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九章小铁盒

正文第九章小铁盒萍儿慢慢扶了方老爷子进屋,服侍他坐下,又为他倒了一碗水,擦干眼泪后道:“爷爷,你可把萍儿吓坏了,幸好有子渊哥哥在。”

方老爷子坐定后,慢慢缓过一口气来,脸上的血色也恢复了七八分,先是望着我感激地点了点头道:“子渊,这回多亏你救了老夫一命。”

“爷爷,您别这么说,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应该是我向你报答才对。”

我谦虚地笑了笑,捡回拐杖递给方老爷子,又对萍儿微笑道,“萍儿,你瞧你都哭成个花脸猫了,快出去洗个脸吧。”

“嗯!”萍儿应了一声,羞赧地低下头,转身正欲离开,却被方老爷子叫住了。

“萍儿!”方老爷子目光薄在屋外的旧铁盒上,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面带愠色地问道:“萍儿,那盒子你怎么会把它拿出来的?”我闻言,心中一凛,方老爷子刚才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他的心脏病才会突然发作,而那刺激肯定是源于那巴掌大的小铁盒,于是走出屋外,默默拾起落在外面的小铁盒,放回到方老爷子身边的桌子上。

萍儿还不知道惹了他爷爷生气,只是天真回答道:“那盒子是萍儿刚才帮爷爷打扫屋子的时候,在床底见到的。

萍儿看那盒面上的雕花很好玩,所以就拿出来……”萍儿的话未说完,已被方老爷子哼声打断了,只见他气愤地一掌拍在方桌上,震得碗里的兰碗水都洒了出来,接着厉声说道:“萍儿,你太不懂事了。

不是什么都可以玩的!”方老爷子如此激动的反应让我微微一愕,而萍儿更是吓得身子发颤,可能从小到大,爷爷都未对她发过这么大的火,顿时又委屈地哭了出来,“呜呜!爷爷,萍儿知错了。

萍儿以后不敢了……”方老爷子看了一眼桌上的铁盒子,又望了萍儿一眼,面色已温和了许多,但语气仍是很严厉,但听他接着说道:“萍儿,你可知道,你爹娘当年就是被这东西给累死的。

我……咳咳……”方老爷子因过于激动,咳嗽了两声,呼吸又开始急促了。

我连忙上前,帮他揉了揉胸口,劝说道:“爷爷,您别动气了,当心身体。”

同时又安慰萍儿道,“萍儿,你别哭了,爷爷他并非在生你的气。”

方老爷子胸口一阵起伏,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他杵着拐杖站了起来,伸出手慈爱地抚了抚孙女的头顶,又为她拭掉眼泪,柔声说道:“好了,萍儿,爷爷不是怪你。

你以后别再动这盒子就是了。”

“萍儿知道了,萍儿以后都不敢了。”

萍儿心怯地点点头,我又好言安慰了她几句,这才又止住了哭泣,低头默默地擦干眼泪。

在得到了爷爷的原谅后,也不敢再多问那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对于那铁盒子,我心中自然是充满了好奇,猜想着方老爷子当年辞官归隐,一半是因为不满明宪宗昏庸无道,朝廷腐败,另一半的原因肯定与之小盒子密切相关。

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爷爷,这铁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方老爷子望了我一眼,神色很怪异,却未作任何回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便收起盒子,扶着拐杖,转身往内屋走去了。

我本想找个机会将那铁盒子偷出来,打开看个究竟,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但当我见到方老爷子因刚才的心脏病发作,而变得有些佝偻的背景,心中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回过头来,见到萍儿仍因刚才的事而闷闷不乐,便又上前说道:“好了,萍儿,让我给你讲个笑话儿,你要听么?”以前我也常讲故事给萍儿听,每一次她都听得津津有味,对我崇拜不已。

此时,听我这么一说,她立刻点头表示愿意,用那一双可爱的眸子注视着我。

“有一天,某人想向一个财主借一头猪,于是派仆人给财主送去一封信。

财主正陪着客人,怕客人知道自己不识字,便装模作样地看信。

他一边看,一边不住地点头,然后抬头对来人说:知道了,过一会我自己去好了。”

