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三零章 神王出现

修米说到做到,马上开始联系光头和冯老爷子。光头听到这个消息是特别兴奋。寻找香巴拉是他多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今天听修米说这传说中的圣地,世外桃源已经成为他们自己家的后花园,高兴自是不必说了。

不过光头在知道修米怎么找到的这个地方的经过后,却也和修魔龙一差不多的表现,被披风这个名字给惊的。

冯老爷子也非常高兴,甚至连冯敬语夫妻都想去,不过唯一的遗憾是他们确实走不开,因为现在冯晓童又给他们找了一大堆工作在做,这些开采设备够他们忙活一段时间的。

光头现在对城市的生活已经有些厌烦,他本来就是居无定所的禀性,浪迹天涯才是这个家伙喜欢的生活方式,而冯老爷子也对城市的生活有些厌恶,所以这老哥两商量好去那定居一段时间。修米当然不会反对,冯晓童现在已经不怎么需要自己师父的指点 ,该教的光头已经倾囊而授,甚至不该教的光头都教给这家伙不少。

对这个地方没什么兴趣的是修魔和修罗,他们的心法和能量形成注定了他们对这个世外桃源很感冒。所以这两家伙根本不会跟着搀和,至于别的师兄,修米也分别给了消息,让他们可以随时去那里做客。

而修米在把大家送进香巴拉后,还是又做了一手准备,他不想让上边那些有能力知道香巴拉里边动向的那些存在打扰自己家人在里边的休闲,所以就让披风在香巴拉外又加了一层禁制,一层尽披风最大能力加上的禁制,披风自负的对大家保证。不但这个世界上,就是包括各个异界,除了有数地几个存在,绝对在没谁可以轻易的窥探甚至打开这层封印。

而那几个存在,根本就不可能为这点事情出手,所以现在可以说,香巴拉已经完全的成为修米他们的私人领地。

一起结伴去香巴拉度假的还有张宁和胡芳,随着这些人的离去,家里一时先的空旷起来。

修米盘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神念覆盖住方圆百多公里的范围。然后在分成丝丝缕缕星星点点。捕捉感受着这个区域所存在有地混沌的能量,然后把他们收集在一起,按照披风教给自己的方式压缩,收拢,然后被他的本体吸收进体内。

这样做的结果是被修米吸收的混沌能量无论是密度和强度已经比过去强大的太多,现在修米所采用的方式可以说是逆炼披风教给自己的心法,披风的心法是把自己体内发出的能量压缩收拢后成片或者成点的发射出去,用以给对手毁灭力最大的打击。

而修米却把外界的能量压缩成高密度的形式。让自己的身体吸收,完全是相反的过程。修米这么做有他自己不得以的苦衷,他每次练功都会狂暴的吸收能量。弄的自己周围的环境一片狼籍,不想引人注目都不成。

但是如果这样吸收能量,那么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虽然修米现在神念能覆盖的范围不大,而且转化压缩的效率不是很高,但是由于吸收到体内的都是高密度的能量,效果却相当不错。

修米现在已经懒得再做什么提纯的过程了,反正这些能量只要进入体内,就会被灵台识海内的那个小家伙吸收转化压缩成密度不可思议的能量形成储存在自己的丹田部位。修米现在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那小小的一点究竟能储存多少能量。

那个小点在无数次的凝聚后,现在已经成为另一个小黑洞,已经看不到形态,修米只能从感觉中知道他的存在。

不过让修米感觉放心的是,这个小黑洞虽然也一样的贪婪,但是却没有那次在自己的气海里出现的那个那样可怕。最起码他不需要一次就吸收够足够的能量。

修米的神念无休止的作着同样的工作,捕捉,凝聚,吸收。渐渐充盈的气机又反过来壮大了他的神识,他的神念覆盖的范围也越来越广阔……

现在时间对修米已经没什么意义,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凝练自己的身体。壮大自己的神念。

渐渐的,这些程序已经成为修米的一种下意识动作,修米的神念已经达到一种无为而动的境界。他根本没有发现,在无意识中自己神念覆盖的范围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开始的距离,开始想无尽的虚空延伸出去。

突然修米的心神被一个强大的神念触动,一股他熟悉的能量形式在他的神念周围盘旋:“小朋友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能告诉我香巴拉和披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修米的神念一阵剧烈的波动,现在的他有种马上退回自己身体的冲动,真是害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最近最怕“看见”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但是转念一想,修米随即释然,反正这件事情最终必须得了结,既然这样趁晚不如趁早。

“嘿嘿,神啊,你好。还问我出现什么事情,我还没找你算帐呢,知道不,你差点害死我。”恶人先告状,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修米还是很清楚的。

“嗯?为什么这么说?”神很纳闷。

“你说披风的邪恶能量已经在千年的时间内被香巴拉的灵气腐蚀的差不多了,还说这个家伙要逃出香巴拉,而且一般会选择在月圆之夜。还让我在此之前先下手为强。多亏我没听你的,我选择的时机就是在月圆的时候,因为披风如果破关而出,那么那时候他的状态和能量将会是最低迷的。”

修米顺嘴解释,反正这些为了应付这只神他已经构思和修改了好几遍了。果然神对修米的想法很赞同:“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时候确实是披风最弱的时候,那结果呢?”

