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七九章——逆天之威

修米好玩的看着这些溶桨被翻天印吸收进自己的本体,再由翻天印上一个小小的孔隙里流出,留入龙飞早就放置在出口处一个不大的玉瓶内。

据龙飞说,这个玉瓶也是个宝物,是储存溶桨最好的容器,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溶桨的灵气,而且容量也不小,其内部空间很大,绝对比修米的那个宝贝葫芦大的多。

而现在已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开采出的溶桨在修米看来却极其稀少,因为差不多十分钟,修米才看到从那个小孔里滴答出一滴,简直比在人间时打点滴的最慢速度还慢N倍。

许久之后,好象是翻天印的作用在龙飞的努力下已经发挥到极限,溶桨从小孔内流出的速度明显的提高了不少。但是还是一分钟才滴答一滴,这时候龙飞才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走到地毯上,一屁股坐到修米的对面,满脸的疲惫。

“总算开始了,现在的速度已经快达到权限了,最多能再快一点,但是我现在已经没能力再催动翻天了,得等我恢复一下。”龙飞说着,伸手抓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把里边饿二锅头灌进肚子里。这酒是他自己的,修米现在喝的是茅台,这家伙小气,给自己倒的是二锅头。

不是说昆仑没好酒,但是昆仑的酒普遍酒劲不大。据修米估计连超过三十度的都没有,全部是古法酿造,蒸馏等方式昆仑的酿酒者根本不懂。所以二锅头在昆仑也完全称的上不错的烈酒。

修米看了看半天才滴答一下的开采现场,撇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龙飞,这玩意一直是这么开采?那一天才能开采多少?”

“得了修米,你以为这是泉水,那玩意多,随便找个地方打口井就往外喷,这是溶桨啊。要不他那么珍贵,天灵的那什么温泉浴池,据说是含有溶桨,但是我敢保证,你把一池子水都提纯了,也出不来这么一滴。现在你知道这玩意的珍贵了吧。你以为我容易吗我……”

修米赶紧抬手打断了龙飞的喋喋不休。他现在已经大概分析出了那翻天印和溶桨的能量属性。就一句话,翻天印的属性是种特别的阳刚。而且是种阳极已经生出阴柔的属性,所以对本身是阴极阳生的溶桨有种特殊的吸引力,龙飞刚才做的不过是把翻天印的这种特殊的属性,在他的最大能力内催发出来,并用自己和翻天印的心灵联系,在本来整个一体的印体内,开通一个通道,让溶桨流出。

说来简单,但是修米明显的感觉出。现在的龙飞的能力并不足以最大限度的催发翻天印的威力。而且龙飞的能量属性和翻天印也不怎么合拍,龙飞练的是种还算正宗的功法,体内阴阳和谐,修为也已经相当不错,甚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人间所谓修士的顶级标准。但是对翻天印的劝驾,也不过是初探门径。看来传说中这玩意是什么上古异宝确实是真象那么回事。

修米的脑筋开始玩命的转悠,一个念头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但是修米去没什么把握,毕竟……

“龙飞,我看好象是你根本没把你这什么印章的威力发挥出来,我感觉,翻天印好像不止这么点威力。”修米看龙飞喝完杯子里的酒,随手甩自己的瓶子给龙飞添了一杯,茅台。

龙飞感激的看了修米一眼。虽然他已经从修米手里坑了不少,但是却不怎么舍得喝,因为这玩意可以说是绝品,喝一点少一点的。而他未来的岁月却漫长的可以说了无边际,所以得尽量节省。

“是啊,别说是我,就是我的曾祖父,号称修为已经接近神魔,在昆仑已经可以排名前十位的高手,也没能发挥出这玩意的全部威力。他老人家曾经感叹,如果他可以把这印章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绝对可能纵横昆仑,那么我们的玄明国就不会过的这么窝囊了。”龙飞边感叹着边把那杯茅台喝进肚子里,开始砸吧自己的嘴唇。

“龙飞,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提高点速度,要是整天都在这守着,估计咱们不闷死,也会引起别的势力的注意。”

“嗯,你?这可能吗?要知道这玩意现在和我心灵相依,外人根本无法劝驾,除非……”龙飞放下自己的酒杯,满脸狐疑的看着修米。

也难怪他这表情,要知道修米这么做几乎是和他要这翻天印的掌控权了。

“别他妈拿那种眼神看我,我要是想侵占你的这劳什子印章,刚才给你一刀不万事大吉了,妈的,和你合作的是妖联,血誓是天灵发的,关我鸟事,杀了你报应也不会降到我的头上,我是说我想办法加快点开采速度。”

