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三十二章 波澜再起

正文第三十二章 波澜再起张允和谷大用怎么敢率人包围我住的房间,这肯定是刘瑾的命令。

但刘瑾怎么会知道我把一名女杀手藏在房间里?是他昨天进屋来的时候看出了破绽还是有人去告了密,若说告密,那只能是刘陵?想到这里,我不由低头望向刘陵。

而此时的刘陵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仍面带着温馨的微笑,当见我脸色有变,才疑问道:“皇上,你是怎么了?”我咬了咬牙,此时已来不及去搞清楚叶子为何会被发现的事了,重要的是要如何去救叶子。

若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大批锦衣卫包围,根本难有生机。

我想到这里,也不顾刘陵的问话,快步冲了上去,想要制止张允和谷大用他们的行动。

只要叶子没有露面,我这个皇帝大喝他们几声,他们还不得给我乖乖退下。

“里面的逆贼听着,快快束手就擒,否则杀勿论。”

张允带头高声喊道,他扬了扬手,对面船舷上的数十名弓箭手已是拉满了弓箭,随时准备发射。

“都给朕停……”我已经飞快地冲了上去,但却来不及阻止了,只听到“哗啦!”一声,叶子所在的舱顶被撞破了,一个身影飞速地窜了出来。

我心中大感无奈,叶子终是沉不住气,这下的麻烦可就大了。

只听到谷大用冷喝一声“放箭!”,数十支利箭交织的紧密的罗网朝着破屋而去的身影飞射而去。

照这个势头,叶子必会被万箭穿心而亡。

我心中一沉,真有想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但我很快发现,被利箭射中的是一根包着衣物的圆凳子,而于此同时,只听到一声娇叱,叶子那如同飞燕投林一般的身形破窗而出,朝着对船的弓箭手闪电般掠去。

对面的弓箭手因刚刚射了一轮箭,还没来得及再开弓,而叶子手中的短剑却已惊出一道细长的寒芒。

那身手快得难以形容,只听到接连传来的声惨叫,有一排弓箭手已是纷纷毙命,东倒西歪地从船上跌落,溅得水花四起。

“可恶!”谷大用恶吼一声,组织弓箭手再发箭,而叶子却是一个旋身,又跃回了对面的船舱内。

当新一轮的箭雨射过去的时候,她已经从舱门冲出,出其不意地又刺到了数名锦衣卫。

“叶子!”叶子虽然身手了得,但她毕竟只有一人,面对众多锦衣卫,根本没有胜算,我急着想上冲过去帮忙,但这时,刘陵见到这等情况,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惊慌地从身后追赶上来,一把拉住我的衣袖,失声道:“皇上,您不要过去,好危险!”被刘陵这么一拉,眼前的战况已是急转而下,在叶子凭仗诡异的身法杀掉十多名锦衣卫之后,张允与谷大用已是按捺不住,亲自下场动手了。

他二人联手出击,再加下众多锦衣卫从旁包围,已将叶子副近了船尾的死角处。

“呵呵,这回让这个大胆行刺的逆贼再也别想逃掉了!”我正心急如焚的时候,刘瑾神出鬼没地步到了我的身边。

见到他那张堆到了肉的脸上带着奸诈自满的笑容,我真恨不得反手就抽他两个嘴巴,但我知道这样也无济于事,回观战局,叶子左突右冲,又干掉了两名锦衣卫,但凭着她手中的单柄短剑,根本是无法突出重围的,再接着几个回合下来,她的身上已有两处受伤了。

眼见这一切,我已无暇再去理会身边的刘陵和刘瑾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想法子解救叶子。

“哈哈!真想不到那个女刺客会生得这么俊俏。

嘿嘿!真是看得朕心动啊!你们都不准伤她性命,朕要亲手把她抓住。”

我心中一计,当下怪笑了两声,趁着刘陵和刘瑾都来不及阻拦之际,突然间展开了轻功,双腿一弹,纵身往正在激战中的船尾跳去。

“皇上?”“小心误伤到皇上!”张允与谷大用眼看着就能将叶子擒住了,却料不到我怎么会这么突然跳了上来搅局,而他们手下的锦衣卫们更是不知所措。

“哈哈!美人儿,朕要亲手把你拿住!抓回宫去慢慢受用!”我呼啸一声,也不等他们让开路来,就已经猛扑了上去,运起一双绵掌,轻轻推向叶子。

叶子也不愧为当杀手了,临变能力极强,见我冲了上来,似乎已明白了我的用意。

她先是一个旋身,避开我拍过去的双掌,同时玉腕一抖,手中的短剑翻起朵朵剑花,如灵蛇吐信般袭向我。

“皇上当心!保护皇上!”叶子这一剑来的来得又快又狠,真有点让我穷于应付,但我知道自己若是退避开了,那么身边的大批的锦衣卫必会在张允和谷大用的率领下重新围上来,那就再没机会帮助叶子了,于是我硬着头皮,冒着被一剑穿心之险,迎着叶子刺来的短剑,向前迈了一小步。

