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五十一章 运镖轶事

正文第五十一章 运镖轶事不是这么衰吧?我心中暗忖道,本来林家镖局的事与我无关的,不过现在跟他们一起走,也算是坐同一条船,要是真有什么状况,我也不可能置身事外的,于是起身,悄悄往前摸去,准备瞧瞧前面的情况。

我屏住呼吸,慢慢朝着走去,借着一丝月色,见到前面那堆草丛在隐隐晃动,好像有人躲在后面,为了以防万一,不由暗暗聚起绵掌之力。

等到走近了,我已基本确定不会是有人趁夜劫镖,但又草丛后又躲得是什么人呢?我忽然听到流水的声音,心中更是疑惑,于是手张拔开了草丛。

“吓!”我猛地愣住了,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原来草丛后蹲的是林月如。

我本误以为是有敌人半夜来袭,谁想的到竟会是林家大小姐偷偷跑出来小解。

幸好四周黑漆漆的,实在看不清楚,不然我肯定得长针眼了。

“你……”正在如厕的林月如见到我的突然出现,也是大吃一惊,怵怵地与我对视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这种尴尬没有维持太久,我连忙转过身去,一声不吭,跑回到镖车旁坐下,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过了一会儿,只感觉一阵冷风吹过,林月如已从远处的草堆后走了过来。

我听到动静,抬头望去,只见她铁青着脸,一步一步朝我这边走来,不由心里暗忖道:糟了,她不会恼羞成怒,要来杀我灭口吧?“你……你这**徒,刚才看见什么啦?”林月如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真让我有点不寒而粟,好在她手里没拿剑,于是我转了转眼珠,装糊涂道:“咦?林大小姐,你怎么还没睡?我都困得要睡着了。

哈!你问我什么来着?”“李逍遥,你……你刚才……”林月如又羞又恼,紧咬着银牙,玉脸有些胀红,刚才那么尴尬的事,她当然说不出口,直把牙齿磨得作响。

我又继续装糊涂道:“林大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你还不去睡觉,天都快亮喽!”林月如仍旧怒瞪着我,虽然她的眼神足以将我千刀万剐,但最终还是没有发作出来,想来这事要是闹起来,惊动了其他人,她只会更加尴尬,于是她只是压低了声音,狠狠地对我警告道:“李逍遥,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给本小姐听着,刚才……刚才的事你要是敢跟别人提起,我一定剪了你的舌头!”我继续装憨,打了个哈哈道:“哦,到底什么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耶!”“哼!”林月如娇哼了一声,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便转身走回自己的帐篷里去了。

“呼!好悬!”我长吁了一口气。

我都看到她那个了,但林月如没动手打我,也没骂我,可算是幸运了,不过这笔帐她肯定又是记在心里了,希望她不要认为我是故意去偷窥她就好。

但她很可能是这么想的,因为在她眼里,我几乎就是个**贼。

我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双手合什,默念道:“有怪莫怪,小孩子不懂事,什么都没看见。

睡觉,睡觉。”

第二天天刚微亮,镖队便拔营起程,继续北上赶路了。

林月如由于介怀于昨晚的事,有意避免见到我,一个人骑马走到镖队的前面,与镖头沈冲一起领路。

我自然也不会蠢的要去惹这只雌老虎,便跟着大队的后面,与押尾的汪敬忠闲聊着。

镖队下了官道,走进一片山道,四周的林阴茂密。

汪敬忠收敛起神色,仔细观察了一番周围的环境,然后快马走了两步,朗声对众人说道:“大家小心戒备,听闻此处常有盗贼出没,可不能掉以轻心!”众镖师纷纷应和,也都打起精神来,不再闲聊,认真押运着镖车。

我心想,该不会真有什么土匪来打劫吧?要是真的有,我还是躲着不动手算了,反正他们也不缺我一个。

自己就当过几天山贼,也不想去杀以前的同行。

又走了没多久,我已见到葳蕤的树林间有人影闪动。

心道:这山头上还真是有土匪。

看来还是躲在后面的好。

于是勒马停了下来。

“什么人?给本小姐滚出来!”前面带队的林月如亦有所发现,当下勒住马缰,娇叱了一声。

“噢!噢噢!”几声叫嚣之后,有二十多名山贼从山路两旁的树林内跳了出来,晃动着手里的刀剑,拦住了镖队的去路。

“哼!哪里跑出来的小贼,统统给本小姐让开,不然休怪本小姐剑下无情!”马背上的林月如大显巾帼本色,怒叱了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宝剑。

