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六十二章 洞口抗敌

正文第六十二章 洞口抗敌“大小姐,当心!”我大喝一声,挡到了林月如身前,拼着用手臂挨了阎俊一剑,同时发剑刺向他的心口,想来鲜血的代价,换取一个逃走的机会。

阎俊怪叫一声,突然一个旋身,腾空而起,避过我的长剑后,反攻向我的头顶。

林月如因我替她挡了一剑,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她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软鞭一掷,阻挡了阎俊一瞬,同时斜剑刺出。

阎俊的身形在空中一旋,利剑产生螺旋之劲,荡开了林月如的长剑,顺势划破了她的肩膀。

我抓住唯一进攻的机会,绵掌虚空拍出,但那强贼的剑实在太快,伤了林月如之后,又同时在我的手臂上划破了第二条伤口,紧接着又向我的胸口刺来,我根本无力防备,只得拼死出剑,求一个同归于尽,好在林月如及时回力,强忍着伤痛,及时发招,替我挡下了致命一剑。

在这短短的两三秒钟之内,我们三人之间上演了我一连串生死对攻,最后以林月如被震倒在地,我的长剑刺进阎俊的大腿,浅起一道血花作为了收场。

阎俊中剑之后,落在地上,险些没有站稳脚步,虽然他武功高强,但也无法再连续抢攻了。

我一剑使尽了全力,所以那一下他肯定伤的不轻,只见鲜血立刻将他的一只裤管染红了。

“我们走!”趁着对手腿部受伤,我也顾不得手臂上的伤痛,回身奋力拉起倒地的林月如,飞快向山头上逃去。

我吃力的扶着林月如急走了数十步,听见身后的呼喝声,回头见到沧州五鬼中的那个小胡子和胖子的身影,他们正展开轻功飞纵,往山上追赶我们。

“我们推石头!”想要保全性命,就得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我说着与林月如合力推动了身旁的两块大圆石。

山势虽然不算陡峭,但两个大圆石滚落下去,仍然阻挡二鬼片刻。

那二鬼跳开躲过滚石之后,大腿被我刺伤的阎俊也回过气来,同他们一起继续往山上追来。

我与林月如只得硬着头皮再往上顶爬。

又费尽了力气,推下两块大石后,我与林月如已逃到了山顶,再也无路可退。

我大喘着粗气,手臂上那两道不算太深的伤口上的鲜血已开始凝结了。

身为女生的林月如,体力自然还不及我,在如此的奔命下,她的脸色苍白,身体软的需靠住一块石头才能站稳了。

眼见到往左走就是山崖,下面不知是多高的深渊,往右是一个狭窄的山洞。

我俩对望了一眼,当然不会选择跳崖,只得往山洞处退去。

这时,沧州三鬼也快追到山顶了,我看见那山洞的洞中只能容的下一人进入,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有多深,到底有些什么,但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拼命地转着脑袋,心中很快想到了一个利用地形的办法,于是对正喘息林月如说道:“大小姐,你先躲进洞里去,一会我我会扑进来。

你一听见我的声音,就用剑往外刺!”我说着将手中的剑一并交给了她。

“李逍遥,你……”林月如也知我们已无路可逃,处境岌岌可危,她的脸色疲惫,茫然接过剑,眼神复杂地望向我,还想说话,身后的三鬼的声音已迫近了。

我为了给林月点增点信心,于是微微一笑道:“呵呵!大小姐,你可当心别刺到我了……”林月如闻言,咬了咬牙,提着双剑,转身躲进了那口山洞。

沧州三鬼的身影也在同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我慢慢调匀了呼吸,转过身后,面对着强大的敌人。

其实此时我根本无力再战了,但也努力使自己的表情镇定下来,不露出半点仓皇之色,将双手环抱了起来,微笑着与三鬼对峙着。

我这个大有所恃的异常举动,果然在片刻间将三个对手唬住了,使他们并没有立刻扑上来对我下杀手,只是一脸杀气的怒视着我,其中阎俊亦开始聚目搜索林月如的所在。

我没等阎俊的目光落到山洞中,立刻发出两声大笑,吸引了他们的主意力,同时朗声说道:“你们三个笨蛋,像几点苍蝇一样追我,是不是想找屎吃啊?被我拍死了两只还不算,呵!你们苍蝇五鬼是不是想全部死在大爷手上才满足啊?”“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老子现在就剁了你。