修米的一通臭骂让龙飞整个的蔫了,修米说的道理虽然是胡搅蛮缠,但是不可否认绝对是实话,他现在才想明白,修米根本就不属于任何一方,所以妖联的誓言对这家伙根本没什么约束里,何况自己还坑了人家不少好东西。

“那你怎么帮忙,先说好,这个子翻天印我说什么也不能给你,即使是你再拿出十斤猴儿酒。”龙飞有气无力的申明着。

修米也不再说什么,他的身体维持着打坐的姿势漂浮起来。漂移到翻天印的面前,淡淡的金光从修米的手里发出,慢慢的接近翻天印所发出的光芒,普一接触,翻天印好像对修米发出的能量还有点抵触,发出的光芒起了点小小的波动。

但是修米发出的光芒的颜色却在瞬间有了几次小小的变化,终于毫无阻碍的和翻天印的光芒融合在一起,而这时候,修米手中金芒大胜,亮的刺眼,而连带着翻天印也在瞬间发出刺眼的光芒,他往地下发出的柱桩光柱顿时粗大和明亮了数倍。

龙飞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奇迹。现在翻天印的小孔里,溶桨滴出的速度几乎以几何的倍数在增快,一会的功夫,已经达到一息五滴六滴的速度了。而且还在增加……

终于从那个小孔中,溶桨以“流”的形式向外涌出,形成一条乳白色的**流注入到那个玉瓶内。

龙飞的身体都激动的开始颤抖,地心溶桨啊这是,竟然以水流的方式向外涌出,这根本是龙飞美梦中才出现的场景,现在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怎么能不激动,要知道现在的速度比他最快的开采速度都快了至少几千倍,那是个什么概念?

所以当修米也一脸疲惫的回到自己的位置后,龙飞简直拿修米当神仙了,不!神仙龙飞根本就没看在眼睛里,想当的话他早就有机会,也许在人间想当神仙的多,但是昆仑,对这个职业感兴趣的不多。

总之,龙飞现在对修米是无限的崇拜外带十二万分的景仰,因为通过他和翻天印那种心灵相连的感应。他知道修米并没有强行接管翻天印的控制权。而是用自己和翻天印一样属性的能量把翻天印的潜力在很大程度上给开发出来。

至于现在是不是翻天印的能力极限,他和修米都不是很清楚。因为修米知道自己已经尽力了。

看到龙飞双手颤抖的举起他面前的酒杯,恭敬的对着自己端起来,修米在龙飞开口说话前赶紧说:“一瓶茅台,只要你别开口感谢景仰之类的,就一句话。别说废话就给。”

相处的这些日子,修米算是怕了龙飞的哆嗦了。也许是N多年没有什么交流对象了,龙飞有强烈的交流欲望,而且是光喜欢说,不给人家插话的机会,所以修米宁肯再牺牲一瓶茅台,也要堵上他的嘴巴。

“好!”龙飞就说了一个字。答应的无比干脆。说话找谁不能说啊,但是茅台只能找修米要。

“龙飞,三天,最多三天的时间我们就得走,要不肯定会引起别的势力的注意,所以现在赶紧恢复自己的能量。”修米对龙飞说完。自己就闭上眼睛开始调节起自己的气息,现在翻开印已经进入自发运行状态,这种深具灵性的法宝需要的只是一点调动起本身能量的能量和一个心灵感应。

所以只要龙飞维持着一个继续的念头,那么开采的程度就不会停止。

把自己整个溶入天地的修米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睛里神光暴闪,他错了,根本没等到三天,再他的意识里最多不过是一天稍微多一点的时间,他们的行动就已经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本来自从他们在这里扎下这个帐篷,就开始有无数的神念飘过来查看,但是却都被如意罩所屏蔽,而且如意罩给这些查看者的感觉是一个修为极为高深的修士靠本身能力所做的屏蔽。这很正常。而且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警示:我很强大,过来找我的麻烦得小心点。

因为这样,所以不少神念都是转瞬飘过。但是刚才把心神全部放开的修米却意外的发现了三股无比强大的神念都在他的帐篷外巡弋,而且其中的两股还和如意罩的防护层做了几次试探性的接触,而且这两股神念竟然强大到让修米的防护层都起了不小的波动,修米能不心惊吗?

