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十八章 女杀手叶子

正文第十八章 女杀手叶子

“呼!”

我爬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幸好地上的野草茂盛,我只是一阵眩晕,并没有摔伤筋骨,而倒在身旁的黑衣女杀手却好像是昏了过去。

这一遭虽然凶险,但所幸我毫发未损,回想前刚才那一连串拼杀与逃命,和以往在小谷的经历,若非我阴差阳错地回到了古代,仍还在平凡的二十一世界,像这些电影中的英雄人物才有的刺激经历是永远无法体验到的。

“大姐,你没事吗?”

我对着昏过去的女杀手轻唤了两声,并没有得到回应。她就那么侧身睡在地上,肩头还带着箭伤。我俯下身去,伸手探了她的鼻息,确实她还活着,也稍稍放下心来。

冷风拂过,轻轻吹动了她蒙面的纱巾,也掠得我心中一动,看来总算有机会瞧瞧,这冷酷女杀手的容貌了。

我凛住呼吸,带着几分激动的心情,慢慢点伸过手去,轻轻揭开了她的面纱。一张清丽的面孔顿时映入我的眼帘。看上去,她不过二十来岁。她的脸型稍稍嫌长了一点,算不上是标准的美女,但却彰显出一种英气,特别是在她唇角那颗漆点小黑字的衬托下,另有一种透人的美态。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做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了,我望着她的面容,一时间失了神。却突然感觉到小腹被什么利物顶住了,错愕之下,才发现她已经惊醒过来,一只短剑戒备地对着我,双眼回复到她杀人时的神色。

想到对方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杀手,我哪敢造次,连忙举起了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赔着笑脸说道:“大姐,你醒了啊!嘿!让小弟帮你把箭拔出来吧。”

她冷冷地说道:“不用你帮我,给我滚远点!”

她这一句话,可让我大受打击,这女人怎么可能这么望恩负义,虽然我救她一命,并不是要贪图她以身相报,但也没道理反过来骂我吧?

我气得正想转身就走,而她又望了一我眼,语气明显软化地对我说道:“把你的手借我用一下。”

“嗯!”

我也没多想,就把手伸了过去,但随后才知道掉进了“温柔陷阱”里。她用短剑割断了背后的箭尾,接着一口咬住我的手臂,拔住箭头,一下子从前肩扯了出来。

我被她咬得惨哼了一声,由于相距很近,一小股鲜血同时浅到了我的脸上。我也没想到她会这要拔箭,可真是够狠的,收回手一看,上面留下了两排深深的齿印。

她丢掉沾血的箭头,用手按住流血的伤口,胸口不住地起伏,因为失血过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此时我看来,却另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我抹去脸上的血渍,说道:“大姐,我懂医术,让我帮你止血吧。”

“不用了!”她仍然冷言相对,那似乎她一贯说话的语气,又威胁了我一句,“我现在要到那边去洗伤口,你若敢过来偷看,我就一剑杀了你!”

我笑着说道:“不敢!不敢!大姐你请自便吧。顶多我帮你把风。”

她轻哼了一声,径直走到溪边一块大青石后面,脱下衣服,放在石头,蹲下身去,用溪水清洗伤口。想来她们做杀手这行的,经常会受伤,所以疗伤也很有一套。我当然不至于下流的跑过去偷看她。于是就地坐了下来,平定了情绪,好好思索发生的一连串事件。

我在山石帮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萍儿,山石帮的人也都被那位杀手大姐给杀光了,无法追问萍儿的下落,我有点怀疑萍儿到底是不是被山石帮抓去的,但若不是,那么萍儿又到哪儿去了?那岂不是更没有头绪了。若是找不回萍儿,我怎么能够安心呢?哎!真是伤脑筋。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呀啊!”

我正为萍儿的事忧心,却突然听到大青石后面传出那个女杀手的一声惊呼。不禁亦是吃了一惊。若不是遇到了“异形”或者“哥斯拉”之类的恐怖怪兽,还有什么有吓得她惊慌失声。

我回头望去,还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见到杀手大姐惊慌地逃了过来,连忙问道:“大姐,出什么事了?”

她颤声说道:“呜!青,青……蛙……”

我疑惑道:“什么?青什么啊?”

