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一八九章 完美之体

就是这样天灵还说按照果子所蕴含的能量药效和它所引起的反应相比较,天尊果不愧是来源于神界的异宝,药理反映无比的柔和,如果别的丹药有这样的效果,恐怕光是药理反映就得至少比天尊果强霸十倍。

但是这次修米却没再有那种撕心裂肺的火烧火燎的难受反映,只是感觉一股热流在瞬间冲进自己的肚子,迅速的流转全身,然后被自己的身体轻易的吸收掉,几个呼吸间,整株果子的能量就被修米吸收得一干二净,享受着身体里暖洋洋的舒服的感觉,修米随手把果皮抓在手里,然后团成一团扔进自己的嘴巴里,这玩意也是好东西,效果绝对不比那果汁差,修米坚决不会浪费。

但是吃完这号称能让修道人士增加千年修为的昆仑至宝,修米只是感觉自己的能量稍微浑厚了一点,修米知道自己是没完全充分彻底的进行吸收炼化,但是就是没有这“点”能量好像对自己的帮助也不说太大吧,没办法,再来吧。

终于在修米类似于乌龟吃大麦的浪费了九个果子之后,这家伙终于找到感觉了,一股灼热的感觉从修米的身体每一个细胞内开始向外蔓延,修米的身体整个的成了血红色,本来粉红的肌肤这下其红如血了。累积起来的那些未被修米彻底炼化吸收的能量终于一起爆发出来。

“总算找到感觉了!”修米在心底哀叹了一声。浪费了九株果子啊,本来这些果子都是有主之物了。修米已经都为它们拟定好了分配方案,但是现在看起来有一部分人没这个福分啦。

感觉到身体里开始澎湃的热流,修米赶紧盘膝坐下,开始吸纳体内这些药力,随着果子的精华迅速的融入到修米的血脉。修米的外形也慢慢开始变化,应该说是开始长大,融融的软毛钻出他的皮肤,他的身体也慢慢的长大……

等修米从入定中睁开自己的眼睛,他的身体已经发育成快要出窝的小老鼠的个头了,体表也覆盖上一层融融的淡金色的绒毛。

站直自己的身体。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修米感觉舒服多了,好赖算是可以出去见“人”了。

“这次自己又折腾了多长时间?”修米好奇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对于自己的每次练功的时间修米是深有体会,随随便便的一次入定十天八天的根本不稀奇,甚至是几个月半年也不在少数,最夸张的是在妖王那,那次经历足足占去了修米整整三年的时间,这次修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次创造出一个新的纪录。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容貌。用小爪子捋了捋自己头顶上那短短的柔柔的“头发”,亻米叹了口气,这毛太短,没法作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发型。

将就吧!现在是非常时期,等重新获得人体再打扮……在心里边安慰着自己修米边掐动灵诀,早在他进入如意罩后他就封死了如意罩的入口。当时这家伙的想法就是自己这个倒霉的德行绝对不能让外人看见,防人之心啊。

老早修米就明白一个道理:害人之心有没有倒无所谓,但是防人之心得时刻具备。修米到现在也只相信自己最信任的那几个家人,对太尊和天灵修米的潜意识还没能完全的接受。

“天灵!快出来,这家伙终于有动静啦……”感应到怀里的如意罩终于发出自己盼望已久的能量波动,太尊兴奋的捧着这玩意就奔天灵的住处飞去。边飞边扯开自己浩大的嗓门开始嚷嚷。

太尊兴奋的直接冲进天灵的院子,要知道这可是近几年来太尊第一次主动来到这个地方,自从三年前修米躲进如意罩太尊就从没在天灵的面前抬起头来,其实天灵根本就没责怪太尊的意思,能在稚子和清宁子联手之下带着修米逃脱出来,就算是只带出一部分,已经说明太尊很有本事。

但是太酝却在自责,这三年他一直揣着如意罩老老实实的待在妖联内,他在等,等修米出来,因为修米已经封闭了进去的出路。

其实凭太尊或者是天灵的本事,虽然修米只剩下元婴,但是让修米修成类似于散仙的灵妖还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不过是不能再飞升妖界,但是在昆仑混却完全没什么问题。

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修米这个家伙躲进如意罩后就死活不再出来了,而且在里边一待就是整整三年,要不是太尊清楚的知道修米的元婴在躲进里边前并没受到多大的损害,至少是元婴的本体没受到多大的损害,太尊还真担心修米是不是已经彻底完蛋了。

