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三四章——卑鄙魔王

修米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能量怎么那么容易耗尽了,这么远距离的劝刀飞行,而且耗用那么多的念力发出呼唤。不过好象自己的这次练攻收效也不错。

修米没那时间做太空飞人,只好祭出自己的魔刀向地球飞去。

修米强大不少的思感终于帮了他一个大忙,他轻易的在天空中找到北京的大概方位,然后在空中几次稍微的调整自己的方向,终于找到了回家之路。

看到修米出现在门口,修魔的眼睛都睁的老大:“小子,最近去哪了?怎么这么长时间看不着影子,我和修罗就差把地球翻了个个。还以为你跟披风一起完蛋了呢。”

修米一阵迷糊:“老大,至于?我出去多长时间了?”

“六个月”修魔的深情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披风决战的那晚,修魔也感觉到那强烈的能量震荡,而且修米离开他也知道。但是修魔接下来的做的事情就是安抚下冯晓童和修缘这两个家伙。一个修米跟着去搀和已经够头大的了,如果这两个家伙再跟着。。。。。。

然后修魔的思感才再次去虚空中捕捉修米,但是在修米停止飞行,开始在太空中吸收能量时,修魔终于失去了修米的踪迹。

然后就是半年的时间,修米毫无音信,披风也是音信毫无,冯晓童和修缘可炸窝了,修米虽然说按时因为练功失踪一段时间,但是却从来没有过这么长时间不露面,而且修米出去的时机也让人担心。

唯一让修魔省心的就是,现在那些丫头和光头他们都在香巴拉度假。看样子现在是乐不思蜀,碎月对修米失踪如此长时间的消息,他们半点不知道,修魔都不敢想像如果那些丫头知道修米半年了无音信会什么反映。

冯晓童和修缘现在整天跟两疯子差不多,都快相思成病了。多亏修魔安慰他们说,如果修米真的有什么意外,那么修魔刀无论在哪个空间都会跟自己取得感应。现在魔刀什么消息没有,足以证明修米还健在。

这两家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现在修魔看到修米无恙归来,能不高兴吗。

修米把自己的经历跟修魔说了一下,其实他这半年的经历很简单。简单到几句话说能说明白。修魔听完后也是感慨不已。这次事件也已经超出修魔的想象了。修米一次练功的时间竟然将近六个月,而披风竟然会在决斗半年后,才给修米发回消息。

不过知道修米有了长足的长进,修魔还是很高兴,现在这家伙总算活着回来了,而且披风也有消息了,修魔总算是去了自己的心病。

等冯晓童和修缘回来,看见他们的老大真的健在,兴奋自是不用多说。哥两个合力,玩命的把修米给修理了一个灰头土脸,修米自知理亏,基本上作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终于,两个兴奋的家伙发泄够了,修米才得以腰酸背痛地在沙发上坐下。

“童童,最近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修米问冯晓童。

“哎,老大,发生的最大的一件事件,就是一只老鼠去了外太空,然后我们这些傻冒开始担心。满世界的划拉。。。”冯晓童不屑的损着修米,确实对他们来说,这半年发生的最大一件事情就是修米失踪案件了。

“嘿嘿,让大家担心了。不过现在我总算回来了。披风老哥说会回到家中见我,哎,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修米聪明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果然这么一说。冯晓童和修缘都不吭声了。

当晚,修米又来到头顶地虚空之中,不是为了练功。只是为了找寻披风的行踪。他把自己的神念远远的散发出来,为了给披风做个指引。直觉中修米觉得披风现在地情况很不妙。但是不妙到什么程度,修米却没法知道了。

连着半个月,修米没做别的,就在虚空中盘坐,然后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吸引点混沌能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十七天的晚上,修米明显的感应到披风的气息,远在百万里外的一点微弱的气息。而且修米模糊地感应到,披风在呼唤自己。

仔细校正了一下方位,修米对着那个方向直接的飞了过去,随着距离的接近,气息的感应也越来越清晰。终于修米看到披风了。

校正的披风,样子简直是惨不忍睹,哪有半点哧刹风云的样子,简直已经没有半点人样了。要不是他那熟悉的气息,修米绝对不会相信,悬浮在自己面前的这片灰不拉即,还布满裂痕的破铁片是披风的本体。

因为现在悬浮在修米面前的就是这么一块玩意。

“老哥,是你吗?你怎么了。”修米赶紧一把把铁片握在手中,蓬勃的混沌能量源源不断地往里边送了进去。

修米的脑子里感应到一声熟悉的叹息。然后披风的气息就猛的全部缩回自己本体内,专心的吸收和开始运转修米送给自己的能量。

修米感觉到,披风现在对能量的需求好像是无穷无尽的架势,而且能清楚的感觉出,披风在尽量减少自己吸收能量的强度和速度。

修米把自己的手松开,让披风悬浮在自己的身前,然后在原地摆了个盘膝打坐的姿势。从怀里掏出最后一棵元婴丹,刚要张嘴服下,脑子里却突然出现披风的声音:“老弟,不用那么麻烦。。。”

披风在修米身前一阵颤动,一股光华从那“铁片”的顶端吐出,形成一张大嘴的形态,把修米手中的那棵丹药一口吞了下去,然后铁片上一阵光华闪动。不久,这些光华开始往一起凝聚,波动了半天,最后终于勉强凝聚成一个人的形态。

披风原来的样子。不过却根本不象什么实体,怎么看怎么象一缕幽魂:“老弟,老哥我这次栽大发了。算了,别在这折腾了,先借你的身体我待些日子吧。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

