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八八章超级老鼠

远处在那缠斗的稚子和太尊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自己的手脚,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的情形。

随着篮球的爆发,一个小小的金色的身影从爆炸的中心点猛的弹射向高空,而在这个小身影的前边,是一个闪烁着刺目金光散发着无尽磅礴神圣气息的小小的钵盂似的玩意,散发出的光芒把紧随在他后边的那个小身影完全的保护住……

看到这个情形,清宁子和稚子都有点傻了,清宁子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真狠,竟然舍弃自己的肉体拼着元婴受损也不服输?这家伙真是个疯子!而且那家伙身前的是什么法宝?怎么没听说过?既然有这等宝贝他刚才怎么宁可拼着肉身被毁元婴受伤也不用?

这家伙疯子……

现场唯一保持清醒的就是太尊,修米早在自己拚命前就给这个家伙发出了一个信息:“把握好机会带我逃命……”

太尊当时还不明白修米让他把握什么机会,但是在修米元婴爆发的瞬间他就知道修米这个家伙的意思了,这个机会是修米拼命争来的,虽然现在太尊的心如刀绞,但是他却半点没敢犹豫,在清宁子和稚子失神的瞬间太尊的身形已经在原地消失,一闪的间隙就已经追上那两个金色的光点,大手一招,如意罩和修米的元婴一起消失在他的手心里,然后太尊的身影在空气中一闪而逝……

清宁子和稚子相对看了半天,稚子叹了口气:“清宁,我怎么感觉有点心寒?这个小家伙简直是个疯子。真不知道咱们这么做是对是错,上体天心啊,怎么这件事情我就看不明白因由……”

稚子确实郁闷,按说他的修为已经达到飞升神界的层次了,一些事情早就该有所预感。但是这件事情却已经完全的超出他的感知,他对这件事情的因果毫无头绪。

“师叔您别往心里去,一个肉身被毁的小家伙就是能修成散仙又有多大道行,难不成上界妖王真会下凡找我们麻烦?师叔您就别多心了。”清宁子劝到。

稚子一想也对,妖王还真不会因为这个小家伙下凡,那样妖王也显得太不值钱了。堂堂的宇宙顶级存在阿那是!

从修米身上顺下来的妖魂早已被稚子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稚子决定自己保管这个玩意,毕竟这是他的战利品,要知道这件宝贝就是在神界魔界妖界……当然不能去妖界,原因嘛,不说也罢,都是顶级的法宝了,不过好像炼化起来比较困难,那个小家伙好像还没能力直接炼化。要不也不会这么容易被自己给顺了过来。但是自己的修为比那小家伙高多了,也许能发挥出这件宝贝的全部威力吧。

太尊垂头丧气的回到妖联,他确实是很有点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架势,好好的一个小家伙出去的时候欢蹦乱跳耀武扬威,而且自己还是他的保镖。还在某美女的面前拍胸脯保证过确保这小子的安全,但是现在回来就剩小半拉元婴了。而且现在还钻在如意罩内不知道状况。太尊现在绝食的心都有了,谁叫自己反应忒慢呢,如果一出来就发现是稚子那邪神,自己就该毫不犹豫带着修米逃命。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技不如人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邪神虽然可怕但是更可怕的却是修米这个家伙的狠劲,为了不被捉住竟然自毁肉身,而且还把元婴存储的能量近乎耗尽,这个笨蛋就不会躲进如意罩里?

如意罩内一团小小的金色光芒悬浮在半空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这团光芒的中心是一个小小的身影,不足一寸的身高,但是眉眼四肢,错了,说四肢根本不正确,如果眼神好的话可以发现这个小家伙是眉眼五肢俱全,而且按照比例来说,第五肢的个头绝对可以说是雄伟。

这个小小的身体就是修米现在唯一留下的本钱了,是修米元婴的核心部分,为什么说核心部分?因为修米的元婴本来的个头要比现在大的多,但是在逃出清宁子所设下的禁制的时候,修米至少释放出了自己九成的能量,是他所有能量的九成,修米的元婴本来就是有最精纯的混沌能量所凝聚,释放出那么多的能量后,缩水是在所难免的。