不过太尊还是做了最乐观的预测,修米本身的修米已经相当的不错,而且据他所知修米的元婴也属于异类,远比普通的元婴坚韧强大,在修米逃跑的时候,那瞬间太尊感觉到的修米的元婴散发出的那种奇异而纯粹的气息让太尊清楚,修米的元婴绝对比普通的元婴抗折腾。

有这样的元婴在加上如意罩内充沛的神灵之气,而且里边还有大堆的水母留下的丹药,最牛的是里边还有一棵号称昆仑第一灵药的天尊树,修米如果使用得当就是不用他们的帮助,只是凭借这些修米都应该轻松的缔结出自己的灵体。

漫长的等待啊,太尊已经很久没在自己的珠宝堆上幸福的睡过一个好觉了,而且还尽作噩梦,梦见修米如果完蛋了,那么如意罩自己绝对不可能毫无损害的打开,那么自己的宫殿。自己的那堆宝贝啊,就会这样连招呼都不打得离自己远去……

真要那样。太尊都决定绝食五十年以纪念修米和自己的那些心肝。

而现在如意罩竟然有了能量波动,那就说明修米在里边已经打开了如意罩的封印,一个是证明这个家伙健在,最起码是还存在,另一个吗。证明太尊终于可以再次看见他的那些朝思暮想的宝贝了。

太尊刚跨进院子,就看见在院子中心站立着的天灵。这美女满脸的激动表情,连嘴角都在微微的抽*动,放在身边的双手在作着小幅度的颤抖。

如此心境,如此修为的一个女妖。听到这个消息竟然失态到这样,修米也真可以自豪了。

就在这个时候,太尊手里的如意罩突然放射出蒙蒙的光芒,并向上空冉冉的升了起来。一直升到几百米的高空才悬浮在那,然后柔和的金光放射状的扑撒下来,把天灵和太尊都笼罩在内,两个大妖精都满怀期待的仰望着头顶,看着悬浮在脑袋上空的已经涨大到直径超过一百米的如意罩。

现在的如意罩那可真是金光四射祥云缥缈霞光万道瑞气千条。隐隐间有神灵之气,细细品据兰麝之香……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这个架式,真有点像神仙临世佛祖下凡。看起来庄严肃穆。

看到如此的架式,声势,气势,样式……天灵和太尊马上充满了无限的期待,看样子修米这个家伙心情不错。竟然整出这样的“开幕式”,想来是恢复得不错了,就是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把自己的元婴已经修炼到什么层次了,难道短短的三年时间,这个家伙就在于自己凝结成灵妖之体?

在“所有”“妖”的盼望之中,一朵七彩祥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这朵云彩那真是极尽豪华之能事,色彩艳丽,造型讲究,个头庞大,周边竟然是浪花的形状……

天灵和太尊狂晕。他们都认识这是什么玩意,这是天灵给修米挑选的一件水母炼制的法宝:奎水灵坛,是件不错的攻防一体的法宝,平日好像是水母打坐的地方,水灵之气无比充沛,但是这玩意使用起来好像只能发出蓝色的水波之光啊,修米怎么弄的七彩环绕?

别管修米怎么弄的了,还是先看看这个家伙现在什么样子吧。要知道就是缔结出灵体,灵体和灵体之间的区别可是相差悬殊,妖灵之体修炼得当,其成就足可以媲美中位天仙。要是修炼的一般,也就是散仙水平,也许还不如,修米究竟现在已经修炼到什么样子?真让“妖”有所期待……

这朵祥云是越来越低,但是天灵和太尊却有点傻眼了,因为他们到现在也没在“云彩”上看见修米的影子,按说就是修米还是虚幻之体,也该有迹可寻啊,怎么……老天!这是什么……

等“祥云”都落到地面了,天灵和太尊才彻底傻眼!他们看见了什么?

在云端耀武扬威的站着一只小老鼠!!!!

一只身高不足十公分,满身绒毛,小眼睛金光四射,咧着殷红的嘴唇,露着一口刚冒头的小白牙,小嘴快咧到耳根的看起来好像刚出生几天的小老鼠??