不过其中没有试探的那股神念,修米清楚的知道是谁的,那是他的便宜姐姐,妖联的老大天灵的,说实话自从修米和龙飞来到这个区域,她就在密切关注着这个区域的一切风吹草动。

但是天灵却根本不知道修米和龙飞现在的情形如何,如意罩隔断了外界的入侵。同时也隔断了他和修米的联系。

感受着如意罩又一次受到一股强大神念的蛮横撞击,看着眼前的光幕出现强烈的扭曲波动,修米的心神也感觉一阵难受。他和这件法宝是心意相通浑然一体的。自己的法宝受到攻击和修米受到攻击一样。

修米暗自心惊于对方的强大,而且他也能轻易的推断出对方是谁,拥有和天灵一样强大的念力,而且行事如此肆无忌惮的只有另外两个和她同级别的老大了。而这次蛮横冲击自己的这个,念力强霸。充满暴虐杀戮的气息,不用想也只能是魔门的逆天!

修米的眉头一皱,他不知道哪方面出了漏洞,按说他和龙飞的动作不应该这么快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引起这两个家伙的注意,但是为什么他们几乎同时找到门上。

当断立断,修米发出一股和龙飞属性相似的能量射入龙飞体内,龙飞马上从入定中醒了过来。他根本不知道外边的事情,因为他的神念根本突不破修米布下的防护层。

“收起印章和那些溶桨,马上我们得撤了。”修米的话刚说完。龙飞已经手脚麻利的照办。印章和玉瓶都转眼消失在他的手里,半点没有犹豫也没问为什么。这就是一个经过磨砺的老油条的反映。快而直接,不是先去问原因,说废话,询问的机会有的是,而往往反映反击的机会都是稍纵即逝。

“你在如意罩里待着吧,我不想你暴光。”修米说完身上雾气隐现,伸手间,如意罩恢复到平常的大小被修米转手收起。龙飞已经不见踪迹。

随着如意罩所设下的防护消失的瞬间。这顶巨大的帐篷就在外界强大的压力下直接的解体。还在和如意罩防护教劲的那股精神力轻易的把这顶单薄的帐篷捻成粉末然后毫不客气的轰击在修米的身上。

修米身上的雾气一阵波动,虽然化去了对方的念力攻击,但是修米也觉得一阵压力。看来对手的实力确实强横到恐怖。

因为妖王送修米这玩意的时候曾经说过。就是单凭这玩意的自发防护。一般的神魔都轻易伤害不到修米。但是修米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现在的修米再一次的确定。妖王当时保证肯定有虚假广告的成份。

修米深深的吸了口气,现在他知道自己完全有机会逃跑,因为这个对手确实强大的不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存在,但是修米却留在了原地,他想领教一下据说是昆仑顶级存在的厉害,再有他想验证一下妖魂的功效和给自己一个突破的机会。

在人间他不是长感叹没有对手吗?那么现在修米可以如愿了,昆仑有的是比现在的他强大的存在,没有压力就没有进步,修米一直相信这点。现在机会来了,他根本舍不得放弃。

活泼而强大的能量开始在修米的体内流转,粘稠浓密的能量流从修米的元婴源源不断的送入修米的周身,修米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髓现在充满无限的力量,一种能够毁灭一切,征服一切的感觉狂猛的涌上修米的心头。修米从来没有感觉自己如此强大过,在这一刻,修米感觉自己真的可以媲美神魔。

灵台内的元婴在识海内怒目瞪眼,周身放射出刺眼的光芒,而光芒却随着修米的心意在做七彩的转换,金黄,蔚蓝,萤白,惨绿,甚至是漆黑深灰。与之相对应,修米的眼睛也相应转换着各种色彩。身上散发的气息也在瞬间一变再变。

一柄式样古朴,线条柔滑的妖刀出现在修米的手里,修米举刀向天,嘴里发出一声清脆的长啸声传千里,他的前边,空气都被修米的啸声激荡的开始水波般的波动,一个蛮横的意念信息被修米同时送出:“来吧逆天,我等着你。”

修米的这个举止,让远在万里外的逆天暴跳如雷,他本来是在偶然间发现地底的溶桨好像在统一的往一个方向缓慢的凝聚,当时他还没在意,因为地底溶桨流动游荡这种情况太正常了,但是随即他发现,在他扩大自己的感应范围后,惊奇的发现,这次出鬼了,因为现在地底的溶桨都在往一个方向流动。

