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八十三章 美媳见公婆

正文第八十三章 美媳见公婆我就这么温柔地搂着刘陵,欢笑着同她聊了起来,耳鬓私磨,互相倾诉着相思之情。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得很快。

这时候,小诚子进来提醒我道:“皇上,昨天在慈宁宫,太后她老人家有懿旨。

皇上您接刘小姐进宫后,请带去让太后娘娘见面。”

“是啊!朕一时高兴,把这茬都给忘了。”

我恍然大悟地拍拍头,然后放下怀中的刘陵,接着她的手道,“走,让朕带你去拜见母后!”天子御轿在小诚子的带领下,慢慢走向太后所在的慈宁宫。

舒适的大轿中,刘陵依偎在我身边,抬眼望着我,表情显得有些惶然,“皇上,这就去拜见太后么,会不会太仓促了一点?”“没事儿。”

我抚了抚她的秀发,不以为然地说道:“朕昨天跟母后说好了的,你一入宫,便带你去拜见她老人。

嘿!太后可是点名要看看你的。”

“可是……刘陵心中有些忐忑。”

刘陵眨了眨眼,有些紧张地抓住我的衣袍,低声说道:“皇上,您能先告诉刘陵,太后她老人家脾性如何?刘陵是怕自己不懂礼术,一会儿见了太后,若是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或者又有什么地方不当,惹太后不高兴,也给皇上您丢了脸面……”听着刘陵说着心中的顾虑,我却暗自发笑,说起太后,我也是昨天才第一次见到,皇太后是什么样的人,性格爱好什么的,我自己还没摸清楚,又哪跟她说的明白,于是拍了拍她的脸蛋,微笑道:“小陵多心了。

有道是丑媳也终需要见公婆的。

有什么好紧张的啊?嘿!况且朕这回带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去见母后,我想她一定很高兴……”“皇上,你取笑刘陵……”刘陵又羞又喜地白了我一眼,那诱人的神态看得我异常心动,于是捧过她的俏脸,又展开了新一轮的热吻缠绵,轿中那旖旎的光景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皇上驾倒!”我与刘陵亲热、调笑着,轿子很快便道了太后寝宫。

太监们一声通报,我扶了刘陵下轿,牵着好的手,并肩走了进去。

闪光的珠帘后,太后仍是那么端庄、华贵地安坐在凤椅上,左右陪侍着四名太监、宫女八名宫女。

一回生二回熟,我再来见太后,已不向上一次那么紧张了,穿过屏帘,直拉着刘陵步到她面前。

“皇儿拜见母后。”

我口中称着太后,心是暗自喊了声“干妈”,行礼说道,“皇儿将刘陵给母后带来了。”

太后对我微微一点头,然后便将目光投向了我身边的刘陵。

此时的刘陵虽还略带一丝丝的羞涩与不安,但仍是落落大方地向太后跪拜道:“民女刘陵拜见太后,向太后请安!”“嗯,免礼吧。”

太后淡淡地说道,“你快起来,走过来,抬起头来,让哀家好好瞧瞧。”

“谢太后,民女遵旨!”刘陵依言起身走了上去,将俏脸仰了起来。

太后聚起目光,将刘陵从上到小仔细端详了一番,就差就没叫她摆个姿式,转个圈来看看。

而刘陵虽然刚才还对我说着害怕与担忧,但此刻她面对着当今国母,皇上的老妈,却表现的镇静、自若,举手投足的神态,完全就是一个标准淑女,而且脸上还挂起自信的微笑。

“很好。”

太后看罢后,,微笑道:“哀家听皇上说你是东山抚巡刘有成之女。

嗯,果然是个大家闺秀。”

“太后您过奖了。”

刘陵委身道了一个福,从容答道,“民女在此也代家父向太后请安……民女有幸获皇上恩宠,又蒙不弃,能入宫伺候圣驾,那是民女前世修来的福分。

民女只求能伺候好皇上,伺候好太后,便心满意足了。”

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刚才皇上说要带民女来拜见太后,民女心中一直上下忐忑。

等现在见到太后,才安下了心来……”“哦?”太后含首问道,“你倒说说,这是为何?一见了哀家反就安心了。”

“禀太后,民女本有一位端庄、慈祥的娘亲,她善良、随和,对民女疼爱有佳,但无奈自民女幼时,娘亲便去逝了,这些年来,娘亲的模样在民女的印象中已经很模糊了许多。

可刚才民女一直见太后,感觉娘亲在心中的模样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今日民女能有幸拜见太后,聆听太后的教诲,还请太后不要嫌弃民女粗笨,不知宫中礼术。

若是皇上和太后恩准,民女真想日日都来此参拜太后,多接受太后的教导。

而且民女也希望天天能见到太后……”我听着刘陵娓娓道来,心中赞叹,刘陵那张巧嘴虽不及我的油滑,但哄起人来可不是一般厉害,她这一番大胆而又含蓄,并且无懈可击的奉承话对太后说罢,终是令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忍不住微笑,同时转头对我说道:“皇上,你这次带回来的这个女子不仅人漂亮,知书达礼,还这么会说话,哀家很喜欢!”我连忙上前一步,赔着笑道:“母后过奖了。

呵呵!只要母后您喜欢就好!”“好了,都别站着说话了。”

太后命太监看坐,又传宫女们奉上香茗款待之后,随口又问了刘陵几个关于她家事的问题,刘陵自然是回答的又是流利又是讨巧,引得太后一阵欢心。

我在旁也跟着插上几句,说两个笑话,逗得太后又是一阵欢心。

突然一阵环佩声响,我蓦地回头,只闻到一阵香风扑面,便见到身为贵妃的华美丽,穿着一身光彩、明艳的长裙,面带着欢快的笑容,怀里还抱着那只小白兔,飞快地踩着碎步冲了进来。