悬浮在如意罩内修米才开始检讨自己的行为。也许自己是不是做的根本不够?天灵为自己挑选了不少威力强大的由水母炼制的法宝,为什么自己就不能都带在身上,那样自己自爆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些玩意一起发放出去,相信在那么强大的能量的加持下,那些宝贝肯定会发挥出恐怖的威力,就是要不了那老家伙的命,也得让他脱层皮。

埋怨完自己的失修米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其实这家伙现在还哪有什么身体,就剩下一不大的元婴,身高不足一寸,虽然光芒闪烁,但是若眼神不好的话分清眉眼都费劲,修米开始在心中感慨,自己生下来的时候个头都跟这差不多大,要知道才出生的修米可是一只小小的还没长毛的鼠崽啊。

努力平复下自己的这堆杂七杂八的念头,修米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事已至此,修米犊对自己当时的选择根本没半点后悔,他的出身和经历,注定他不会成为一个忍辱偷生的生命,生命虽然宝贵,妖途虽然远大,但是当自由和生命相交叉的时候,修米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再说就是光剩元婴又有什么,他的顶级老大不是妖王吗,连披风那个变态的家伙妖王都能重新为他创造一具宇宙间终极完美的身体,何况是自己……

其实这点才是修米最后的砝码,小老鼠现在的智商绝对可怕,在当时转瞬即逝的时间内,他已经清楚的估摸出自己的所有后路。

抛开一切杂念,修米的心神渐渐的沉浸入到那种久已熟悉的境界,外融自然内查己心,但是这次修米的感觉很怪异。甚至说是很惊奇,去掉了肉身的束缚修米感觉自己和自然和外界的沟通猛然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由于是置身在如意罩内,修米首先接触和采集到的就是那来源于神界的,如意罩本身所蕴含的神灵气息,恍然间一种明悟涌上修米的心头。元神萌动间,修米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往事在他的脑海中重新演示了一遍,过去所有的经历经验都在这瞬间被修米的神识整合汇总……

幼年的经历,师父的教导,丛林的悠闲,人间的种种启示,冯晓童妖王修罗修魔光头扎木……对自己说过的能引起自己触动的话,做过的能让自己有所启发的事情都在修米的识海里一闪而过,然后这些宝贵的经验感悟被修米吸收储纳……

猛然披风伸手间。一张椅子,一个酒杯凭空出现,上界妖王的力场和自己灵台识海的连接经历,披风被妖王以无上神力凭空制造出的完美肢体,这两段经历闪电般的清晰的出现在修米的识海里,也如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修米的整个灵台。甚至从外界看去,修米的本体也确实从中心处在这一刻爆发出一道照亮整个如意罩空间的强光,那个小小的不足寸高的元婴随即雾化,形成一层薄雾整个的融汇入如意罩的空间内,再无一丝痕迹留下。

许久后丝丝缕缕的淡然的雾气开始往一个地点凝聚,渐渐的凝聚成一个球体的形态。这是一个类似于鸡蛋的球体,透过球体缥缈的表面可以看到球体里好像有东西在孕育。丝丝缕缕的如意罩内做精纯的能量转化成的雾气被这个蛋吸收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如意罩内往这个球体里注入的雾气越来越稀薄,这是因为这个蛋需把如意罩里的它需要能量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如意罩虽然是神器,但是它只是做为一种储物空间被制造出来,本身所蕴含的神灵之气不是很多,而现在已经被这个蛋采伐殆尽。

又是许久之后,这个蛋的外壳变得越来越薄,组成蛋壳的能量也被蛋里边孕育的生命吸收过去,等蛋壳完全的消融后,一只刚刚孕育出来的有血有肉的完全是一只刚出生状态的小老鼠形成在半空中。

粉红无毛的肌肤,紧闭的眼睛,蜷缩的小小的身体,体表上还有无数的褶皱……这个形态完全是修米刚出生时的样子,而这个过程和修米孕育成自己的妖灵的过程又何其相似,不过上次修米孕育的是自己的元婴,而这次修米却重新给自己制造了一具有血有肉的身体。

一具他所想象的,所能了解的,所能组合成的最完美的身体,构成这具身体的是修米元婴所剩余的那些最本原的能量,如意罩内修米用得着的来自于神界的那点神灵之气,最基本的物质却是修米在解体前强行灌注进自己元婴的那些构成生命得最本原的精华。

