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六十一章---这不可能

逍遥阁又一力作&g;起点上传,相当不错的文笔,独特的构思,幽默的手法,大家尽可一看!://./b.?Bl_id=4958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冯敬语和温朝露还有冯老爷子都一个劲的给紫霞夹菜,弄的她眼前的碟子里摆起高高的一堆。“老妈,干吗呢,别把我嫂子吓着,看你们那眼神。”冯晓童还一个劲的打趣,整的个紫霞满脸通红。

“紫霞啊,要不你和胡芳都搬过来住吧,反正这有房间,修缘那小子老是不回来,就让他腾出来,他回来后,让他去修米那屋挤去,你们看怎么样?”冯晓童的老妈用看儿媳妇的眼神看着面前的的这个小美人,而且终于替自己的儿子和修米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我严重支持,本来我就不喜欢自己住一个房间。”修缘赶紧表态,胡芳刚想说什么转脸却看见两双饱含希望和渴求的眼睛,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是不喜欢住在这,是怕自己的到来影响到冯晓童的修为进度,而现在既然未来的婆婆都同意了,再看到两个家伙那可怜样,只好点头了,反正住在这也很方便。

一早,春风得意的修米和冯晓童就冯晓童就乘坐着崭新的汉马耀武扬威的去上学,连冯敬语都感叹这两个少爷舍得花钱,连他自己都没坐上这么牛比的车子,不过谁叫人家现在有钱呢。

司机老张更高兴,开汉马和开桑塔那绝对不是一个感觉,轻踩油门就往前飞的感觉绝对是一种超级的享受。今天是新车开张的处*女行,所以连胡芳和紫霞都跟在车上,一车子的美女帅哥让老张的心情很愉快,汉马在街道上穿行,强烈的吸引着路人的眼球,毕竟这样的名车在市也不是随便就能看见的,超高的价位,和超大的油耗让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开这种车的人不是真正的有钱人就是玩帅的少爷一流,而恰恰两个车主都符合这两条。

张宁坐在自己专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车窗外的车流,想着自己的心事。她不喜欢坐司机的身后,觉得那样视野不好。突然发现一辆巨大的吉普车从她的车边超了过去,她的眼睛一亮,不是因为车,是因为在后排车窗边坐着的那个人“冯晓童”!也只有这家伙坐在最外边。

“看,小姐,那是汉马啊!”司机叫了起来。“汉马?很有名吗?”张宁奇怪的问。“可不,这是真正的吉普车里的王者,被称为吉普车里的劳斯来斯啊。”司机边说边加油跟上,他很高兴,因为这辆汉马一直和他的车同路。

汉马稳稳的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张宁的车也紧跟着停下,她赶紧下了车,为了能和冯晓童一起走进学校。汉马的车门打开,冯晓童首先跳了下来,张宁刚想打招呼,却发现车上陆续下来好几个人,而且其中有两个超级美女,一个美艳到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但是却又偏偏给人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而另一个年纪在十五六岁的,却清醇的犹如仙子。

而且她发现那个美艳的女人竟用她那完美到无暇的玉手捧住冯晓童的脸……

胡芳用手捧住冯晓童的小脸,轻声的说:“宝贝,乖乖的啊,姐姐和紫霞现在去买菜,晚上回家给你们做好吃的。”

冯晓童的脸上马上阳光灿烂:“老婆你要亲自下厨?”

“是啊,怀疑我的厨艺?”胡芳的手已经扯住了冯晓童的脸蛋,威胁到。

“哪能呢,老婆的手艺我还能没信心?”冯晓童边说边逃离开胡芳的“魔爪”赶紧拉着修米就往学校里走,边走边对修米小声的嘀咕:“老大,但愿今天晚上不被毒死……”后边传来胡芳的笑骂。

张宁清楚的听到了一切,她感觉头都是一晕,女人的直觉让她明白,这两个人不是在开玩笑,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大美人对冯晓童那种发自内心的浓浓的爱恋,但是可能吗?冯晓童才多大啊,那个女人怎么看也得二十四五吧?小姑娘绝对不会有她那种成熟妖娆的魅力,但是她怎么可能喜欢上这么点的一个孩子?

