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六十六章 脱胎换骨

正文第六十六章 脱胎换骨我心想着,原来刚才我吃的是灵芝,我还以为是什么蘑菇,看来这东西一定很珍贵,现在被我吃了,那老怪一定不会放过我,现在被他制得动弹不得,想溜也溜不掉。

我要想个什么办法才能保住命呢?“啊哈!老天爷,你为何要如何对我!想我王动当年纵横天下,所向无敌,最后却败在孤芳艳那贼婆娘之手。

我跳下绝谷,苟全性命,忍辱偷生了三十多年,哈哈!就是为了能再找到孤芳艳那婆娘一洗前耻。

眼看大功告成,可以重接经脉,而今我花了三十年才熬成的万年灵芝汤,竟被一个小贼……一个小贼给偷喝了……呜呜……天啊!你到底是不是在耍我?我恨你!我恨你!”那老怪自言自语地说着,又是哭又是笑,一时间没有理会我。

我听这老怪说什么用灵芝汤来接断去的经脉,真是异想天开,如果是现代高科技的医学,或许可以做到,但在这古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别说他的经脉已经断了三十年,四肢残废成那样子了。

“老……老人家,原来你和我一样是被人打下山崖的,大家同病相怜……咳……”“哈哈!同病相怜!哈哈哈!臭小子,老子困在这里三十多年,算上你小子,先后有四个人滚到这山谷里没死,你知道你前面四个人都是什么下场吗?”我想到地上那些白骨,心中一骇,颤声说道:“他们……你……该不会……咳咳……”“哈哈!不错!他们都被老夫吃掉了……哈哈哈!人肉的味道真的很不错,你既然喝了老子穷尽心血熬成的灵汤,趁着药力还没散,老夫现在就喝你的血,连你的骨头一并吞了!”那老怪额上的青筋凸起,本变丑陋的面貌,变得更加可怖,低头就要来咬我的脖子,幸好我们虽面对面,但隔着一段距离,他埋不下头来,不过他那双尖利的牙齿和凶残的眼神却是吓得我魂飞魄散。

这老头不仅身体残缺,心智也不健全,他简直就是个疯子,我可不能这样被这疯子吃掉,慌忙叫道:“老人家,你等等!我有话要说!”老怪物冷笑道:“哼!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一并说了吧,老夫给你个痛快!”我怯声说道:“王动前辈是吧?大家都文明人,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再说了,我刚才就拉了一通肚子,那灵汤已经被我全消化了,你就是把我吃了也没用啊!”“老子不管,一定要生吞了你小子,以泄心头之恨!”老怪不理我的辩解,蔓藤一动,便把我的脖子往他嘴里拉。

命在旦夕,我奋力争扎着说道:“不要哇!你听我说,你老人家的四肢已经断……残废了,再喝什么灵芝汤都没用。

小子我……我略痛医术,你先放开我,让我给你瞧瞧,或许会有其它办法帮你治好手脚的,您看这样……这样好不好,请你相信我……”虽然明知他的手脚不可能复原了,但也想先诓住他,不然那疯子真的会下口来咬我。

“哼哼!你这臭小子还敢在老夫面前耍花样,真不知天高地厚,还敢在老夫面前妄称医术,敢说老夫的灵芝汤没用,你这死小子懂个屁!”我的牙关不住地打颤,躺在地上,一直奋力支撑着大圆石,但手脚都快有些发软了,再这么下去,不被他咬死,也会给大石压死。

“咳咳!谁……谁说我不懂,灵芝微苦、性平,能祛风除湿,清热止痛,止血,行气,化积。

虽然功效很强,但根本不可能生筋活脉,更别说重续断肢……”“呸!”老怪物不等我把话说完,便狠狠啐了我一口,不屑地说话:“你这死小子懂个屁,你说的那些只是普通的灵芝。

老子熬制的乃是万年灵芝!”“万年?呵!真有一万年,早就碳化了,变成化石了,哪里还能吃?”我见他竟然和我争辩起来,一时没对我下手,当然也就故意说话同他拖延,于是装出一脸不相信地说道,“王老前辈,虽然小子我年幼,但你也不能欺我无知。