修米的解体完全不同于当年龙六的兵解,当年的龙六是被修米的魔火直接毁取肉身,只有元婴仓皇逃出身体,而修米确实被强大的压力把身体给整个的泯灭,正是以为这样,再加上修米的有意而为之,把所有的精华本原全部的被强行挤压进修米的元婴内部,修米被泯灭的不过是他的身体中最糟粕的部分。

这就如同在熔炉内熔炼钢铁,渣质被强行清除,留下的都是精华,虽然手段霸道点,但是效果一样,而且失去肉体束缚的修米在机缘巧合下融汇自己的经历竟然作出了最重要的一步明悟,那就是当年的披风能直接创造实物的原理甚至是妖王给披风创造肉体的原理。

当时的过程本来就是在修米的识海内进行的,妖王已经把这种知识强行的留在修米的记忆深处。因为修数学课的修为相差太多,所以根本没有机会和机遇去获得这种经验。但是在修米失去自己的肉体后,心境和能量形成都已经接近当时的情形,因为修米现在所保留的是自己最精纯的那点能量,所以引发了修米的顿悟。

让修米有能力在机缘巧合下重新创造出自己的身体,一具近乎是妖王为披风创造的完美之体。但是修米的能力太小所能调动的能量太少。不过由于身处如意罩内,犹如如意罩所蕴含的这些神灵之气,加上自己所剩途的最精纯的元婴能量,修米终于勉为其强的从自己最初始的生命历程开始着手,竭尽所能的创造出自己的最初形态的完美肉体,也就是刚才才现身世间的那只红肉球式的小老鼠……

等修米费劲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已经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后了。在半空中伸展了一下自己的“完美”的肢体,修米感觉特别的别扭。他自己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什么形态,只是知道凭借自己的明悟和自己可以利用的最大的能量资源,自己为自己创造出了一具“完美”的身体。至于这具身体是什么样子完美到什么程度他根本就没去注意,他的心神和感觉都用来体验这个神奇而具有划时代伟大意义的过程,去感悟去记忆。

所以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创造了一具什么样子的身体。他只知道这具身体已经很接近披风现在的完美之体的身体了,也就是说修米在这次机缘巧合下完全有机会进化成披风妖王那样的终极存在。

而他现在想伸展一下懒腰睁开眼睛好好的欣赏一下自己的伟大的杰作,在腰肢伸展的过程中修米才感觉不对劲,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在这种别扭的感觉在自己的记忆中为什么又如此熟悉……

修米的脑子里灵光一闪,他赶紧看向自己的手脚,然后修米就发出一声尖利而稚嫩的嚎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还悬浮在半空中的身体,吧叽一声掉到地上。

因为刚才的修米猛然想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那就是他感觉自己的手脚好像和身体的比例严重的不对劲,太短了点,而这种感觉那么熟悉,是因为他做老鼠的时候至少有上百年的世间是这种感觉,这种比例,所以他赶紧看向自己的手脚身体,果不其然甚至出乎意料,果不其然的是他现在的身体确实恢复成一只老鼠的身体,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是一只类似甚至是完全是刚出生的小鼠崽子的身体。

这修米能不晕菜?所以才完全失去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掉到地上。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修米郁闷的就是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只小小的爪子托住自己的下巴,把另一只小爪子放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的打量,完美的一只小爪子,粉红细嫩,肌肤都是透明的,隐隐得可以看到里边的血脉在流动。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也是粉红的肌肤,几乎透明的肚皮,做为一只老鼠身上现在竟然没有一根毛,也不对,好像是嘴边有几根胡须……

看到这里修米又差点背过气去,和着自己在机缘巧合呕心沥血层次飞跃修为大进的情形下,为自己创造的完美之体竟然是……这个样子的身体,那是不是自己又得重走一遍修妖之路?虽然这次的起步层次非常之高,修米很清楚选择自己的这具身体从质量上来说完全可以媲美那些神魔天妖们的身体,但是……

但是这个样子的身体让修米怎么有脸出去见人啊,先别说什么见人了,就是出去见妖怪,估计天灵和太尊都得笑死,现在的修米根本不算什么妖怪,根本就一才出生的小老鼠。

坐在地上的修米伤心的要命,和着自己这回算是彻底的回炉重造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完美”之体空间是什么样的威力……

突然一个问题出现在修米的脑子里,让这个家伙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老天爷,我的妖刀呢……”

