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之妖途

第一九七章 恐怖攻击

难怪修米吃惊,在他的天顶虚空之处,原米高高笼罩的那团漆黑的“云层”正在发生惊……妖的变化,原来庞大的一坨,现在正扭曲着向中间靠拢。

“修米的眼神不错,神识更是恐怖。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和看到,有十九股强大的能量源源不断地注入到这团黑云里边,黑云的体积却没有扩大,反而在不断的收缩,而颜色却怪异的慢慢变淡,转眼间已经从那种深邃恐怖的潦黑色,转变成一种清淡的灰蒙蒙的颜色,而且还在迅速淡化,迅速的变成一团灰白的簿雾。然后这团薄雾还迅速的往中间汇集,颜色越来越淡。

不过一会的时间,在修米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这团薄雾已经收敛成一个篮球大小,颜色也变成一种很轻淡的灰白色,而随着这个“篮球”的体积的缩小,当它的个头回缩成拳头大小的时候,这个球体已经成为一种完全透明的颜色,如果不是感应到它那内敛的丝毫没有外泄的庞大到用浩如烟海还形容都是弱智的能量,如果不是眼睛一直盯着它的变化,现在如果修米才抬起头来,那么他的眼神再好使,也绝对不可能发现悬浮在自己头顶虚空的这个能量球。

修米觉得自己这次真的长见识了,按照平常的理论,能量如果一直往一起压缩的话,在足够大的外力下,就会呈现凝聚在一起的结晶状态,修米在昆仑送给人家清灵们的那个结晶水球就是个例子,而今夭他竟然看见一个完全相反的现象,不过修米知道,这不过是个表面现象,自己头顶的这个看似虚无的球体,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和他制造的那个结晶水球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上的,这好像是至少十九个龙一级别的高手联手制造的。而且修米还敏锐地感觉到,在这个球体形成的过程中,有一股浩大的能量从一个异空间,以那十九道注入能量为桥梁,灌注到那个球体内。

现在这个类似于虚幻的球体,所蕴含地能量,已经不是修米可以估计和愿意去估计的了,本身载体已经是好像永无休止的天劫源头,然后被至少十九个龙一那样的金仙级别的家伙注入强大的能量,还再加上这些家伙在某个异空间抽取的近乎无穷尽的能量补充,才汇聚成这么点地一个小球体。

修米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那十九个家伙中,肯定就有龙一,因为他能分辩出龙一那已经熟悉的能量频率。如此看来,其余的那些肯定也是龙一的同类,那个提供庞大能量的异空间,就是所谓的仙界了。

直觉中感觉危险,溜号的念头马上出现在修米的脑海里,这是一种本能,面对不可知的危险,修米的选择一向很明确,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修米的妖品虽然和君子不怎么沾边,但是对于君子的这个作为,修米却是一向举三只手赞成。

身体一动修米就想开溜,但是随即修米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的身体稍微有点动作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锁定,整个的空间好像被某种强大的力场充斥着,修米的身体稍微一动都需要抗拒某种大到不可思议的阻力。

稍微的计算了一下,修米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力场虽煞还不足以把自己留下,但是肯定会大幅度的消减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而他脑袋顶上的那个要命的圆球,早就死死的锁定了自己,只要他现在一移动,修米毫不怀疑,那个圆球会马上光临自己的身体,与其在逃命中分心应付,还不如现在专心一意的先把这个劫难应付过去。

所以修米打消了逃跑的念头。不是他不想跑,而现在的情况是他不憨跑。

打量一下自己,才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发光体,双手里的血脉骨骼清晰可见,把修米下了一跳,再凝神,发现体内的能量也在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特殊方式在运转,不是修米现在所了解的那些神魔妖所遗留给他的任何功运功方式里的一种,运行路线奇特,能量的形式也很怪异,就是一句话,修米体内的这些异类能量现在已经开始初步的融合,并按照一个新的线路开始运转。

修米赶紧调动起自己所能调动的全部能量,甚至一咬牙,把能量和已经吞进体内的妖魂的能量联接起来,现在好像是拼命的时候了,别管能不能消化,还是先保命要紧。妖魂所蕴含的庞大的还没被修米吸收的能量,正好为修米作个后盾,至于有没有什么后遗症,那是能活着离开这里再研究的事情了。

