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一一章——贵客临们

“修米,现在你该回自己的温柔乡了,老衲就不拦着你了熊獭过修米,老衲这有本欢喜禅参解需要不?”老喇嘛现在是满脸的神秘表情,眼神里的那股孩子气更重了。

修米真是彻底的服了他了,这老人家的心性还真达到活泼灵动无迹可寻的层次,自己根本没法琢磨他下一句说什么,只好婉言说到:“感谢大师厚爱,小子已经习练过修玉师兄教的黄帝心经,那什么欢喜禅解是不是就不怎么需要了?”

老喇嘛眉头一扬,不过脸上却出现一种尴尬的表情,嘿嘿的干笑了两声:“那倒是,我知道天下间确实只有这门黄帝心经比我要给你功法强,呵呵。”

修米心里暗笑,终于也有让这老家伙觉的不好意思的时候了,原来自己也有拿的出手的玩意啊。

修米起身往回飞去,按照老喇嘛告诉自己的方法总算找着了卓玛的那个帐篷,看来那个什么伏魔迷魂阵确实有用,修米虽然是路痴但是他的念力已经可以轻易索定自己两个老婆的气息,现在他却半点感应不到那两个丫头的半点踪迹,而且在原来的大概方位,入目所见,完全是一片茫茫的草原。

修米无奈只好按照老喇嘛教给自己的方法向着帐篷大约的方位念动几个字的一段咒语,奇异的声波从修米的嘴里发出,眼前的景色开始变换,那个小小的帐篷豁然出现在修米身左三百米远的地方。

修米抹了把冷汗,自己还真是路痴,一共才多远的距离就有这么大的误差?然后修米头下脚上的向着那个所在飞速的扑了过去,在心里还大叫着:老婆们,我来了……

这次修米是毫无顾忌放开胆子的开始胡天胡地,他清楚的知道,有四个老喇嘛那个级别地大喇嘛在给自己做保镖,他们的安全现在绝对的有保障,至于自己这么个胡闹法会不会被那些大喇嘛们窥探到。那就不是修米考虑的范围了,因为他们如果想窥探的话,自己就是远在北京大概也跑不出他们的感知。

陷身温柔乡的修米根本就没有觉察,当夜至少有五个身材跟那个骷髅几乎一样的怪人在他们帐篷地周围足足寻睨到天亮,手里来拎着三幅画像,那上边是修米和两女的样子,画的虽然不能出一丝不差,但是至少也有八成相似。

大喇嘛们的伏魔迷魂阵确实有独到的功效。完全的掩盖住了这顶帐篷的踪迹,而且屏蔽了修米他们发出的气息,这些大老远从天竺,也就是印度跑过来找场子的苦行者们郁闷的发现,自己根本找不着那几个凶手地踪迹。而且知道西藏地这些大喇嘛们不怎么好惹,所以天亮前这些家伙都找地方隐藏了起来。

第二天,食髓知味的修米,竟然整天的赖在帐篷里没有出门,至于在里边做什么,那是白痴用膝盖都能想明白地事情了。大清早。只有一脸春情。周身无力的卓玛走出门外,做了一件事情,打开羊圈的栅栏门。然后就飘然回到帐篷里,再也没见出来。

高原的太阳把自己光亮慷慨的倾洒在这块纯洁的土地上,在艳阳下,高原的一切充满着无限的生机。但是怪异的是如果你站在这顶小巧的帐篷二十步内,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的一切景物,但是只要离开这个距离,那么出现在你眼前的就是一望无垠的草地,一马平川。

卓玛的帐篷因为一个迷魂阵在这个草原上暂时失去了自己的踪影。

一日无话。

第二天,拉萨机场。

冯晓童一脸满面兴奋的走下飞机,一身笔挺的西服,挺拔壮硕的身材。让这家伙看起来无比地潇洒,脸上也不是不久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满面春风,意气风发。长长而浓密的黑发长过肩头,随意的飘洒在脑后,让他更显示出某种另类的飘逸。

身后是两个绝色的美女,胡芳和张宁,在后边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略显平凡的面孔却带着一股独特的男人味道。双眼开合间目光如电,而且阴森冷酷。本来不错的形象,也非常不错的气质,但是却在转眼后消失殆尽。

从行李领取处转悠了一圈出来,他的身上就多了三个硕大的背包,一只手还拖着至少七个连在一起的皮箱,胳膊底下还夹者个笔记本电脑,形象顿时凄惨无比。

张宁看了看他那幅惨状,拉了拉冯晓童的衣角:“冯晓童,你就不能帮小张拿点?”这个可怜的家伙竟然是张南山。

冯晓童回头看了张南山一眼:“反正是一会有人接咱们,也不用扛着走路,都放他那吧,我怕有损于我企业家的形象……”此话一说,全体无语,大家才想起来,人家冯总是来做买卖,做大买卖的,顾及自己的形象好象是理所应当的。

冯晓童掏出自己的手机熟练的拨出一组号码,然后……

然后这家伙丝毫不再顾及自己形象的叫了起来:“修米这家伙怎么了,怎么竟然告诉我他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至于,他那是卫星定位电话啊,这个地球上没有死角啊,也不是关机,关机服务台会有提示的,吗的,怎么回事?”

