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二十八章 大摇大摆回北京

正文第二十八章 大摇大摆回北京山东抚巡刘有成被无罪释放了,从全家被问罪入狱的绝境中解脱出来。

刘陵与父亲见面,自然是一番喜极而泣,我亦深深感受到了身为皇帝那种至高无上的权利,别人一家的生死荣辱,完全可取决于自己的一句话,无怪古往今来,人们对权力的向往总是那么孜孜不倦。

刘有成在女儿的陪伴下,赶来向我谢恩。

这回我趁他还没来得及下跪,就抢先一步把我这老丈人扶住,问慰他道:“刘大人,您受委屈了。”

“皇上圣恩浩大,赦我一家无罪,实在令微臣感激不尽!”刘有成有真些感激流涕,退后一步,仍是跪在我面前磕头。

我也只能任由着他。

想来他还不知道我也已经搞了他女儿,若非如此我也管不着这事。

我偏头见到刘陵,她亦以真心感激的目光望着我。

我中一甜,为她强放刘有成,去触了刘瑾的眉头,我倒也不怕,或许这就叫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见到刘有成不断向我叩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人,连忙向一旁的刘陵使了个眼色。

刘陵会意,扶起了她爹。

我请刘有成坐下后,说道:“刘大人,其实……嘿!朕已纳了小陵为妃,此事还未求得刘大人同意。

朕现在正式向您提亲,希望刘大人不会反对。”

刘有成闻言,先是一愣,接着望了望自己的女儿,又望了望我,有些惶恐又有些激动地说道:“小女蒙获皇上恩宠,实乃我刘家之幸。

也是小女几世修来的福气。

只要皇上不嫌弃小女姿色微薄,又不懂礼数,微臣决无异议。”

搞了别人的女儿,别人还要给你叩头道谢,表现感激,怕也只有皇帝才有这样的面子了。

我被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刘有成说这话是真心的,还是因为我“皇帝”的身份。

只是命小诚子设宴,款待我这老丈人。

“呵呵,岳丈大人,咱们再来干一杯!”“哈哈!女婿……皇上,您真是海量!”在交际场上,抽烟、喝酒总是最容易拉近关系的,有刘陵倍着把酒言欢,我与刘有成多喝了几杯,已是亲近了不少。

刘有成也不再像初见时的谦卑态度,反有一点以我岳丈的身份自居了。

“呃!”刘有成打了个酒嗝,放下酒杯缓缓说道,“今晚能与皇上把杯**,实乃微臣之幸。

微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看他两面微红,已是有些醉意了,不知是不是准备酒后吐真言。

“爹!”刘陵清咳了一声,想要阻止,她似乎怕自己的老爹一时说错话,又遭了横祸。

我倒是很想听听刘有成会说些什么心里话,于是从桌下面伸手握住刘陵的柔荑,微笑着向他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对刘有成笑道:“刘大人,今晚是我们臣君谈心,况且我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你有什么话但讲无妨。”

“微臣遵旨。”

刘有成听了我的话,底气更足了,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捋了捋胡须说道,“皇上,至您登基以来,承先皇孝宗帝之遗风,继往开来,使之我大明朝国泰民安。

但近年来,朝中奸佞作祟,以至朝纲渐乱,风纪败坏,民间亦多有怨言……”刘有成只讲到一半,我就已听出他是在批判大太监刘瑾了。

我微一点头,没有说话,而他却又起身向我下跪道:“皇上,您不该再任用奸邪,为祸国家、贻害百姓……为我大明社稷,也为天下百姓,微臣恳请皇上……”“爹爹!”刘陵咬着嘴唇,轻哼了一声,打断刘有成的话,一把将他扶起道,“皇上他是一位圣明之君,自能分便出贤臣与奸佞。

皇上的睿智并非爹与女儿所能领悟的,我想皇上的所为定有其用意。

相信皇上在适当的时候定会惩办奸佞,以慰天下民心。”

刘陵倒是比他老爹会说话多了,不仅替刘有成打圆场,同时又奉承了我。

我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小陵说得正是。

刘大人请放心吧。

一切的事朕都自有主张。

刘大人只需做好本职工作,在地方多为百姓请命便成了。”

刘有成倒也不是死脑筋,闻言连忙答道:“皇上圣明,微臣一定为皇上效忠,恪尽职守,为国为民。”

我哈哈一笑道:“好了,我们接着喝,今晚不醉不归!”我在黄巾寨里和众山贼们一番锻练后,酒量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再没喝几杯,刘有成就已经被我给灌醉了,一头爬在了桌子上。

