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三八章 釜底抽薪

光头被修米从香巴拉里愣给扯了出来,而冯老爷子却给留在里边,而且修米还把紫霞张宁胡芳卓玛全部给塞进了香巴拉,美其名曰照顾冯老爷子,并且霸道地留下指示,他不过来接她们,不准她们随便出去。

这些丫头们全都知道修米的心理,虽然不愿意,但是看到修米一幅谁敢反驳就和谁急的架势,都只有背地里叹口气,然后老老实实的留下了。

冯老爷子虽然知道肯定出事了,但是修米在他的面前一个字也没说,老爷子聪明的没有多问,在他的意念里还没有这些家伙解决不了的问题,而且现在还有光头大师出去帮忙。

修米拖着光头刚离开香巴拉的腹地,就马上把事情的经过给光头说了一遍,然后对光头说:“光头,别的不用你帮忙,我知道你对砍人不感兴趣,但是你必须帮我把冯敬语夫妻救出来,妈的就算我求你了。”

光头抬手就给修米的脑袋上来了一巴掌:“妈的,小子,这还用求?我知道你把他们当成家人了,我他妈现在何尝不是!哎,都怨我,如果当初让你把那个小丫头给宰了不是后边少了不少麻烦。”

修米虽然挨了一巴掌,不过心里却直乐,光头这家伙也有后悔的时候?而且是因为救人性命而后悔?看来飘若做的这些事情惹的佛爷都发火了。

“好了修米,你回去吧,我保证把他们两个完整的带到你的跟前。”光头对着修米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出家人不打诳语。”

修米心里暗骂一句:“你他妈也算是出家人?看看你的法号,无赖啊。除了不杀人你什么不干?”但是却很高兴光头做这种保证,因为光头肯定是有绝对的把握才这么说。

“好,光头,我回家等你消息。”然后修米就不再废话,转身离开,把光头一个人扔在原地。

光头叹了口气,他在心里暗处为灵逍门祈祷:“但愿这次事件之后,灵逍门还能留下个喘气的。”

修米回到家中,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扔给冯晓童三棵龙谗丹:“赶紧炼化,然后等你的父母回来咱们就上灵逍门砍活人去。妈的,我这次不用那些老大帮忙,看看凭我们哥俩的实力能不能平了灵逍门。”

冯晓童伸手接过,听修米这么说知道自己的师父肯定是已经去营救自己的父母了,悬着的心放下大半:“老大,别当灵逍门没人,记得不,咱们那次和他们的比试,那两个老道士的修为都相当可以。我不过是金丹大成,元婴未结的状态,就是加上妖王老大送的玉偑也不过是自保没什么问题……”

“没关系,我有把握对付他们任何一个。小子脑袋还是没开窍,咱们不用明着去踢山门……”修米阴森地说着,然后哥俩相对奸笑不止。

也许真是是灵逍门不幸,或者说是飘若的点够背,她根本就没弄清楚自己对手究竟有多大的能力,就焕然出手,这不……

修米高兴得差点把手机给摔了,马上对着话筒玩命地开始嚎叫:“光头,人没事吧?……好,一点问题没有……冯晓童,他在练功。还我药力呢。嘿嘿,我给他吃了三棵,现在还什么快不快的,妈的,我需要实力,光头你先把他们送到香巴拉,我马上就到……”

然后修米就急三火四的从房间里失去了自己的身影。

冯敬语温朝露站在光头的身边,看着突然在空气中出现的修米不禁都觉得心头一明暖,这个小家伙对他们真是……

修米仔细地把这夫妻俩打量了半天,而且用自己的神念把这两口子从里到外全部勘察了一遍,然后转身给光头鞠了一躬:“谢谢你光头,我欠你的,想吃什么你别不好意思,我请客,就是你喜欢美女我都给我找一打……”