修米在突然间想起自己的宝贝妖刀,现在他的妖魂已经丢了,要是连妖刀也没了……

不过这家伙清楚的记得自己在收敛自己能量的时候应该是把妖刀也一起收进自己的元婴内部。妖刀应该还在,但是修米现在却根本在体内感觉不到妖刀的存在。

赶紧的闭目内视,结果却让修米一愣,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妖刀的气息,但是现在的妖刀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那把妖刀了,因为修米发觉现在自己的每个细胞内全部都有原来妖刀那种熟悉的气息,也就是说。现在的妖刀已经和修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他本身就是妖刀。

修米想了半天才算想明白一点,妖刀本身的就是天地间最精纯的金精之气,也是最种类似于最本来的能量,而作为披风的本体,在数万年的悠长岁月中。经历了披风的千锤百炼,吸纳了无数的天地灵气,甚至是神魔的精血魂魄,再后来又被妖王加入至柔的妖刀春风,用无上妖力熔炼成形,所以这把妖刀的本体已经可以说是无坚可摧的宇宙的终极物质。

其强韧本质足可以媲美妖王那终极能量体,而自己在创造自己的完美之体的时候,因为急需要组成身体的物质,正好顺理成章的把组成妖刀的这种终极物质融汇进自己的身体。就是说现在的妖刀是正式的和修米合二为一。

想明白这点修米兴奋起来。因为这就是说自己现在是不是也已经拥有了披风那号称不可摧毁的身体呢?自己是不是也能和披风那样把自己的身体也当成武器呢?

意念萌动间,修米的小小的手掌顿时蒙上一层蒙蒙的金属光泽,心念再动修米视线所及,整个肌肤都变成这种金属的光泽,修米整个……整个老鼠看起来就像一只用某种奇异的金属打造的工艺品老鼠。整个的身体从头顶到脚底全部闪动着一种奇异的金属光泽。

修米抬眼看了看不远处耸立的那座巨大的宫殿,那座他和太尊“偷”回来的宫殿,平日就巨大无比的宫殿现在在修米的眼睛里更显得雄伟浩大,无它,体型问题!过去的修米身高将近一米九,但是现在这可怜的家伙身高都不足五公分,整个一个刚出生的鼠崽子大小,不过这个小老鼠有点另类罢了!

所以现在的宫殿在修米的眼睛里简直庞大的不成比例。修米知道,宫殿的外墙厚度至少是十丈,而且全部是用一种纯净而坚硬的白玉垒造,现在吗正好……

意念一动,修米习惯性的开始调动自己的能量,瞬间感觉比平日至少精纯上百倍的浩大的能量从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内狂拥而出,充斥满他的身体,修米整个的愣住,要知道过去都是能量从元婴送出然后再流转全身,就是修米已经把能量的调配速度提高的接近光速,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丝他自己能感觉到的时间差,而且能量的利用率不是很高。

毕竟那时候能量几乎是全部储存在元婴之内,就是抽取的再多,也不过是部分利用,任何一个修位有成的修士也不过是一次至多敢抽取元婴三到五成的能量储备,超过五成那就是拼命了,那样还不如直接拿元婴攻击呢。

但是现在的修米本体就已经是一种超越元婴的存在了,是在元婴的基础上再凝聚组合而成,质和量都比元婴强大精纯的太多,所以意念萌动间完全出乎修米意料外的强大能量就充斥满这家伙的身体。

修米也仅仅是瞬间的愣神,接着马上狂喜的一发力,奔着眼前那高大的不像话的宫殿外墙冲了过去。身体一冲出修米即感觉不好,因为他的移动已经超越他的想象了,他按照原来的经验发力,按说速度绝对应该在他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但是现在……

现在的修米就看见那应该是自己估摸着一秒钟后才能撞上的巨大的白玉外墙,几乎在自己发力的同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修米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后续动作,本来他打算到跟前后用自己的手掌插一下面前的白玉围墙,看看自己的肉体坚硬到什么程度,现在倒好,手还没来得及抬起脑袋已经接触到墙上。

修米只来得及一咬牙一闭眼,等着即将到来的撞击。但是让修米意外的是他并没有感觉自己的脑袋撞上硬物,只是感觉自己好像一头扎进一块松散的豆腐渣内。然后畅通无阻的穿了过去。