修米回答到:“结果?结果我等了三天,也没看见披风有什么动静。”神点头,这些他都知道,因为这个时候他正在监视着那个区域。

“最后我一看,没办法,受人所托,都得忠人之事,何况委托我的不是人啊。我想怎么着也得进去看看,然后给你个交代吧。”

修米的话让这只神听的暗自咬牙,但是却不好反驳,因为他现在真的不是人。怎么说也算是神了。

“结果我进去之后才知道。”修米叹了口气:“披风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格守自己诺言的存在,而且……而且他的修米已经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香巴拉的灵气虽然磨掉了他的暴虐之气,但是却纯化了他的能量,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想出了格蒴而的问题……”

“不可能,披风不会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一个比刚才和修米交谈的那个声音威严的多的声音适时出现在修米的“耳朵”里。同时一股比刚才那股能量强大不下百倍,而且精纯的多的能量形式瞬间出现在修米的感应里。

“王,您来了。”那只神恭敬的打了个招呼。远远的退了开去。

“王?难道你就是格萨而?”修米惊奇的问。同时也心惊于对方所拥有的强大气机,要知道这可是超越界限而散发出的威势,真不知道当真的面对格萨而的时候,这位王的气机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格萨而,你是大人物,随便你怎么说吧,至于披风是不是真的猜出那个什么答案我出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那个家伙为了自己的一个承诺就在香巴拉待了将近一千三百年,而没有离开过一步,甚至没在里边残害过一个生灵,那么他说自己已经知道了答案就确实可信。”修米丝毫没有因为面对的是这么一个大人物而客气。

格萨而沉吟不语良久才问:“小朋友,结果呢?”

“结果是格萨而想破关而出,我却告诉他。最好还是不要做骇世惊俗的事情,我把他带出那个地方,而且带回自己的家里。”修米回答,然后接着说:“格萨而,你可以放心,至少到现在披风并没有作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哎,小朋友照你这么说也许是披风真的猜出了答案,但是……”格萨而却没有说出但是下边的话,他本来想说的是,披风千多年没想明白答案,你一去就想明白了,是不是有点巧合啊。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小家伙看起来也不像那种雍容的智者啊。至于马上能想明白而提示披风?

正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思感带着无比强大的霸气杀意以及刀锋般的凛冽冰冷,彻天漫地的席卷过来,其强大程序简直完全超出修米的想象,是超出修米对披风最大限度的估计。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来得这个家伙正是披风。

“格萨而你至于难为一个小家伙。妈的,你要是不相信我,那要不要我去你的地盘找你咱们再打一架?我知道恢复了神灵之体的你比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强大的多,但是我保证不含糊你。”刚“见面”披风就气势汹汹的对格萨而提出挑战,而且他说的是实话,现在的披风确实可以随意的破开空间往来于各界。不过就是不知道各界欢迎不欢迎这个家伙的光顾了。

格萨而一呆,现在的披风确实已经强大的也超乎他的想象,看来这家伙说的不算狂,他确实有能力到自己的地盘找自己的麻烦。但是格萨而还是开口问道:“披风,答案?”

“答案很简单,因为有你格萨而这样的神仙,就会产生我披风这样的妖魔。”披风肯定的回答。

格萨而这下愣住了,因为他也想不出自己留给披风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甚至格萨而连自己为什么会存在都没想明白,但是披风的答案绝对不能说是错了,这是一个辩证的问题,如果说披风的答案错误的话,那么格萨而必须给出一个自己存在的理由。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格萨而根本也给不出正确的答案。

“好,披风,你的答案让我确实无法判断。但是我只能说你答对了,虽然这个答案有点……”格萨而摇摇头,没有说出有点取巧这下边的几个字。“好,这样就恭喜披风老兄从获自由,咱们间的赌约就此了结。自此互不干涉,但是我要提醒你一句,披风,你现在已经受到各界的关注,我只能保证我和我的手下不找你的麻烦。但是别的势力怎么办我却无能为力,毕竟三十三天我只管一层,而且……算了,老兄,咱们再见。”

格萨而说完这些,神主只一闪而退,走的干净利索。而且他的那个手下也跟他一起离开。

修米有点感叹:“老哥,格萨而确实是个英雄,是个人物,难怪千多年来在西藏威名不倒。”

“那是,如果格萨而不是这样的英雄,那么他也不值得做你老哥我的敌人,我也不会为了他格守了千年的承诺。”披风很牛叉的捧了下格萨而,顺便往自己的脸上玩命的擦粉。

修米却提醒披风:“老哥,听明白他临走时的告戒了,好像你现在很受关注,自己小心点吧,也许某个势力会下手对付你。”

披风无所谓的回答:“我没什么注意的,不过你们最好注意点,我怕真要那样的话,会牵连到你们。”说到最后,披风的语气里有种少有的担心。这段时间的相处,披风已经试着学会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了。这对以前的披风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走吧。回去再说,我知道限于某种约定,那些家伙一般不会轻易捞过界的。”修米边说边开始把自己的神念猛的散布开来,然后席卷着大量的能量狂野的奔自己的本体撤了回去。

而披风的那强大的神念也在瞬间从虚空中失去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