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九十章 华家有女名美丽

正文第九十章 华家有女名美丽小诚子和梅儿都各自选了一件他们最喜爱的饰物,欢喜地向我谢恩。

这时孙公公又恭恭敬敬地搬出了三副稀世的古琴,并一一给我做介绍。

我选了其中外形最好看的一把唐代伏羲式的“九霄环佩琴”。

“对了,刚才朕在上面不小心打烂了一个花瓶。

你一会儿派人去打扫了吧。”

我随口丢下一句话,把老迈的孙公公唬得差点没站稳,这才带着小诚子与梅儿打道回宫了。

这一趟去逛藏珍阁,本来是想找点烟来抽,却不料反而搞得收获良多,当然最有意义的还是得到了一块小铁片,回宫之后,我先私下将得到的铁片与原先所有的三块包着放在一起。

回到前面坐下,梅儿为我奉上香茶,小诚子捧着唐伯虎的画卷问道:“皇上,这幅画您想拿来挂在什么地方?”“就挂在对面墙上吧。”

我抿了口茶,又叫小诚子呈上刚刚带回来的“九霄环佩琴”。

此琴长一米五,成流线形,红漆上雕饰着九纹金凤,百年檀木,散着阵阵幽香。

我轻轻拔了拔琴弦,那声质清脆响耳,还带着几分甜润柔美。

索性用他弹起了我最喜欢的《笑傲江湖》的曲子。

一曲奏罢,醋畅淋漓,梅儿与小诚子这两个听众都忍不住赞叹道:“皇上,您的琴弹的真好!”“呵!比起刘陵这老师来,还差得多哩。”

我笑了笑,想到一个人弹奏着无味,现在只想听刘陵给我弹琴唱歌来解闷,于是又道,“朕想刘陵见了朕给他选的这个礼物,肯定会高兴的。

现在就把她叫来,让她演唱两曲吧!”梅儿道:“皇上,刘贵人现在在慈宁宫呢!”“哦!”我拍了拍脑袋,一下子就忘了,想来自己真有点离不开刘陵的感觉了。

小诚子探问道:“皇上,要不要奴才这就去传旨让刘贵人回来陪皇上?”我摇了摇头道:“还是免了吧。

刘贵人有事做就让她去做吧。

太后也喜欢朕带回来这个儿媳了,就让她在慈宁宫多陪陪太后吧。

呵,这两天可真是无聊……”小诚子又道:“皇上,刘贵人去了慈宁宫后,这几天您都是独自就寝,也没有召宰其她的妃嫔。

皇上您看要不要……”当初落难的时候,我还开玩笑地对自己说,等回了皇宫,在把皇帝的女人都找来陪自己睡觉,好好补尝一下。

不过来到皇宫这么久,除了刘陵之外,我还真没碰过一个宫中的妃嫔、贵人。

说到那些后宫中的女人,看似枝头的金凤凰,锦衣玉食,生活无忧,但实质在却是很值得同情的,在她们之中,可能有大多数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皇帝一面,那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我虽然很富有同情心,但毕竟能安慰的了一两个,也安慰不了全部的。

不过有总比没人好,我决定今天在就开始做起。

呵!把自己说的就和大圣人一样。

我想到这里,摇头笑了笑,自己都觉得自己虚伪,其实不就是男人的好色心理作祟,想尝试不同美女的味道罢了。

反正我身为皇帝,刘陵现在又不在身边,若不去和后宫中别的美女亲近一下,那就太浪费了。

心动不动行动,我正准备叫小诚子摆驾去诸秀宫,却忽然听见了一阵环佩声响,我蓦地抬头,见到了贵妃华美丽在四名宫女的簇拥下,抱着她的宠物白兔姗姗而至。

“皇上,臣妾给您请安了!”华美丽笑脸盈盈地委身给我道了一个福。

一头流云双鬓,插着凤饰的金朁,加上华贵的白绫长裙,将她衬托的高贵、迷人。

“嗯!是丽贵妃啊!快免礼了!”我微着笑点了点头,虽然我对这位贵妃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不过不得不承认,她是这宫中数一数二的美女,于是客气地说道,“爱妃你怎么突然跑朕这里来了?是有什么事要找朕吗?”华美丽对我行礼后,轻移了莲步,毫不客气地坐到我身边,娇嗲道:“皇上,您出关这么久了,一次都没来臣妾宫里,也没有……召幸过臣妾。

