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九十二章——救美英雄

当一把小手枪幻化成*人后……

所有故事尽在《兵神》,书号54827

链接为:://./b.?bl_id=54827

张宁。

八年了,八年多的时间张宁的一直在等待和期盼中度过。她可以说这八年从来没怎么开心过。绝对值得自负美貌和聪慧,拥有超人的异能和修为,强势的家庭背景,庞大的家族资产。这样的张宁完全可以说是天之骄女,集老天的万千宠爱于一身。

这样的女人如果钟情于某个男人,那个男人肯定受宠若惊。事实上这个男人真的存在,而且已经存在了八年。但是张宁的万千努力,一腔柔情却换不来那个男人的会心一笑。原因很简单,她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强大到她所拥有的一切,在这个对手面前全部拿不出手。

无论容貌,身材,异能,修为,智慧,甚至是资产财富,张宁都无法跟这个对手比较。张宁虽然不情愿,但是在这样的对手面前她却不得不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现在什么父亲的期盼,师门的重托,全部已经被张宁淡忘,在她心底,越来越清晰的只有那个高大的身影,那懒散的笑容,那磁性的声音。这些经过八年的镌刻,已经成为心底抹不去的痕迹,无可替代,她看着他从一个孩童一步步成长为今天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看着他纵横商场,看着他和他的那些兄弟们独霸市。虽然做这些的时候他都躲在某人的背后,但是却绝对瞒不过张宁。

张宁无聊的坐在一家酒吧的吧台边,手里轻转着一个高脚杯,杯中那金黄而浓稠的**在酒杯壁上缓慢的流下,一阵水果的清香和橡木的香的混合味道淡淡的飘散在张宁的周围,张宁的眼神处于一种迷离梦幻的状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宁喜欢上了泡酒吧,让自己的感觉在酒的香浓里飘荡。但是由于他的冷艳高雅,冰山般不可亲近的气质,让绝大多数的男人望而却步,所以她很少受到打扰,鲜有赶找他搭讪的,即使是有几个不知死的,在靠近后,却也抵御不住那冰冷彻骨的压力,赶紧溜号。所以张宁坐的地方三尺内,很少再有人坐。

但是好象这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张宁正看着酒杯发呆的空,一个温雅而充满磁性的男音在他的耳朵边响起:“小姐,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张宁缓慢的凝聚起自己的眼神,转头看了旁边一眼,一个满脸微笑的帅哥不知道什么时间出现在他的身边,高挑的身材,强健而匀称的肌肉即使是隔着衣服也在展现自己的活力。满面的微笑,雪白反光的牙齿,长的英俊而略微带点邪气,整体气质竟然和冯晓童可以一拼,他们几乎是完全相同的一种类型。

张宁收回自己的眼神,有开始看手里的酒杯,没说话,甚至没再做多余的动作,好象身边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存在。

遭到这种拒绝,这个男子竟然连半点尴尬的表情都没有表现出来。他一屁股坐到张宁的旁边,用自己的一只手支着脸颊,手肘支在吧台上开始饶有兴趣的打量张宁。

随着时间的过去,张宁心中的厌烦情绪越来越重,她的眉头轻轻的皱起,凝聚起一股脑波向旁边的这个家伙袭去。张宁已经很长时间不用自己的脑波自己的念力去探察别人的思想了。因为那些见到他的男人脑子里肮脏的念头让她恶心,而那些同性间在心里恶毒的诅咒也让她厌烦。

但是现在的张宁忍不住了,她想用自己分出的这股冰冷的念力让旁边的这只苍蝇滚蛋。

但是张宁却没想到,自己袭向对方的念力却如同以拳击空,空空荡荡的好象根本没有什么受力点,对方的身体外好象有一种奇怪的力场,让自己的念力只是游荡在外围,丝毫感应不到里边。

张宁的眼睛瞬间变的雪亮,她知道自己碰上对手了,她转头,看向对方的眼睛,同时一股比刚才强大不下十倍的思想波向对方的脑袋强行发送过去。虽然对方长的象她的意中人,但是张拧对这个家伙却半点好印象都欠缺。

出乎张宁的意料,对方竟然轻易的接下这下袭击,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后张宁的脑波被化解无形,而且对面男子的眼睛里一股绿色的光芒一闪,张宁觉得自己的神情一阵恍惚,好容易才稳定下来。而在这瞬间,张宁并没有发现,一粒白色的精致的小药片从她的头顶无声无息的落到她手里的杯子里,然后在瞬间融化。

不过张宁高兴的是,对手仿佛也有点迷糊,好象刚才的还击已经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因为他已经站了起来,脚步踉跄了一下,起身离去。

张宁现在已经没有再在这里待下去的欲望,她抬手喝掉杯子里的酒液,掏出几张钞票扔在吧台上也起身向外边走去。而已经站在远处的那个男人脸上却出现一个阴冷的笑容,远远的注视着张宁,现在他的身体站的笔挺,脸上神采熠熠,哪有半点用“力”过度的样子?

