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五九章终极B

被他的“屠龙刀”给逼的满世界乱窜的那个家伙是满肚子邪火,要不怎么说巧了呢?这个家伙当年也是个游戏迷,是多年前盛大的那款《传奇》游戏踏实的拥护者,所以自己对手说听话他完全的听的明白。

而隐踪少主也是,而且练的还是战士,所以他把自己的武器改名《屠龙刀》。

妖怪这方面的形式在这瞬间变的岌岌可危。

一光的修为确实深厚,他咬牙在空中稳住自己的身形,对手那强大的实力确实让他心惊。刚才为了立威和一击奏效,他已经使用了全力,但是那个黑大个竟然能用拳头加上一幅手套就接了下来,虽然说被砸入地下,但是却不知道生死。现在怎么说自己也得再给他一下,让他死透了,自己好收集战利品啊,要不这伤白受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就是不再发力也得恢复好长时间,在催动法宝的话,内伤会更严重,但是想到一颗大妖精的内丹或者说妖灵,如果炼制成丹药……

那么这笔买卖怎么说都划的来。

在空中把已经远远飞去的钵盂伸手招了回来,一声佛号,老和尚的袈裟无风自动,向外开始鼓胀,而他的口鼻中鲜血往涌的更多了。但是他手中的钵盂却又发出柔和而明亮的光芒,他的手刚想把钵盂送出。不过一条矫健的身影却从地上的那个深坑里闪电般的射出。

黑猫的身体猛的飞了出来。看他行动的速度和丝毫没什么伤痕的身体以及脸上那毫不在意的表情,所有观察到这里情况的敌对双方都明白了一件事情,刚才老和尚的那毁天灭地的一击,不过是把这变态的家伙给砸进石头里,对他的身体却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这种情形一光最先明白过来,但是就是他最先明白但是还是晚了。因为这个时候黑猫那粗大有力的大手已经抓住了一光的脖子。一光一手高举着自己的钵盂却再也没机会送出。而同时一股强大的巨力从脖子上的那只大手上传了过来。

一光甚至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颈椎的响动。已经修炼到佛家金刚不坏境的一光,却抵挡不住黑猫手上发出的单纯的蛮力。

当断就断。就在自己的脖子发出一阵脆响颈椎彻底粉碎的瞬间,一光的身体猛的整个的炸开,强大的爆炸力把黑猫再次炸的远远的向后边飞去,而这时候他的手里还抓着一光脖子上的一把烂肉……

虽然一光的身体的爆炸力对黑猫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毕竟把黑猫给逼退了,漫天的血肉横飞中,五棵佛光萦绕的舍利子围绕着一光的原神向天际飞快的逃去。

看到这个场面,正道的这些修士全部一惊,一光虽然不能说是他们中实力最强悍的,但是如果讲修为,已经差不多可以说是最高深的。这老和尚已经凝结成五棵舍利了,但是在那个黑大汉的手里还是落了个肉体被毁原神逃遁的下场。

他们的动作都不由稍微一阵松懈,刚好给已经深受压力的这些妖精一点喘息的空档。而让他们心惊的场面竟然刚刚开始。

黑猫眼看着一光的原神飞遁。不由懊悔的跺碎了脚下的一块巨石。因为他根本已经来不及追击,只能目送着一光的原神在那五棵舍利的保护下逃向天际。

但是此时,异变突生,一道七彩的光芒从高空中一个小点发出,成放射状的散开。笼罩了方圆几公里的范围,一光的原神正好被笼罩其内,而天空中的那个发出光芒的小小的一点,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引力,一光挣脱了几下,然后被无奈的给吸收过去。最后消失在那个小点中。

所有交手的双方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奇景。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的家伙,看到眼前的景象,感受着空中的那个小点散发出的纯正磅礴的能量波动,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法宝所发挥出的威力,但是这件法宝的威力也强大的太离谱了吧?五棵舍利子卫护的原神啊,就这么毫无反击之力的给收了?而这件法宝所散出的能量波动已经远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这不应该是人间制造的法宝,或者说这已经不应该是出现在人间的法宝了。

确实是这样,这件法宝就是修米手上的如意罩,格萨而留在世间的唯一神器,本来是用来对付披风的。而这宝贝对付全盛时期的披风也许力有未逮,但是收容一个一光这等层次修士的原神却绝对是大马小车,轻松愉快。

看着漫天的光芒黑猫却笑了,他也许是场中唯一知道这件法宝存在的当事妖了,他知道这是他老大的如意罩。黑猫的身体猛的向一个离他最近的修士扑去,喉咙里发出震天的咆哮,老大没来的时候他尚且不惧,现在修米来了,那么……

那么他得赶紧多占点便宜,他知道自己老大的可怕,怕到时候他想动手都找不到对手了。

随着黑猫的动态,现场马上又热闹起来,妖精们知道来了强力帮手,信心激荡下,竟然都超水平发挥。勘勘挡住了这些修士的一次进攻,虽然有三个被打飞的,五个吐血的。但是修士里也有一个被黑猫给打的口吐鲜血。

不过局面就到这了,随着天空中那道光芒的霍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九道半月形的刀芒从天而降,刀芒色成灰白,破空无声,但是却有九个修士的身体在同一时间被从各个角度切开。他们已经修炼的无比强大的肉体,还是在凝聚满能量,调动起最大法力的护身法宝的防护下,被这九道刀芒快刀切豆腐般的切开。

