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六一章 冯总出马

但是现在妖盟却让他们去代表商谈赔偿问题,这个结果让所有在座得全部义愤填膺。虽然是义愤,但是没有一个敢跳出来叫嚷去报仇的。

“龙掌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过去我一直是井底之蛙,觉得自己不知道多高深得修为,但是看见那个妖盟盟主得实力,我总算是知道自己得斤两了。消息我已经带到,现在我最想做的是赶回老家去过点平静得日子16.N.文.學網收集整理。这的事情就劳驾您多为费心吧。”

桂大明把自己知道得和该说的全部说完后,对着龙一恭恭敬敬得合掌施礼,然后起身离开,向门外走去。龙一也不阻拦。现在全身而退绝对是这家伙最好得选择。龙一对他很是羡慕,他也在梦想着自己能和这个家伙这样,挥挥衣袖,拂手而去。

眼睁睁看着这位隐宗少主拂袖离去,在座得有几个想张嘴说什么,但是看到龙一竟然起身送客,全部都知趣得闭上嘴巴。

妖盟给他们得打击几乎是毁灭性得,不管是从势力上,实力上,甚至是心灵上。过去那种惟我独尊天下老子最大得念头已经不复存在了。

本来这些门派吵嚷着发起这次联盟除妖得的行动,绝大多数得动机就不纯。为世间铲除妖孽不过是面上得说法,真正得目的只要稍微有点自己思想得人就可以看明白。

“诸位。在座地都是经历过这次事件得当事人,大家说现在该怎么办?”龙一带着点不屑得看了一眼还在座得这些人,语气冷淡得问。因为被修米抓拿和扣押得都是这些人得同门或者掌门什么得。他们有资格说出自己的想法。

一通毫无头绪地乱七八糟的讨论。观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号称联合一切可能联合地正道势力,铲除妖孽,为世间除去妖盟这个巨大得隐患。一个呢,却赞成先和妖盟谈判,怎么说也先得把那些被捉的人和被囚禁的那些元婴原神什么地赎出来。然后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最后还是后一种意见取得共识。

“好,既然这样。那说吧,你们谁想去谈判,还是回去从你们得师门中请几个有分量的前辈过来办这件事情?”龙一说这话得时候很不客气,根本没给这些家伙什么面子。在他得说法里,明显得暗示出这些在座得根本没有去和妖盟谈判得身份和资格。

龙一的话虽然让这些幸存者很不舒服,但是却根本没人敢去反驳,因为这些人中地任何一个都不敢说接下这要命得责任,谁知道妖盟会提什么样得条件,他们又怎敢答复。

“龙掌门,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只有您有资格和有能力去谈判,就拜托您了。”所有在座的对看了几眼后,几乎是异口同声得向龙一提出了这个要求。

龙一无奈的摇头。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是自己代表法门出头了,但是龙一却不想担太大地责任,因为事情牵扯得门派太多,他龙一虽然是份够,面子也足。但是也不敢说能给这些门派一个全部满意的结果。

“这样吧,你们分头出通知你们门派中现在身份最高,能做主得人,让他们来法门,再有还得通知下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门派的当家人,大家一起和法门谈一谈。我自己绝对不敢做主。”

龙一坚定地提出自己的想法。不容辩驳。

修米悠闲得坐在自己得老板桌后,把玩着手里得如意罩,便把玩还边对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众人吹嘘:“看见没,还是神器好用,格萨而的手下刚给我这个的时候我还觉得这玩意连披风都收服不了,威力肯定不怎么样。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家伙绝对是偷抢打架,收道捉僧的最佳选择,家居必备啊!”

胡青霞黑猫等人听的直乐,原来自己得老大这么有意思,这么爱眩,平日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冯晓童却叹了口气:“老大啊,别显摆了,您说您打算怎么办吧?是把你手里得那些家伙拿来炼丹,还是让那里边那些家伙得门派出钱赎人?”

修米随手把如意罩收了起来,表情也变的严肃,郑重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童童,你说得都对,我打算先收钱后炼丹。”

修米此言一出,连平日自负心狠手辣的黑猫都觉得出汗,自己这是跟了一个什么老大啊?怎么这么黑。不过黑猫对修米得想法表示欣赏,老大就是老大,心绝对够狠,要不他为什么是自己得老大啊。

得出这个结论不是黑猫弱智,是因为他顿开茅塞下逻辑有点混乱。

冯晓童听修米这么说,一屁股坐回椅子,无奈的呻吟一声:“老大,你够狠,但是你想过没,这样你是逼得全天下修士都和你为敌,老天,要知道那是多庞大得一股势力,我师父说有不少老家伙几百年都没出山门了……”

“得了小子,我自己有数,行了你就别替我担心了,我现在怎么说出是妖盟的最高领导,怎么说也得为社团,不!是为团体得利益考虑,我打算这么办……”

听修米说完自己的计划,所有在座得全体无语。冯晓童看着自己老大得满脸奸笑,都不由得怀念起以前得修米了。以前这家伙可没拿人命象现在这么当回事,在他得眼睛里,人命还不如老鼠得命来得要紧,但是现在……现在修米竟然觉得人命值钱了。

两天后,修米盟主的秘书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充满磁性地男音让那小妖精心魂都有些荡漾了:“喂。您好,请给我找一下修总,就说龙一找他有事。”

听到对方报名后,小妖精的心神马上回复清明,龙一啊,作为一个妖精他可以不知道国家主席是谁,但是他绝对不会没听说过法门,听说过龙一的名字。对这些小妖精来说,龙一几乎是传说中得存在。

