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八十八章 中藏关系与历史问题

正文第八十八章 中藏关系与历史问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们震耳欲聋的朝拜声,吵得我直掏耳朵。

身旁的刘瑾唱诺道:“列位大人,有事请奏!”李东阳首先上前起奏道:“起禀皇上,西藏的使团前日已进入了直隶地境,过两日便可抵达京城了。”

西藏有什么使节团来要?这事我都还不知道,想来可能是我还没回宫之前的事了。

李东阳见我面露疑色,便是接着说道:“皇上,此次是西藏的来使节团是由西藏小王子亲自率领的,同行的还有密宗的高僧。

西藏小王子前来是做回访,以表示亲善之意。”

我听了李东阳的解释,才知道原来以前朝廷派人去过西藏,是为了加深邦交友谊。

杨一清更进一步说道:“起禀皇上,我大明建国以前,北藏一直和蒙人的关系亲切,而后我朝太祖驱除了鞑子,开创天下,经过两百来年的经营,已逐渐与威仪四方,西藏土司也向我朝表示臣服。”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只是近年来,北方鞑靼又日渐猖獗。

朝廷需要愖加防范,所以联络好西藏的关系实乃必须之举。”

听了杨一清一番话,我不由的点头。

稍为懂点历史的也知道,自从元朝覆灭以后,蒙古人便分裂成了瓦刺、鞑靼和兀良哈三大部族。

不过北方的游牧民族就是天生的强悍,骑着马打仗没有是他们的对手。

成吉思汗那时候,他们可说是打遍欧亚大陆无敌手。

我记得历史上好像是1449年,瓦刺人大举入侵明朝,那时明英宗也是个脑子短路的家伙,听了太监的话,跑去御驾亲征,结果半路上被抓了。

那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土木堡之变”。

那次事件与北宋的“靖康之变”一样,可说是汉人王朝的两次奇耻大辱。

好在事后有个于谦,组织了京城保卫战,打败了入侵者。

虽然对于以前的我来说,那是遥远的历史了,不过按时如今的年代算起来,这“土木堡之变”过去了也不过才一百来年,所以我见殿上朝臣们提起北方的鞑靼均是心有余悸。

历史我是知道了,“土木堡之变”也不会再发生,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于是只说道:“这可好啊!西藏的来使要好好接待,这事交给礼部去安排吧。”

礼部尚书连忙站了出来,应声答道:“微臣领旨!”之后,吏部的尚书许进向我禀奏道:“起禀皇上,山东巡抚刘有成奉旨听调入京,已于昨日抵达了京城,前来吏部报到了。

圣上您是否要宣见刘有成?”我一听这消息,倒是挺高兴的,自己的岳丈大来京城了,让他们父女团聚,我也算是替刘陵做了件事。

于是说道:“许爱卿,你替朕传旨,让刘大人早朝之后,入宫见驾吧。”

吏部尚书应道:“是,微臣遵旨!”接下来,又讨谈起来大大小小的朝政问题,直到廷对过后,刘瑾留了下来,对我禀报道:“皇上,据东厂所收集的情节所知,西藏土司八达尔莫年事已高,很快将会传位给小王子也力。

也力此人心高气傲,放狂自大。

此次他带使团入京,老奴怕他会闹出事来。

还须提前作好防范。”

我不以为然地说道:“远来是客嘛,好好款待不就行了。”

刘瑾又道:“皇上,西藏虽向我大明臣服,但与北方鞑靼人亦有所联系,而北疆鞑靼时时怀有南侵之心,所以我们需要笼络好这次入京的西藏小王子。

据东厂情报所得,那西藏小王子不仅好酒,而且更好美色。

圣上您看要不要让老奴挑选好几名出色的舞妓,到时候送给也力?”古代社会,王公贵族之间交往,互相赠送歌妓是件很正常的事。

西藏小子子这些带队来京城,也算是国宾,送他几个美女也是礼貌,不过我觉得把中原汉族美女送给那些西藏蛮子,好比拿几朵鲜花去插牛粪,于是否决了刘瑾的提议。

“刘公公,这事日后再说吧。”

刘瑾沉了沉目光,遭到我的否决后,也没作坚持,只是转移了话题道:“皇上,老奴还有一事要禀奏。”

我笑了笑道:“嘿!好事还是坏事啊?”“这个……”刘瑾打了个顿,才又缓缓说道,“此事是好是坏,还有待皇上您圣栽。”

“说来听听吧。”

“昨日太后吩咐老奴准备为陛下全国选拔秀女……”“选秀?”这算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一时也没法分了。

自己回皇宫不过一个来月,后宫里的女人一大堆,都还没来得及去认识,现在又要选一批进来。

我心中感慨这可真是资源过甚啊!想到这里,我仰头打了个哈哈,戏言道:“太后还嫌自己的儿媳妇不够多啊?一门心思的想再给朕找几个来?嘿,刘公公,你说是不是啊?”对于太后,刘瑾却不敢妄自评论,只是恭敬地说道:“皇上,太后他老人家的心意,您应该明白。”

我点点头道:“我明白。

上次也是母后逼得急了,朕才偷跑出宫去的嘛。”

其实没有朱厚照的离宫出走,也不会有我机缘巧合地当上了这个皇帝。

刘瑾地却是沉下了目光,没有答话。

我忽又说道:“对了,昨天刘贵人说想为太后操办寿宴。

刘公公朕希望你能大力协助她一下。”

“老奴遵旨!”刘瑾应了一声,又道,“皇上是心中是否准备立刘陵刘贵人为皇后?”我闻言,心想这胖太监揣摸人心思的本领确实不一般,却是微微一笑道:“呵呵!这个怕是要太后说了算吧。