体外四色的霉气开始发散,除了原来的金色,黑色和灰色外,还有一种黑不黑。黄不黄灰不灰的雾气掺杂在内,而修米本身的外放的光芒却突然内敛,消失不见,而修米的整个**在衣服外的体表,又呈现出那种奇异的金属光泽。

闭上眼睛,修米的整个心神融入到眼前的空间,心天一丝杂念,不闻不看,但是四周任何一点能量波动都清晰的印入他的神识,包括那个还在缓慢缩小的肉眼已经完全看不见的能量球。

漫长的等待,修米和对方都非常有耐心,修米是不敢先采取什么行动,而对方好像还对这个圆球的威力不怎么满意,在力求做到能量最大,个头最小,效果最好。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在修米的神识里,那个看不见的球体已经被压缩成一点。一个很小的点,而此时就是修米如此强大的神识,也几乎感觉不到这个点半点的能量波动,这绝对是种很反常的状况,已经违背了常规。

其实修米不清楚,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不久前“又”飞升仙界的龙一,伙同自己的十八个同伴,采用仙界最为霸道的一种心法,几乎是杀鸡取卵的耗费掉他们九成九的本命仙灵之气,以庞大的法力抽取仙界灵气把天谴的过程强行停止,并把所有这些能量集中压缩到一起。这么做地目的,只有一个彻底地毁掉修米。

在天谴下,修米出现的异常情况,在他们融合集体智慧的分析下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把天谴继续下去,那么这次所谓地天谴就会成为有史以来,上下各界最大的笑话,他们不但消灭不了这个妖孽,还会因此而创造出一个他们不敢想象的强大的妖怪,到那时候,也许后果就不可收拾了。

所以在请示了他们的领导后,他们作出了最后的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毁掉这个家伙。哪怕是他们每仙回去修养个几千年,反正是为仙界的和平和稳定在做牺牲,真到那个时候,仙界的那些大佬也许不会再吝惜都率宫太上老君炼制的那些仙丹吧。也许他们的实力不但不会损失,还会更进一步……

所以龙一他们这次可是真的拼命了。拼命的结果就是,他们把这些他们手边能利用的和他们所能调动的最大限度的能量都整合在一起,然后制造出了这个好像在仙界历史上还没出现过的可怕的能量凝聚体。

感受到那个要命的能量点已经压缩到极至,修米这次也豁出去了,光等着这玩艺好像足以要命的一家伙,但是又等了半天,却迟迟不见对方有什么动作。

现在的局势是万事俱备,修米只等挨揍。修米是在这等待,龙一他们现在在干嘛?

龙一他们现在在作的事情很好笑,这十九个家伙在犯嘀咕,就在他们准备发出这个威力无比巨大的他们的能量结晶的时候,龙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家伙一经爆发令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修米完蛋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但是别的影响呢?这个区域离地球并不太远,会不会对人间造成什么损害?如果威力超出预料,人间有个好歹怎么办?那时候他们就不是什么有功之仙了,百死都不足以抵消这次的罪过。

所以他们一直没敢下手,麻杆打狼,现在是两头害怕,又是一个简短的紧急会议,别说仙人办事就是讲究效率,对可能产生的后果做了综合分析后,十九个仙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玩艺爆发的威力肯定可怕,但是却不可能对远在几亿公里外的人间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顶多人间的那些什么天文学家会得出一个某超新暴爆发,接受到强大冲击波的结论。

其实不管结论是什么,这十九位都是骑虎难下了,本身大量耗费元气后,每个都是强弩之末,就是整合他们所有的力量,都无法再长时间控制这个压缩能量体了,在不出手,那玩艺就会在虚空爆发,如果因为这个闯的祸一般大,而再让修米得以逃脱,那么他们的下场会更惨。

终于感觉能量一阵轻微到几乎如光线振动的波动,在修米的神识里,那个能量点以光速向着自己的身体迅速的靠近……

一点浩大而比针尖还尖锐无数倍的能量,轻易的冲破修米全力布下的防护层,针尖破纸般的冲入修米刚歪过头顶让出的肩膀,直接贯入修米的丹田,在修米丹田内,和修米藏在那里的妖魂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然后整个的爆发开来,阔大的虚空整个的震颤了一下,修米立身之地一个个肉眼可见的振荡波看似缓慢却以可以媲美光速的速度向所有方向发散,所过之处,一切物质彻底泯灭,这其中包括那些飘浮在太空中人类这些年制造的宇宙垃圾,都被彻底的消融,再无一个分子剩下。