我就不信你那真是什么万年灵芝,你倒是告诉我怎么个弄法?”“哼!万年灵芝吸引天地灵气而成,乃世间奇珍,但日久年深,已完全石化,无法食用,平常人就算得到了也全无用处。

不过却难不倒老子这天纵奇才。

老子先花了三年的时候,用内力将它催化,然后足足花了三十年的时间,收集洞内的万年石钟乳,结合两大灵物之精华,精心熬制了那一锅灵芝汤。

哈哈!只要喝下此汤,就算不白日飞升,也会立刻脱胎换骨……”我听到说的如此玄奇,心中大感惊疑,我把他花了三十年才弄出来的奇汤给喝了,岂不是要变成神仙了?什么长生不长,起死回生,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话,我当然不会相信。

“哈!老头子你讲大话了吧。

若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我喝了那东西,怎么没见我立刻飞升成仙,还惨得被你压在这里动不了……”“哼!本来老夫怕药力不够,打算再熬上它七七四十九天,再享用此汤的,却没想到老夫毕生的心血都白白便宜你小子了!”“别别……别……呜啊!”老怪我滚动了巨石,我最后实在撑不住了,上千斤的滚石硬生生从我双腿上压了过去。

我惨叫一声,只感觉双腿上的骨头碎成了一片,剧烈的疼痛使我差点昏死过去。

“哼哼!臭小子,还敢不信老夫的话,你现在亲自验证一下,老夫说的是不是真的!”老怪物压断了我的双腿后,冷哼了两声,似乎没有打算再下手杀我,滚动着圆石,往石钟乳洞中去了。

我龇牙裂嘴地趴在地上,痛得死去活来,虽然双腿粉碎性骨折,但好在暂时保住了一条性命。

想我从山崖上摔下来,一下子摔死就算了,也不用再偿这样的痛苦,那老家伙肯定是疯子,连人都吃,我喝了他的灵芝汤,他就是不立刻杀我,也会再用各种方法来折磨我。

我可不想死的这么惨,于是强忍着剧痛,趴在地上,用双手吃力地慢慢往前爬行,希望快点离开这里。

“吖吖!”这时,那只山猴又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在我身边蹦来蹦去,好像在取笑我一般。

我慢慢地在地上爬行着,搞成这么一副狼狈的模样,还被一只猴子溪落,心中好不郁闷,苦笑道:“老兄,你要不就帮帮我,要不就走远点,别想着在这儿看我的笑话。”

“吖吖!”那只死猴子哪里听我的话,还跳到了我背上,抓着我的头发玩耍,我偏拿它没办法,只得咬着牙,再往前爬。

等我慢慢爬到隘口时,却忽然感觉双腿似乎已经不痛了。

我连忙翻身,支撑着坐了起来,轻轻地用手摸了摸双腿,感觉折碎的骨头好像已经迅速地自动愈合了。

这样的变化发生在我身上,真是太神奇了,我心中既惊又喜,有点开始相信那老头的话了,尝试着慢慢站了起来。

天啊!我站定了身子,真是难以置信,又尝试着伸了伸腿脚,灵活如常,不由心中激动万分,难道刚才喝的那锅汤真的有如此神奇的功效,能够促使我身体的细胞超速增长,所以在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双腿就愈合了。

照那老头的话,说不定我现在真的变成超人了。

“哈!我现在就试试能不能飞,要是可以,就一下子飞出去!”我笑着提了一口气,奋力地纵身一跃,竟然平地窜起来了三十多米高,当冲势尽去,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虽然还是受地心引力的作用落了下来,但以我以以前轻功的能力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使我不得不相信自己身体的变化。

我深吸了一口气,仰着头忍不住想大笑,借周星驰的一句电影对白: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快了,我感觉自己一下子从地狱升到了天堂。