不过刘公公既然知道朕的心意,那么太后若有问你的意见,记到要帮着朕说话哦!”刘瑾圆滑地回答道:“立后乃皇上的家事,亦是朝廷的大事,老奴又岂敢妄言。

不过皇上有旨,老奴一定尽力而为。”

我又说道:“对了,刘有成刘大人已经抵京了,朕准备一会儿在乾清宫设宴为刘大人接风。

届时公公你也来陪朕喝一杯吧!”刘瑾想到他自己上次被我灌酒了的糗样,心有余悸,连忙告罪道:“皇上恕罪,咱家还有许多要务需要处理,一会儿还得去宫外督察豹房修筑的进度。”

“呵!那刘公公你忙你的吧。”

我知道刘瑾和刘有成坐下来也不会有什么话说,本来也就随口一说,现见到刘瑾找个措口推脱,也不勉强,于是由小诚子陪同着打道回宫了。

午后,刘有成听召入宫了。

有数月未见,刘有成的气色看上去还满不错的,只是刚刚赶到京城,还显得有些风尘朴朴。

“微臣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刘大人快平身吧。

你来了小陵一定很高兴!”我命小诚子设宴,并请来了刘陵。

刘陵与刘有成相见,免不了又是一番父女团聚。

刘有成见到自己女儿在宫中一切安好,又颇得我的宠幸,非常欣慰,除了向我感恩之外,便是不忘和刘陵父女叙谈。

刘陵发觉冷落了我,连忙坐到我身旁,颇感歉意地为我斟酒。

我喝了一杯,笑道:“呵呵!就如太后说的,今天是家宴嘛。

我们一家要好好聊聊天。”

我本想把刘有任命到内阁,但刘陵却是暗暗向我使眼色,我心知她是担心我如此重用她父亲,不仅怕朝中的大臣们有所非议,也怕会遭到后宫诸妃的妒忌,于是最后打消了念头,只是下旨让刘有成暂时在吏部任个闲缺,留守听用。

刘有成本在山东做巡抚,来了京城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谁料最后我只让他待在吏部听用。

这样的结果,他可能大感不愿意,不过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平静地领旨谢恩。

在此之后,刘陵奉了我的圣旨,明正言顺地操办起了太后的寿庆大典,但没过两天,我便为自己这个决定而感到后悔了。

刘陵一下子忙碌了起来,内务府、慈宁宫东跑西跑,昨天还说什么太后想要找她谈心,直接搬到了慈宁宫去住去了。

本来有着美女相伴,我宫中生活到不觉得寂寞,可是刘陵一下子不在身边,每天处理完繁琐的朝政后,找不到什么娱乐消遣,感觉非常之无聊。

除了一些天生的工作狂人之外,人们有一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来消磨、浪费的。

现在的我虽然身为皇帝,但看不到好莱坞的娱乐大片,听不到港台的流行歌曲,玩不到最新的网络游戏,也了解不到国内外体坛新闻,淡去了最初的新鲜感后,宫中的生活渐渐让我有点索然无味。

“小诚子,刘贵人去太后那么住了几天了?朕好像很久都没见她了。”

吃过午膳,躺在睡椅上的我,百无聊奈地问道。

陪侍在一旁的小诚子答道:“回禀皇上,今天才是第三天。”

“是吗?才三天啊。

她操办的事情有眉目了吗?太后是不是很喜欢。”

“皇上,奴才依您的旨意,指派了宫里最能干的宫女和太监一共二十人去听从刘贵人的差遣,而且刘公公也亲自嘱咐了,相信这次太后的寿宴一定会办得很成功,博得太后她老人家的欢心。”

我问道:“呵!小诚子,你不就是最能干的吗?怎么不去帮刘贵人啊?”小诚子恭谦道:“皇上过奖了,奴才要留在皇上身边伺候哩!”我微笑道:“呵,你小子到真是机灵、讨巧,难怪刘陵也经常夸赞你。”

小诚子又恭谦道:“主上的宠爱,奴才感恩待德!”我又问道:“小诚子,上次朕让你派人给梅儿家乡的老奶奶捎去的东西,有送到吗?”“回禀皇上,皇上派去的人前天就回宫了,也带了梅儿奶奶捎回来的口信。

奴才都已经告诉梅儿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向皇上禀明。”

小诚子说罢,陪侍在另一边的梅儿已是激动地说道:“皇上,您的恩典,奴婢没齿难忘。

奴婢只求能像小诚子公公一样,尽心尽力伺候好皇上!”“好啦,好啦!这句话你都说过N遍了!”“嘻!梅儿自然没有刘贵人会说话,讨得皇上欢心。”

梅儿跟在我身边一段时间,也学会了说话逗笑。

“对了,小诚子,你知道这宫里有种烟草吗?”无聊之中,我翻出了身上那块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廉价打火机,忽然有一种好想抽烟的感觉。

小诚子和梅儿一样,都惊奇我手中这块能闪出火光的神奇小东西,但又不敢多嘴乱问,只是想了想了一下答道:“皇上,宫内并无种植烟草,也不知内务府那边有没有。

不过据奴才所知,皇宫的藏珍阁内好像有几种西域进贡的烟草。”

“藏珍阁?”我听这名字,心想应该是皇宫里收藏各种大内贡品的仓库,里面肯定有不少的稀世珍品,来到皇宫这么久,还没去看过,真是说不过去了,于是起身说道,“好了,咱们现在去藏珍阁,看看有什么好货。”

小诚子边忙唱诺道:“皇上摆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