天灵赶紧抬手捂住自己张大的小嘴,凤眼睁到极限,另支手伸出食指指着那老鼠哆哆嗦嗦的问了声:“……你……修米?……老天爷……”然后一幅快要昏迷的样子。

太尊比她更惨,嘴巴张大到已经合不拢,本来十分大条的神经整个短路,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冒。

要不是龙族的体质变态,血脉强韧,估计落下个心梗,中风什么的毛病大概很平常……

真怪不得他们,天灵和太尊虽然知道修米是妖怪,但是因为修米的能量特殊他们谁都看不出修米的本体,而询问别的妖怪的出身是很犯忌讳的事情,因为但凡事物就有其生克,妖怪本身这个天则更加明显,但凡能掩饰,没有哪个妖怪会告诉别人自己什么变的,当然像太尊这种变态根本不在乎,血统高贵啊,他的父母几乎都是生物链的顶端。根本没什么天敌,所以根本不在乎人家知道他是什么出身。

而天灵和太尊遵循这个原则在过去根本没问过修米的原形。现在倒好……

修米趾高气扬的矗立在云端,咧着小嘴得意的笑着,笑容无比的别扭,(那肯定别扭,不信你找只小老鼠把它逗乐了看看那个表情)。他很满意自己如此煞费苦心的出场获得了自己满意的效果,看见没有,看到我如此的英明神武不是都傻了,别说,16 小 说 W.16.C 首发天灵和太尊的这幅表情真是万载难得一见,真不枉我费了这么多心思……

修米对着天灵点了下自己的小脑袋,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他的小嘴里发出:“姐姐您英明啊。我就是修米,除了您优秀到完美的老弟,谁还有如此……”说到这修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了,自己的完美之体虽然很实用,说实话确实不怎么拿得出手。

“如此……嗯,如此强壮的本体……”

太尊一口气好玄噎回去,就这身子骨还号称啊“强壮”,修米你就别糟蹋“强壮”这个词了。

老天。这小老鼠真是修米?天灵和太尊脑子里都有这个问号。因为他们虽然吃惊,但是他们却都是修为恐怖的存在。已经发现这个小老鼠的身体是真正的肉体,而且是一种已经超出他们理解外的特殊构造的肉体,有血有肉,但是……

但是这些血肉已经不是平常意义的血肉。不过这小老鼠是实在的肉身,这点已经可以肯定。

天灵的脑袋也开始晕乎,大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修米,颤声问道:“修米……真是你?……”并松开了捂住樱唇的纤掌向修米张开自己的手臂,眼睛里有蒙蒙的水汽开始聚集。

天灵感觉自己的鼻子有点酸,她替修米难受。已经修行到修米那个地步的妖怪了,突然间被打回原形,搁谁也好受不了,不过唯一的安慰是修米现在是内身,完全有机会从头再来。不过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修米根本没理会天灵伸出的双手,他的身形一蹿,就直奔天灵的面部,闪电般的来到天灵的面前悬浮在空中,伸出自己的小胳膊,抱住天灵的脑门用自己的小嘴在上边亲了一口吸点哽咽的叫了一声:“姐姐……”

天灵一把把修米从脸上扯了下来,掐在手里:“老实点小家伙,让姐姐好好看看……”然后把修米托到手心里放在面前仔细打量,太尊也凑上前来“参观”。

“妈的,不可能……”听完修米的讲述太尊毫无形象的蹦了起来,凭空创造出肉体?这可比凭空造物要困难得多,毕竟制造组合出一件无生命的器皿,只要能力够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太尊再进一步就可以做到,但是要创造一具肉体啊,这可是只有神魔才能做到,还不是普通的神魔。

而修米竟然说他已经做到了,虽然创造出的肉体有点寒碜,但是……但是事实已经摆在天灵和太尊的面前,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尤其是听修米吹嘘自己创造出的是什么完美之体的时候,太尊真的忍耐不住了:“修米,别吹牛了,我承认创造出肉体确实很了不起,但是……我不是打击你,就凭这身体还什么‘强壮’什么‘完美之体’,能让我们见识一下你所谓的完美之体完美到什么程度?”

修米当然乐意,太尊这么好的对手可不是随便可以划拉得到的。三个家伙来到院子,反正天灵的院子实在是够瞧大,别说切磋,就是赛马都足够有余。

太尊气度偏偏休闲自得的往院子中心一站,背手而立,小老鼠那娇小的身体悬浮在他面前几丈的距离外,修米歪着自己的小脑袋看着他:“太尊,小心点,我的身体现在好像很结实。”

太尊的眼睛看向天空,鼻孔的方向也对着天空:“我的身体也很结实,最起码在昆仑还没看见比我还结实的身体。”

修米发出一声听起来让“妖”有点毛骨悚然的奸笑,半空中虚影一闪,身体已经跨过和太尊间的那点距离,一只小小的拳头带着种奇异的金属光泽砸向太尊面部的制高点,太尊的鼻尖。