张宁觉得自己的脑子整个乱了,她昏昏沉沉的走进教室,一个上午,根本就没听明白老师讲的一个字,直到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年龄!不错,她还有机会,因为冯晓童才多大,不过十岁,十年后,等她和他都长大了,那个女人肯定已经青春不在。那时候她也许根本就不会再成为自己的对手。此长彼消。张宁的心里总算有点底气了。

“不可能……”张宁呆呆的盯着手里的东西,那是几张照片和一张纸片。照片上的人是胡芳和冯晓童一起打闹,还有一起走进楼栋的情景,而那张纸片上却记载着胡芳的简单资料:胡芳,女1970年02月21日出生,曾做过翻译,教师……

张宁的脑袋全乱套了,胡芳的年龄竟然已经超过三十五岁?那她怎么看起来那么年轻,而且从肌肤的紧密和嫩滑来看,那绝对不可能是化妆品带来的效果。冯晓童为什么会管这么一个“老”女人叫老婆?三十五岁的女人怎么可能有那样的活力?

张宁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相貌英俊,英气内敛,坐在那感觉和周围的环境完整的溶为一体。“宁宁,其实我事前根本不知道你父亲的目的,要是早知道话,我会阻止的,因为你所要做的,是一件根本不可能成功的事。”他伸手取过那张纸片,在手里一握,再张开手,那张纸片已经成为粉屑。

“别去相信这个,胡芳绝对不是三十五岁的女人,而那两个小家伙也不象你想象中的简单。”说到这的时候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毒和一丝难以觉察的恐惧。

“师父,您什么意思。”张宁奇怪的问。“宁宁,师父是修道之人,知道为什么收下你吗?因为你的资质太好了,天赋异能,如果修炼的话可以说事半功倍,但是就是你再练一百年,你也绝对不是是这个胡芳的对手。”年轻人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师父,您认识他们?”张宁着急的问。“认识?是啊,他们几个差点完全毁了我的师门,知道为什么我没告诉你师父我的门派吗?就是因为我现在根本没脸说。”年轻人的双手捂上了自己的面孔,过去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眼前,冯晓童满脸满身鲜血,通红的眼睛,光头瞬间出现的惊人场景,被击飞在空中吐血的师姐,一招没出就被胡芳打败的师叔……不错这个年轻人就是飞云子的徒弟,一星子。

一星子受师门的密令,留在了市,负责监视和汇报修米等人的动向,还有就是寻找有资质的少年为师门增加新血,无意间发现来市游玩的张宁这块琢玉,收入门下,打算以后有机会带回山门,但是他没想到,在他回师门修功的几个月间,张宁竟然搬到市,而且……

“宁宁,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真相,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因为这些可能已经完全的超出了你的理解之外……”

许久,张宁才从震惊中回过点神来:“师父,您说什么?胡芳和修米是妖精?而且冯晓童明知道他们是妖精还让他们一个做大哥,一个做老婆?而且现在他们住在一起……”

“是!你要知道,别说现在的胡芳修米,就是那个冯晓童,凭师父我的修为,在他的手下也只有残败的下场。”一星子伸手拿过一个玻璃杯,手上兰色的火焰冒出杯子转眼间融化成**形状,留在他的手心里:“宁宁这是道家的三味真火,而且你看见的不过是它些许的威力,师父我可以毫不费力的用掌心雷毁去一坐小山头,用飞剑毁去一栋大厦,但是在他们中最弱的冯晓童手里,也许根本都没有逃命的机会,所以你该知道他们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了。”

看着张宁那张大的嘴巴,一星子接着说:“如果他们只有这点实力,并不可怕,天下比他们高明的人或者妖怪多了去了,但是……但是你还不知道他们的靠山……”等听完一星子的讲解,张宁完全的傻了,因为现在她所听到的一切真的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太多。

“宁宁,所以我不希望你招惹他们,我的师门里有的是比我高明十倍百倍的人物存在,但是被他们整成这样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而且还在担心他们会伺机报复,所以以后该怎么办你该考虑清楚,不过我敢说,百年内,你没有超越他们的可能,除非你另有奇遇。不过如果你真有能力让冯晓童喜欢上你……好色也许是这家伙的唯一弱点。”一星子的眼睛里一丝阴寒转瞬闪过。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