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五十三章 分道扬镳

正文第五十三章 分道扬镳汪敬忠担心路上再出状况,所以一直催促着队伍加快行程,又经过了三天的日夜赶路,镖队到达了保定府的分局之后,众人这才稍稍松下一口气来。

汪敬忠下令在这分局里休整两天,然后再上路。

上次受了重伤的镖师就留下了疗伤,然后从分局里再抽调十名经验丰富而且武功高强的镖师加入队伍,整装待发。

吃过晚饭,我一个人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心想着该找个什么借口,与林家镖队分开,一个人上路算了。

由于我的历险经历已经非常丰富了,所以现在的我变的有点怕事,不愿再惹上麻烦,只希望平平安安地去到北京。

“李大哥,你在这儿啊!我正找你了。”

我还没想到什么好借口脱身,却见魏通那小子从院外走了进来,热情地与我打招呼。

我点点头,笑道:“小魏,找我有什么事。

嘿!不是要约去喝酒吧?”魏通答道:“明天镖队就要出发了,忠叔再三叮嘱了我们,这趟镖一定要全力以赶。

现在哪还敢偷跑去喝酒啊!”他递过来一把长剑,接着说道,“李大哥,我看你没有佩剑,刚才就要兵器库替你拿了一把,你看看合不合用。”

我接过着,心里不由发笑,这剑拿给我什么用?我除了会几下绵掌,其它的武功根本一窍不通,你小子怎么不说给我一把左轮手枪防身更实际。

呵!不过有把剑总比赤手空拳来的好,索性就把长剑系在腰上,当是装装门面。

魏通又接着说道:“听忠叔说,这次想要打我们镖队主意的对手非常的厉害。

好像是黑道上出了名的沧州五鬼。

上一次他们只来了两个人,我们就险些不敌。

想起那天,阿然他们就那么死了,我心里还有些害怕。

这还有一段路才能到京城,希望希望要李大哥能在路上鼎力相助。”

我见他情绪低落,心想你这小子现在知道怕了吧?原来是想我路上罩着你。

可是我都还想别人罩着呢。

还没来得及答话,却听见林月如的声音传了过来:“哼!李逍遥他有什么本事。

他那些武功连本小姐都不如,他跟着我们镖队,只会乱添麻烦!”我回头一看,正是林月如昂首走了过来。

我才不在乎她如何蔑视我或损我,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正好借她的话道:“是啊!林大小姐说的对,我继续跟着你们镖队只会碍事,我正想去找忠叔请辞哩!”“哼!”林月如又轻蔑地瞅了我一眼,往汪敬忠的房里走去,我也对有点不知所措的魏通摊了摊手,做个无奈的表情,然后跟着去了。

正独自呆在房内沉思的汪敬忠,见到林月如和我来了,先是一愣,接着开口说道:“大小姐,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要跟你说。”

“忠叔,有什么事……”林月如回头瞥了我一眼,“我们镖局的事,不相干的人请出去。”

我正想着,反正要走,干脆这样不辞而别算了,当作是我被林月如气走的,面子上还要过得去的,谁知那汪敬忠不识相,竟然说道:“不碍事,我正好有件要托付给李兄弟。”

林月如显然很不愿意,但忠叔毕竟是长辈,也是镖队的领导,所以她没有出言反对,只是撅了撅嘴,扭头不理我。

而我更是不好说走,只是谦虚地笑道:“忠叔别这么说。

我这人也没什么本事,其实是跟你们一起,都只会添麻烦,我来就是想跟你告辞的。”

忠叔对于我的自我抵毁表现的不置可否,只是说道:“大小姐,昨天我已无鸽传书回总局,将目下的情况告知了总镖头。

希望总镖头能尽快赶来于我们会合。

须有总镖头亲自坐镇,才能确保此事的镖行万无一失。”

林月如听了这话,有些不以为然了,说道:“忠叔,上次只不过是我们一时疏于防范,才会被那两个贼人袭偷,况且他们已被打退了,以后路上只要我们严加戒备,必定不会再让那些什么沧州小鬼有机可趁。

何必再要我爹爹亲自出马?”忠叔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消息已经被人走漏了,想要劫镖的可能不单只有沧州五鬼,只怕还有其它厉害的黑道人马,躲在暗处伺机而动。

所以接下来的路绝不好走。

虽然我从分局抽调出二十名得力的兄弟帮手,但凭我们的实力,也未必有保得住这趟镖……”他说到最后,神色已渐渐凝重起来。

林月如并未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不解地问道:“忠叔,你说什么消息走漏。

为什么这次会有这么多人想打我们镖队的主意?”忠叔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小姐,其实我们这趟镖,明里是押运一批丝绸与银两去京城,暗地里却是要护送一件价值边城的宝物。”

林月如闻言一愣,她身为镖局大小姐,也不知此事,看来定是非常机密。

却不知为什么会那些黑道人物会知道。

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忠叔,你所说的宝物,是不是那个叫什么琥珀观音来着?”汪敬忠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说的出那东西的名字来,但他眼中的戒备之色转瞬即逝,只是低声说道:“李兄弟,我把你当自己人,此事也不瞒你。

我这趟所押的暗镖正是琥珀观音,此物价值不下百万,实乃稀世奇珍,所以那些人都是想打它的主意。”

汪敬忠对我这般信任,倒让我有些感动,忍不住又说道:“哈!忠叔,到底是什么宝贝,那么多人抢,可否拿出来瞧瞧?”林月如听到我能说出连她都不知道的琥珀观音的名字,脸色就已经微变了,此时更是回身拔出了宝剑,长剑直指向我胸口,叱道:“李逍遥,本小姐就知道你想跟我们镖队上路,一定不安好心。

