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三五章——邪魔临世

披风说完,把自己的精神魂魄往修米的紫府灵台里一钻,找了个舒服的角落就开始安眠。现在的披风来说,修米体内这些混沌能量是他现在最好的补品,最起码可以保持住他的魂魄不会消散。

修米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如果谈给披风报仇,那么现在的自己想都别想,既然这样,不如先提高自己的实力得了,也许有那么一天,但是也得到时候再说了。

不过修米的心里却记下一个名字“魔王阿修罗”。修米在心中暗自发誓。只要自己强大到有足够的实力,就杀去魔界,踢爆阿修罗的卵蛋。但是修米自己都郁闷,真会有那么一天吗?

修魔刀和披风刀全都从修米的身体里漂浮了出来,修米的手一张,一团浓黑如墨,而且无比粘稠的火焰出现在修米的手上,压缩凝聚后的九幽冥火……

九天,修米整整用了九天的时间才把魔刀和披风熔炼到一起,九天的时间也让修米对冥火的运用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现在悬浮在修米面前的是一把造型奇异的短刀,一尺多长,刀形古朴,颜色在黑和白之间不断的变换,整把刀散发出种丝丝的杀气,不强大的强势,但是却细锐如针尖。

修米叹了口气才把这把刀收进自己的身体,同时在心里大骂披风这家伙狡猾。因为他的本体根本没象他说的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根本就是差很多。

这不在修米的冥火熔炼九天后,那此裂痕才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这哪是两把刀的融合啊,整个的就是魔刀做了妖刀的点心,修魔刀的金精之气被妖刀吞噬的一点不剩,而那些妖刀不屑吸收的渣砾都被他排斥在外。被冥火炼化……

现在的妖刀,在修米的感觉里才象是已经把本体修复了一些,因为现在刀上还能看出明显的斑纹,至于威力吗,修米却半点没怀疑,肯定很可怕,瘦死的骆驼比牛大。就是披风刀上残余的能量。所发出威力也不是凡间的这些法宝可以比拟的。

算了,就当是帮披风老哥恢复身体吧,反正如果他醒来,这把妖刀还是他承载自己魂魄的唯一载体。

看着修米走出自己的房间,修魔乐呵呵的问了一句“练成了?”修米点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老大,不应该说是练成了,该说是把披风老哥的本体修复了一些吧,现在的妖刀最多说半成品。”

修魔一笑。这个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虽然他对自己魔刀很自负,但是却也绝对没有自负到拿着去和妖刀披风的本体做比较的地步。现在魔刀虽然被妖刀当点心了,但是修米却可以使用妖刀对敌,威力和效果绝对比魔刀要强大的多。

最起码在修米的实力强大如神魔前,披风是不会醒转的。而如果修米有能力唤醒披风,那么那时候的修米手里有没有武器,已经无所谓了。

“老大,你的讲师已经准备把你开除了,说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说不上课就几个月半年的不露头。”冯晓童边吃饭边对修米说。

“五十步笑百步啊,你一年有几天上学的。对了,咱们开矿的事情现在办得怎么样了?”修米难得的还能想起有这么一码子事情。对于被不被开除,修米半点没往心里去。一个大学文凭还不是修米想要的。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张南山在那也跟那些大喇嘛和本地地居民混得不错。据说和扎木的那个徒弟洛桑不打不交。现在已经是老铁。这个没什么问题,最多再等几个月就可以见到效益了。”

冯晓童随口回答着,反正这比买卖他不过是策划者,真正执行和管理的是张南山。所以不该他操心的,他根本不去干涉。

飘若的身体悬浮在玉盒之上,全身**着,曾经穿在他身上的那点衣物在岁月和阴气的腐蚀下早已经腐朽。当碎月打开玉盒的盖子后,就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了。

现在飘若的身体正在吞吐一种黑灰的气体,曾经布满整个区域的那些冤魂唳魄都已经消失不见,他们已经转化成飘若现在正在吞吐的这种能量。

阵阵强大面邪异的能量波动随着飘若的吞吐而时隐时现,飘若整个的肌肤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怪异的近乎透明的的颜色,随着能量的吞吐,肌肤下的骨骼,筋络都隐约可见。

现在飘若给人的唯一感觉是鬼气森森,邪气铺面。

是啊,在碎月的帮助下,强行吞噬炼化了这个区域的所有冤魂唳魄,而且碎月已经动手帮她修复好了丹田气海。如果披风的挑战在晚发出一会,那么碎月已经打算魔化这个丫头的所有骨骼经脉,直接把飘若培养成不完全魔体,那样他觉得对上披风都可以一战了。

就是这样,现在的飘若也已经完全的恢复过来,将近十年玄阴之气的滋养,和大量吸收的魂魄能量,让飘若的实力已经达到一个她过去根本不敢想象的颠峰。

如果混沌能量是这个宇宙中最本原的能量,那么这些魂魄的能量就是各个生命最后的结晶。是最纯粹最有威力和潜力的能量。

几乎所有的魔界妖界鬼界等等邪道威力最大的法宝武

器,无一不是经过无数魂魄的瘁炼,而披风当年如此强大,也正是因为他吞噬了无数强大的魂魄。

而现在由于天魔碎月的插手,又一个能够劝驾这种可怕力量的邪魔临世。飘若。

十年的岁月,飘若就是在无尽的怨恨和诅咒中度过。虽然她的身体已经失去行动的能力,但是她的大脑却一直处于一种高度清醒之中。对于以后几乎是无尽的岁月,唯一能让飘若活下去的动力就是对冯晓童,对修米的仇恨。

