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百二十八章 披风授艺

还上哪?赶紧回家得了,没看见已将有记者拿着照相机往这边跑?再不回家,披风就会成为明天八卦报刊的头版头条--惊世大胃王现身京城!

坐在客厅里,披风喝着修魔亲自给沏的上好茶叶,嘴里还叼着根哈瓦那,舒服的摸着肚子躺在沙发上:“修米,我现在感觉跟着你混肯定有前途,肚子能吃饱不说,那些吃的东西比人肉什么的好吃多了,再来这茶水和这什么雪茄味道也不错……”

修魔现在才有时间和空闲开口问修米原因。修米只能当着披风的面,把那套糊弄披风的瞎话又重复了一边,不过却偷偷的对着修魔递了个眼色。修魔明白了,肯定是修米这家伙没说实话,但是当着披风的面,好像也这能这么说。

披风舒服的泡了个冲浪浴,然后好奇的坐在客厅里开始摆弄那块巨大的光子电视机,现在的一切,在披风的眼睛里都是那么神奇。他现在就像一个贪玩的小孩子,猛地看见一大堆好玩的玩具,再也不去考虑其他的了。

修米和修魔都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再去理睬披风做什么,反正修米已经详细的交代了这家伙应该注意的事项,至于这家伙能鼓捣出什么花样,惹出什么麻烦,只好随他去了。

现在修米和修魔都在电脑跟前,通过QQ聊天,修米详细的告诉了修魔前后的经过,修魔除了感叹修米的胆量和运气,都没法所别的了,说实话,如果修魔接这笔买卖,修魔都得考虑半天,接不接还在两可之间。但是修米……

不过不管这么说,修米的这笔买卖看起来是赚到了,甚至是比那么什么矿产开发的利润都高,功法,宝贝,一个人间仙境,外带一个无敌杀手。唯一的意外是这个家伙好像太能吃了。不过这店对家资雄厚的修米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记,刚才那顿饭也不过花了一万多不到两万块。修米完全养得起这个家伙。

第二天的中午,冯晓童率领一帮娘子军就从西藏赶了回来。得到卓玛的同志,这家伙就忍不住了,差点马上就御剑飞行赶回北京,见识一下这传说中比神魔更强大的存在。

其实别人,也就是四位女士也是这个心情,但是无奈,他们在西藏收集购买的东西太多了。还有他们的行李什么滴,最后只有打*飞*机赶了回来。

披风惊讶于修米家人的人数,而且据说这些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且披风还惊讶于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和真诚。修为已经达到他这种地步的存在,对别人的诚意或者是敌意绝对是明察秋毫的,他发现,这个家庭里所有的人都真心的欢迎自己的加入。而且有感于这个家庭中家人之间批次的亲密。“家”这个陌生的字眼,模糊的概念,在披风已经初步的有所理解了。

而且每个人都给披风带来了自己的礼物,冯晓童送的是一款最新款式的收集,紫霞送的是一套名牌西服,卓玛送的是一个小巧而功能强大的笔记本电脑,一个真的只有笔记本大小而功能强大的掌上电脑,张宇送的是一块名表,胡芳送的是一盒已经是绝品和哈瓦那雪茄……

最牛的是修缘,竟然送了披风一辆限量发售的莲花极品跑车……

披风对这些玩意都很感兴趣。千年的香巴拉独居生活。那里充沛的灵气磨掉了披风大部分的残暴,而且让披风感觉无比的孤单,哪位智者说过:人不是独居动物,都渴望有所交流。其实不光人类这样。只要是有思维的生命体就有这种渴望,这好像是一种本能。

对于大家的馈赠,披风毫不客气的全部接受,高兴的就像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不过确实这些对披风来说都是新奇的玩具。尤其是楼下停着的那辆漂亮前卫拉风的跑车更让披风兴奋不已,二话不说拉着修缘就往车上坐,叫嚣着让修缘马上带他去学开车。

修缘也不推辞,反正送披风就是为了让他开着玩的,从冯晓童的嘴里修缘已经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冯晓童的交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得和这个家伙搞好关系,这样以后这个天下,他们哥几个别说横着走,就是拿着大顶走都不怕别人看着别扭了。

别说,披风学车真学的很快,强大的神识,灵敏的反应,让他很容易的学会了驾驶,又一个飚车手在世间闪亮登场。

等披风驾驶着自己的爱车回到楼下后,走出车门的披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摸着自己的脑袋问修缘:“小猴子,你说你们都送我这么好玩的东西,我是不是也得回敬点什么?”

修缘摇摇头:“老哥,别往心里去,这些玩意不过是大家的一点心意,喜欢就行了,什么回敬不回敬的一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

“一家人……”披风把这句话琢磨了半天。直到回到屋子里后,披风才想起点什么,对坐在他对面的修米说:“修米,我怎么觉得现在这些修行的人怎么都这么弱呢?是你们的方法部队还是什么原因?”

