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三十七章 美丽的误会

正文第三十七章 美丽的误会完成了一次抢劫的壮举之后,我和杨杨背靠着墙,扯下蒙脸的黑巾,听见院内两只老虎的歌声还隐隐传来,对望了一眼,终于是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杨杨笑罢,钦佩地望着我说道:“嘻!逍遥哥,想不到你还真有一套!”我谦虚地笑道:“一般般啦!”“嘻嘻,快看看我们第一次劫富济贫可就是收获不小哦。”

杨杨笑盈盈地拉开钱袋,向我展示刚才打劫得来的钱。

我一看里面一堆白花花的银元,还杂着不少的银票,只是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两银子,不过最少也有个千八百两,心想这回可是发了,现在有了这么多银子,以后不管怎么样,我也就不用再那么落泊了。

“逍遥哥,你拿着。”

杨杨一把将银袋塞给了,看他虽然像个小乞丐,但对这么多银两却并不在乎。

他转身蹦跳着,跑去对面矮墙后那排凉着的衣服里顺手牵羊,拿回来一件,又笑着对我说道,“逍遥哥,看你衣服好破了,不如换件新的穿吧。”

“嗯,也好!”我点了点头,扯去破烂不堪的外衣,走到一旁的井边,取了一瓢水,洗了洗脸,便将杨杨递给我的那套新衣服换上。

那是一套青布儒衫,穿起来倒是非常宽松、舒服,很有休闲装的味道,只是那儒巾我不知道该怎么个戴法。

“嘻!逍遥哥,我来帮你弄。”

杨杨手脚儿十分麻利,踮着脚尖,很快帮我弄好了头巾,接着后退两步,满意地托着下巴欣赏着我这一般行头,最后啧啧称赞道:“逍遥哥,你这一身打扮倒是活像个饱读诗书的秀才郎君。

嗯,不过好像还缺点什么?对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似又想到了什么,吃吃地笑了笑,便又将手中的折扇塞给我,然后满意地笑道,“嘻!再配上这把扇子就更像了。”

他这话倒也没说错,我也是个大学生来着,正好古代的秀才、举人的身份相符,穿上这么一衣儒衫,自然也就有了那么股子书生气质。

我想着不由笑了笑,打开扇子一看,做工十分精巧,扇骨上还淡着一股淡雅的香气,扇面上是一画水墨绘画,只有几根竹子和一朵兰花,虽然是简单的几笔构成,却是画得栩栩如生,旁边还题了两行小字,只是写得甚得潦草,我也不太认得清是什么字。

细细看着手中的折扇,我虽不太懂得字画,但也能瞧出这东西肯定什么大师的杰作,若不然那些黑虎堂的家伙也不会要强这东西了,想来也该是很值钱的宝贝了。

而杨杨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了我,完全不当一回事。

我摇了摇扇子,对杨杨笑道:“杨杨,看你一身也是又脏又破的,怎么不自己也弄件衣服来换上啊?”“嘻!我就喜欢现在这身打扮。”

杨杨调皮地笑道,他说着还又故意用脏手去抹鼻子,旋又笑道,“逍遥哥,跟你在一起真是好玩极了。

我们扮过侠盗,接着我看不如来玩风流才子吧,反正你那么像。”

我收起折扇,没好气地笑道:“你小子就光顾着玩,刚才还说要出钱那个小姑娘安葬她爹爹,这么快就忘了吗?”“噢!是啊!一时高兴,差点就忘了正事了。”

杨杨恍然大悟,上前拉着我的手,说道,“嘻!看来逍遥哥你的心肠也不是一般好,嘴巴虽不说,心里却是惦记着那可怜的姐姐哩!我们快走吧,人家那个姐姐还等着我们回去哩!”被杨杨拉着没走出几步,我的肚子就是一阵绞痛,不由得眉头大皱。

杨杨见状,关心地问道:“逍遥哥,你怎么了?”我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唉!刚才抢钱的时候,忘了随便抢两个包子、馒头来吃,搞得我到现在我还饿着肚子哩。”

杨杨抿着嘴笑道:“逍遥哥,你别逗了,哪有大侠去劫富济贫的时候还抢包子吃的,别人知道了人多丢人啊?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杨杨说罢,又拉着我,离开宅院,往来路走去。

一路上见我拖拖拉拉,东张西望,杨杨便又问道:“逍遥哥,快走啦!你在瞧什么啊?”我拍了拍腰间的银袋,说道:“我记得进城的时候,见到一个卖烧饼的小贩,怎么这么早就收摊了。”