刘陵见他爹也是不醒人事,不由说道:“皇上,家父失仪了,还请皇上恕罪。”

我笑道:“你爹这些日子也有苦了,扶他下去好生休息吧。”

刘陵低声说道:“皇上,您虽赦了家父之罪,但刘陵担心……”我当然知道刘陵是担心刘瑾再找麻烦,于是说道:“小陵放心吧,这事我会摆平的。

你们一家团聚,你好好照顾你爹就是了。”

“谢皇上!”刘陵委身向我施了一礼,接着说道,“皇上,请恕刘陵今晚无法陪侍皇上了。”

我倒没想到这份上,不过刘陵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她。

只见刘陵的玉脸微红了一阵。

当我还想说话,刘陵已在两名侍女的陪同下,扶着他醉酒的老爹退下去了。

刘陵那婀娜的的身姿在我的视线中消失,回味起动人的娇躯与昨夜的缠绵时刻,令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心中痒痒的。

“陛下,需不需要奴才今晚给您找两个漂亮的婢女侍寝?”小诚子忽然凑到我耳边献眉,样子活像个皮条客一般。

我醒过神来,心道:丫的,我还不至于这么饥渴吧!于是干咳了一声,“不用了,朕有些累了,想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呵,好日子还长着哩。

我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

今天也喝了不少酒,小诚子伺候我洗敕、宽衣后,我倒上床去,埋头便睡了。

接下来两天,刘陵都陪着她爹,一家团聚。

我一个人倒是有些寂寞,当处男的时候,还没有那种冲动,但一个气血方刚的男人,和女人睡过觉之后,就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

再加上身边又有小诚子这样的皮条客。

幸好我还算有一点自制力,不然肯定会坠落为一个荒**的昏君。

我对身边陪侍的小诚子问道:“小诚子,刘公公这两天忙什么去了,怎么不见他的人?”小诚子答道:“回皇上的话,奴才也不太清楚,不过今天刘公公差出去办事的谷大人回来了。”

我问道:“哪个谷大人?”小诚子知道我“失忆”了,连忙解释道:“是金吾卫将军谷大用谷将军。”

“哦。”

我点了点头,那个谷大用好像也是刘瑾手下的“八虎”之一,不知道被刘瑾派出去办什么事了。

我倒没心思管这些,对小诚子吩咐道:“小诚子,你去传刘公公来,朕有事要跟他说。

随后设宴,把刘大人也请来。”

这小太监虽然年纪不大,但办事倒是十分利落,帮我设好了酒宴,又请来了刘瑾与刘有成。

刘瑾给刘有成定了罪,而我就这么把刘有成给放了出来。

刘瑾当面不好说什么,但我想他心里总不会乐意,于是才这么安排,自己当个和佬事,把两边的矛盾给调和了,免得刘陵再为他爹的事担心。

席间除了我、刘瑾、刘有成和刘陵之我,只有小诚子在旁伺候着。

刘瑾阴着脸,看也不看刘有成有一眼,而刘有成有了我这个靠山,也根本不卖刘瑾的帐。

因此气氛显得很僵促。

我先笑了笑,开口说道:“呵呵,两们爱卿,你俩都是姓刘,说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更难得得是同为朝廷效力。

以前虽有些误会,不过今天就当给朕一个面子,前事不计,大家喝一杯,。”

两人毕竟不敢不给我这个皇帝的面子,于是闷声举杯,互相对饮了一杯。

刘陵起身向刘瑾道个了万福,为其斟酒,落落大方地说道:“刘公公,家父是读书人,难免有些迂腐,为人处事,有时过于刚直,以前多方得罪到刘公公,还望您大量海涵。

让刘陵敬你一杯,代家父赔罪了。”

我向刘陵眨了一下左眼,表扬她说得很得体,刘陵自然也暗暗馈赠我一个迷人的秋波。

刘瑾知道刘陵已被我这“皇帝”宠幸过了,身份已不同一般,于是喝过这一杯酒,捋着袖着说道:“刘大人,皇上他天恩浩大,咱家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吧。”

刘有成轻哼了一声,接着抱拳,信誓旦旦地说道:“下官只知道尽心竭力为皇上办事,为国效忠。

下官的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刘瑾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就好,既然大家都是对皇上效忠,咱家也希望刘大人以后能有为朝廷建功的机会。”

刘有成扬头道:“承刘公公的贵言,下官定不负所望。”