就在叶子的短剑将要刺进我胸口的那一刹,我奋力将身体一侧,短剑差之毫厘地划过我的胸口,只是划破了我的衣服,没能伤到我分毫。

而我已借势贴到了叶子的背后,左掌一扫,荡开了她握剑的手,右手顺势往前一扣,拦腰将她抱住,让她再也动弹不得。

我这个皇帝亲自出手,只这么一招,便将身手敏捷的女刺客给制住了,张允、谷大用和锦衣卫们忍不住暴出了一阵喝彩。

时间仿佛突然定格在了这一秒,我和叶子此时的造型真有点泰坦尼克号中的男女主角杰克和露丝,只不过人家是在船头,而我们在船尾。

河风吹过,嗅着贴在怀中的叶子的秀发的幽色,我贴耳对她说道:“大姐,快拿我当人质吧!”我的话刚一说完,叶子左手的短剑已是飞快的翻转,反手将剑尖抵在了我的腰眼上,我也急忙配合地露出惊慌之色。

“护驾!护驾!”“保护皇上!”张允和谷大用均是大惊之色,嘴上焦急地嚷嚷着。

数十名锦衣卫虽手持佩刀和弓箭将船尾团团包围着,但却一个也不敢轻举望动,因为若我有个什么闪失,他们怕都得要人头落地。

远处的刘瑾也早已和刘陵一起赶了过来,他怕是也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着,只是沉着脸没有说话。

叶子一个转身,将我的双手反扣在背后,同时将锋利的剑刃架在了我的脖子上,用冷冰的口气,以我的性命威胁众人道:“统统给我让开!不然我就宰了你们的狗皇帝!”叶子也真的是,让她照我的办法,拿我当人质以求脱身也就对了,干嘛要外加骂我一句狗皇帝?不过此时已无暇计较这些,我装出一脸贪生怕死的表情,面带沮丧,对着刘瑾哀声说道:“呜哇!刘公公,这刺客好厉害,快救救朕!”“大胆逆贼,您胆敢伤害皇上半根毫发,定将你凌迟处死,碎尸万断!”张允厉声叫骂着,虽然他是气势汹汹,但和谷大用的眼神中却都难掩住惊怕之色,若是我有什么事,他们两个有护驾不利之罪,不仅是要丢官罢职,怕也难保住小命。

“啊!皇上……你不要伤害皇上……”在所有人之中,刘陵应该是最真心的为我担忧的一个人了,只见她紧繃着双唇,面色惨白,眼神中说不了的惊怕与焦急,就连身体也在微微发颤,但无奈她终是个弱质女流,这样的情况,她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让刘陵这么为我担心,我心底真有些过意不去,不过这戏还得继续演下去,于是我又哀叫道:“刘公公,你快想办法,快救朕啊!”只有刘瑾显得冷静沉着,他那一双摄人的目光直盯着叶子,口中缓缓说道:“皇上放心,咱家定不会让逆贼伤害到龙体。”

这时候,大船已经靠岸了,另外两只船也靠了上来,夹住船尾,所有的锦衣卫都围了上来,另外两船的锦衣卫也在谷大用的指挥将拉满了弓箭,上上下下近两百人,像是设了一张天罗地网一张,将叶子和我团团罩住,但我的性命此时拿在这冷血女刺客的手人,他们一个个都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一时候局面陷入僵持。

风也停住了,整个场面的气氛,凝重的简直让人窒息。

“快放了皇上,可上免你一死!”张允和谷大用率了众锦衣卫,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前逼近,将包围的***越缩越小。

我见情况不妙,特别是刘瑾的眼神中闪露杀机,若是以他的身手,不顾我的安危,出奇不意地偷袭叶子,那后果不堪设想。

“哈!美人了,你快放开朕。

朕保证不会杀你的。

朕看上你了,要封你做妃子。”

我故意大声说话,同时趁机低声地对叶子暗示道,“快刺我一剑,吓吓他们!”“呜啊!”我的话刚说完,立刻为自己这个“愚蠢”的提议后悔了。

只感觉到手臂一阵冰凉,接着传来的是一股钻心的疼痛,叶子这一剑刺得虽然不算太深,却让我惨嚎了一声。

这一半是为了夸张表演,另一半是因为被捅一刀真的很痛。

叶子扬起沾染了我鲜血的短剑,冷冷地喝道:“快给我退下去!”我这招“苦肉计”倒真是立刻凑了效。

刘瑾见状微微一怔,张允和谷大用等人更是大惊失色,连退了几步,不敢再上前了。

站在后面的刘陵此见我受了伤,已是急得哭出声来。

这时,刘瑾的面无表情,却是眼神飞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策,幸好我的观察能力极强,发现了他对张允和谷大用暗使眼色。