我祭出了哄女孩子惯用的笑话,自然是百试不爽,萍儿听罢后,被我逗得嫣然一笑,就如同春天的时候,盛开在小谷外的野花那般灿烂。

次日。

方老爷子本是要准备出谷,将采制的药材,拿一些到集市上去变卖,换些米粮等食物与生活品。

虽然方氏祖孙一直隐居在小谷,但也是不可能说完全自给自足,不和外界接触的,就算自己能种粮食吃,织布做衣服穿,但别的不说,只要是没有盐巴吃,用不了几年,就得一头白发了。

我担心方老爷了因昨日发病,情况尚未稳定,就劝说他留在家里,让我替他出外办货。

方老爷了也不拂我的好意,当下就答应了留在家中休息,我收拾好药材,背在竹箩里,另外又带上我以前猎到的两张狐皮。

临行时,我见打扫完屋子的萍儿一个人坐在屋外发呆,于是上前对她说道:“萍儿,想不想到集市上去玩啊?呵!今天我带你一起去吧。”

“好啊!”萍儿闻言,兴奋的冲口而出,但旋又低声道,“子渊哥哥,还是不要了,爷爷知道了会生气的。”

我微笑着说道:“呵呵,傻丫头。

我刚才跟爷爷说过了,他答应让我带你出去玩。”

“真的?”萍儿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可以看出,她很想到外面去看看的。

我心想,由我带着萍儿,方老爷了应该不会怪罪的,于是伸手刮了一下她那秀丽的鼻尖,又笑道:“呵,不过你得乖乖听话,我才带你出去。”

萍儿含羞应道:“萍儿会听子渊哥哥的话!”我笑道:“那好,我们这就走吧。”

“太好喽!”萍儿一声欢呼,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机会到小谷外去,显然是太过兴奋了。

“嘘!”我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小点声,别吵到你爷爷休息了。”

“嗯!”萍儿立刻听话地低下了头,轻嘴着嘴唇,斜眼望着我。

那乖巧的神态煞是诱人,我再度会心一笑,收拾好东西,带着萍儿出谷去了。

一路上,我和萍儿有说有笑,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距离小山谷外十多里的小集市。

沿着一条石子小路,两边摆开着十多个小地摊,小商贩们兜售的是一些水果、米粮、粗布、泥陶和其它一些生活品,相比之下,还不及现代社会一个农村里的市场。

这个集市我曾跟方老爷子来过两三回,不过这次正逢每个月一次的赶集,因此要热闹许多。

萍儿就像只初出竹笼的小鸟,欢快去绕在我身边,对围为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不时的左顾右盼。

我用药材换了一袋大米,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将两张狐皮卖给了一个商贩,赚到了几块碎银子。

我对这个时代的银钱还没有一点概念,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这笔卖买是不是做亏了,但见到那商贩一脸贪婪的笑容,心想两张狐皮肯定不只这个价,不过也不太与之计较。

我掂了掂手里的碎银子,想到这是我在古代赚到了第一笔钱,心里乐得自满,于是对萍儿笑道:“萍儿,饿了吧,子渊哥哥请你吃东西。”

我带着萍儿在集市上吃了两砣牛肉面,撑得饱饱得,又花了几个铜钱买了个捏面人,送给萍儿当礼物。

“谢谢子渊哥哥!”萍儿满心欢喜地把玩着捏面人,那可爱的笑容又在她的脸上绽放开来。

这时候,太阳早已过了头顶。

我看了看手表,时候也不早了,便带着尚未玩得尽兴的萍儿,返回小谷。

当然,少不得许诺下次再带她出来。

回来的路上,我与萍儿仍是有说有笑,萍儿更是亲热的挽着我的手臂,哼着我教她的smenhu.cn的《波斯猫》的调子。

在如此亲密之下,萍儿流露出对我的好感,我自然是感受的到,拿古代的话来说就叫做“芳心暗许”。

像萍儿这样乖巧、可爱的女孩子,我忍不住很喜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心中,总有朦胧的一丝李若兰的影子,始终挥之不去。