八个元婴,一个环绕着四棵舍利的原神一齐从这些破损的肉体内冲出。分成不同的方位四散逃离,刚才一光已经是前车之鉴,如果不分开,谁也逃不掉被收的命运。现在只是看哪个倒霉了。

这次连黑猫都住手了。大张着嘴巴看着面前的景色,他不是对这些人被分尸的惨状感到惊鄂。就是把一个活人在他的面前直接剁成饺子馅。黑猫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他吃惊的是自己老大的实力。

虽然知道修米的可怕,但是黑猫却绝对没想到修米竟然可怕到这程程度。一招毁掉九个几乎和自己同等级别的存在,而且看起来游刃有余。

黑猫都给惊讶成这样,那别的那些是人不是人的家伙的心情可想而知。隐宗少主喃喃的自语:“刚才以为这个老黑是个B了,现在好,系统出毛病了,竟然连终极B都刷出来了……”

九个家伙的元婴原神什么的刚开始加速准备逃命,突兀间那道刚才收掉一光原神的光芒又从天际铺洒下来。这次却笼罩的空间更大,而且中心点却转换到在场诸位的头顶,把敌对的双方都笼罩其中。但是沐浴在神光下的这些人和妖精除了感受到一股暖阳阳如同阳光照体的感觉外,再没什么导演感觉。

而那九个玩命飞逃的元婴原神甚至还为之一振,仿佛这股光芒给他们补充了不少能量。他们逃跑的速度在瞬间加快到极限,已经看不清本体的模样。

但是当他们眼看就要脱离如意罩神光笼罩的范围后,却被神光最外围的一层近乎无色透明的玻璃罩般的屏障给硬生生挡了下来。无奈的没头苍蝇般的在如意罩的笼罩范围内四处的乱撞。想找一个能出去的出口。

看到这种情况,隐宗少主长叹了口气,随手收起自己的“屠龙刀”:“终极B,不玩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哎,再给我一千年练级也没用。”

确实是不能再玩了。现在他们已经是笼子里的兔子,那九道恐怖的刀芒,和这个威力无比的法宝都让他们失去了玩下去的本钱和资格。

黑猫也收回了自己的拳套,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可以很好的劝驾这件攻击性宝贝,不会再让上边的魔杀之意控制自己的心神。现在老大已经出现,那么这里已经不需要自己做主了。

从地上一块肉体的上面扯下一块布条,毫不在意上边的血污,黑猫随手围在腰间,遮盖住自己外露的春光。在别人的面前他可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但是在自己的老大面前他怎么着也得注意点。这是对老大必要的尊敬。如果老大看到他的小弟弟如此庞大巨大伟大硕大而产生自卑的心理,那就是他当小弟的不对了。

一条人影突兀的出现在光幕之中,那道元婴拼尽全力劝剑也撞击不开的幔罩,对这条人影似乎根本不存在。看到这条人影出现,黑猫赶紧恭身行礼:“老大!”

紧随黑猫之后,所有还有行动能力的妖精都赶紧低头行礼:“盟主!”

来得正是妖盟的盟主,这些妖精的老大,非人实业的董事长修米。沐浴在神光之下,昂首挺胸,满脸严肃,一身肃杀,堂堂乎如妖魔临凡,惶惶乎赛战神转世,却实有点王者派头霸者气质。

正道的修士都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高挑强壮的身材,英俊中稍微带点邪气的面孔。满身的名牌,一脸的嚣张。最过份的是这家伙的狂傲,自己的手下给他施礼招呼,他不过是稍微摆了下自己的手掌。然后就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雪茄,一把式样古朴线条极度优美柔和的小刀出现在他的手里,怎么看这把刀的品质都是极品,甚至不次于悬在这些人妖头顶上的那件法宝。

有很大的可能刚才那九道骇人的刀气就是由这把刀发出的。而修米竟然把刀一挥。他手里的雪茄的尾部就被削下短短的一切。然后刀子消失不见,修米把雪茄叼到嘴角。

黑猫赶紧上前两步,双手合在一起,一簇洁白晶莹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手掌间。凑上去给修米点着雪茄。修米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缕淡兰色的烟雾。马上一阵醇厚香浓的雪茄香味开始在空间中弥漫。

“我喜欢美酒,喜欢最好的古巴雪茄。喜欢权利,喜欢享受。但是我最喜欢的是别人别来打扰我的生活,最痛恨的是别人欺负伤害到我的家人朋友。我们是妖精不错,难道妖精就没有生存的权利,就得被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道欺负杀戮?

我呸!妈的,告诉你们,我成立妖盟就是为了不让这种情形再出现,就是为了让全天下的妖精能挺起自己的胸膛做妖,让他们以自己是一个妖精为荣,我已经警告过天下修士,只要别来惹我,我不会去主动招惹你们,妈的,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以为我们妖盟好欺负?

杀我同类,毁我基业,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就是你们是龙,错了,妈的你们之间怎么可能有龙,就是仙你也得给我趴着(?)就是神你也得给我窝着,就是佛你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去敲木鱼……”

修米义正词严漏*点满腹的开始发表自己的长篇演说,语气用词极负煽动性,听的他手下的这些妖精无不被他伟大的妖格和崇高的理想所打动,纷纷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追随这位伟大的盟主作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

但是却有人听着不服了,三光大师猛的站出来打断了修米的演说,应该说是训话:“小妖精,你住嘴,你也太狂了,竟然连神佛……”

修米看了他一眼,也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文雅而礼貌的问道:“大师法号?”

三光一愣,马上回答:“法号三光,小妖精赶紧放出我师兄的原神,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