“老哥啊,您别拿自己跟我比量啊,你什么修为,多少年道行,咱们怎么比?”修米回答。

披风想想也是,不过他还是有疑问:“但是修米我怎么感觉现在的这些修士,跟我那个时代的比起来也差的太多啊,就是修魔,已经算是修行到头的人了,我怎么感觉还是很弱,真不知道什么原因。”

修米回答不出这个问题,这好像已经超出了修米的理解范围。过了一会披风才对修米说道:“修米,我在香巴拉千年的苦思冥想和不断的摸索终于让我解决了自身修为的一个弊端。”

修米一听,兴趣马上来了:“老哥,你的修为还有什么弊端?”“是啊,知道我当年为什么和格萨而只有一招之约?因为说实话,老哥我只能发出一次威力最大的攻击。如果成功了,那么对手肯定完蛋。魂魄精髓为我所获,那么我的下一次攻击会更有威力。如果不成功,那么凝聚起的力量已经外泄,第二次攻击就已经没什么威力了,不过我的身体一般的存在伤不了的,所以我根本没什么顾忌。

其实我的那一击,威力已经可以说是足够强大了。但是为什么会伤不了格萨而呢?他的能量储备绝对不我弱。我想了千年,终于想明白了。”披风叹了口气。

“那为什么?”修米好奇的问。

“走,咱们找个宽敞的地方演示一下。”披风也来了兴趣,“谁想知道,都可以去看看。”

披风这么一说,修米赶紧招呼人,连修魔都要跟着去,毕竟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力量,和披风究竟有多大能力是每个人的梦想。

很容易的找到一处空地,所有的人从空中落到地上。

披风先是随意的挥出一拳,呼啸的拳风把百丈外一座山峰整个的击碎,成为碎屑飘散在四周:“这样的攻击威力虽然强大,耗用的能量却多,而且最大的问题就是覆盖的范围太广。当年我对格萨而发出的一击,覆盖了方圆几乎百里的面积,地面被砸低五丈,但是……”

所有人都觉得脑袋发晕,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尤其是修魔。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倾力发出一击,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甚至更可怕,但是那只是去攻击地面,但是披风在攻击的时候,却是对着格萨而。格萨而自己至少接下了九成九的力量。造成这种场面的,不过是披风外泄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能量。

这样就根本没有可比性。

披风接着说:“后来我想明白了,能量只要离开身体,那么他就会扩散。那么对手就很容易接下,如果能把能量凝聚成一线或者是一点。就像刀锋或者是针尖……”

说到这,披风轻柔的把自己的手掌一挥,一片雪白银亮的光芒从他的掌缘飞出,飞向空中,光芒旁边的空气像被猛地抽空,而披风前边的天空中竟然瞬间出现一道空间裂痕,那片银亮的光芒闪了闪,消失在那道裂痕里。

修魔猛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尖叫出声,他看见了什么?披风随意的一击,竟然能撕裂空间?天,什么人什么存在能当下这样的攻击?

“这是我三成能量挥出的一击,或者说一刀,如果在但是我有这修为,格萨而绝对挡不下我七成以上能量挥出的刀芒。”披风肯定的说。

然后披风又伸出自己修长白皙的食指,对着天空点了点,这下只有修魔和修米看明白一道几乎无色而略带银光的比头发丝还纤细的银线从披风的食指飞出,而且越往前端越是收拢,在离开手指不到一丈的距离后,就收拢到完全看不到形体了。

而披风头顶的天空却瞬间仿佛出现一个小小的,但是引力强大的黑洞,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向这个黑洞投去,而且从地面卷起无尽的沙石泥土,投入那个黑洞,再也不见踪迹,只有披风和大家站的这个区域没哟被波及。瓷碗他们身边近乎百米的区域,地低一尺。

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在狂叫:天,这是应该在这个世间出现的力量吗?简直……

“老哥,这也太变态了吧?”修米抹了把脑门上的冷汗对披风说。“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冯晓童完全赞同修米的意见。

“老哥,你怎么做到的?”修魔问。因为他知道角年个离体的能量最难控制。

“用念力把它们约束在一起,甚至压缩成更紧密形态,而且念力还可以控制他的轻重缓急,甚至是他的威力。”披风回答,“为了摸索这些,我整整的用了五百年的世间,才算找到点头绪。”

披风双手一分,在场的所有人脑子里都清晰的接受到一段口诀,其实也不全是口诀,还有披风的详细注解。就是关于怎么使用和凝聚压缩控制能量的方法。

“就这些了,都告诉你们了,呵呵,就当是大家送我那些好东西的回礼吧。”披风笑着说道。

“老哥啊,呢的这份回礼可不轻啊,是你千年的心血。”修魔庄重的说。

“得了修魔,什么轻重的,修米说了现在咱们是一家人,其实这不过是能量的一点运用方式罢了。唉,咱们的体质差别太大了,我的功法你们根本没法修炼,而且我的能量太霸道,你们的身体也接受不了,要不每个人分给你们千把年的能量,你们也不用再这么辛苦修炼了。不过修米也许有机会,等他的修为再前进一步,那么凭他混沌元气的特性,我的这些能量还是可以利用的。”

披风感叹着然后又对修米说:“老弟,混沌能量虽然是宇宙间最本源的能量,但是绝对不是杀伤力最大的能量,他的兼容性和广博性注定他不如单一的能量来的犀利,如果说单一能量杀伤力理最强大的,就是我所拥有的精金之气,也就是最纯粹的刀气,无坚不摧,无往不利。虽然说混沌可以模拟转化成任何形式的能量,但是却永远无法达到我所具有的这种纯粹纯净的程度。博不如单一,如果你以后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想要再进一步,最好是把体内的能量根据你的体质转化并提炼成一种最纯粹的单一能量,那样才可以作出突破。”

修米对披风躬身行礼:“多谢老哥指点,修米受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