为老三和老五他们报仇!”那胖子闻言,怒吼一声,已是冲动地扬起了手中的板斧,准备上前扑杀我。

小胡子已将铁鞭举在胸前,同时提醒了胖了一句:“老四,小心有诈!”胖子又怒吼道:“怕他个鸟!老二我们一起上!”五鬼之首的阎俊仍是冷冷地盯着我,一言不发。

我最怕的就是他看破我的虚实,立刻出手,那我肯定连逃回洞内的机会也没有,眼见已激动了他们中的一个,于是接着笑道:“哈哈!死胖子,我第一个就要你的命。

你有种就过来啊!”我在说话的同时,便将身上仅剩下的力量聚于双腿,准备随时往洞内逃遁。

“找死!”那胖子禁不住我的挑衅,暴喝一声,挥斧向我飞攻而来,他身旁的小胡子也跟着扬鞭扑了上来。

我大笑一声,踢起一片沙石,阻挡了飞扑向我的二鬼片刻,同时半点也不可停留,返身往山洞口跃去。

说实话,我对这个反击计划能否成功,心里并没太大的把握,搞不好我反而会命丧上林月如剑下,但二鬼已近我身后,两件兵器,随时都能从背后取我性命,不想冒险也不行了。

这时候,我的身体已精准地飞窜入洞,洞很内昏暗,但我却能感觉到两道隐约的白光和一股紧张的呼吸声,那是持剑等待着的林月如。

“快刺!”我毫不犹豫地低呼了一声,同时猛地将身子一沉,埋头往地上扑去。

刹时间,我只感觉两道劲风擦着我的头顶急掠而去。

当我重重地扑倒在地上的时候,耳边已响起了洞中传来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我心中大喜,知道自己“奸计”成功了,顾不得去擦脸上的尘土,也不管身后二鬼里到底是胖子还是小胡子被刺死了,连忙翻过身来,双腿奋力往洞口外一蹬,狠狠地踢在了一人的身体上。

“嘭!”一个碰撞和痛哼声响起,追击我的二鬼双双从洞口处往外跌出了数米远,倒在了地上。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长舒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一具软弱的身体便压倒在了我身上。

原来林月如刚才刺杀二鬼的一剑,已是拼尽了她最后的力量,此时双剑脱手,软倒在了我身上。

“天杀的狗杂种!快老老子滚出来。

我阎某人今天不将你碎尸万断,我誓不为人!”洞外很快传来了沧州五鬼的老大阎俊的怒骂声。

我心中一凛,连忙摸起地上的剑,紧握在手中,虽然身上再也使不出力气,但若那家伙发疯的冲进来,我也只能这么倒在地上,借在这山洞的地势之利,与之作最后一搏。

阎俊在外面怒骂了几句,接着那小胡子的骂声又起,看来那胖子已是挂掉了,沧州五鬼已是被我连番使计,干掉了三个。

剩下的两下眼见同伴的下场,只是在外洞乱骂着,却也不敢再贸然冲动洞来。

我轻了一口气,面对洞外二鬼的怒骂,我没有答话,使他们更不敢轻兴妄动。

我知道暂时处境安全了,于是抱住软倒在我身上的林月如,慢慢背靠着石壁坐了起来。

林月如软靠在我的胸口上,过了一会儿,气力渐渐恢复了一些,便离开了我的胸堂,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我摸起地上另一口剑递给她,并低声关问道:“大小姐,你没事吧?”林月如朝洞外看了看,又回望向我,轻声说道:“我没事。

李逍遥,你怎么样?”我微微一笑,林月如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如此温言细语地关心我,想来是因为这段路上,我几番拼力相救她,她亦同我互相照应,联手对敌,几度出生入死的经历,才渐渐酝酿出了那一句关怀的话语。

“没的事,还死不了,除了伤口痛之外,就是肚子有点饿了。”

林月如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借着洞口的光亮,默默地用剑割下衣裙上的布条,为我包扎了手臂上的伤口,又简单处理了自己肩膀的剑伤,最后从身上的包袱里翻出一个小水袋,喝了两口,再递给了我。