而修米的整个身体,那号称坚不可摧近乎不可毁灭的所谓完美身体,更是踪影皆无。振荡威力所经过的虚空,这次彻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虚空。

其实彻底这个说法不怎正确,因为在爆发的中心点上,竟然还存在物质,一点近乎是纯球体的,但是细看上边却遍布无数尖锐小突起的雪白晶莹,小如十分之一个小米粒那么大的晶体“凛然”悬浮在那。

而这时,目睹修米的身体消融后,为了怕受到池鱼之灾的那十九位神仙,已经动用最后的法力,手脚麻溜的关闭上了那个空间门户,现场的情形他们没想也没敢再观察。结果已经不出所料地出现,这个刚才还飞扬跋扈的老鼠精已经被彻底毁掉……

他们没有发现随后出砚地一个异常的情况,就是爆发的这些振荡波所肆虐地区域并不大,不过是以爆发点为中心半径为一万公里左右地区域。

这个区域内,一切有机体的物质全部被泯灭。而在这个区域外,可以说一步之遥的地方,却没受到丝毫的冲击,虚空中形成一个以爆发点为中心点的半径万里左右的球体,这个球体的中心,就是那块小小的晶体。

现在,这块小小的晶体正在散发着一种如同实质的光彩,其实仔细看就会发砚,不是这个晶体在发光,而是周围有如同实质一般的光线丝丝缕缕的进入到这个晶体里。这个晶体好像一个黑洞,方圆万里之内的能量,都被吸引着往这聚集。

能量?对!能量,这次爆发虽然泯灭了除了这块晶体之外的方圆两万里的所有的有机体。但是不是说,这个区域就什么也没留下,其实不该说是留下,而该说是产生,这次能量的大爆发,唯一的产物就是能量,一种由那个能量凝聚体和修米全部的能量包括妖魂近乎是全部的能量撞击在一起所产生的新的变异的一种可以毁灭一切的神奇能量。

而那个残留在中心点的小小的结晶体,就是妖魂的最本原的能量结晶和修米的元神魂魄融合的产物。其实早在那个能量点开始移动的时候,修米想好了对策。

也不能说是什么对策,不过是根据上次自爆的经验,冒险一搏,就是把自己的元神,魂魄,最精纯的那点本命能量凝聚成一个近乎于无限小的小点,藏身于妖魂的核心,修米对妖魂还是具有最大的信心的。

号称是妖王都很难毁灭的宝物,抵御这个层次的攻击应该不会出问题。而事实也正如修米想像那样,妖瑰所蕴含的能量和外界的能量在互相撞击下所产生的能量爆发,都对妖魂的核心本体毫无伤害,妖魂的本体就是这么小的一块晶体,平日所看见的情况不过是那些魂魄能量实物化后的样子。

这块小小的结晶是妖王本源能量所凝聚,妖王的本原能量结晶啊,洪荒宇宙,各界苍生,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敢说是能毁掉妖王本源能量结晶的存在,虽然妖王不能说是最强大的,但是没有一个敢说可以完胜妖王,更别说毁掉妖王的本原。

这块结晶虽然很小,但是这毕竟是从妖王身上分离出来的,除了这种物质,还真想不出别的什么能做妖魂的核心和载体,而修米的元神魂魄潜入其忠后,马上得到了一个最大的惊喜,因为这个核心里竟然有妖王完整的心法,和妖王对这个宇宙洪荒所独有的见解和见识。

本来修米如果按照以前的步伐,只有把妖魂所有的能量都容纳吸收后,才能够接触到妖魂的核心,接触到这些知识,但是机缘巧合下,在强大的外力帮助下,修米再一次被毁掉身体,也在一次得到奇遇。

所以凭借这块结晶那庞大的能量和妖王特有的法门,修米轻易的控制住这些外泄的能量,而且开始回收吸纳,原本各自为政的能量在这次强大的能量撞击和爆发下,已经被强行的融合变异成为一种更精纯的能量,这种能量已经近似于妖王所独有的能量形式了。