“龙老大?对不起您。修总这几天不在,他吩咐说他最近有事外出。您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冯总商量,修总吩咐说他不在公司期间,一切事情由冯总做主。”

电话的那边沉吟了一下,龙一当然知道这个冯总是谁。冯晓童总经理啊。他纳闷的是修米这个时间为什么会离开妖盟,“好吧,那麻烦您帮忙找一下冯总。”

听完秘书的传话,冯晓童奸笑着按下眼前得接听键:“龙老大啊,您怎么想起我们哥俩了?确切说是想起我老大了,有什么事情您说。”

冯晓童的耳边响起龙一地一声叹息:“冯晓童冯总,你不至于不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吧?都是明白人,我只想知道你老大现在在哪。”

“龙老大,老大说去找我师父了。要学习什么拿元婴原神什么的炼丹地方法,还说想四处收集点辅助药材,您找他好像现在有点困难。”冯晓童如是回答。

龙一在电话那头被噎的差点哏喽出声,修米现在在学习炼化元婴的方法,那样乐子可就真的大了,因为他知道这次事件。妖盟至少收集了二百多个元婴什么地,如果想炼制成丹药的话,确实值得出去学习。

“冯晓童,那修米答应的谈判的事情怎么办?他不至于言而无信吧?”龙一无奈的问。虽然明知道这可能是修米放的烟雾弹但是龙一还是有点着急。他最清楚这些小家伙的禀性,绝对的胆大妄为,胆大包天。到现在为止,龙一还没发现什么他们不敢干的事情。

“哪至于,我老大一言九鼎您不是不知道,不过他最近真的学业很忙没什么时间,不过他交代我了,谈判的事情我可以全盘负责。您放心好了。”

一听冯晓童这话,龙一感觉有点头晕,和修米谈判他还有点把握,但是和冯晓童?这家伙可是在业内出名的奸商啊,谈判专家,别看年纪不大,好像到现在谁也没在谈判桌上压倒过他。龙一现在有点明白修米为什么会不在了,确实谈判这件事情,冯晓童比修米更有心得。

冯晓童确实很大气,跟龙一定的谈判地点竟然是在法门,而且冯晓童声称只是自己一人前往。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就出现了,人类修士和妖精联盟之间地谈判,妖盟的谈判代表竟然是一个出身“正宗”空门的人类。不能说不说妖盟确实有创意。

法门偌大的会客厅里,已经有至少三十几人在那里等待冯晓童的大架光临了,房间里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也是,三十多个高位修士散发出的毫不掩饰的敌意杀气会聚在一起,确实让人找不到半点温馨的感觉。

冯晓童对这些好像根本毫无感觉,大大咧咧地找了个上手地位置往哪一坐,不过是对身为主人的龙一点了下头,别的那些人,正眼都没给一个。坐下后就随手掏出一只雪茄点上,悠闲自得的在那吞云吐雾,对满屋子对他横眉立眼地修士视而不见。

好像最近妖盟的这些家伙从上到下都开始对雪茄感兴趣,就连特聘的总经理冯晓童都被感染。

看到现场的气氛如此的不协调,龙一只好先开口了:“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妖盟的特聘总经理冯晓童先生,诸位,关于那些……你们可以跟他谈。”

看到冯晓童如此的狂妄,一个扎须大汉再也忍不住了,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谈?谈什么谈,小家伙马上把我爹和那些人都放了回来,爷爷我可以考虑给你留口气,如果不然我……”

他的话没说完,感觉眼前人影一闪,胸口如被火车撞上,身体马上迅猛的向后飞去,然后哗啦一声撞碎了会客厅那厚实的玻璃门,整个的摔到门外。

在座的都是高手,但是没几个看清楚冯晓童是怎么动作的,只感觉这年轻人身体在原地豁然的消失然后再出现,还是原来的姿势,甚至手上还拎着那只大号的雪茄,但是那个刚才说话的家伙已经被扫地出门。

“龙老大,不好意思弄坏了你的门,修好后把账单寄给我,我会赔偿的。呵呵,原谅啊您,我不喜欢听疯狗乱叫……”

冯晓童话没说完,至少有三柄飞剑,外带两件法宝向冯晓童的身边飞了过来,带起耀眼的光芒和刺耳的尖啸。看来冲动的不止一个黑大个。

龙一的脸色变的无比难看,这是在他的地盘,而双方的人把这当什么地方了?演武场?他刚想出手制止,却听见冯晓童一声招呼:“不用!”

然后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奇的发现,从冯晓童的身体旁边瞬间生起一层灰色的薄雾,而那些飞剑法宝什么的在接触到这些毫无能量波动的薄雾后,就再也不能前进分号,甚至本体上都失去光泽。

所有发出攻击的人都一惊,赶紧招回自己的武器,却发现,附着在这些宝贝上边的灵气能量已经消失的七七八八没剩多少了。他们的震惊和心疼可想而知。

冯晓童很享受的吞进一口烟雾:“出手的这些我记得你们的样子了,是不是你们没有长辈门人什么的被抓住?”

冯晓童的话让下边不少的人心头狂震,仔细一看,确实是这么回事,出手的这几个家伙他们的门派里只有战死的,没有被俘的。

“其实你们先别这样想,这次我们收集的元婴什么的总共二百多个,你们赶保证里边没你们自己的门人?要打架我们出去找地方,我绝对奉陪,你们可以一起上!”

这话说得冯晓童是义正词严。十分的狂妄。

不过刚才的情形让龙一都是很吃惊,凭他的修为都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松的接下这么多高手的联手一击,冯晓童的修为绝对赶不上龙一,那么刚才他动用的是什么样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