原来是想打我们镖队的主意!本小姐现在就杀了你,以除后患!”“嘿!我只是听那沧州二鬼说话时提到的。”

我可不想跟林月如闹,连忙解释了一句,并举起了双手投降道,“我不看了,不看了。

反正不关我的事。”

忠叔也帮我说话道:“大小姐,你别冲动。

我汪敬忠虽然本事不大,看人还是很有眼力的。

我绝对信得过李兄弟的为人。”

“哼!他的为人算什么。

油腔滑调,不务正业,穷财好色,而且武功又差。”

林月如损了我几句,方才怏怏地收起了宝剑。

汪敬忠望了我一眼,又对林月如说道:“大小姐,虽然我已经飞鸽传书,请总镖头带人来支援,但也是远水不能救近火,所以我刚才我想了很久,想到一个比较周全的办法。

可以把琥珀观音平安的送到京城,才不会有失我们通威镖局的信誉。”

林月如自信满满地道:“忠叔,你有什么办法就直说吧。

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汪敬忠很谨慎地到窗口巡察了一下,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包裹,郑重地交到了林月如手里,然后说道:“大小姐,这里包的就是那价值边城的琥珀观音。

现在我就把她交给你来护送。

今天夜里,你就暗中离开分局,带着它北上去京城。”

“忠叔,你这是?”林月如拿着包裹,有些不解地望向汪敬忠。

汪敬忠解释道:“大小姐,想要夺琥珀观音的人只知道东西在我们镖队里,他们都会猜测一定是由我随身护送。

所以我们只要兵分两路,一明一暗,由大小姐你护送琥珀观音,绕路北上,而我继续带着镖队走,引开想要劫镖的人。

然后我们再在京城会合。”

我闻言,不由有些佩服汪敬忠的谋略与胆色,要知道想要抢这东西的人肯定不少,而且肯定个个都很厉害。

他用这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虽然可能会让林月如护着东西安全到达,但他自己带着镖队作耳,必将受很多的明枪暗箭,搞不好在路上就壮烈牺牲了。

林月如的智商也不算低,她也明白到了汪敬忠的用意,却是亦然说道:“忠叔,这怎么行?我怎能让你带着镖局的兄弟们去冒险,而独自离开。

不行,我们一起护镖去京城。

我相信我们一定能保得住这趟镖的!”汪敬忠摇了摇头道:“大小姐,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

你要知道这趟镖事关重大。

之前我们通威镖局已经有过一次失镖,好在总镖头极力挽回了镖局的声誉。

若是这次护送琥珀观音再有什么闪失,那么我们通威镖家很难在北方立足了。”

他顿了顿,对还想再反对的林月如,以恳求的语气道,“大小姐,为了总镖头这么多年辛苦创下的基业,我希望你能够以大局为重!”林月如这才点了点头,接受了汪敬忠的提议,并信誓旦旦地说道:“忠叔你放心,为了我们林家镖局,我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我一定会平安的将这趟镖押送到京城!”汪敬忠深吸了一口气,又说道:“大小姐,我受总镖头重托,因为此事关系重大,所以这琥珀观音押运之事,除我之外镖局里的兄弟并不知情。

但要你一个人上路,我又不太放心。

因此……”汪敬忠说着,将目光投向了我,同样报以了恳求的眼神,对我说道,“李兄弟,以前你曾治好了我们总镖头的怪病,我们镖局上下一直对你报以感激。

现在汪某想再请救你相助一臂之力,陪我们大小姐一起上路。”

我还未及答话,林月如便已开口反对道:“忠叔,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让那种没用的人跟着我,只会碍手碍脚的!”汪敬忠微微皱起眉头道:“大小姐,前路凶险,这时候你就不要再任性了。

李兄弟他不仅身手了得,而且为人机智。

有他相助,我才能放心。

还希望李兄弟能仗义相助。”

“忠叔……”林月如咬了咬嘴唇,一脸的不愿意。

不过我心里反倒是有些疑惑,说起来我只不过以前顺手帮林月如的爹看过一次病,和他们林家镖局并不能算很熟,我搞不懂忠叔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难道他就不怕我半路起了歹心,把东西抢了,还顺手把他们大小姐给奸杀了?呵!我也没去想那么多。

本来我就打算找个借个脱身,免得无辜卷进去把命给送了,现在汪敬忠既然要带大队去当诱饵,引开那些想劫镖的强人,那么我跟林月如一起走,应该是很安全的。

人家忠叔都那么大义凛然了,我自然也不能不讲义气,于是拍了拍胸口,应承道:“忠叔,承蒙你这么看得起我李逍遥,那么我答应你,一定陪着林大小姐一起去京城,绝不有负你的重托!”“多谢李兄弟仗义相助。

汪某代我们总镖头先行谢过了。

希望李兄弟路上能照顾上我们家大小姐!”汪敬忠委以重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充满感激之色。

林月如不悦地哼了一声道:“哼!谁需要他来照顾。”

“大小姐……”汪敬忠不觉又皱起了眉头。

“好了,忠叔,我让他跟着就是了。”

林月如不耐烦地应了一句,又转身对我说道,“李逍遥,本小姐警告你,若是路上你碍手碍脚的,或是想打什么歪主意。

本小姐定会让你后悔的!”林月如的脾气我也算是受惯了,也不与她多嘴,只是微微一笑,装作点头哈腰地应道:“是,是,小人知道了,一切全凭林大小姐您的吩咐。”

汪敬忠见到林月如终于将他所安排的事情答应下来,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之后又与我们商议了分开上京城的路线和到时候会合的地点。

是夜,当分局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我和林月如骑上汪敬忠为我们准备好的两匹快马,偷偷摸摸地离开了保定府,趁夜骑马北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