶的发现,现在的这家伙在自己的眼睛里有清水一样的透明感觉,自己可以清楚的看透他的一切,他体内能量运行的方式,能量的深浅,他和玉佩间那种奇妙的联系修米都可以清楚的感应到。

甚至那柄修罗刀在小家伙的体内怎么运转,他的身体怎么从外界吸收能量,修米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修米在心里惊叫“天,我现在到底达到什么层次了,为什么会这样?”他赶紧把心神沉入体内,去查看自己的内丹和身体,惊讶的发现他现在的内丹完全的改变了样子,体积缩小到不到原来的一半,一半金黄透紫,一半漆黑如墨,在丹田内以缓慢却奇特的形式在旋转,不是固定向某个方向,而是随意却又象符合某种冥冥中的天理。

自己的身体里能量也有了质的改变,不是过去的生机昂然,也不是魔功的死寂肃杀,而是一种介乎两者间的一种能量,同时包含生机和毁灭。他伸出自己的手指,指向房间里的一盆兰花,分出先分出一股细微的生机,然后紧接着是死气,最后是融合在一起的混合能量。

那盘兰花在修米和冯晓童的眼睛里开始迅速的出现改变,先是瞬间变的生机勃发,翠绿欲滴,旺盛的生命力都让人能强烈的感觉到,但是在下一个瞬间马上却畏缩了下去,舒展的叶子变黄,干枯,然后就在下一刻在两个人的眼前消失,回归虚无,要不是花盘还在原地摆着,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曾经存在过这么一棵植物,因为它现在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花盘中只有泥土,竟然连根系也看不到一点。

“老大,你怎么做到的?太可怕了。”冯晓童喃喃的问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修米的声音也变的极其呆板。如果说生机和死气达到前边的两种效果谁都不会惊奇,但是最后的融合竟然让一棵植物凭空消失,却绝对不可思议。

“老大,你这些日子究竟练成了什么?你得交给我,靠,真~~变态!”冯晓童最后终于找到了形容词。对这个形容修米也有同感,这样的威力和效果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了。

“我师父知道的多点,要不问问他?”冯晓童话没说完,门口就传来光头的声音:“别问我,我现在都看不透修米的深浅了,他现在体内的能量在我的感觉里一片模糊,分不清种类,虽然不醇厚,但是绝对不是我了解的任何一种能量形式,倒象是传说中的混沌能量,却又不是,混沌是单一的能量,包容一切,但是修米的能量却可以分出生死,融合生死,对了,修米你怎么做到的?”

修米叹了口气“我要是知道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还打算去问你……” 修米把自己这次修炼的经过和感觉和光头详细的说了一遍,光头听完连声称奇,虽然他早就可以融会进天地万物,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过修米的这种感觉,同时感受到生机和死亡。沉思良久,光头才说:“如果说你想修习魔门心法,那么必须是魔气把你体内的原有能量同化,反过来也一样,但是我就是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能达到这种平衡。”

修迷能达到这种平衡完全是一个巧合,他的魔刀为了自己的主人能够适应自己所以送出自己储存的精纯能量,但是修佛附着在魔刀上的压制能量适时的某个平衡点上压制住魔刀,而修米又在那一刻有所明悟,不在去单纯的吸收某种特定能量,而一次长达四十九天的入定,让修米的身体和内丹都经过了这种混合能量的初步改造,现在的修米可以说在误打误撞下,进入了一个千百年来无人触及的领域,一切都没有前鉴,只能他自己去摸索了。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