臣妾日日想着皇上,就过来看望皇上。”

我解释着说道:“朕前阵子很忙,每晚都要看很多折子,所以抽不出什么时间到后宫去。”

华美丽娇笑道:“臣妾都知道,太后也吩咐了臣妾,说皇上刚刚修练出关,让我暂时不要来打扰皇上。

臣妾可是最听太后的话了。”

我问道:“那么今天怎么又跑过来了?”“臣妾刚才就在太后那边呢。”

华美丽眨了眨眼道,“皇上,您新册封的贵人刘陵可真不错。

臣妾与她也很投缘。”

“哦,那好啊!”我闻言,心中有些诧异,回想一个多月前,刘陵刚入宫,我带她去拜见太后时,与华美丽初次见面,那是她眼神是还似乎对新人刘陵存着敌意,这会儿怎么又变成姐妹了?可能是在太后宫里接触了几次,以刘陵的聪明手段,已经将华美丽给笼络了。

华美丽又接着说道:“皇上,刘贵人她可懂事了,尽心为太后筹备大寿,还告诉臣妾,皇上这两天身边没人陪伴,所以就叫臣妾过来给皇上作陪解闷。”

我笑道:“呵呵!你们两个对朕可太好了。

说实在的,朕这儿会正无聊呢。

本想去后宫转来,谁知道还没出门,丽妃你就先来了。”

“丽贵妃请用茶!”梅儿乖巧地为华美丽添上了一杯香茗。

华美丽端起茶碗,瞥了梅儿一眼,“你不就是诸秀宫那边的小宫女吗?本宫听说皇上把其他人都辙了,点名只要你在身边伺候,还给你封赐了一个御前宫女的称号。

嗬!你这丫头和小诚子都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现在可厉害了……”梅儿连忙谦卑着答道:“贵丽妃,奴婢不敢当,奴婢只知道伺候主子,其它的什么都不想……”我也不想看到华美丽要故意刁难梅儿,于是挥挥手道:“梅儿,暂时不用你伺候了,先退下去吧。”

“皇上,臣妾都好久没有到你宫里来过了。”

华美丽抱着白兔站起了身来,随意扫了扫四周,发现了我新挂在墙面上的画卷,“咦?皇上,那幅不是唐伯虎的画吗?”“呵!丽妃,你还真是识货,一眼就瞧出是唐伯虎的手笔了。”

“皇上你也知道,我爹他以前就很欣赏那江南才子唐伯虎的诗画。

也曾收藏过他多幅真迹。

只不过母亲她不知为什么,非常讨厌唐伯虎,爹为了不惹娘生气,只忍痛把他的收藏都送出去了。

臣妾还记得,这幅《秋风纨扇图》好像就是两年前,爹他进献给皇上的吧?”“哦,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想到华美丽就是华太师的女儿,不由随口问了一句,“对了,丽妃,你们家里可有个叫秋香的丫环啊?”华美丽闻言,诧异地望着我,她怎么会想到我竟突然没头没脑地问起她家中丫环的名字?愣了半晌,才不由问道:“皇上,您怎么突然问起臣妾家里的事来了?”“没什么啦!”我摆了摆手道,“朕只是随便问问。

丽妃,你们家里是不是真有个丫环叫秋香啊?”华美丽纤手托着粉腮,稍稍思索了一会儿,虽然觉得我的问题奇怪,但还是回答道:“回禀皇上,去年我爹他告老还乡了。

臣妾嫁入宫后,都还没回过家去。

不过我记得以前家里有丫环女仆一两百个,那么多人的名字可记不清。

娘她身边的有两个最得宠的小丫环,一个叫春香,一个唤作夏香,不过好像就是没有叫秋香的……”我听罢,心想有可能“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只是民间流行的传奇故事都只是杜撰出来的,历史上可能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儿,于是正想换个话题,却听华美丽又说道:“咦!皇上,这把琴好漂亮!”华美丽发现了那把“九霄环佩琴”,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我随口说道:“嘿!漂亮吧?这是朕准备送给刘贵人的礼物。”

华美丽闻言,嘟了嘟小嘴道:“皇上要送礼物,那有没有臣妾的份儿呢?”我大方是说道:“哈!当然是见者有份喽!爱妃你喜欢什么东西。

回头朕给你去挑选。”

