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七十三章 形势复杂

正文第七十三章 形势复杂舒服地洗了个澡,又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饭,从头到尾都有一个美女尽心伺候着,那真是让我说不出的享受。

“锦儿,刘公公现在在哪儿?在外面这么久了,朕其实挺想快些回宫去的。”

“回禀皇上,锦儿立刻就去给义父传讯,说已经找到皇上了,这下义父他老人家肯定会安心了。”

“这段时间让刘公公为朕担心了,朕心里还真有点过意不过。”

“皇上您言重了,为朝廷効力,为皇上尽忠是义父也是锦儿的职份。

这次是让皇上您被刺客劫持,流落在外,倒是奴婢等人的失职。

锦儿还请皇上到时不要责怪义父。”

“呵!说哪里话。

朕不是说了,这次当是在民间体验生活嘛。”

“皇上,请恕锦儿大胆说一句……再一次见到皇上,锦儿感觉您还和小时候一样,总是那么随和,说话也是那么有趣。

锦儿真的好开心……”锦儿说罢,痴痴的望着我,不觉微微笑了起来,我亦跟着笑了,看来我和正德皇帝朱厚照不仅是样子长得一模一样,可能性格也是相近吧?可能真是老天爷要派我来这里做皇帝的。

我问道:“锦儿,只有你一个人吗?还没问你到这里是办什么事的?”刘锦儿答道:“回皇上,锦儿向来喜欢一个人行动,义父她老人家对我也很放心。

暂停对付天灭组织的行动之后,锦儿这次是奉义父之命,来监视小宁王的动向的?”“小宁王?”刘锦儿点了点头,“嗯,就是宁王的义子朱骏伟。

根据东厂情报司的消息,自从皇上您上次出事之后,朱骏伟便北上离开南昌府,一直在京外一代秘密活动。”

我微微一愕,上一次在柳绿庄偷听到了那小宁王与沈凤菲的谈话,知道那小子收到皇帝失踪的风声,所以带着手下北上,他们早就图谋不轨,所以想要来浑水摸鱼。

不过我装作并不知情,诧异地问道:“小宁王他没事跑出来干什么?刘公公为什么让你去监视他?”刘锦儿望着我,迟疑了一下,才说道:“皇上,你应该是知道的,宁王他一直怀有异心,但宁王此人深谙权谋,城府极深。

义父虽然一直都派东厂密探监视宁王,但却无法得到半点宁王欲谋不轨的证据。”

我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但听刘锦儿接着说道,“此番皇上出事,小宁王便离开南昌府秘密北上,想必定是奉宁王之命,有所图谋。

所以锦儿受义父之命,前来监查小宁王的行动。”

我又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这一次,刘公公除了对付天灭组织之外,还准备要收拾宁王喽?”“皇上言重了,天灭组织虽然颇具实力,但毕竟只是江湖中一个杀手组织,宁王乃是皇室宗亲,位高权重,在朝中的官员还有不少归附宁王的派系,可谓牵连甚广,义父他老人家怎敢独断行事,目前也只是派锦儿暗中监视其动向,收集宁王谋逆的罪证,最后的一切还是要禀呈给皇上您定夺!”我闻言,心中暗想,宁王果然是实力雄厚,难怪他想要造反,而刘瑾虽然权力通天,可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他所有的权力,也都是来源于我这个皇帝的。

没有了我,刘瑾别说什么九千岁,充其量只是个卑微的太监。

所以他才会这么紧张我的安危。

想到这里,我又问道:“锦儿,那么你到底有查到些什么吗?说来于朕听听吧。”

“回禀皇上,根据东厂密探的情报,小宁王朱骏伟离开南昌府北上,先后与京外多个州府的要员私下会面,所有的名单,均以记录在案,其中他还与一直来往密切的沈家商会的会主沈凤菲,在青莲县外的庄院会面过一次……”刘锦儿可说对小宁的王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她一一向我汇报着,我心想,刘瑾手下的东厂简单就像是美国的CIA一般厉害,但听刘锦儿最后说道,“目前小宁王来到此地,所以锦儿才亲自跟来查探,锦儿发现了,小宁王正在与东瀛王朝的人秘密接触,只是尚未查清双方会面的内容。”

“东瀛?日本鬼子?”我微微一愕,心中有些意外,不由装做惊奇,微笑道,“不是吧?宁王他居然还私通外国奸细,真是该打屁股。”

刘锦儿被我的话逗得抿了抿嘴,然后说道:“皇上,由于您失踪已久,现在的形势非常微妙,宁王一直都处心积虎,此刻怕是会有所行动。”

“有意思,有意思。”

我倒是并不太担心宁王造反的事,因为历史上写过,宁王造反很快就失败了的,不过现在我都成了皇帝,这历史会不会有所变化,就不得而知了,于是说道,“锦儿,那以你的看法,现在我们该采取什么行动呢?”“皇上……”刘锦儿似乎有些提议,但眼神一闪,却又说道,“现在锦儿找到了皇上,一切自然听命于皇上。

锦儿知道皇上您聪明过人,对会宁王之事,定是早已谋略在胸。”

我只一心想当个安乐皇帝,可没兴趣去搞这些勾心斗角的权谋之事,这方面还是留给刘瑾去操心吧,于是思考了片刻,便说道:“还是先联系刘公公,接了朕回宫,以后再从长计议吧。”

“皇上您请在客栈稍候,锦儿这就去给义父传讯,通知在外的锦衣卫,前来迎接圣驾。”

刘锦儿向我告辞后,便匆匆离去了。

我慢慢坐了下来,喝了口清茶,刚才听刘锦儿说了那么多,没想到事情还不是一般的复杂,那宁王造反也就得了,却还勾结什么日本人,看来等我真回到皇宫后,除了要假冒正德皇帝之外,需要应付的事还有很多。