我是不是太痴情了点儿?“子渊哥哥,你在想什么呢?”萍儿的莺啼般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

我回过神来,见她正笑盈盈地望着我,又忍不住笑了笑,伸出手指去括她那秀丽的小鼻尖。

当我们回到小谷的时候,已接近黄昏时分了。

我牵着萍儿的小手,正欲往里走,忽然听见谷外传出一阵人声喧嚷,我心头一愣,是什么人会到这儿来的?“子渊哥哥,怎么了?”萍儿望着我,显然不知有事发生,而我心里升出警觉,便没和萍儿直接进谷,而去拉着她,绕过入口,沿着山坡爬了上去。

我放下手里的东西,拉着萍儿,伏在山头上往下俯看小谷内的情况。

只见到有十二名身着绿色锦袍的男子,他们个个身上偑着刀剑,站成了一圈,正将杵着拐杖的方老爷子围在中心。

如此的情况自然是让我大吃一惊。

“啊……”萍儿见到如此的阵仗更是惊呼了一声,幸好我及时掩住了她的嘴巴。

这群人一看就知道来意不善,方老爷子孤身一人,怎么对付的了他们呢?我心中大急,琢磨着现在该怎么办?“方博,你这老不死的家伙,想不到竟躲在这种地方!”那些锦袍男子的声音很是尖锐,我躲在山顶上,也能隐约地听见他们的说话。

我看他们穿着清一色的制服,心想该不会是什么明朝的锦衣卫之类的吧?方老爷子面对十多人的包围竟是俨然不惧,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说道:“老夫隐居多年,早已不问世事,尔等何故来打扰老夫的清静。”

“哼哼!方博,你以为你龟缩在这种地方,我们就找不到了吗?你乖乖的把那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一条老命!”我听到这话,已猜测到,这些人肯定是为了那神秘的铁盒子而来的。

看来那铁盒子里装得肯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这时,方老爷子冷哼了一声道:“哼!你们这些东厂的爪牙,为虎作伥,都不会得善终!”“不要跟这老不死的废话了,抓了他回去向大督主领功吧!”那十来人已纷纷拔出了手中的刀剑,看样子随时要准备动手了。

然而方老爷子似有所持,仍然伫立不动。

萍儿见状,已经吓坏了,在我耳儿怯怯地问道:“子渊哥哥,那些是什么人?他们好凶啊!”“萍儿,别怕!”我低声安慰着萍儿,自己心里却是非常紧张。

现在的状况,对方有十来人,而且都带着武器,就算是我挺身而出,也帮不了什么忙,但我却不能眼看见方老爷子受害,究竟该如何是好呢?我还在犹豫不决之时,下面那十二人已经动手了,其中这个挥动长刀,首当其冲,朝着方老爷子砍去。

我心想方身体瘦弱的老爷子如何能够抵挡这手持武器的状汉,必定会丧命地刀下,差点转过头,不欲再看。

谁知方老爷子的身子有如风吹杨柳一般轻轻一摇,竟避开了那人当头劈下的一刀。

紧接着,其它的十一人也挥动刀剑,向方老爷子围进了上去。

而这时,昨天还因心脏病发差点一命呜呼的方老爷子,他的身体竟然变得异常敏捷,有如灵动的狡兔一般,在人群中穿插躲闪,十来把刀剑竟根本沾不到他的衣角。

小谷内发生的情景,真是我看得张大了嘴巴。

我揉了揉眼睛,初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当我见到方老爷子躲过两人联手横扫向他的刀剑,竟然一纵身,跳起了三四米高,而且在半空中两个翻腾,动作迅速、优雅,完全堪比任何世界级的体操冠军。

而在他落地之后,手掌轻轻地拍在一个锦袍男子胸口,那人竟像被炮弹击中一般,顿时飞出了四五米远,口吐鲜血,再也爬不起来了。

“哇!高手?”除了紧张与激动之外,我心里更不知是惊是喜,心想着金庸、古龙他们并不是瞎掰的,原来古代的人真的会武功,只不过没有像黄易写的那么夸张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