“青蛙!有青蛙!”

当我听清楚她说什么的时候,差点没笑得晕倒在地上。我怎么可能想的到,像她这样一个剑术非凡,杀人不眨眼冷血杀手,竟然会害怕青蛙?

“咳!大姐,你实是,是……哈哈……”

我的笑声不断,她却是目光一沉,瞪了我一眼,“我就是害怕青蛙,不可以吗?”

她冷哼了一声,本欲再说什么,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蓦地怔住了。我当然也在同时发现了这一点。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借着明亮的月光,我却能将她的胴体尽收眼底。她的肌肤雪白,虽然身上隐约可见数处淡淡的伤疤,但却是瑕不掩玉,尤其是那对傲人的双峰,正她的坚毅的个性一样,高高的挺拔着。

她下意识地双手掩胸,没让我再继续大饱眼福,我当然也得装着君子,抹了一把口水后,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我背对着她说道:“嘿!大姐,这次是你突然冲出来,可不是我故意要偷看你的。”

背后传来她冷冷的命令:“不准转过头来,不许说话!”

我依言不再说话,但我想古代的女人应该是比较保守的,被人这么看见了身体,那可非同一般,我真点有怕她羞恼之下,从背后捅我一刀。这样被她给杀了,可就死太冤枉。于是忍不住说道:“嘿!大姐,你不会因为这么而杀我吧?”

“我不会杀你的。”她的语气仍旧很冷漠。

我有些好奇地道:“哦,真的不杀我吗?”

她平静地说道:“杀手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但不杀一个人肯定有理由。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转过身来,她已经穿回了衣服。忍不住问道:“呵!是有什么理由呢?”

她望着我沉默了片刻,眼中的神情难以明辨,但最后竟对我说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我忍不住笑了,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杀手有些可爱,她表面上看去很冷漠无情,其实是满有人情味的,正想开口说话,却见她又将目光一沉,冷冷地对我警告道:“你我已互不相欠了。我现在就过去那边休息。如果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那就是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我的剑绝不会留情!”

“呵呵!”我再次笑道:“不是说杀手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嘿嘿!”

她瞪了我一眼,没再说话,转身走到大青石旁,盘膝坐了下来,闭目养神。这会儿,我亦感觉有些疲惫,张开了双手,摆出一个大字型,就那么躺在了草堆上,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合眼睡了过去。

因为草地上蚊虫太多,让我无法忍受,这么露宿野外,看似潇洒,实则有苦自已知,我就这么睡了一小会儿,已冷的发抖,差点感冒了。根本没法子睡,于是学着不远处的杀手大姐一样,盘膝坐好,行气运功,驱逐寒意。

天色微明,我惬意地舒展了身体,感觉到体脉畅通,精神百倍。记起爷爷对我教导过,内功修行,贵在持之以恒,果真是金玉良言,不由决定以后都不能偷懒了。

我扭了看了一眼杀手大姐,见她还没醒,摸摸肚子,有点饿了,心里着应该为她准备一阵丰盛的早餐,于是爬将起来,往溪边走去。

浓香的烧烤味道,引得黑衣女杀手睁开眼睛,我对她招了招手,笑道:“呵呵,大姐,你醒了啊!快点来吃我的独门烧烤,特别为了制作的哦。”

她偏了偏头,本不想理我,但鼻子偏被肉香吸引了,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进食,就算是杀手,也是得吃东西的,何况她还受了伤,想来她也很饿了,于是起身走了过来。

“正好,快来尝尝我的手艺。哈!这东西很补的,我保证你以前都没吃过。”

我笑着将烤好的肉递了一串给她。她接过手后,并没有立刻享用,审视了半天,又戒备地望着我,冷然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耸了耸肩膀,笑道:“嘿嘿!大姐,你该不会是害怕我下毒吧?”

“你敢吗?”

她瞅了我一眼,终于忍不住撕下一块,放到嘴里。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侥有兴致地看着她品尝着我的杰作,她粉腮轻动,吃罢一块,又撕了一块送到嘴里,看样子很是受用。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她舔了舔嘴角的油渍,问道:“这是什么肉做的,味道挺不错的。”

我就等她问这句话,当下怪笑道:“嘿嘿!是青蛙肉!”