感觉前方再无阻碍,修米才赶紧刹住自己的身形,心里直纳闷,难道看起来坚硬无比的白玉围墙竟然是豆腐渣工程?不会啊,自己过去试验过这白玉的硬度。感觉至少比地球盛产的花岗岩坚硬至少十倍,赶不上金刚石也相去不远,但是现在怎么成这个德行。

转回头修米的小眼睛顿时瞪得溜圆,在他面前那厚实的可怕的白玉墙壁上,一个小小的通道赫然在目,通道是一个不规则的小圆洞。修米悬浮起自己的身体,从通道的这头往外一看:好家伙,整个通道的周边平整光滑,而且笔直,从这里看过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外边的一小圈景色,和着修米无意间给这个宫殿制造了一个小小的了望孔。

伸手摸了摸面前的玉石,入手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凉坚硬,但是修米的手上稍微凝聚起一点能量,坚硬的玉石在修米的小爪子之下就变得酸软而松脆。看着自己的手毫不费力的插入玉石内,修米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确实是强悍的变态,比当初的妖刀毫不逊色。

兴奋的在空中连着十几个跟头,修米发出一声稚嫩的尖叫,身体闪电般的启动。没经过原来的通道,轻易的从墙壁上又破开一个窟窿钻了出去。

兴奋的在空中兜着圈子飞翔,修米发现自己现在的飞翔速度比过去快了不止十倍,而且好像还有不少潜力可挖,他根本没尽最大的能量飞翔,不是他不想。而是现在的这个速度已经让他有点吃不消了,能力增长太快,而感觉却不适应,这就是修米现在的情形。

好容易这家伙玩够了,感觉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速度的飞行,修米才停了下来,在空中自得的伸展着自己小小的身体。但是低头大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光辉形象,修米马上有点泄气,现在的这幅身体好是好,但是却真的没法出去见人,不是修米现在觉得做老鼠有什么丢脸,而是做一只刚出生的连体毛都没一根的满身粉红肌肤的老鼠修米觉得丢“鼠”。

想当年自己才入人间的时候,那是一位多么英俊笑傻的老鼠帅哥啊,金毛白齿鼠目放光,走到那里都受欢迎,号称无敌可爱。

但是现在,这幅形象也太惨了点吧?就是再做回老鼠,怎么说也得有老鼠优雅的形象吧。现在这个样子绝对没法出去见“人”。

但是修米知道自己是非出去不可,他已经感应了一下,如意罩内的最精纯的元气已经;被他给吸收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自己如果留在这里根本不会再有什么长进,修米现在已经有所明悟,看来自己不得不再重新温习一遍自己的修妖之路。

这样的他就需要大量的能量来让自己发育,而如意罩内……对了,如意罩内还真有能帮助他的好东西,修米的眼光恰好看见远处那颗式样怪异的天尊树,其实现在修米落到这步田地天尊树确实有很大干系,不是因为这棵玩意,清宁子绝对不会如此积心储虑的找自己的麻烦甚至直接毁掉自己的肉身。

现在的天尊树上总共还剩下不到二十个果子,修米的身体轻巧的飞到树的顶端,伸出小手扯下一个个头看起来最大个的果子,这个果子的个头至少有修米现在的身体的三个大。

高举着果子修米飞身下地,把天尊果找个一放,就一张嘴咬开了果子的果皮,撮起小最开始吮吸,因为修米已经吃过不止一个这个玩意,知道只要咬开果皮,果子里边就是一包芬芳甘甜的汁水,其味道绝对可以媲美他的猴儿酒,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转眼间一个果子被修米给吸食的就剩下一张薄薄的果皮,要知道这果子的体积至少是这小老鼠的好几倍,而修米吃完这个果子后,不过是肚皮稍微有点隆起,真不知道这家伙伴那么多的果汁都装进什么地方。

其实这很正常,天尊果所蕴含的是庞大的灵气,液态的果汁不过是磅礴的灵气被液化的表现,而修米体内的能量已经锤炼到近乎结晶固化的地步,所以这些能量入体,马上做了进一步的转化,被修米的身体吸收,所以根本看不出修米的体形有多大的变化。

一个果子吃进肚子修米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有多变态,原来他的身体还在的时候,吃掉这么一个果子都得打坐消化吸收很长,而果汁入肚后,那强霸的能量冲击,让修米感觉无比的难受,得很长的世间才能吸收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