不由得心想,这刘瑾绕是厉害,若是它朝我真落在别人手上被挟持了,他肯定是有办法解救我,不过现在却不能让他得逞。

“刘公公,快叫他们退开!哎哟!快退开,让这美人儿走吧!”“你快放了皇上,咱家就放你一条生路。”

刘瑾用他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同手挥了挥手,命围在船尾的锦衣卫让出一条路来。

我心知道刘瑾肯定不会放过叶子的,细心审视四周,发现后面两条船上的锦衣卫有所异动,猜想刘瑾定是在设什么圈套。

叶子自然也是看破了这一点,仍是站在原地不动,短剑仍是死死地抵在我的脖子上,用我做着挡箭盾。

我心想再这样对峙下去,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眼下若想要让叶子安全脱身,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我跟她一起逃走了。

心中打定主意后,立刻低声对叶子说了两个字:“跳水!”“皇上!”在刘陵的一声惊呼中,叶子奋力拉着我,同时纵身从甲板上弹起。

我俩在半空中一个翻腾,做出了一个就连跳水双骄熊倪和郭晶晶都做不到的高难度系数的跳水动作,双双投入了河水之中。

江山冰冷,河流湍急,好在我早有准备,在入水之前就吸足了一口气在肺里,然后紧闭呼吸,不让河水灌入口鼻之中。

我在水中已听不到面上不的声响了,不过抬头见到水面上一片混乱,大船上的众在见到我和叶子双双跳水后,肯定是急翻了天。

好在张允和谷大用等着顾忌在我的安危,不敢下令放箭。

我拉了拉叶子的手,示意她顺着江流往下游潜去。

值得庆幸的是我游泳的水平还不算差劲,叶子是当杀手的,自然也是精于水性,于是我俩就潜在水中,顺着水流,奋力往下游方向游去。

大约过了十分钟,也不知道游了多远,我实在是憋不住气了,便往下蹬水,一头钻出了水面。

“呼!”“呼!”“呼!”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回头见到,原来已经游出很远了,身后的三条大船已处在了我眼视的最远点,隐约只能见到船上有人下岸,正要展开严密的搜索。

“哈!叶子,差不多要逃掉了,我们再顺流往下游吧!刘瑾他们肯定追不上!”想到能救了叶子脱险,我心里一阵高兴,但当我回过头来,才发现叶子根本没有同我一样浮上水面来。

“叶子?”我心中掠过一阵不安,想来刚才叶子孤身一人几经拼杀,再加外受了伤,力气几乎耗尽了,而又在这水中潜了这么久,人终究不是铁打的,叶子定是坚持不住,溺水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吸足了一口气,又埋头钻入了急流不息的河水中。

在水底下,我睁大了眼睛,四面搜索,终于让我发现了叶子。

她此时一动不动,身子正在不住地往下沉。

我心中大急,连忙游过去,一把拉住她。

叶子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河水不断地从她的口鼻中灌入。

情急之下我没敢再多想,只紧紧将她抱住,埋头对准她的双唇,用嘴将口中的氧气渡了过去。

而我手臂的伤口和叶子身上的伤口都不断渗出殷红的鲜血,渐渐将河水染得混浊不堪。

片刻之后,叶子缓缓睁开了双眼,似乎回复了点神志。

在水中无法说话,我只得向她点点头,然后紧拉住她的手,奋力往水面上游去。

由于将才把气都渡给了叶子,此时水中的我已是感觉大脑缺氧,全身乏力,但若是这样溺水而亡了,那可真是太不值了,因此本着求生的本能,我发挥出了人体潜在的超强潜能,拉着叶子,手腿并用,拼命地划水,终于在自己快被憋死的那刻之前,一头冲出了水面。

“呼!呼!**!真他妈悬……”我猛喘着气,濒死还生的经历令我既兴奋又后怕,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句粗口来发泄。

“咳!咳……”叶子也吐出了呛在肺里的河水,渐渐缓过气来。

江流依旧湍急,带着我和叶子急流而下,而背上也隐约传来马蹄声与叫喊来,想来是刘瑾派了大批锦衣卫顺江搜捕而来了。

在水中浮沉的我轻轻拍了拍叶子,说道:“大姐,还能游得动么?我们快上岸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