“哈哈!这下子还真是赚到了。

死猴子,刚才敢笑话我,现在就好好教训你!”我笑着一把抓过那只山猴,狠狠打了他几下屁股,疼得它吱吖乱叫,从我手中脱出,飞快地爬上山坡,消失中树丛中了。

我此时倒不想着逃走了,反正回身走进了那大石洞中。

洞中片布的石钟乳确实是一道奇景,而且整个石洞非常宽阔,根本看不清有多深。

“喂!老人家!老人家!王老前辈!你在吗?”我四下看了看,叫唤了几声,却没有回音,刚才那老家伙也不知道滚到哪儿去了。

我低头见到洞中有一个水池,正好感觉身上油腻的不服侍,索性就脱下衣物,跳进了池子里,好好洗个澡。

我记得自己也不是太久没洗澡,不至于有那么脏的,可是身上就像堆了一层厚厚的油污,我搓了老半天,把手都给搓红了,才将身子洗干净。

低下头望着水中的倒影,差点都不认识自己了。

我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身上就仿佛褪了一层片一般,身上的新旧伤口,全部消失无踪,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新生的一般充满了生机,滴溅着水珠,散发出异样的光彩,除了外在的变化外,而且我感觉精神从没有如此饱满,身体内像是充实了一股暖流。

我心中有些发愣,此时已是完全相信那老头子刚才所说的话,自己真的脱胎换骨了。

我还沉浸在这奇妙的喜悦中,又听到巨石滚动声,知道是那老怪人又回来了,连忙从水池中跳了上来,穿上了衣服。

“哼哼!臭小子,你现在相信老夫说的话了吧?”“相信……这个……我真的想不到,那锅汤我是没法子赔给你了,老人家,对不起!”“哼!臭小子,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对了事吗?”“这……真的很抱歉,这事是我不对,你要怎么处置我,我都无话可话。”

这老头儿四肢残废,他要靠着自己超强的毅力才能在这绝谷中活下来,而且花费了三十多年的心血,才制成了那么样一锅神奇的汤药,却想不到被我随便当成蘑菇汤喝了,我中心难免对他有一丝歉意。

“好!你小子能这样话,还算你是个敢做敢当的汉子。

你既然喝了我的仙汤,那就让我吃了你吧!”“啊!不是吧……”见到他又露出凶光,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刚才见他可能不会杀我,我才敢说要凭他处置,没想到那老怪物真的要吃我。

我可不能束手待毙,于是暗将绵掌运劲于手,准备随时逃走。

“哈哈哈!怕了吧?”那老怪见状,突然笑道,“可惜那灵汤的药力已被你这臭小子完全吸收了,老夫若要吃你,须得如法炮制,再花三十多年的时间来煮了你……但老夫怕再也等不了三十年的时间了,就算是活得到那么久,我也再没有那个心力了……唉……杀了你偿命又有何用,或许这就是天意……我王动纵横天下,无人能及,却注定要在这绝谷中郁郁而终……”他说到最后,神情越发沮丧、悲凉与无奈,口中喃喃自语,已听不清在说些什么了,最后慢慢垂下了头去。

我望着眼前这个需要靠滚石来行动,半人半鬼的老头子,想他在多年前肯定也是位超凡的人物,心中不仅佩服而且带着一丝同情,不由开口说道:“老人家,不管怎么说,我都是承了你的恩惠。

不如这样吧,让我带着你离开这里,我以后可以照顾你,让你安渡晚年……”“哼!老子是什么人?还需要你这臭小子来照顾!”王动打断了我的话,冷冷地喝道。

王动喜怒无常,我也不敢顶撞他,只是低声说道:“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您以前肯定是位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不过世事无常,命运往往是难以捉摸的,你不应该再执着于过去……”“闭嘴!你这小子有什么资格来教训老子!”王动不等我说完,又喝骂了一句。

我赶紧闭口不再多言。

沉默了片刻,他又突然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陈子渊。”

我如实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在这与世隔绝的荒谷中,我不是李逍遥,也不是朱厚照,只能做回我自己了。

王动沉思了片刻,又对我说道:“陈子渊,老你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老人家你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我一定替你办到。”

我虽然不知道他要我做什么,但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