杨杨嘟起小嘴道:“好啦!逍遥哥,你别老吵饿了,少吃一顿饭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那个姐姐还等着我们哩。”

我苦笑着说道:“哎!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却不知道一个人从有点饿,到很饿,到非常饿,再到饿得不行了,那其间的滋味……”说句心里话,我现在最想要的恐怕就是肯德基里卖的那种特大号的牛肉汉堡包了。

“快走!快走!”杨杨不理我的抱怨,硬拉着我快步走过长街,回来到刚才那个少女卖身葬父的地方。

在街边,围观的那些人早已走散了。

杨杨拉着我正要过去,却见到那名少女跪在一个富家小姐面前,一脸的感激,连连对其叩头道谢。

“小姐,您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愿这一辈子做牛做马,来伺候小姐,以偿还您的恩情。”

见到这种情况,我已猜到是那个富家小姐已出钱为那小女买棺葬父了,看来我们是来晚了一步。

而杨杨见状,却是一脸的不服气,一古脑跑了过去,嚷着说道:“哼!你是哪儿的小姐,明明是我们先说要帮这位姐姐出钱的,你怎么这么不讲理,要抢我们的生意。”

跟在后面的我听了杨杨这番,真有点汗颜,本来这种好事,谁做不都是一样,瞧他说得却跟什么似的,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只得跟着走了上去。

那富家小姐脾气到是很好,被杨杨这么呵斥她,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伸手将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女给扶了起来,而站在他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却是略带不悦地说道:“你是哪来的野小子,在我家小姐面前撒野!”“哼!明明就是你们不讲理……”杨杨仍是一脸地不忿,挺着胸脯还想要与对方争吵。

我上前阻止了她,然后对那富家小姐道歉道:“对不起,我这小兄弟年纪小,不太懂事,言语冒犯了,还请小姐见谅。”

那富家小姐闻声,回眸打量着我,我留心打量了她一番,她约摸二十多岁,皮色白晰,身段玲珑,生得秀丽一张瓜子脸,不施粉黛,头上挽着一个端庄、典雅的云鬓,再加上她那一身淡雅却又不失雍容华贵的雪白色的罗衣,百分百就是一位风姿绝代的美人,比起刘陵来也似乎要胜出一筹,尤其是她那双明眸中,更透着一股成熟、睿智的气质。

在她身边的那名男子大约四十来岁,身材瘦高,脸容老练、城俯,给人一种精明成稳的感觉。

以我的眼光,看上去眼前这两个绝非是一般人。

那富家小姐打量着我,又见到我手中的折扇,眼中隐隐散过一丝惊喜之色,接着收回了目光,转对卖身的少女问明了原由之后,才开口说道:“这位公子言重了,原来你与这位小兄弟也是善心人士,让小女了很是敬佩。”

“哪里,哪里。”

我尴尬地笑了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那富家小姐又淡淡一笑,回头对他身边的管事说道:“钱叔,麻烦你安排一下,替这位姑娘好生将她爹安葬了,然后再派人送这位姑娘回家吧。”

“大小姐,您真是难得的好人。”

卖身的少女又感动地跪了下来,哀求道,“只是我家的房子早已地主讨债霸占去了,小女子已经无家可归了。

小女子只希望小姐您不嫌弃我粗笨,收留下我。

我愿意为奴为婢,终身伺候您。”

那富家小姐闻言,露了一丝怜悯之色,并没作过多思量,便欣然答道:“姑娘身世如此可怜,若你愿意来我们沈家,我就收你做我的侍婢吧。

嗯,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小女子叫小荷。”

卖身少女说道,又重重地对那富家小姐叩了个头,“小荷多谢小姐您收留!”那富家小姐再次扶起小荷,和善地说道:“小荷,你以后就是我们沈家的人了,不用再行这么大的礼了。”

这时,杨杨扯着我的衣角,一脸气鼓鼓地在我耳旁细细道:“你看吧,逍遥哥,人家已经被别人买去了。

我们这不白费了力气去弄银子。

哼!都怪你,也不帮着我说理!”我心中狂汗,原来这小子不是真心想帮那小荷姑娘,而是为了要把来买来为婢,不由白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呵!你自己都是饱一顿饿一顿的,还想买人家小姑娘来当丫环,真不知道你想什么来着?”杨杨吐了吐小舌头,笑道:“嘻嘻!好玩呗!”我叹了口气,真有点对他无语了,见到卖身少女的事情已经了结了,眼下只想拉着他走人,尽快去买东西吃,若是我怀揣着几千两银子饿死街头,那可真是千古笑谈。