张宁刚迈步走出酒吧,被外边的分一吹,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响,一种奇怪而强烈的愉悦感冲上大脑,脑海中马上出现无数的幻觉,而这一切却显的如此美妙……

张宁久经锤炼的天赋异能,强大的精神力终于在这种时候显示出自己的威力,它保住了张宁最后的一丝神智,让张宁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在大脑极度兴奋的情况下,她勉力调动起自己所能调动的全部精神力,向着一个方向,一个人送出自己的求救信号,求救信息,然后就彻底的迷失在那种铺天盖地的快感中……

男子抱着自己肩膀,看着在大**双眼梦幻迷离的张宁,脸上迷幻近乎呆痴的表情并没有半点削减张宁的魅力,反而更增添一种难言诱惑。那微张的妖艳红唇那急速起伏的酥胸让男人的眼中渐渐燃烧起红色的欲焰。

“小美人,真是朵带刺的花,多亏我的修为够,药品纯度好啊,六号的海洛因啊,五个九的纯度,传说中的梦幻极品,以后你只有靠这个才能解馋了,凭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好长一段时间我的玩物,我会把你好好调教的……”

男人看着眼前的张宁喃喃的自语着,并迈步走到床前,双手拉住了张宁的上衣下摆,向两边轻轻的用力,这件香耐尔套装就纸片般的碎裂,露出张宁洁白凝玉般的肌肤,黑色的胸罩成为她上身的最后屏障,掩映着那两团让人目眩神迷的高耸。

完美的身材,完美的肌肤……男子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吗的,也许我错了,不应该给你吃那六号啊,你这样的女人,毁了真是可惜,完美,真是完美……”男人自语着伸出自己的禄山之爪。

“得了,看看就够便宜你的,怎么还想动手?”一个冰冷却透出一股懒散味道声音在那男人的身后响起。他的身体猛然被定格,手掌离张宁现在身体的最高点不过两寸。

几滴冷汗已经顺着男子的鬓角流下,他想不明白,凭自己的修为,就算是被眼前的美女分去部分精神但是也不至于被人侵入到自己的身后而毫无所觉吧,再有这个家伙是怎么打开门的,要知道他现在身处的某五星级酒店的贵宾间啊,难道是自己忘了关门?

不可能啊,自己清楚的记得上了全部的锁,并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男子保持全身戒备的慢慢转过自己的身体,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抱着肩膀靠立在门上,而且好玩的是站在门口的这个家伙竟然和自己至少有六分相似,同样的英俊邪气,同样的高大魁梧。但是这个家伙却比自己多了种霸气,一种俯视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

“你……你,怎么进来的?”男子结结巴巴的问,他已经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的那种强霸的气息和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彻骨杀气。

“海洛因?这年头还有这种东西,吗的不是说国际特警联合行动已经几乎彻底的杜绝了罂粟的种植了?吗的竟然还他吗出了六号?”靠在门边的男子嘴里气愤的骂着,双手却还是交叉抱在胸前,没有半点移动的意思。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宁的梦中情人,也是她在最后关头想起的求救对象——冯晓童。

冯晓童本来好好的在房间里接受老婆的思想教育,而且边接受教育,边给胡芳做保健按摩。最后好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让胡芳的注意力从训话转移到身体感觉上来,正在胡芳两腮潮红,双眼迷离的时候,张宁强大的思想波适时传递到这个方位。

在毒品的刺激下,张宁的大脑得到最大限度的兴奋,虽然张宁觉得自己并没有发出自己平日最强大的精神能,但是却不知道,她现在发出的这股能量已经超越了她平时的极限,所以不但冯晓童清楚的接受到,就是整个房间,甚至是上下几层的人都有接到。

“张宁?”胡芳的眉头一皱,对于自己不是对手的对手,胡芳还是背地里做过深刻的了解,甚至清楚的知道张宁的脑波频率跟形式。

“吗的,这家伙好象很不妙,我怎么还接受到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冯晓童叫骂着蹦了起来。不错,他是没给过张宁几个好脸,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就可以随便伤害张宁而他却不去插手。八年了,张宁在他的心目中怎么说也留下了自己的位置。

尤其是张宁在自己最危险的关头,想到的竟然是他,那他就更不能撒手不管。因为张宁的这个信息是“绝大危险,冯晓童救我,我在……”然后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分不清眉眼的信息。

胡芳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她赶紧捞起冯晓童的衣服帮他穿上:“臭小子,先别想这些,赶紧把你的心上人救回来再说,那时候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是想救,但我他吗的知道那臭丫头现在在哪……”冯晓童的语气充满狂暴,他现在真的着急了,于情于礼,于自己的良心,冯晓童绝对不想这个可怜的丫头再受伤害,因为自己已经伤她够深,甚至想看张宁有什么企图,都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男人的心理,有时候也是连自己都无法想明白。

“小童童,别猴急,怎么被那猴子修缘传染了,我已经替你索定了那丫头的位置,放心吧,他现在没生命危险,等她到了固定的地方就告诉你。”修魔不温不火的声音适时的传入冯晓童的耳朵里。这家伙利马安静下来,既然修魔老大说话了,那就是没问题了,只要他还在监视,就是真要出什么危险,凭他的修为也绝对可以在第一时间赶到。

那样也省了自己“英雄救美”的壮举,天知道这次救美的结果是抱的美人归,还是惨被美人捶啊?

修魔放心的告诉了冯晓童酒店的名字和房间的号码,然后就再无声息,因为他已经了解冯晓童即将面对的那个家伙的底细,虽然说的上很强大,但是和冯晓童比,还是有段不小的距离,再说了,这家伙已经把自己的护身法宝练到及至,就是同等级别的都有胜无败,所以修魔根本不再去操心。

冯晓童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和自己的老大修米一样的毛病——路痴,他还算记道,而且来北京这么长时间了对北京的这些著名场所还算摸的比较门清所以才很快的赶到,用飞的。

酒店的房间门就是合金板制作的,也架不住输入精纯能量的修罗刀的切割啊,何况是几块木板,所以冯晓童在用快刀切豆腐的手法处理房门的时候,恰巧听到了那家伙对六号海洛因的评价。而他也有耐心,一直站在后边直到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声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