所以现在修米吸收起来很容易也很迅速。丝丝缕缕的光线逐渐汇聚成成片的光芒被结晶体吸纳进去,晶体逐渐变得越来越亮,而那个直径近乎两万里的球体,却在回缩,而且回缩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个球体的中心,已经变成一个闪动着刺目光芒的光球,其光亮足以媲美正午的烈日。

这次那些位大仙所预言的地球上的天文学家将接收到的冲击波并没有出现,而现在的地球上,天文学家却在绞尽脑汁的计算和分析在近距离内,产生的这个发光体是什么玩艺。

鼠之妖途第一九八章妖之大成

现在的地球上,在几个区域,只要是天刚铺黑,就能看到夜空中最新出现的这个发光体,其光亮足以媲美月亮,而其距离据观测还离地球是如此之近。

不少发达的国家,已经叫嚣着要派出考察船,而且真有那么几艘飞船飞离地球,想赶过来查看,可是在接近这个区域一百万公里后,船上的所有操作系统统统失灵,而且船还自动的向后飞,等船飞离某个界限后,船上所有的系统却在瞬间再次恢复,如此几次,这些船垂头丧气地回归地球,而这种事件,被当作各国的最高机密给封闭起来。据说某个过去的超级帝国,正在着手启动已经研发了几十年的某个过去当笑话讲的什么防御体系,并有声音惊呼,那个光点应该是外星人的太空基地,星球大战一触即发……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修米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种情形给老家地球带来多大的乱子,他正再次沉浸在重塑肉体的快感中,因祸得福是修米的真实写照,这次的修米有足够的能量也有足够的知识去塑造一个更加完美的身体。

而修米还不知道的是,有飞船来查看过他,更不知道那些飞船的离奇经历,不知道他在这里这么大的举动,如此奇异的场景为什么竟然没引起任何一方势力的注意,当然除了人间。

修米在地球上所引起的骚乱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不过两天后,这个景象就从人们的眼晴和那些科学仪器上消失。而修米作为一个宇宙灯炮来说,却足足做了将近两个月,而且这个光球在这两个月里,其位置没变,其亮度还一直在增加,至于地球上为什么看不见了,原因不明。

终于在某一天,这个光球的亮度在达到顶点的时候:突然发生异变,所有的光芒在瞬间向中心点缩了回去,短短不过一个弹指的间隙,所有的光芒消失不见,在原来光球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具**而完美的身体……

睁开自己的眼睛,修米的脸上杀机隐显,两道光芒从他的双眼中暴射而出,色如阳光,纯粹而铄目,而且这两道眼光威力竟然不亚于修米过去挥出的妖刀,竟然撕裂了空间,在眼光的周围竟然细细密密地出现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痕。

脸上的表情几乎在瞬间又变成修米过去的那种招牌似的嬉皮笑脸,修米转身对着一个方向深深的弯下自己的腰,开口说到:“老哥,谢谢您帮忙护法,这里不适合您现身,咱们妖界见。”

修米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在他的脑子里响起:“哈哈,兄弟,真没想到,短短的几天啊,你就完全完全吸收了妖魂的那些能量,而且把妖王这家伙的本源的晶体都给吸收了,更出乎意料的是,你竟然机缘巧合把这些能量融合转化,现在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吗?你现在是从未在这个宇宙间出现的唯一具有妖魔神三重属性的强大存在,虽然你现在还没成气候,但是你的前途无量啊,妖王那家伙据说都有点嫉妒……”

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劈风,通过劈风的说明,修米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妖王把妖魂送给修米,除了给修米作为防护法宝外,妖王最大的奢望就是,也许有一天修米能够强大到能够吸收妖魂的能量,如果修米能够把这些能量全部吸收转化后,那么宇宙间将会再出现一个可以和他们这些顶级存在比肩的强大存在。

妖王开始只是把这些作为梦想,因为构成妖魂的能量不但强大,但是却很驳杂,彼此水火不容的能量被妖王强行给掺和在一起,这些如果说是要吸收还有可能,但是想要融合在一起,却很困难。

而这些妖王全部告诉了劈风,并和劈风说,修米如果够努力,再加上运气好的话,一万年也许能摸到门槛,十万年也许能吸收容纳,至于能不能整合在一起,那就得听天由命了。但是却万万没想到,短短的几年,修米在不断的机缘巧遇下,竟然真的迈入门槛,不但重塑毁掉的身体,还把劈风的本体妖刀吸收容纳。