众师镖们见到林月如拔剑,也都纷纷握紧了随身的兵刃。

双方这么一对峙,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大小姐,稍安勿躁!”汪敬忠策马上前,制止了准备动手的林月如,朗声对拦路的山贼问道,“青山不转,绿水长流。

敢问是哪路的朋友?还请划个道了!”拦路的山贼中走出一个领头的独眼龙,他先将汪敬忠打量一番,然后说道:“我们是清风寨,兄弟们在此收点买路钱。

你们这是哪路镖局的?亮个字号吧!”他见到我方人强马壮,说话的口气倒也有几分客气。

“哈哈!”汪敬忠从容笑道,“原来是清风寨的朋友,好说好说。

我们是通威镖局的。

还请借道过一过。”

那山贼头目考虑了片刻,笑道:“原来是通威镖局的号子,那就卖个面子。

兄弟们今天就不打猎了。”

我听对方这么说,知道是不用动手了。

只见汪敬忠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丢给了山贼头目,“承蒙关照。

照着道上的规矩,这点碎银子当是我们总镖头请请诸位朋友喝酒!”独眼龙山贼掂了掂银袋,便挥手道:“兄弟们,让道!”一众山贼应和了一声,纷纷让出了道来。

“多谢!”汪敬忠笑着对独眼龙拱了拱手,便招呼了大家继续前进。

我骑马跟在后面,看着退去的山贼,心想着看来这林家镖局在北方还是挺有威望的,忠叔也不愧是个跑镖的老江湖,几个简简单单几句话,再随便给点银子,就顺利过关了。

看来我跟着林家镖队去京城的决定是明智的。

等过了这段山路,气氛也就逐渐轻松了起来,我策马走到前面,对汪敬忠笑道:“忠叔,你可真有一手啊!刚才只那么几句话,就把一群山贼给打发了。”

汪敬忠谦虚道:“哪里,哪里。

这全是仗着咱们林总镖头的威名。

一般我们行镖的只要亮出字号,那些绿林强盗都会给面子,若不然想要靠真刀真枪,每次都得动手,那这镖局生意根本是做不下去的。

所以我们做镖局的名声与信誉最重要。”

“呵,原来是这样。

我还真没想到。”

我点了点头,笑道,“看来我是被以前看得那些武侠电视剧给误导了。”

“哼!”林月如冷哼了一声,显得有些忿忿不平,似乎刚才没动手打架,她觉得不过瘾。

我心想,看来他们上一次被黄巾盗劫镖,多半是因为林月如那高傲的性格,双方言语不合才动手的,看来那次事的真与我无关。

汪敬忠见到林月如的表情,语重心常地说道:“大小姐,总镖头自从上次病愈之后,身体也有些不如以前了。

而他又只有你这么一个独女。

这次总镖头答应让你跟我一起出镖,也是希望能让你多些历练。

咱们跑镖的人一定要够冷静、沉稳,才面应便突然的危机。

大小姐若是改不了冲动、好胜的个性,总镖头怎么能放心将大权交落给你……”林月如听到长辈的教训,虽没有出言反驳,却也只是不耐烦地点了点头。

而汪敬忠又突然说道:“嗬!不过若是大姐小你日后能赶快找到一个精明能干的夫婿,那可就正好继承咱们通威镖局的大业了。”

“忠叔,你说哪儿去了……”一提到找老公,林月如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而汪敬忠笑了笑,竟然扭头望了我一眼。

我心道,他前几天还想着要招揽我加入林家镖局,现在似乎还想把我拉去当林家的过门女婿。

我什么身份啊?呵!我可是当今大明朝的皇帝来着。

这老汪可真是得不了“寸”,还想进“尺”,哪有这样的人啊?为避免尴尬,我轻咳了一声,说道:“忠叔,你们先走,我去办点事。”