这点太不正常了,因为平日这些精灵都各自为政,根本四处乱窜,而象这种往一个方向聚会的情形根本就没出现过。

所以逆天开始上心了,他的神念一直顺着这个方向找到盘龙谷,竟然发现,这里的一顶帐篷竟然是四处而来的溶桨汇集的中心,而他的神念想要侵入到帐篷内一探究竟的时候,竟然被一个防护层给屏蔽在外……

逆天这时候才真正的感兴趣了,而且是特别感兴趣,因为他马上想到一种可能,就是有高人在这里用种极其高明的方法方式汇集及采集地心溶桨。逆天马上思考的问题是:如果自己可以把这个高明的家伙掌握在手里,那么……

所以他才试探着冲击了两次那个屏障,但是让他郁闷的是,他马上发现,自己好象不是唯一发现眼前这种情况的,他的两个对头几乎都前后脚赶到现场。

而且让逆天稍微有点意外的是,只有凌云子试探的冲击了几下屏障,而妖联的天灵却根本没什么动作。

看到天灵的意外举动,稳妥的凌云马上保持中立的态度。采取和天灵一样的方式,在旁边观望。他们这样。逆天可不在乎。三大巨头之间,论实力和势力,逆天比凌云和天灵都隐隐的高出一线,所以逆天毫不客气的自己对这个屏障发出冲击。

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屏障竟然在瞬间被突然撤去,而帐篷里的家伙竟然献身,而且和逆天硬拼了一记,虽然是逆天远在万里之外。而且是单纯的念力攻击。而对手毫不在意毫不吃力的就接下了。也让三个家伙各自心惊,连天灵都没想到,自己的小情人竟然有这样的实力。

而修米接下来的举动却更让三个家伙吃惊,他在干什么?不赶紧溜号竟然陈腰坐马凝神亮刀,叫嚣着挑战逆天?老天爷,虽然看他刚才显示出的实力确实不俗。但是他的对手是逆天啊,而且旁边还有两个(一个)虎视眈眈看着的和逆天一个级别的存在。

“这家伙是个疯子”

这是三巨头不约而是给修米的评价,他们的想法难得统一,修米给了他们一个万年难遇的统一想法的机会。而三巨头之中,最上火的就是逆天,他真的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敢挑战他,现在他已经知道这小家伙的身份,而且他也知道,这家伙现在一般是和天灵搅和在一起了。

其实修米这一现身,凌云马上猜出了修米的身份,无尘已经把修米的来历以及长相特征都详细的跟凌云说明,而逆天一样从斩天那里得到详细的汇报。现在两个人通过种种迹象都已经推断出,这个小家伙就是现在没加入妖联,也已经和天灵走的很近了。

不过逆天却绝对想不到,现在的修米已经和天灵走近到做过了零距离接触,两个家伙已经是某种超友谊的关系。

逆天虽然处于狂暴的愤怒之中,但是他却绝对不是笨蛋,逆天脾气之暴躁,在整个昆仑赫赫有名,但是逆天为魔之精明,整个昆仑也没有不知道的。

要不一个莽夫绝对不会成为昆仑第一大势力的头领,这个位置,光有势力是不可能做稳当的。

迅速的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形,逆天马上作出自己的决断。他的思感迅速的和凌云的思感做了下短暂的接触,然后一个强大的意念信息惊雷盘的回响在原地:“好,我接受,你等着。”

逆天的念力确实蛮横的可怕,随着这个信息的回响,修米面前的空间都一阵颤动,虽然只是个信息,但是修米却不是接收到的,而是通过耳朵真真切切的听到的,逆天居然有能力用自己的念力震荡空间,发出自己想要表达的声音。

一切的表现都说明一个问题,修米现在想要挑战的对手,是实力超出修米太多的存在。但是修米脸上却依然平静冷静如古井无波。想要超越自我,想要获得突破,修米才选择这样做,对手如果不够强大,修米才会感觉无趣。

“修米,你疯了?你怎么想到直接去招惹逆天?你知道……”天灵的声音有点气急败坏的在修米的脑子里响起,她现在真的很担心,很生气,她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小家伙竟然胆大妄为到这种程度,在天灵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挑战,简直是种自然行为。