厚重的怨念吸引来无数的冤魂呖魄,也吸引来天魔碎月。

现在的飘若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体会着这种拥有无尽力量的快感,她已经在计划自己出去后怎么开始自己的报复了。

她知道。最多再有几个月,她就可以完全地炼化和吸收完这些魂魄的能量,而自己的身体也将被凝练成一种从没在世间出现过的特质,聚则成型,散则如风。

这是魔界一种神奇的功法,披风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当礼物留在飘若脑子里。这种功法必须靠吸收和运用魂魄的能量来催动。取自这种能量聚则成型而型不固定,散则成风而风不消散的特性。

现在的飘若虽然不过是碎月手下的半成品,但是即使是这样,现在的飘若还是很强大,但是强大到什么程度,飘若还不是很清楚,但是时间不是快了吗?再有几个月的时间,她就可以离开这待了十年的鬼地方……

时间也许是最容易流逝的东西,半年。又是半年,紫霞卓玛胡芳她们已经度假返回,家里又有了美女的笑声和穿梭的身影。

披风的事情虽然让这些丫头们感慨了半天,但是得知披风已经在修米的体内安眠,不过是在等待一个苏醒的契机。而修米也却也因此而得到一把无上的妖刀,大幅度的提高了自己的实力。这些“女人”也就不再为这些事情计较了。

修魔已经离开北京了,按他的话,小家伙们该教的他已经完全的教给他们了,甚至不该教的,他都没少告诉这帮小子,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至于以后有什么成就,那就得看张南山和王乱这两个小子的造化了。

一切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不过修米的练功地点却有所改变,他现在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头顶的虚空。置身那么高的地点。一切都在自己的脚下。充沛的混沌元气,毫无打扰的练功坏境,让修米都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进境很快。但是自己究竟已经是什么层次了,到底具有多大的实力。修米却不清楚。

他现在做的不过是吸纳能量,然后供给灵台里的那个小家伙,小家伙现在丹田里的“内丹”也已经凝聚的初具规模,已经有绿豆粒那么大了,色成雪白,但是却散发出七彩的光芒。

元婴炼丹?算了,随他去吧。修米根本不知道下边会出现什么情况,现在只有走一步说一步了。

飘若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她的身体还是维持着仰卧悬浮的姿势。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的手掌举到自己的眼前,飘若仔细打量着。

还是如春葱般细腻嫩滑,而且明显的比过去多了种朦胧迷幻的感觉,整只手整只胳膊都仿佛被一层似有似无的雾气笼罩住。其实现在不光飘若的手是这样的,她的整个身体都是这个样子,朦胧而迷幻。

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比过去完美的多的身体,体会一下身体内蕴涵的那种阴柔而可怕的力量,飘若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冰冷而诡异。

“该回家了,这些年不知道那些小家伙活的怎么样,冯晓童修米你们一定要健康的活着啊……”飘若的身体如同虚幻的幻影般在半空中一扭,然后在山洞中失去自己的踪迹。

一星子已经飘荡在外边十年了,自从师门惨败后,一星子就作为灵逍门在世间唯一的耳目留在了凡世。每年的一定日期,一星子都会返回师门复命。但是他却在一个小时前接到了师门的紧急召唤。

这是一种只有在师门发生重大事件才使用的召唤方式,一星子得到消息后,马上劝剑往回就赶。飞翔在空中他还纳闷,师门难道有什么变故?就是遇袭也不至于召唤自己啊,那么多的师父师爷辈的高人在,自己的这点修为可以说什么忙也帮不上。

等一星子回到山门,刚进大厅,就看到一个他绝对意想不到的人物,他的师姐飘若。同时一星子明显的感觉到这个房间里的气氛和环境根本不对劲。本来灵气充裕四季如春的灵逍门的正堂,今天竟然鬼气森森,温度极低,而且一种强大的压抑感,和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无由来的恐惧,让一星子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但是一星子随即发现,所有的这些都因为一个人而引起的,就是自己的师姐飘若。所有阴寒的气息,骇人的压力,都是自己这位久未谋面的师姐无意中散发出来的。

一星子打了个冷战,他不知道自己的师姐什么时间变的这么可怕了,难道在那九阴之地待上十年就会拥有这样的修为?

看到还在那盯着自己发愣的一星子,飘若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师弟,找你回来,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修米和冯晓童那两个小家伙现在在哪?”

飘若虽然在笑着,可是语气却冷淡如冰,平稳而生硬。飘若和一星子的师父飞云子叹了口气:“丫头,这件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和你师祖没能力插手。”说完起身向外边走去,而一直坐在一个角落里丝毫没引起人注意的一个须发全白道士也站了起来。

“孩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别的我就不说了。”起身挥袖也步出门外。

飘若的嘴角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让她美丽的面孔在瞬间边的无比的狰狞。一星子觉得自己的心都一抽,现在自己的师姐太可怕了……

修米的身体盘坐在半空,捧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面前虚幻的空间,他的位置可以让他看到太阳和星星同时存在在天空中的奇异景色。突然修米接到卓玛心灵的呼唤,急促而焦躁:修米,赶紧回家,出事了,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