“这位公子请留步!”我一把拉起杨杨,正欲带着他离开,却忽然被那富家小姐给叫住了。

我停下脚步,只见她落落大方地望着我说道,“小女子姓沈名凤菲,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呵,只是萍水相逢,名字不提也罢。”

我敷衍着说了一句,也没料到这位漂亮的富家小姐竟会主动来答讪我。

虽然她是个美女,但我此时却是兴趣泛泛。

因为“食”字总也是排在“色”字前面的,此时此刻,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自己肚子里已经比非洲国家索马里还要严重的饥荒问题。

那沈小姐淡雅地笑了笑,缓缓说道:“唐公子,其实凤菲与你同是苏州人士,只可惜一直无缘见面。

凤菲一直很仰慕唐公子你的才华。

今日有幸能在此相会,凤菲心里着实高兴。

因此诚意邀请唐公子到我下住的别院一聚。

虽然此举有些唐突,但还望唐公子你不要推辞。”

眼前这沈家小姐一番话还请让我有如丈二金刚,半点都搞不着头脑。

一旁的杨杨却是推了一把正在失神的我,低声窃笑道:“嘻嘻!逍遥哥,看来这个什么沈小姐,还真把你当成是什么风流才子喽。

你可是遇上艳福了!”见到沈小姐诚恳的目光,我细心回味,她把我误认为是什么唐公子,看来多半是因为我拿在手中的那把扇子,这折扇是起初在酒楼打架时,杨杨从那胖秀才身上顺手牵羊来的,我记得那胖秀才说过这东西是他朋友小唐的。

照此来看,准是这个原因了。

想到这个问题,我正想向开口对沈小姐解释,却又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叫嚣声:“老大,我们发现那两个家伙了。

那小子还打伤了我们不少兄弟!”我心头一怔,知道麻烦又来了,回头一看,来得正是那群黑虎堂的地痞。

他们一行三十来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领头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恶汉。

“好小子,你哪儿冒出来的鸟人?敢在我们黑虎堂的地面上撒野。

今天不把你们给剁了,我徐镖以后就不在道上混了!”黑虎堂的老大咬牙切齿地冲着我叫骂了一声,手下的小弟手一个个都在摩拳擦掌了。

黑虎堂的众人很快将我们几个给围住了,街面上的行人顿时也吓得逃散开了。

沈小姐和他的管家见状,都是微微一怔。

见到这么多的凶神恶霸,小荷亦吓得脸色泛白,倒是杨杨一点也不觉得害怕,还站出来说着大话道:“哼哼!谁怕你们这些流氓坯子。

识相的就快点滚,不然我大哥马上将你们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我心中叫苦不迭,自己那几下子功夫虽然不差,但怕也打不过这么多人,况且我现在这个状态,早已是饿得手脚发软、头脑发晕,想跑怕是也跑不动了,这下子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危及一刻,想不到沈小姐却是上前一步,替我出头了。

她虽然外表娴淑,但对着三十四名恶汉,却一点也不心怯,以平和地语气说道:“这位带头的大哥,请问唐公子哪里开罪了你们,你们要这么兴师动众地来找他麻烦。”

“嘿嘿,徐老大,你瞧这女的长得真是俊啊!咱们全城的妓院里都找不出这么个天仙美人儿。”

“是啊!是啊!哈哈哈!”黑虎堂的那班流氓说了一句话,立刻引发了十来句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特别是那叫徐镖的老大,一双色眼直盯着沈小姐。

若是他的眼光能脱人衣服的话,此时沈凤菲身上的衣服怕早已经被脱光了。

“大胆!”沈凤菲身后的钱管家已站了上去,护着自家小姐,勃然怒道,“你们这帮屑小之辈,胆敢对我们家小姐无礼!还不快向我家小姐道歉!”“他娘的老家伙!想找死啊!”黑虎堂的众人叫骂着,已是扬起手中的刀棒,想要冲上来打人了。

我咬了咬牙,想来大多数的英雄、好汉都是被迫而当的,现在这情况,我就算安然逃走了,也必会连累到沈小姐等人,看来只有硬着头皮再和这帮地痞流氓大干一架了。

只希望在这大街上将事情闹大了,到时候衙门里的官差会出来搭救,想到这里,不由得暗自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