喝下两口水后,我感觉力气又回复了许多,便同林月如一起站了起来。

但我俩却丝毫不敢有所松懈,分别握剑在手,紧贴着石洞的两壁,严防着外面的二鬼冲进来。

在洞外的阎俊早已不再叫骂了,静下来之后,听不到半点声响,气氛紧张得凝固了起来。

全神戒备的我,忽然感觉到一股气息逼近,连忙低声对林月如说道:“小心了,他们冲进来……”感觉到一股劲风袭进洞口,林月如与我交换了一个眼神,早有默契的我俩一左一右,交叉刺出了手中的长剑。

“铮!”剑刃碰撞声传入洞内,震得我耳朵一阵翁鸣,我只感到手腕剧痛,不由苦哼了一声。

若不是我改以双手握剑,长剑怕已被震得脱手了,但我仍被强横的剑劲震得重重撞在石壁上,背脊一阵剧痛。

不过林月如收回来的剑尖上却是染了血的。

阎俊想要出其不意,强行闯进洞来,被我和林月如合力逼退了。

洞外虽仍听不见声响,但我知道这下子,外面的二鬼肯定吃了大亏。

我长呼了一口气,甩了甩发麻的手臂,对林朋如说道:“这下子他们绝不再敢硬闯了。”

林月如点了点头,却又说道:“可是我们被困着也敢出去了。”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那也没办法啊?”林月如咬了咬牙,又道:“李逍遥,你诡计那么多,快想办法啊!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大小姐,你当我是神仙啊!刚才那种情况下,我们两个能保住性命,还又干掉了五鬼中的一个,已经是赚到家了。”

林月如也觉得我言之有理,没再催我想对策,只是望了望洞外,又担心地说道:“要是……要是他们用烟薰我们怎么办?”“这山上光秃秃的,根本找不到太多可以烧的东西。

再说他们会守在洞外寸步不离的。”

我想了想,说道,“我们往里面看看,有没有出路什么的。”

进洞了这么久,还没有时间将整个洞内的情况看清楚,由于光线很昏暗,也不知道这石洞到底有多深。

我先将手中的长剑的剑柄用石块压着卡进石缝内,让外面可以看到剑光,防着面外两个强人不敢再硬闯,然后便用林月如摸着石壁往里面搜索。

我掏出一直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着火照亮,带着林月如沿着石径往里内,已是渐渐开阔,一个转角,便来到二十多米见方的圆洞内。

我收起了火机,这里反而比外面有光亮,因为头顶上的石缝有两个空隙,可以射进来光线,这看这山洞内处,就知道是人工而成的,地上有许多干草,除两块石椅和一张石床,还有其他许多生活用具,只是年月很陈旧,都已经腐朽了。

我打量了四周,捡了石椅坐下休息,而急着林月如四下摸索了半天,最后有些泄气地说道:“没有出路了……”“哈!有张床就不错了,真想好好躺一下。”

我说着伸了个懒腰,抱了一堆干草丢在布满了灰的**,接着仰头躺了上去。

林月如见我一副懒死不活的样子,脸上有些不悦,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颓然地坐到了石椅上。

干草扎的我很不舒服,于是没躺两下就坐了起来,对林月如说道:“大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外面把把风。”

我翻过水袋,喝了一口水,但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了洞口处。

外面仍然没有动静,我躲在石壁后探头向我窥视,由于视线所限,无法发现二鬼的身影,但我知道他们肯定藏在外着守着。

我轻吁了一口气,与外面两个家伙这么隔洞相峙着,他们不知道洞内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洞外的形势。

以至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不敢出去,他们也不敢硬闯进来,还真成了一个闷局。

我背靠在石壁上,静静地听着洞外呼呼的风声,苦心思索一个能够带同林月如逃出升天的办法,但这次我绞尽脑汗,仍是一无所获,低声叹了口气,看来这一回想要不死的话,只能祈求发生点奇迹了。

我在洞口蹲了许久,感觉肚子很饿了,反正外面两家伙不敢进来,索性又悄悄退回了内洞,吃点东西再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