现在更是在仙界不遗余力的“帮助”下,把整个的妖魂全部吸收,而且还把妖王的结晶体也给吸纳。

其实在修米的身体被毁掉的瞬间,妖王就感应到修米这次出大事了,因为那块本源结晶和妖王的能量是一体的,同频共振,瞬间了解到现场的情况后,妖王瞬间切断这个区域和外界的所有联系,把整个的区域封印起来,并帮助修米收拢信这些珍贵的能量。

所以修米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耗时几个月成就了妖魔神体,各界根本就一无所知,而妖王唯一没考虑到的一点是人间。其实对人间,妖王根本就没有考虑,因为人间对进化中的修米威胁为零,根本不值得去考虑。

到最后还是劈风考虑的充分些,人间毕竟是他和修米的老家,如果折腾的太凶,也没什么意思,何必弄得整个星球鸡飞狗跳。所以他才把这个区域在后来和人间加了道隔离,而且劈风的神识这些日子一直就盘旋在修米的左右,给修米护法。

而已经成就妖魔神体的修米能力已经无限的飞跃,其现在的修为,可以说比劈风也毫不逊色,而且据妖王酸溜溜的说,修米未来的发展空间,发展速度比劈风还要大和快,至于将来的成就吗……这个妖王没怎么细说。

所以当修米完成自己的身体重建后,睁开眼睛马上就开始搜寻周围的环境,而且满腹杀机,仙界的那些家伙虽然帮助他成就了妖魔神体,但是修米却半点都不领情。结果修米的神识刚一外放,就马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盘旋在自己的左右,而且其频率和属性自己竟然无比熟悉,他马上就知道是谁,他的老哥劈风,所以修米才赶紧收起自己那副苦大仇深咬牙切齿横眉瞪眼的样子,给劈风见礼。

“好了,修米这次我可是完全放心了,现在你想干什么可以随便了,就是碰上魔王神王那些几个老家伙只要你溜得快,他们也拿你没辙,妖王说了,什么时间来妖界,甚至来不来妖界你都随便,但是……”

劈风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修米的眉毛一挑:“老哥,但是什么?”

“但是不管怎么说,你的本体是妖精,所以……”

修米放声大笑,强力的声波震动让整个的空间都在随着修米的笑声振动。发现这个情形后,修米赶紧停下,开玩笑,老家就在不远的地方,那里有他的家人,他的兄弟,他可不想他们出什么事。

“修米,最近注意点自己的轻重,你现在对你有多强大根本没个清楚的概念,举手投足间所蕴含的力量都会让你自己吃惊,小心……”劈风嘱咐着。

修米点头,然后严肃的对劈风说:“老哥,转告妖王,我修米有今天是他的提携和赐予,将来我的成就不管有多高,在你们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弟……”说话间修米的右手食指指甲伸出,变得锋利如刀。16.N.文.學網收集整理修米对着自己的左腕迅即的划了下去,不容易啊,一边是玩命加强硬度,一边是拼命放松肌肤,总算在左手的手腕部位划开一道伤口。

看着晶莹如水银的血液飞洒悬浮在虚空中,修米震惊地睁大眼睛,吗的,不是说那些神魔大妖的血液都是金色的吗?我这怎么成这种颜色和这个形态了?

惊奇归惊奇,但是修米总算没忘记自己出血的目的,赶紧接着刚才的往下:“我以自己的鲜血为誓……”妖精中最重最高的血誓!

修米是边发誓边在心里骂着妖王小心眼,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那什么之腹,自己至于翅膀硬了就……不过修米转头一想,要是自己处在妖王的位置,肯定作得比妖王更小人,反正修米州才说的也是心里话,其实说明白最好,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送走”劈风,修米才有时间打量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发现,刚才和劈风交流了半天,自己原来一直是光着身子……不过自己的身材肌肤和各部位比例真是……

打量着自己完美的身体,修米把所有的赞美词玩命地往自己身上奉送,虽然他现在确实当得起那些什么前无古人,英俊潇洒,打遍天下,学就人车,才高十斗,文成武就,一统江湖等等等等的赞美词,但是好像这些词不应该由自己对自己说吧。

