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四十七章---祸害千年

强烈推荐起点更新王平凡心的新作:天生废材

://./b.?bl_id=46711

修米的那把魔刀不过是去势稍微的被缓了一缓,然后还是那种半死不活的速度向飞云子靠近。飞云子的眼睛这次瞪的溜园,五彩的光芒瞬间笼罩住他的身体,手里的血龙剑红光猛的向内一敛,整柄剑变的红宝石般的璀璨透明,飞云子一剑再次从上往下挥下,这次根本没有一丝剑气外泄,血龙和魔刀的实体毫无花巧的撞击到一起。

看到飞云子挥出宝剑,连妖王都紧张的站了起来,他知道已经达到金丹期的飞云子用全力了,现在的飞云子几乎把自己的全部丹气送入手里的宝剑,他要一击定生死。妖王已经准备出手抢救修米,这场对决他绝对没看好修米。毕竟飞云子早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士,离丹化元婴只有一步之遥。

宝剑魔刀的对撞还是没发出半点声音,只看见飞云子剑上的红光飞速的变淡消退,魔刀也在以肉眼几乎无法觉察的频率震动,两种武器定格在空中,只有不到两秒的时间,魔刀猛的飞速后退,速度是来的时候十倍不止,而这时候的血龙剑剑体上只剩下淡淡的红芒了。

伸手把魔刀抓在手里,修米紧闭的嘴角有鲜血渗出,一会连鼻孔,耳朵和眼角都开始渗血。但是修米却依然站立在原地,纹丝没动。飞云子的身体晃了几晃,脸色瞬间变的蜡黄苍白,一屁股做到海面上,那柄血龙也撒手落地。看情形真分不出谁输谁赢。

“老大!”“老大”异口同声的两个声音响起来,都声嘶力竭。两条身影就往修米的跟前扑,冯晓童和修缘。但是他们的身体刚离开海龟的背部,就被明白过来的妖王一把抓住:“别过去动他,让他自己恢复。”冯晓童听话的稳定下来,修缘可不干了,伤了他的大哥,不管是谁他都得找对方拼命。

修缘一把没挣开妖王的掌握,仰天一声猿嚎,眼睛里呈现出黄色的精芒,眼白变的血红,火眼金睛就是形容这种眼睛的。他的右手一扬,一个精光刺眼的圆环带着厉啸向飞云子的脑袋飞去。妖王的眼睛一亮却又突然的暗淡下去,本来他想阻止的,但是念头飞快的一转,就由修缘去了。

魔环,修魔送给修缘的另一柄魔刀,如果说修魔刀上凝聚的是魔气,那么魔环凝聚的就是纯粹的杀气了。魔环带着一往无前的惨烈杀气瞬间跨越了两者间短暂的距离,来到飞云子的脑袋前。

一只闪烁着电光的拳头从旁边似慢实快伸了过来,拳头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就是在快的仿佛一道电光的魔环刀碰上飞云子的脑袋前截住了他。

一个刺眼的光球爆起,接着人们的耳边响起霹雳扒拉的电鸣声,修缘感觉那一拳头仿佛直接打击在自己的身体上,身体都是一蜷,但是马上从拉住自己的那只手上传来一股霸道的力量,刚好和刚侵入体内的那种力量一碰,两者抵消的干干净净。修缘马上挺起自己的腰杆,伸手招回了往空中飞去的魔环刀。

出手的是龙六,他在打飞修缘的魔环后这才仔细的打量着妖王旁边的这个少年“人”这时候龙六才觉察出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人,看着修缘那双还是金炯红底的眼睛,龙六突然觉得这双眼睛很面熟,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火眼金睛啊这是,孙悟空……等等,猴子,对白猿,这家伙是那只白猿,那……”再明确的感受一下修缘的气息,龙六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龙六的脑子开始急速的转悠,看看身边几个颜面丢尽的同门,龙六的嘴角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别说我假公济私啊,谁叫你们就是我要找的人呢,修罗什么的你们不是牛吗,修米你不是狂吗,我不信整个的法门,整个的修真界惹不起你们几个……

修米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脸上的鲜血已经干枯,仰面深深的吸了口气,修米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臂,脸上还露出一个笑容,但是满脸的鲜血让这个表情显的无比的怪异,修魔刀在修米的手心开始抖动,丝丝的生机死气开始往修米的身边聚集,生机被修米吸收进体内,开始修补破损的经脉内脏,而那些纯粹的死亡气息却往手里的魔刀上开始聚集。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魔刀在修米的手心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欢快的开始跳跃:“飞云子,没分出生死,咱们的较量还没算完……”