说到日本,一五零几年的时候好像是室町幕府的末期了,差不多要进入战国时代了,不过像丰臣秀吉、德川家康那些家伙应该还要晚几十年的,总之日本历史我就没那么熟了。

不知道我这个超时代的人,当上了中国明朝的皇帝后,会不会有一番宏图伟业呢?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一个人在屋子里坐着有些闷了,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胥志明,你快给我滚远点,这里欢迎你,少来这里骗吃骗喝。”

我刚一出门,就见到楼下掌柜的正在呼斥一名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两个店里的伙计挽着袖子,正欲将他合力往门往撵。

那书生身材瘦小,长得还算英俊,但双眼灰灰,头发篷乱,一身青衣也是破旧难堪,若不是手里还拿一把旧纸扇,模样和乞丐没啥区别。

他被两名伙计拉着,却仍是一个劲往店里窜,口中嚷嚷道:“祈掌柜的,大家一么熟了,你就再賖一顿酒给我吧。”

祈掌柜的不耐烦的说道:“滚滚滚!少说废话,以前欠我那么多酒钱还没还。

现在还敢这么不要脸的摸上门来。

看来真是想找死。”

那书生嬉笑道:“嘻嘻!是啊,要死了,要死了,我现在酒虫弄肚子,再弄不到点黄汤来喂腹中的酒虫,肯定就得死在你老的店里了。”

祈掌柜的被缠的烦了,已是怒道:“我呸!你这死鬼少在我这儿耍懒。

胥家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前辈造的孽!快滚!别在这里打扰我的客人,不然我叫小二的动手揍你小子!”那书生被当众骂了,却是半点也不觉得羞愧,反而一屁股坐到地上,继续耍懒,嬉笑道:“你打吧!打吧,我就坐着让你打。

你打我一顿,就给我一壶女儿红好了。”

楼上的几名食客见闻此事,都是看得笑了起来,而那客栈老板更是被气得涨红了脸,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我在上面看得有趣,便兴步走下楼来。

“姓胥的,你今天要这么耍沷,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你们快把这小子拉去见官。”

祈掌柜怒极地说着,吩咐了两名伙计,拉着那名书生,要往店外走去。

“我不要,我不去见官,牢里没酒喝!”那姓胥的书生扭动挣扎着,他身材虽然瘦弱,但两名精壮的伙计,使劲了全力却一时半会儿拉不动他,两分一时间僵持了起来。

我走了上前,开口说道:“掌柜的,放了他吧!让我来请他喝一杯。”

“客官,您这……”祈掌巨的回头见了我,没想到我会说话,不由愣住了,但他知道我是位有钱的贵客,不敢得罪,连忙抹掉刚才的怒气,换上生意人的笑脸,探问道,“客官,您认识他?”“不认识。”

我摇摇头,笑道:“俗话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正好我一个人想喝酒,但独酙无味,就当是找个人来陪陪。”

掌柜的瞥了那书生一眼,又说道:“客官,那小子是个落破书生,无所事事,天天混吃骗喝,我看您这……”我微笑道“怎么,掌柜的你不会有意见吧?”“没,没意见。”

掌柜的虽觉得我莫名奇妙,但不敢多言,只是连连赔笑,同时对手下的伙计吩咐道,“小二的,快去给客官准备上等的酒菜来。”

我笑了笑,也不理其它食客的看法,捡了张桌子坐下,招呼那姓胥的书生过来坐下。

只见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垢,大笑着走上前来,对我抱拳作了一个揖。

“呵呵!好一个四海之内皆兄弟!小弟胥志明,多谢这位兄台请我喝酒救命。”

他说着,拉过椅子,毫不客气地与我同桌坐下。

我点头说道:“萍水相逢,我叫李逍遥,不用客气!”胥志明又笑道:“哈哈!李兄,你既然说要请小弟喝酒,小弟自然不会与兄弟客气喽。

今晚我们还真是一见如故啊!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来喝。

你看怎么样?”店小二正忙着要把酒端上桌来,胥志明却突然提议说要换地方来喝。

我倒无什么意见,反正一时间也觉得无聊,便说道:“好吧,胥兄弟你说什么地方喝的舒服。

我们就去什么地方。

呵呵!说好我请客就是了。”

“哈哈!你真是豪爽之人。

小弟今日一定要与你大饮三千石,不醉不归!走!让小弟给你带路。”

胥志明大乐之下,起身拉着我往店外走。

我刚才也是一时兴起,也没搞清对方什么来路,不过现在的自己身怀神功,倒也不怕遇什么问题,于是对掌柜的交待了一声道:“掌柜的,一会儿和我一起的姑娘回来了,我就说我出去喝酒了。

让她在店里等着我就了了。”

我说罢,已是与胥志明一起走出了客栈。

大街上幕色渐临,行人稀少。

胥志明一脸的兴奋,直拉着我快步往前走,我也不问到底要去哪儿,就这么一直跟着。

我俩很快拐进了一片闹市,此处阁楼众多,灯彩霓红,暗众飘香。

大街两岸还有许多打份得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对往相行人,依楼买笑。

再加上两边楼上挂着各式红红绿绿的招牌,不用分说,已让人知道,这里是烟花之地。

“红灯区?”想到这个,我不由心中暗笑,说起来丢脸,生在二十一世纪,我都还没有机会去玩过。

现在来到古代,还真应该去见识见识以前的青楼妓院是不是真和那些古装电视剧里演的一个模样,当然只为参观,至于真的嫖妓就免了。

“哈!醉香楼!就这间!”我是有些兴起,却比不上胥志明兴致悖悖,埋头直拉着我踏进了人流出入最多的一间大青楼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