“母后,臣妾来给您请安啦!”华美丽朝着太后盈盈一拜,接着才像突然发现了我的存在,“啊!原来皇上您的圣驾也在此。

臣妾也给皇上问安!”说着又委身向我作福。

最后才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刘陵,瞥了她一眼后,惊问道,“咦!她是谁啊?怎么从来没见过。

太后,这是您新收用的宫女吗?”华美丽一闯进来,便指手划脚地说个不停,我看她嬉笑的样子,好像分明是故意来捣乱的。

一旁的刘陵对突然闯入的华美丽也感觉比较讶然,只是不敢随便说话。

不向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我,而我只是笑着耸了耸肩。

不过没等我开口,太后已是先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道:“丽妃,哀家与给讲过多少次了,让你学着端庄一点。

你瞧瞧你,身为贵妃,这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华美丽挨了教训,却没有受挫,随手将怀中的白兔交给一名宫女后,反而笑着靠向太后身边,一边大献殷勤,一边娇声说道:“母后啊!人家是专程来看望您,给您请安的。

只是没想到皇上也在这儿嘛!”华美丽语带娇嗲,纤腰轻摇,撒起娇来时那股味道让我看了都有些禁不住,而男女通杀,太后也是不再发作,只是淡淡地说道:“丽妃,这几个月你也没有少来烦哀家。

说是来跟哀家请安,实则天天来催问皇上什么时候出关。

好了,好了,现在皇上出关了,哀家以后也可以耳根清尽了。”

华美丽又娇嗲道:“母后,您怎么这么说臣妾?淑妃、娴妃她们不是也经常一起来慈宁宫的吗?她们来的时候难道就不问皇上何时出关?臣妾这样子也是因为心中时时牵挂着皇上啊!”太后微微蹙眉道:“丽妃,你一提起淑妃她们,哀家倒想起来了。

上次你与淑妃、娴妃和德妃她们三人为了一点小事情就闹别扭,搅得满城风雨。

皇上不在,若不是还有哀家坐镇,后宫怕是都要给你们闹翻天了。”

我听着摸了摸鼻梁,心想着后宫中的妃嫔争风吃醋也是常事,只见华美丽一脸委屈地说道:“母后,上次的是分明就是娴妃她们三个不对在先……臣妾受了欺负,母后您都还没给臣妾做主呢!”“够了,这事过了就不提了。”

太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语重心常地说道,“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哀家也不想去说你们之间到底谁对谁错,不过皇家的威仪不能随便辱没。

你们几个都身为贵妃,应该自尊身分。

哀家只是提醒你一下,希望以前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嘻!臣妾答应过太后,以后都再也不会和娴妃她们闹了。

母后您知道,臣妾一向是最听您的话了。”

华美丽娇笑着摸到了太后身后,又是敲背又是按摩,“臣妾以后啊还是要天天来给太后您请安。

嘻嘻!不过现在皇上终于出关了,臣妾就可以和皇上一道来了。”

华美丽在太后身边献了一会儿殷勤,接着又转到了我的身边,缠着我撒起娇来。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又指着刘陵问道:“皇上啊!臣妾听说你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子,就是她吗?”“民女刘陵,拜见贵妃娘娘。”

刘陵这才落落大方地向华美丽委身行了一个礼,做了个自我介绍。

“你叫刘陵是吗?长得可真是美啊!嘻!皇上真是有眼光!”华美丽说着又绕到了刘陵身边,与她并排站在一起,还摆了一个优雅姿式。

我眼前顿时仿佛出现了一朵国色的牡丹和一朵天香的兰花。

似乎故意要让太后和我一起比较一下,她和刘陵两个到底谁更漂亮。

牡丹固然要艳过兰花,不过我更喜欢兰花的秀外慧中。

这时我本忍不住调侃两句,而太后却已开口说道:“丽妃,你已经给哀家问过安了,没事可以先回去了。”

华美丽自信于自己的美貌,见我还没发表意见,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太后,臣妾才刚来一会儿,还没有好好跟你说说话呢。

难得皇上也在,臣妾还想……”太后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道:“好了,不要再瞎闹了,你先下去吧。

哀家还有话要对皇上去。”

“好吧,臣妾告退了。”

华美丽扁了扁嘴,向太后委身行礼,接着从宫女手中抱回了小兔,又幽怨地望了一我眼,这才悻悻地离开了。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打发走了华美丽后,太后再望了望刘陵,一番思量,最后对我说道:“皇上,你既然将此女千里迢迢带回宫里,自然是很宠爱她了。

哀家见了也很喜欢,那就让她留在宫中伺候,暂时策封为贵人吧。”

“皇儿,多谢母后了。”

我拱了拱手,笑着回答道。

我想太后没让我直接封刘陵做个贵妃什么的,可能是因为我先上车后补票,没有明媒正娶,不过我倒不在乎这些,反正那只是个名份问题。

就拿中国来说,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离婚率也高达了百分之二十,这说明法律或者名分之类并不是婚姻最有效的保证,要不然中国大陆的电视剧也演不出那么多离婚啊,婚外情和一些俗不可耐的故事了。

“刘陵多谢太后恩典!”刘陵对于贵人这个封赐也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只是微笑着,向太后跪头拜谢,最后还恭恭敬敬地给太后敬上了一杯媳妇儿茶。

太后满意地笑讷,当下便赏赐了刘陵一大堆绫罗、首饰。

我悄悄地偏头望向刘陵,对她着笑着眨了眨左眼,表示恭喜她顺利过关,刘陵自然也是偷偷向我回报了一个媚人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