修米状如厉鬼的形象,连妖王看了都觉得心寒,这家伙也忒狠了,都这半死不活的德行了还惦记跟人家拼命?而且看来绝对是想玩真的,因为这时候修魔刀已经在修米的身前发出漆黑恐怖的光芒,并兴奋的开始嗡鸣,修米的眼睛里也发出碧绿狂热的光芒。

飞云子搭着龙六的肩膀,颤抖着站直了身子,双手颤巍巍的举起手中的宝剑,淡淡的红光开始往剑上凝聚,面对修米的挑战,他不得不接。修魔刀发出凄厉的鸣啸瞬间从修米的身前消失,而同时飞云子手里的宝剑却瞬间红芒闪烁,成为一块透明水晶的形状,而在这同时一道高高的水墙从修米和飞云子的中间突兀的升起把两个人完全的隔绝开。

修魔刀在冲入水墙不到半米后,终于力尽,挣扎一会后,不情愿的被一股力量托着飞回修米的手边,边往回飞边扭动自己的身体抗议。飞云子的一剑也劈在水墙上,蕴涵的强大剑气只在水墙上划开了一个短暂的缺口,激起漫天水珠就被水流吞噬的无影无踪了。水墙也在下一刻消失。

“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飞云子站都站不稳当了就别打落水狗了,哥哥我给他讲情,今儿个儿这事儿就到这。”妖王不由分说的挽起修米的胳膊,“飞云,这个梁子到这就算了,我做主了,要是你们灵逍门再不知好歹,小心我们灭你们满门!”然后托着修米,招呼胡芳等人转身就走。

围观的一看,正主都走了,顿时做鸟兽散。飞云子的身体晃了晃,不是累的,是被妖王气的,浑身都哆嗦。龙六扶住他的胳膊,在他的耳朵边小声的嘀咕了半天,一丝得意阴险的笑容出现在两个人的脸上。

妖王的密室内。妖王把玩着手里的血樱剑,“不错的家伙啊,不愧是灵逍子那个老家伙亲手凝练的,确实可以说是极品。”

“老老大,我老大他没事吧?”看了眼还在那打坐疗伤的修米冯晓童不放心的问。“没事,吗的修米的能量真古怪,我竟然帮不上半点忙,他的身体根本不接受我的能量。”妖王无奈的说。

十天后,修米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在旁边的两张沙发上酣睡的冯晓童和修缘,修米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感动,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次疗伤用了多长时间,但是知道肯定不会是几个小时。他的内丹现在比受伤前还要娇小稠密,黄黑的颜色更加深邃,体内的经脉也扩张不少,看来自己是又有所进步了。

感觉有点异样的冯晓童睁开自己的眼睛,面前三公分处是修米那张带着奸笑的脸。“老大,你醒了,我就说是祸害千年吗,你怎么着也不算好人啊。”

修米给冯晓童一个爆栗:“小子,怎么说你老大呢……”

“老大,你可醒了,看来冯晓童这家伙说的没错,还是做坏蛋有前途……”修缘也腆着脸凑了上来。

“修米,醒了,看起来气色不错啊。”修米还没等说什么门口就传来妖王的声音。“老大,谢谢你……”妖王一摆手,打断修米的话题,他知道修米要说什么。

“修米,以后还得多长点心眼,没看出来那王八蛋在那装孙子?金丹后期的修道者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再有凭你开始的那种奇怪能量你还可以一战,但是……“妖王摇摇头。看来是对修米后边的那一击并不看好。

“老大,和灵逍门的事真的就怎么算了?”冯晓童问。

“笨蛋,我老大都说算了的,我们还能怎么玩?”修米给冯晓童一个爆栗。

“吗的,你们这些家伙,把人家基业毁了,一个漂亮丫头毁了,灵逍门的千年声誉也毁的差不多了,连人家祖师爷的家伙都抢回来了,还打算怎么着?”妖王好玩的看着他们,心说这帮小子比我还黑。

“那就按照老大的意思办吧,不过老大,好象灵逍门的家业你比我们得的都多啊……”

妖王:“吗的,我出的资金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