林月如抬头白了我一眼,“李逍遥,你别拖拖拉拉的,耽误我们镖队的行程。”

我嘿嘿一笑道:“林大小姐,人有三急嘛!”“可恶!”林月如闻言,脸色微变,似乎以为我在拿昨晚那码子事来调笑她,差点想要挥鞭子抽我。

我翻了个白眼,连忙调转马头,骑入路旁的树林里。

我回头看来看,心想着林月如不会悄悄跟过来,偷窥我出恭,以报昨晚之仇吧?呵!这林大小姐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心理变态。

我笑了笑,跳下马来,往前走了几步,随便捡了个地方,正准备解开裤子方便一下,却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说话声。

“三哥,你看那通威镖局的人马还整齐的,刚才那帮山贼都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嗬嗬!那些个小毛贼算个屁,能和我们沧州五鬼相提并论吗?”“三哥,我们跟踪了这么长一段路,都没有什么机会。

他们戒备的倒是挺严的。

而且听说那汪敬忠的武功也不弱。

你看我们是不是等与老大他们汇合后再从长计议?”“哈!就算是那林震亲自押镖又怎么样?那只琥珀观音,我们沧州五鬼是抢定了。

哪用等老大那么麻烦。

我早已在前面不远设了套,只须给他们下点七步倒,还不就手到擒来了。”

“哈哈!还是三哥你的诡计多端。

我看来押镖的小妞长得挺俊的,好像是林震的女儿吧?”“嘿嘿!老五,你小子成天忘不了女人。

到时候把那婆娘一并抓回去。

我们兄弟五个轮个玩,还怕不过瘾吗?”我无意中听到这么一段对话,当然也没顾得急方便,定睛朝前望去,只见到树丛内有两个人正爬着偷偷观察林家镖队的动向。

看来还有什么沧州五鬼要打镖队的主意。

好在那两家伙一直在观注镖队,才没有发觉我的存在。

“好了,趁他们走的慢,我们先赶上去准备一下,到时候好财色兼收!”话音一落,我还没来得及瞧清前面两个家伙的模样,便见到到两条人影从树林中从窜而去,朝着远方遁去了。

只看他们的身手,猜想这两个家伙武功肯定不一般。

“呵!刚才还以为可以一路平安,看来跟着林月如的镖队也少不了会有麻烦。”

我喃喃自语地说着,也不忘掏出兄弟解决问题。

我一边方便着一边想,反正知道去京城怎么走了,不如不要跟着林月如的镖队,自己一个人去京城算了。

不过这样做人好像有点不厚道,至少也要跟上去给林月如他们提个醒。

我骑马追上了大队,走到后面的魏通叫住我问道:“李兄,你刚才跑到哪儿去啊?”“呵,方便去了。”

我笑道,“对了,小魏,你们这趟镖到底押的什么东西,很贵重吗?”魏通与我混得熟了,也没什么顾忌,随口说道:“是一批上等的江南丝绸,还有八万两镖银。

李兄,你问这个干嘛?”“丝绸?”我愣了愣,刚才明明听那两个家伙说要抢什么琥珀观音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多想,笑了笑,说道:“呵呵!没什么,随口问问罢了。

小魏,你这是第几趟走镖了?”“算上这次,已经有七次了,以前都是跟着总镖头出镖。

可惜每一次都是风平路顺,没遇上过大事。

所以一直没什么作为。

唉!这样子下去,不知道等什么时候才能升成镖头。”

我见他流露出一丝渴望之色,似乎很希望能遇到有人劫镖,要干轰轰烈烈的大事。

心中笑道,年轻人真是不懂事。

你小子要是像我这样经过这么多离奇古怪,大风大浪之后,就是烧香拜佛,祈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事大吉了。

我俩落在队伍后面又闲扯了两句,便听见前方传来林月如的斥责声:“你们两个拖拖拉的搞什么。

魏通,你还不快去给我看着镖车,别着一些无聊的人废话!”魏通被他们大小姐骂了一句,不敢再和我多说,对我吐了吐舌头,打马赶了上去。

我心道,若是不刚才我偷听到那个情报,你们林家镖局怕是又要栽筋斗了。

算了,我就再做一次好人,跟着你们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