最后的一句话把光头刚被调动起的一点兴奋心情整的半点不剩,当着冯敬语夫妻的面又不好回嘴,一时非常郁闷。

“谢谢你修米,我……”冯敬语刚要表示感谢,修米赶紧摆手:“得了您那,别说这些,冯晓童是我兄弟,你们是我的家人,要是我能看着自己的家人被人家欺负而不伸手,那我不如直接自杀,那样活着也得窝囊死,现在什么都别说了,我里边环境不错,进去住段时间,等这件事情了结了,我会接你们出来。”

冯敬语只好无言地点头,他知道修米把他们两口子塞这里边什么意思,就是不想他们再有危险。温朝露对着修米张开自己胳膊,不顾修米脸红拖过来就抱了一把,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

修米好容易挣脱出来,在他们三人的大笑声中,打开门户,赶紧把这三个家伙塞了进去,温朝露最后对修米说了一句:“修米,灵逍门也不全是坏人,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在门户即将关闭的时候,光头却又一脑袋钻了出来,献宝似的从嘴里吐出两个灰色的小球:“嘿嘿,这是那个什么飘若用来看守冯敬语夫妻的那两个千年唳魄,很有点道行,我没舍得毁掉,给你当补品了。”

修米伸手接过,眼神怪怪地看着光头:“我说光头,出家人不是慈悲为怀吗?怎么你不想办法超度他们还送我当补品?”

“哎,臭小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这种千年唳魄我超度的了吗?最多炼化毁掉,但是你的能量形式却可以毫不困难地吸收掉,气恼送你了,大补啊,不过小子,虽然我有点后悔当初救了那个丫头,但是我现在还是不赞成你滥杀无辜……”

光头还没说完就看见身后的门户又打开了,同时修米的声音传来:“赶紧进去,要不一会关门了……”再找修米,已经踪影皆无。

光头无奈地摇头,只好赶紧钻进门户里,反正他是尽人事听天命,就随便修米他们怎么折腾吧。反正灵逍门现在看来也不怎么值得可怜。

飘若这次真的傻了,她根本没想到自己布下了九层禁制,而且还留守两个千年唳魄和把人藏身在灵逍门的腹地深处,竟然还是让人轻松地把冯敬语夫妻救走,而且竟然是毫无声息地救走。

现在她手里一张底牌也没了,想到修米展现出的那可怕的实力,飘若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疼。

而且她知道,依照那两个家伙的禀性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和灵逍门。现在灵逍门的存亡飘若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自己的生死,飘若却绝对在意。

她现在想的是赶紧离开,找一个让修米和冯晓童永远找不到的角落先躲避起来,至于别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吧,现在飘若根本不敢想怎么报仇了,能保住命就不错了。

其实按照现在飘若的实力,绝对有和修米一挣高下的本钱,但是她却没有修米那种不畏生死的玩命精神……

修米心满意足地从打坐中苏醒过来,别说那两个千年唳魄确实是大补之物,最起码让修米感觉自己的元婴的那棵内丹给滋补的有见丰盈,但是自己究竟增长了多少实力,修米现在却也是满头雾水。

飞云子现在自杀的心情都有,本来飘若回来后他就根本不赞成再去报复修米和冯晓童,但是飘若不知道怎么整的,弄得满身邪气,而且实力膨胀到他和他的那些前辈已经完全看不出深浅的地步,就只好由着她去了。

没想到,飘若竟然首先绑架了冯敬语夫妻,更没想到的是,才到手不到两天的人质竟然又被人家轻松地救出。

而最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现在飘若竟然也看不见影子了……

整个灵逍门如逢大丧。飞云子比飘若更清楚这些不家伙睚眦必报的禀性。他知道,被飘若这么一折腾,灵逍门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但是飞云子绝对不会引颈待斩,而灵逍门现在还有五位修为在元婴期往上的前辈,所以这些人在这段时间内,动用自己全部的法力能力法宝飞剑,联手布下了灵逍门威力最大的阵法,灵逍九重天。

九层禁制,九转生克,包括一星子在内的所有门人都按照各个方位盘坐好在那运功摧动阵法。这也许是飞云子最后的一张底牌了。

而至于这个阵法能维持多长时间,能不能挡住那些家伙的报复,那只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