太尊的眉头一皱,身体仿佛被修米带起的风吹拂着那样闪电般的后退,本来他想用自己的脸硬接一下修米的拳头,但是他本能的感觉不对,修米带起的能量波动太异常了,而且这家伙的拳头(如果那攥起的小爪子也能叫拳头的话)上那奇异的金属光泽也引起太尊的戒心,太尊才随之后退。

太尊退得快,修米跟进的速度更快,小巧的身体在空中占尽优势,太尊的身体猛然停住,一只大手修米的拳头毫不客气的打向自己的目标,但是就在接触的瞬间。一只秀美的足可以媲美天灵的手掌挡在太尊的面前,和修米的小拳头作了下亲密的接触。

一声类似于子弹击中目标的细小的闷响后,修米的身体向后飞出,在空中潇洒的一连串跟头卸去来自于太尊的庞大反震力,而太尊却紧跟着一声闷哼,因为他感觉到刚才的瞬间手掌如同被针尖狠狠的扎了一下,无比的疼痛。

太尊把自己的手掌举到面前,震惊的发现在自己的手心,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孔洞。一滴淡金色的血液正从这个小小的比针眼还细小的小孔里渗出,而且这个小孔竟然是通气的。因为他的手背在同样的位置也有一个,也有一滴血液在外渗。

太尊傻了,不是他接受不了失败,也不是他怕疼。这点小伤口根本就无所谓,再说修米发出的不过是一股针尖般的能量,不过是在他的手掌之上留下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孔洞,鲜血刚刚渗出,太尊强横的恢复能力已经彻底的修初好这个不叫伤口的伤口。

太尊吃惊的是这小老鼠的攻击力,恐怖的能量使用形式。和精纯到不可思议的能量。修米从他的拳头上竟然能够发出一束比针尖还尖细无数倍的能量束,而且这股能量竟然跟它的妖刀发出的能量绝对类似,唯一的区别就是比过去妖刀发出的能量要精纯的多……

看着得意洋洋已经站在天灵肩膀上开始在天灵脸上大占便宜的修米,太尊举起自己的手掌:“变态,妈的你现在比我还变态……”

“变态 ?哈哈,好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完美之体。”

稚嫩的声音从小老鼠的嘴里发出,然后在天灵和太尊震惊的眼神中修米的整个身体成为一种奇怪的金属颜色,然后在虚空中划过一道骇人的轨迹冲向太尊。

太尊在这瞬间的感觉是,一柄无坚不摧的飞剑奔自己冲击过来。而且这柄飞剑发出的剑气竟然凝聚成一个针尖,一个比针尖还尖细无数倍的针尖,太尊深吸一口气,手指点出,一个小小的乒乓球大小的晶莹的水晶般的能量球在他的指尖形成………

看到这个情形,天灵马上反应过来。心底无奈的呻吟了一声:“我的房子我的院子啊……”

还没等感叹完,修米的身体眼睛和太尊发出的能量球撞在一起,没什么响动,只是慢镜头般爆发出一团柔和的白光,里边还夹杂着丝丝比头发丝还细无数倍的金属光泽的细线,白光缓慢的爆发开来,所到之处,所有的东西瞬间泯灭……

修米的身体去的快,回来的更快,以超越子弹最少十倍的速度向远方笔直的飞出去,似乎毫无阻碍的穿过沿途的一切障碍物,什么房子,树林,山石,甚至远处的山峰……

天灵尽人事听天命的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布下一道防御,然后远远的躲了开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缓缓扩散的白光毁灭吞噬着一切。甚至她布下的防御也只坚持了短短的三个弹指的时间就被消融掉,但是也总算减轻了点破坏,因为她心爱的草房还剩下一间半,在一个巨大圆滑的超级深坑旁边的一间半……

太尊也没比修米好看多少,他的身体倒是飞的不远,但是却在那左手掐着自己的右手食指在那丝丝的吸气,脸色无比的难看,他的能量球虽然挡住消耗了修米绝大部分的能量,但是那尖细的能量束还是有一丝丝侵入到他的手指里。让太尊的手指感觉无比的刺痛,而且一个不知道多深的细细小小的针眼出现在他手指的尖端。整根手指都红肿起来。