送自己一通铺天盖地的高帽后,修米才静下心来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愕然的发现,劈风说的不错,修米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一个什么地步,体内浩瀚的能量无边无际,过去容纳能量的是自己的身体,而现在,修米感觉自己可以用可以驾驭的能量无处不在,整个的宇宙空间都在和自己同呼吸共存在。

不仅如此,无数的异空间几乎同时出现在修米的神识,神界的正大浩瀚,魔界的强霸广博,妖界的界乎于两者之间的那种邪异博大,仙界的活泼灵动,甚至西天佛界的那种恬静安宁,西方所谓天堂的那种圣洁慈……无数的异界时空同时出现在修米的神识,而且各界的能量修米感觉只要自己愿意,那么他随时随地可以借用,就是宇宙中最本源的洪荒能量,修米都能容纳于自己的能量海洋,满足地长出一口大气,修米知道,漫漫的修行路,他已经看见了地头,而且他终于明白,妖王为什么现在对自己有点顾忌和担心了,如此强大的存在,融合妖魔神的所有特性,而且吸纳了妖王本源的这么一个怪胎,在宇宙间还真得从来没有出现过,修米未来的成就,真的不可限量,他已经跳出了造物的局限,自成一体。

这样的一个存在,是同盟,什么都不用说了,如果是敌人的话,谁的脑袋都得疼。妖王最初起意想培养修米的时候,也根本没想到修米能进化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已经将要超出妖王掌控了,所以妖王聪明的隐约模糊地提出了同盟的倡议。

修米突然感觉想笑,对人类历史有深刻研究的他想起他所发迹的市,百年前的一个故事,当年一个黑道大哥,因为手下某个大亨的崛起聪明地没有让他再做自己的手下,而把拜师贴退了回去,作了换贴兄弟,而在以后他势弱的时候,正是他的这个换贴兄弟保住了他的晚年平安,好像妖王现在的作法,和当年的这个黑道大亨很相似,也许聪明的存在其某些作法都是相通的吧。

好容易修米YY够了,双手伸展间,一套合体而做工精细的衣服出现在修米的身上。这次不是他自己制做的,而是最近的一段时间,卓玛为他亲手缝制的,刚才的瞬间,修米的神识停留时间最长的就是在自己的家中。感受着紫霞和卓玛对自己的浓浓的思念,修米抬手给一个嘴巴子。

现在的修米,感觉很对不起自己的这两个老婆,好像自从自己认识她们起,自己就一直让这两个美丽而温柔的生灵牵肠挂肚,纵观这么多年,修米因故失踪的时间,绝对比和她们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多,等待牵挂无尽的相思和担心,好像修米留给这两个老婆最多的就是这些感觉。

一抹温柔出现在修米的脸上,现在的自己已经强大到无所畏惧了,修行的道路已经快走到地头,该静下心来陪陪自己的家人了,他们不是还有无限的时间吗,一切都来得及。(修米时有无限的时间,但是作为凡人的我们呢?是不是也有无限的时间去补救自己的过去,试问每天忙碌的人们在追求什么?金钱?权力?但是最后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自己和家人生活的更美好的话,那么你还是抽出点时间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多跟自己的另一半,跟自己的孩子相处吧,人生百年,过的是舒心,是安心,不是损身劳形……)

虽然已经习惯了修米的突然失踪和鬼魅般的再次出现,紫霞和卓玛还是习惯性的把修米一顿修理,修米这次的身体看起来和以前完全没有半点分别,要说有,那就是比以前的那具内敛多了,少了几分邪异的气息,多了几分醇和平普,修米现在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展现的是他“人”的那面特性。

当被问及和龙一交手的情况,修米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家伙打不过我,逃回仙界了,一笔带过。对修米实力已经有所“了解”的大伙也就没有多问,虽然对龙一“逃回”仙界的作法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都知道龙一好像是已经度劫准备飞升的修士,去仙界好像也是顺理成章。

至于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大家都习惯了,这才几天啊,十年八年的经历都有,别说区区几个月了。

对于龙一的失踪,法门的反映很平静,至少表面上很平静,而且法门最近几乎是停止了一切的活动。法门的作法,在修米的认识里很正常,修米不在龙一坐镇的时候,法门都很低调,作为仙界在人间的代表,法门的行事准则很明确,平衡!