送完这些信息,披风的幻体又是一阵波动,而且有消散的迹象。披风这次是毫不犹豫的钻进修米的胸口。修米体内蓬勃的能量马上开始给披风最直接养分和供给,修米都能直接感觉到披风的精神一振:“回家吧,老弟,别让那些家伙再发现我,那样你老哥可得真的彻底完蛋了。”

修米叹息了一声,掉转身体,往自己脚下的星球飞去。

等听说披风现在凄惨无比地只能在修米的身体里暂住了,大家都感慨了半天。

修米体内混沌能量的滋养,和已经吸收了一棵元婴丹。现在披风总算能连贯的把事情交代一遍了。。。

披风把自己强霸的信息送出,约战他感觉到的那个来到这个空间的天魔。而天魔碎月根本没想到。披风竟然能发现自己,进而主动约战,碎月只好暂时放下自己对寒玉盒中那个美女的改造计划。本来他是想把这个女人改造成一个不世出的超级女魔,也算完成魔王地一个任务了。

但是作为一个高位魔尊,碎月有自己的自尊,他不会逃避别人正大光明的挑战。而且这次碎月就是为了约战披风来得。如果他赢了,那么这个美女的改造计划随时可以继续,如果他输了呢?那还管什么改造。。。

所以玉盒中地这个美女,碎月改造了一半就扔下了。马上去赶赴披风的约会。

现在是披风主动挑战他,所以碎月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挑战。无论对哪方面都好交代。因为完全可以把责任都推到披风的身上。

而被碎月看上并实行改造的女人,就是当年被冯晓童的大手印所毁去全身功力的顠若。

看到碎月的出现,披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地这个家伙确实强大,强大到是披风出道至今所见识过的最强大的对手,但是披风根本没往心里去。

不过对手那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却让披风有点意外。

看到碎月出现,披风什么话也没说,随便的在空间指了一下方面,然后向那个方向就瞬移了过去。

碎月一看,正好,他也不想和披风在地球上空比较。

两个家伙在远离地球的虚空中摆开了架势。看到披风,碎月想起自己过去地兄弟情人,对披风是一通臭骂。从碎月的咒骂中,披风才知道,原来这个家伙对自己果然是苦大仇深啊。

反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实力说话吧。

都是最强威力的一击对碰,都知道,面对彼此的对手保存实力是属于自杀性的行为。

结果还是披风奇异而霸道地能量运用形式和披风强大的能量储备,让披风轻松的占到上风,把个天魔碎月给劈的口吐金血,狼狈飞退。而他们交手的这一次接触,在空间引起极大的震荡,连远在地球的那些修士都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看到碎月想逃跑,披风哪能让他如愿,发出自己的全力一击已经浪费了披风大部分的能量,而且披风打算是如果吸收一个天魔的精魄作国补品,那么自动实力绝对会再有一个质的飞跃。。。

结果就在披风想打落水狗的这个间隙,捡便宜的人适时出现,这家伙显然比碎月强大的太多,绝对比披风都高不止一个层次,而且披风是在毫无防备下,披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家伙。差点把披风打的形神俱毁,不是披风的肉体强横无比,披风就直接泯灭了。

挨了这一下子后,披风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魔界之王。魔王阿修罗。除了他这个级别的存在,没谁能把披风给糟蹋成这德行。

挨了魔王一下子后,披风的乐子大了,原神差点消散,本体也满是裂痕,而幸亏披风也不是笨蛋,在最后关头,披风动用自己的全部能调用的能量,把身体凝聚成一个针尖大小的小点,刺穿魔王能量的笼罩范围逃了出去。

远远逃离的披风,能量几乎全部消耗完毕,仅有的能量又全部龟缩回本体。所以幸运的躲过了魔王的神念搜索。而魔王现在对披风也不放在心上了,哎了他一家伙,就是披风没有彻底完蛋,那么也不是三、五万年可以恢复的,就是能保住性命,凭借着已经被自己摧残的快成碎片的本体,披风也不会再恢复成以前的披风。

所以魔王根本没怎么仔细寻找,而披风因此逃过一劫。

就这样披风拖着自己的殘躯在宇宙中苟且殘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方位,而且对能量的吸收能力已经降到最低。

最后是修米玩命向各个方位发出的信息让披风接受到,也算给披风指明了方向,披风凝聚起自己仅有的能量,向那个方位慢慢的漂移过去。

而且在他吸收够足够的能量后,披风给修米发了那道平安信息。。。

听完披风的讲述,修米整个身体都快气炸了:“吗的,老哥,那些魔界的家伙就这得性?好他吗的魔王?传说中的完美战士竟然是这么卑鄙的一个家伙?”

披风在修米的身体里叹了口气:“老弟,我想明白了,当年你老哥我宰掉的吸收掉的神魔多了去了,那个碎月应该是找我报仇的,而魔王竟然用这个家伙做铒,哎,能不被我发现而偷袭我的,也就是他们这些个顶级存在了。算了,反正我现没个几万年是恢复不过来了,就在你的身体里睡上一觉吧,如果我强行要恢复能力,那么惹来这些家伙的再次光顾,那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也许等你有一天强大到足够唤醒我的时候我就会出现,靠着那一棵元婴丹和吸收你的这些能量,我的本体已经修补的可以使用了,你把他和你的修魔刀凝练在一起,会让你的魔刀越级成为诛魔刀,哎,我就在你的身体里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