“哦?”

她哦了一声,反应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我本还以为她会吓得把青蛙肉全吐而来,相反地是随手又撒下了一块香嫩的蛙腿放入口中。

我搔了搔头,讶然道:“嘿!你不是害怕青蛙的吗?”

“哼!”她不屑地哼了一声,接着扬了扬嘴角说道,“死了的青蛙有什么好怕?想不到这青蛙肉还挺好吃的。”

“哈!原你只害怕活的啊!”我奸笑了两声,发挥出我一贯的搞恶精神,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只故意留下的活青蛙,捧到了她的面前。

“呀啊!”

她顿时惊叫一声,骇得丢掉手中的土蛙肉串,身子一弹,往后退出三五米远。看到她如此的反正,我快意地笑了起来。

“你这人是不是不怕死!”

被我故意戏弄了一番的女杀手,已是红颜薄怒,拔出了短剑,当头指向了我。我连忙赔笑道:“呵呵,对不起,大姐,我不该拿这可爱的东西来吓你的。”我嘴上虽是在道歉,但却又故意将手举起,把那绿色的大青蛙,在她眼前晃动着。

“呱!呱呱!”

青蛙大哥也努力地配合着我。那位杀手大姐终于被打败了,手中的短剑也吓得掉在地上,扭过头去,不敢再瞧我,认输地说道:“好了,快把那东西拿开。”

这么个冷酷女杀手要是让我给逗哭了,那一定很有趣,但我亦不敢弄得太过份,于是收起了青蛙,笑道:“呵呵!大姐,我这个人爱胡闹。只是开个小玩笑,你可别往心里去。”

她气得玉脸一阵红白,但偏又拿我没办法,像个使性子的小姑娘一般,哼了一声,坐在上去,扭过头不再理我,那神态煞是动人。

我说道:“呵!大姐,对不起啦,别生气。嘿!我这里还有青蛙肉,你要吃么?”

她经我一番道歉,消了些气,走过来不客气去拿过烤蛙肉,突然说道:“哼!从没见过你这么莫名奇妙的人。”

我笑了笑,说道:“我没也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女杀手。对了,大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嘿!在下名叫李逍遥。”

她不屑地说道:“名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罢了,你知道有什么用?”但她顿了顿,还是回答道,“我叫叶子。”

“叶子?”

听了这个特别名字,我微微一愕,随风飘泊,随浪逐流,流落古代的我,其实也是一片无根的树叶。

等我们吃过这顿早餐,红日已高升于东方。

我关心地问了一句:“叶子,你的伤没有大碍吧?”

她无所谓地说道:“做杀手的,已经习惯地受伤了。”

“对了,你为什么会做杀手呢?”对于这一点,我很是好奇。

她吁了一口气,漠然地说道:“只是为了生存罢了。”

从她的眼神,我也能看出一丝厌倦之色,毕竟没有什么原因,谁愿望整天去杀人,还要冒被人杀的危险,于是又说道:“讨生活也不一定要做杀手吧?做大夫不行吗?嘿!治病赚钱总好过杀人挣钱吧?”

她望了我一眼,木无表情地道:“如果只有妓女和杀手,两项要你选,你会选什么?”

我晃了晃脑袋说道:“喔!让我想想,两项工作可以说都是出卖肉体的,但做妓女这工作的难度没有杀手大,而且工作起来也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比较之下,我会选妓女。嘿!你认为呢?”

她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显然对我的回答很生气。我连忙赔笑道:“呵呵,叶子,我只是开玩笑啦!”

“你不是说过去山石帮救你的妻子吗?没有救到人,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还在这里开着不知所谓的玩笑。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

叶子这番话,无疑是当头给我淋了一大桶洗水,我蓦地怔住了,提到萍儿,我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沉默了片刻,我猛然站起身来,说道:“叶子,很高兴和你相识一场。我现在要回城去找萍儿了。我们再见吧!”

我说罢,转身便要离开。却只身后的叶子冷冷地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回通州府了。县衙的官兵现在肯定在通揖我们两个。”

我当然知道她所言非虚,但仍是毅然说道:“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找到萍儿的,因为她是我的妻子!你保重吧!拜拜!”说完,我迈开脚子,朝着通州府方向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