他们要的不过是一个平衡。

而现在在龙一甚至是仙界的认知中,修米这块最大的心病已经去除,而,妖盟的实力却并没有因此而有多大损失,相反,修米得自昆仑的那些法宝丹药却让妖盟的整体实力上升了好几个档次,彼长此消,再招惹妖盟绝对是不智之举,所以在妖盟有什么大的出格的举动前,保持观望是最正确的选择。而修米现在已经迁怒于仙界,一个法门,修米还不至于小气到容纳不下,所以妖盟也没什么动作。

光阴似箭,日子在平淡祥和中一天天过去,修米每天大门不出,外界也根本不知道非人实业的总裁身处何地,所有的事情皆由冯晓童和黑猫等妖盟的这些高层处理。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年,修米除了拼命帮助自己的所有家人疯狂的提升他们的实力,就是努力摸索自己的潜力和对自己实力的驾驭。短短的一年,在修米全力的帮助下,从修魔到卓玛,每个人的实力都有了大幅度的飞跃。

直接来源于神魔妖界的最上位的心法,修米变态的实力相助,昆仑带回的灵药,天尊树几乎光剩光杆的友情赞助,这些加在一起,再不长进,那可真对不起天地良心了,而且还有一点,这些直接来源于异界神魔的功法,对隐藏收敛自己的气息都有其独到的法门,所如人间在短时间多了这么多超过界限外高手,上边的各界几乎毫无所知,就是有知道的,帮忙隐瞒还来不及,哪会声张?比如妖王……

妖界的这帮老大,可是全心全意的注视着妖盟的发展,这些都是新血啊,甚至妖王已经亲自和修魔等人联系过,已经达成口头协议,将来他们师兄弟都到妖界发展,至于这个是不是捞过界的问题,那就得仁者见仁了。好像也没什么明文规定,人类的修士最后必须得去仙界或者神界发展吧。

修米的总裁室,今儿个妖声鼎沸,本来这个房间在非人实业都已经快变成一种象征了,非人实业的所谓总裁,整年里看不见妖影。说来好笑,整个的非人实业,偌大的妖盟,实际上当家的竟然是个人类,还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类。无数的大妖怪却对此习以为常,冯总的实力和势力都让这些家伙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和不得不服。

修米坐在自己的老扳椅上,眉目含笑,满脸春风。原因?

原因很简单,这个家伙竟然快要当爹了,紫霞终于被证实身怀有孕,按照冯晓童的说法,一窝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老鼠兄弟正在孕育,老天保佑,干万别是十几个,那样这个家庭的乐子可就真的大发了。

修米开始也担心,但是通过神识的观察,还不错,双胞胎,不过,而且还是龙凤胎,鼠中龙凤?所以修米最近一直在乐。

看了看眼前的诸位,冯晓童,修缘,黑猫,胡青霞,老鹤,鹰王……妖盟所有够份量的大佬都已经到场,修米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马上稍嫌纷乱的总裁室立马安静下来,修米扫了一眼大家:“各位,最近的几年多亏大伙维持这个书面,妖盟有今天,我知道都是谁的功劳,这个我就不说了,今天我是安排一下妖盟以后的事情,因为最近我想去趟仙界……”

修米的话刚出口,下边所有的家伙全部晕菜,包括冯晓童。彼此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中全是惊鄂。这位老大脑袋让驴踢了?不对啊,凭借他现在的修为,别说是让驴踢几下,就是直接被太空陨石撞上,都不会头晕的。

去仙界?他现在的实力,保守估计,去神魔妖界绝对都不成问题,而且各界还得敞开了欢迎,没看见吗,上界妖王已经都和他们这些联系过了,许诺不少好处,让去妖界发展,据说就是卖给修米面子,这家伙为什么要去仙界?

看到大家不解的眼神,修米接着说:“别误会,我不是飞升去那,而是去报仇的……”然后修米把自己和仙界的过节大体说了一遍。这下子下边可炸锅了,这帮家伙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尤其是鹰王和老鹤,他们从来也没把什么仙界看在眼睛里,据说当年猴王还在凡间的时候,和鹰王还曾经称兄道弟。

所以对仙界,鹰王很是鄙视,这次听说修米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