天灵的话还没说完,修米面前的空间突然出现异变,天空中一个小点的空间特开始坍塌,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都被扯了进去,然后一个真空地带就那么突兀的在天空中形成。宛如一个直通九幽的门户,这个门户内,没有颜色,没有空气,没有任何物质,甚至里边都没有时间流动。给修米只有一种感觉。死寂。

一种即使是在最深的噩梦中都不会感觉到的死寂。一种仿佛时间都已经死亡消失的死寂。

然后一个人影就这么优雅潇洒的从这个死寂的门户中走了出来。而那个门户随着他的出现而缓缓的消失。

一个身高超过两米,面容粗犷威严的扎须大汉出现在修米的面前。随着他的出现,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定格住。一片从空中飘落的叶子就那么停在了半空中,不再移动。旁边一条小溪的流水声也噶然而止,四周一片死寂。时间就此被定格。

这种感觉修米有过一次,那次是光头从他的刀下救下飘若性命的时候,也是修米第一次遇上光头,光头就让时间停顿了那么短短的一瞬。

而现在,自从这个家伙出现,时间就好象再也没有流动过。修米现在根本没法计算时间长短。因为在他处身的范围内。现在时间已经失去意义。

“逆天!”修米现在知道逆天为什么叫逆天了。眼前的这个家伙确实有资格叫这个名字,他确实有逆天之力。

逆天背着手打量着眼前的小子,说实话,不叫修米可能或者说肯定是有能采集地心溶桨的能力,逆天绝对不会接受这么一个小家伙的挑战的。因为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根本不够资格。

但是当他真正站在修米面前。逆天才发现,自己还真看不透这个家伙的深浅。虽然刚才这家伙扎马横刀的表现来看,这个小家伙修为并不怎么样,不过是能量累积可以说不错,但是却根本没办法和逆天这个级别的相比较。

而现在?逆天竟然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小家伙身边萦绕的那层薄雾。他的念力试探了几次都没侵入进去,反而自己送出去的念力有被那层薄雾吞噬的迹象。

这小家伙有点意思。逆天看着修米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看来自己这次也许可以不虚此行。

逆天看着修米,刚才的怒气已经消失的了无痕迹。他微笑着对着修米点头:“小家伙,我不知道你的师父是谁,不过我希望你告诉我,也许我们有点渊源,千万别自误。”

逆天这么说有自己的道理,因为他虽然骄傲,但是却绝对不狂妄,偌大的昆仑藏龙卧虎,光他自己就知道至少五个以上的强大存在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这还不算凌云和天灵。如果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是那五个家伙的门下,逆天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天灵当时能看透修米,并且猜测出一点修米的出身是因为修米当时并没有打开妖魂的防护,而逆天从斩天的汇报中得到的消息是,修米是才出山门闯道的小家伙。所以逆天觉得还是稳当点好。

修米暗中调动着自己的能量,有点欣喜的发现,由于有妖魂的保护,外界逆天所造成的环境对自己的能量运转影响不大。没象上次光头那样,让自己的体内的能量都处于一种静止瘫痪的状态,也就是说,自己还有一博之力,至于胜算吗,修米根本就不去琢磨了。

他现在祈祷的是,这妖魂但愿能有妖王说的那种防护力,能帮他保住小命,置于死地而后生?那是扯蛋,根本不是聪明人也不是聪明妖精的做法。但是修米现在的感觉自己确实处在这么一种情况下。

伸展一下自己的胳膊,体内的能量开始加速运转,修米开口说道:“得了逆天,我敢保证我的师门前辈跟你没任何的交情,今天是你先招惹我,那就请你指教一下吧。千万别跟我客气。”

懒散而轻蔑的语气让逆天怒火中烧,但是修米能在他所创造的领域内如此轻松的活动和说话,却让逆天心惊。在他所创造的时间领域内,就是天灵和凌云也得受到很大的影响,而现在这个看起来琢磨不透的小家伙,却象什么事情也没有。

“好吧,既然你自己找难看,那你就出手吧。我想看看是谁教出这么个胆大妄为的弟子。”虽然狂怒,但是逆天还是没敢把后路堵死,修米的表现太异常了。

抬手举起自己的妖刀,狂暴的能量汹涌入内,但是修米马上感觉出异常,因为妖刀举起,本能的就脱离了妖魂的防护领域,你要攻击,就不能把刀缩在自己的保护壳里。修米顿时感觉手里的妖刀重如山岳。因为妖魂防护外,时间是静止的。修米费尽自己的力气想移动一下手里的武器都感觉特别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