太尊感觉一股尖锐的针尖般的能量在手指中向蛇一般的往里侵入,他如此高深的修为竟然无从化解。只能全力阻挡,好半天这股能量才失去后劲在他的身体内消失无踪。

太尊长出口气,多亏修米不是敌人。这股能量发出后不过是用完就散。如果是侵入到里边直接爆发,那么太尊的手上最少得出现一个小坑洞。

太尊和天灵对望了一眼,眼睛里都有止不住的惊愕,修米的身体和能量真是太可怕了,他们谁都没担心现在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的修米的安危。刚才他们的神念都在修米的身上,完全感觉的到刚才那个家伙不过是被震飞了,那家伙的气息都半点没混乱,心跳都没加速,就是说在这样的打击下,修米连根毛都没伤到。

在连着撞穿了两座山峰后,修米终于止住了自己的身体,刚才的爆发确实太可怕了,修米敢说刚才太尊那家伙就是没拿出自己十成的能力九成的肯定的了。修米高兴。经过检验修米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在拥有的确实可以说是完美之体。看见没这么折腾自己毛……

修米低头一看惨叫一声:“我的毛啊……”他胸前的绒毛已经被刚才的爆发全部腐蚀掉,漏出里边红嫩的皮肤,关于天灵和太尊作出的“毛都没伤一根”的判断绝对正确,修米伤的毛根本不是一根。而是整个的一片。

等修米回到天灵和太尊面前,其怪异的形象让两个家伙狂笑不止,原来修米不知道从哪找到了张质地柔软的树叶,长长的叶茎绕过脖子再穿在树叶上,叶子的两个边角也穿过一根叶茎系在身后,修米用一片叶子给自己作了一个合体的兜肚……

看到两个家伙一个愣神后抱着肚子开始狂笑。修米觉得脑门上汗都下来了。脸也开始发红。万幸的是他脸上的毛由于当时用布满能量的手掌遮了一下损失不大,所以还看不大出来。

看着修米漏出粉红肌肤的胳膊,天灵和太尊还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容易笑够了,修米才叹了口气:“得了,别笑了,这地方待不了了。咱们去大殿里说。”

对修米的提议,太尊恨不得举起自己的五个分叉赞成,说实话他真想自己的那些宝贝,自己的宝贝宫殿啊。

喝着久违的二锅头,坐在大堆的有用没用的闪烁着光芒的珠宝上,太尊满足的呻吟了一声:“妈的,太舒服了,知道不修米,我三年没享受这些了……”

修米和天灵是憋不得住乐,其实二锅头天灵都有的是,但是太尊这几年觉得没脸见天灵根本都不在她的面前露面,更别说跟天灵要酒喝,所以确实把太尊憋的够呛。

“修米,下边你打算怎么办?”天灵仰卧在一张舒服的躺椅上,对靠着自己高耸的某个位置正在那YY的修米问。

“怎么办?姐姐啊,现在我这样子根本没脸回去见江东父老,怎么说我也得再修炼出人形后再说,我想家……”修米的身体回归原始,连思想都回复到赤子状态,有点小孩子脾性了。

天灵爱怜的揉揉修米脑袋上的绒毛,这个家伙现在的形象更让天灵怜爱:“修米,不对啊,你的修为和层次好像已经很可以了甚至超出我和太尊的层次许多了,按说变体化形很容易,为什么你做不到?”

修米也一愣,是啊,为什么自己做不到?

其实他们都不明白,修米现在的身体已经超越了传说中的那些圣兽,就是比太尊的父亲龙神级别的神龙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越是这样的终极之体越是难以化形,圣兽如此,神龙也是如此。

一块钻石保持其形体坚不可摧,但是若膨胀到上百倍的体积就是发糕,一碰就碎,修米现在也是这种情形,冥冥中一种潜在的约束和保护,是老天爷对这些超级存在的顾虑和偏心。

没有足够的实力和足够庞大的能量维持,没有把心性和智慧增长到某个程度,修米只能维护自己现在的样子。这么大的体形他几乎是完美的,如果转化成*人形,也许他连过去都不如,毕竟过去累积起的能量在最后一役中修米已经消耗的太多。就是那些如意罩里边的神灵之气和九株天尊果也没补充回来。

天尊果也许对普通的修士是最好的补品,但是对修米现在的身体来说效果却不是很大,层次的区别,修米现在需要的是最精纯最本原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只能靠时间去累积,要不妖王曾断言,已经获得终极能量体的披风,也至少在亿万年后,才可能进化到终极存在的行列。

至于修米那更是路漫漫他将上下而求索了。

修米现在非常郁闷,没有人体,好多享受他就没法拥有,最简单的就是自己现在身体下的这完美的美女,现在是只能……唉,雄性激素一直分泌过盛的小家伙现在觉得自己好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