看过历史,我也知道刘瑾一党和“茶陵诗派”的人从来是势不两立的,二人虽然表面上说了两句客套话,我想他们心里肯定是互骂。

我倒不是真要让他们两个当下就拉手做朋友,只是希望有我这个皇上出面,把话放出来,以后刘瑾不要再去找刘有成的麻烦就好了。

吃过几道菜后,刘有成有些坐不住了,借口酒量浅薄,向我告了个罪,由刘陵陪着先行离去了。

刘瑾似乎并没有把刘有成放在眼里,只是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评语:“皇上,咱家向来擅长观人之术,刘有成只是个平庸之辈,不过那刘有成之女攻于心计,实不简单。

皇上宠幸此女,还需小心才是。”

我闻言,心中一凛,刘瑾这家伙还真懂得看人,只见了一面,就能做出这样的评价来,嘴上却是笑道:“刘公公言重了,刘陵只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

呵!长得漂亮些当然就不简单喽!”刘瑾并没有些事上多作文章,只是转移话题道:“皇上,您离宫也有些时日了。

老奴是奉太后的懿旨,出宫伴驾。

为了不让太后她老人家担心。

咱家奏请皇上早日回京。”

“回京?”我愣了愣,刘瑾是说叫我回北京去,想到这个不免有些心虚,我对于北京对于皇宫的事可说是一无所知,还有那个什么太后,不就是正德皇帝的老妈吗?嘿,到时候不用认贼作父,却要认个不认识的女人当妈。

“皇上!”刘瑾见我失神,不由轻唤了一声。

我寻思道:反正自己都装失忆了,有什么事大可蒙混过关的,老天爷既然安排我当了皇帝,肯定会关照我的。

于是说道:“一切都听刘公公的安排了。”

刘瑾见我同意了,于是道:“老奴已命张允等备好了车驾,我们明天就可以启程了。”

“明天就走吗?”我也没想到走这么急,最后忍不住说道:“嘿嘿!刘公公,朕想要带刘陵一起回京,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当然不是那种搞了就跑的男了,刘陵可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当然不会丢下她。

刘瑾微微答道:“皇上若是有意,咱家会让小诚子为皇上作好安排的。”

我闻言笑道:“有劳刘公公了。”

回北京?去皇宫?我已懒得再去想接下来会遇到的问题了,或许这只是我皇帝生涯的一个开始。

刘瑾办事的确十分利落,第二天,他就已经命人准备好了车驾,供我乘坐的是一架八驾俊马拉着的宽大马车,装饰得耀目奢华,在这年代相当于最高级的劳斯莱斯房车。

我知道这就叫做天子御撵。

刘陵在与家人依依舍别之后,陪着我登上了大马车。

我对刘陵问道:“小陵,你真心愿意跟我回京城吗?”其实我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不仅要让刘陵与家人分别,远赴皇宫。

而且若我回去后被看破是个假货,那么刘陵肯定会被我连累死的。

听到我的问话,刘陵温柔地将臻首靠在我的肩头,轻声说道:“刘陵能蒙获陛下的恩幸,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只要皇上不嫌弃刘陵,刘陵愿永远伺候皇上左右。

若是它朝,皇上要将刘陵抛弃了,我亦无怨无悔。”

我轻搂着她的蛮腰,微笑道:“呵呵!小陵,奉承话说过了,说点真心话吧。”

刘陵抬起头来望着我,嫣然一笑,又道:“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嫁到一个好男的。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刘陵感觉的出皇上您是非同一般的人,您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刘陵。

嘻!总之,我知道跟着你绝不会错的。”

我又忍不住笑了,其实这前后两句都是奉承话,只不过第二句说得更含蓄,更有技巧,不过一个男人听到一个女人表示要对你死心踏地,那自然是说不出的满足与骄傲。

我紧搂着刘陵,别过头去,轻轻吻了吻她的眼楣,同时心里暗自发誓,不论如何,自己想尽办法都要把这个皇帝给当下去,不能辜负了刘陵。

上天既然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我就该大展拳脚,才不枉做男人。

想到这里,心里涌起一起豪情,我掀开车帘,昂首跨了出去,对恭候在马车外的刘瑾朗声说道:“哈!刘公公,传朕旨意,起驾回京!”刘瑾挥动手中的尘拂,唱若了一声,庞大的车队缓缓启程了。

前面是张允与谷大用引得八百官兵和仪仗开路,后面还伴着刘瑾带得两百锦衣卫护驾,当皇帝的排场就是大。

这么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济南府,大摇大摆地往北京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