冯晓童真想不明白了,这中情形只有两种解释,一个是修米带着这部电话远远的离开地球了,或者说这部电话被远远的带离地球了,再有就是这部电话被彻底毁掉。

冯晓童有点傻眼了,找不到修米他怎么过来谈那笔买卖,这可是一笔庞大到让他动心的大买卖啊。为了搜集齐资料,他就和张南山王乱忙了整整的半夜加一个整天(上半夜做他爱做的事情了),而且还动用了他现在在国际上来说已经可以排位前三的黑客手段,总算是差强人意的整理完毕。

但是现在他们一群人来到这里,修米竟然来了个人间蒸发?冯晓童不信邪的又拨响紫霞的电话,结果一样。冯晓童真有点蒙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其实这根本怨不着修米,那个奇特的迷魂阵不但挡住了人们的眼球,而且奇异地能量场还完全隔绝了里边的一切信息,连卫星的发射的电波都给屏蔽在外了。1 6文.學網所以修米他们的卫星电话也就暂时的不在服务区了。

张南山看着失神的冯晓童提醒到:“老大是怎么联系你的?”冯晓,童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在手机上翻找号码,然后拨了出去。

听筒里传来一阵低沉悦耳地颂经声,宛如天籁的声音让冯晓童感觉心神都是一阵轻松。冯晓童真服了,这是哪位高人的手机啊,连彩铃都如此有特色。

“喂,我是布达拉的扎木,请问您是谁?”电话里一个低沉而优雅的声音传来。听不出年龄但是却充满男人少有的磁音。

冯晓童一愣,没想到这个电话原来是布达拉宫的电话,那么对方应该是个喇嘛了?修米怎么和喇嘛搅和在一起了。听到电话里又传来询问声,冯晓童才赶紧回答:“您好,我想找一下修米,因为前天晚上,他用您的这个电话找过我。”

电话的那头顿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我知道你是谁了,冯晓童,冯总对吧。你现在……呵呵。你现在在机场,稍等,我马上派人去接你。”然后那边就挂了电话。

冯晓童愣愣地看着自己地手机。现在他才想明白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本来是可视电话,但是自己并没有打开视频,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现在在机场?至于知道自己的姓名那倒没什么希奇,肯定是修米告诉他地。看来修米好象真的和喇嘛交上了朋友。

未久,一辆豪华的奔驰房车出现在冯晓童他们的面前,一个精明伶俐的年轻人打开车门驾驶座的车门跳了下来,一身合体的西服,满脸的微笑,走到冯晓童的跟前弯腰行礼:“您是冯总吧。扎木大喇嘛让我来接您们诸位,请上车。”

四个人被稀里糊涂的让到车上,奔驰飞快地向着一个方向飞驰开去。冯晓童有点纳闷的问司机:“师傅,不是这个机场离拉萨市将近一百公里吗,您怎么几分钟就过来了?”

司机一笑,回答说:“我从昨天开始就在这等着您,扎木大喇嘛说了,您最晚明天就会来,让我在这等电话。说怕等您来了再出车。您会等的着急。”

其实扎木知道冯晓童这家伙来了,非得打电话找他不可,他知道迷魂阵的威力和效用,在阵里,一切信号都发射不出接收不到,所以他为了接待这位尊贵的客人,早早的就派专车在这里恭候了。

冯晓童不再问什么了,反正一切到了地头就都明白了。

汽车在公路上飞驰,但是冯晓童能明显的感觉出,这里的路况并不怎么样,虽然奔驰良好的减震优秀地自身平衡系统吸收了大部分震动,但是坐在车里,还是感觉到少许的颠簸。看来这几年,西藏的发展确实有点落后于中国的其他地方,现在可以说旅游业是这个地区的支柱产业。

不过想起自己脚下这片土地上埋藏的那大笔的财富,冯晓童感觉自己的心中有点兴奋,开发矿产是他最喜欢的投资项目,利润回报有时候丰富到超出人们的想象。早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就投资过一次,那次还只是单方面的金钱介入,就让他获得近乎两倍的回报,获得纯利润将近两个亿人民币,他所投入的只有一亿。

而现在,这笔买卖只要能争取到手里,那么……冯晓童仿佛看到成堆的钞票在他的眼前飞舞,虽然钱现在对他来说不过是摆在电脑上的一堆数目字,但是不可否认,堆积这些数目字是现在这个家伙最喜欢的游戏。当然,如果有架打那就更好了,至于美女吗……

美女还是算了吧,现在两个都够他头疼的,他在不久前终于知道胡芳的想法了,胡芳虽然已经决定收下这个苦恋了冯晓童多年的可怜的小姑娘,但是她却不允许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就决定给冯晓童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所以,这可怜的孩子就遭受了那么长时间非人待遇。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现在的冯晓童终于苦尽甘来,但是回想起不久前的那段经历,冯晓童还是觉得腿肚子抽筋,心里冒凉气,所以现在打死他,他也不敢再在外边掂对美女啊。留呕司机的技术不错,一个多小时汽车就跑完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来到补达拉宫的前边,四个人没下车,就看到修米紫霞还有一个看起来好象很顺眼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在那等着了,而且在他们身边还站着一个法象庄严,慈眉善目的大喇嘛,一身崭新气派的大黄喇嘛服显示出他在这里崇高的地位。

冯晓童走下汽车,做的第一件是就是对着那个大喇嘛深深的一躬:

“多谢大师接待。”

大喇嘛赶紧伸手相搀,笑着说:“冯总啊,您是我们的贵客,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您别嫌接待不周就得了。”冯晓童赶紧客套……

“完事后,他才走到修米跟前,上下仔细打量了半天修米,把修米看的全身发毛,然后才阴阳怪气的说:“老大啊,我说怎么找不着您,原来是掉进温柔乡里出不来了,能告诉兄弟我怎么把这卫星电话隐形吗?

不在服务区?您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