“嘻嘻!”华美丽笑着靠到我身边,娇声说道,“皇上,臣妾才不稀罕什么礼物呢。

臣妾只要皇上能多陪陪臣妾就好……”华美丽身边浓浓的香粉味非常刺鼻,差点让我没打喷嚏,其实她是在这古代见过的女生中最漂亮的了,只是那股子媚**太过了点,让你不好受。

不过我也没有拒绝她的撒娇,暂时屏住了呼吸,轻轻搂住靠到我怀中的娇躯,出言调笑道:“爱妃啊!刚才不是说来陪朕的吗?呵呵!怎么却是反过来让朕陪你了?”“嘻!皇上,那还不都一样吗?”华美丽眉角含春,她见我没有拒绝她的投怀送抱,便是得寸进尺地伸过一双玉臂来挽住我的脖子,继续着亲昵。

“呼!让朕先喘口气吧。”

我偏了偏头,长舒了一口气道,“丽妃,下次你换个牌子的香水吧。”

华美丽也不算太笨,知道我不喜欢她身为的香粉味,不由撅了撅嘴道:“皇上请稍候,让臣妾先去沐浴更衣,再来伺候皇上好吗?”我微笑道:“呵!不用那么麻烦好了。

只要不靠这么近就行。

咱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聊聊天吧。”

“嗯!”华美丽也没有再腻着我,乖乖听话地点了点头,重新抱起了她的宠物,坐到我的旁边,欣喜地陪我闲聊起来。

我不知道以前的正德皇帝是否宠幸这丽贵妃,不过短暂的几次接触之后,也大体摸清了华美丽的性格,况且她的脸蛋和身材都没的说,对于有这样一个漂亮的便宜老婆,我也是乐得自在,不由笑了笑,随口问道:“爱妃,你会弹琴吗?”华美丽闻言,撅了撅嘴道:“皇上,您这是在取笑臣妾吗?”“不是啊!”我摇了摇头道,“爱妃,其实朕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但你要能保守秘密才行哦。”

华美丽好奇地道:“皇上快说吧,臣妾一定会守口如瓶的!”我卖了个官子道:“这事除了太后之外,只有少数几个朕最亲信的人才知道。

朕想了想,也该跟丽妃你说清楚。”

华美丽见我这么一说,不由面露喜色,想是认为我也把她当作最信任的人之一了,“皇上,您这么信任臣妾,臣妾真是好开心!”其实关于我“失忆”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把这事告诉华美丽并无大碍,于是我微笑道:“其实朕这一次闭关,一不小心,有点走火入魔了……”我这话一出口,可是让华美丽小嘴一张,吓了一大跳,“啊!皇上您没大碍吧?”我笑了笑,又接着说道:“呵呵,其实也没出什么大问题,只是因此把以前的人事都给忘了。”

“皇上……”华美丽闻言,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我,愣了半晌才开口道,“皇上是说您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把臣妾也给忘了?”我索性说道:“是啊!全忘了。

所以朕才想和丽妃你聊聊天,这样可以重新认识丽妃你。

不过爱妃可要记着,不能把朕失忆的事,张扬到后宫去,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嗯。

臣妾一定不会将此事告诉任何人的!”华美丽重重地点了点头,双眸中却掩不住笑意,她现在定是在想,我这一“失忆”,把后宫喜欢的女人全忘了,现在却只说给她一个人听。

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以后我和她的关系,以及她在后宫中的地位可就不一样了。

我自然是猜的到华美丽心中的想法,于是又笑道:“好了,爱妃,现在咱们来好好聊聊吧。

你就多给朕讲讲以前的事。”

华美丽欣然道:“嘻,臣妾慢慢讲给陛下听吧……”整整一个下午,我都是在同华美丽的闲聊中渡过的。

我随口讲着笑话,总是能逗得她喜笑眉开,而华美丽也有头没绪地给我讲着以前正德皇帝的点滴和她自己的喜好等,到最后我连她的三围尺寸都摸了个一清二楚。

华美丽虽然长得漂亮,但却属于那种没有太多心机的女生,我想若是非她有个三朝元老的太师太爹,如此的身家背景,她在这后宫中怕是根本混不下去。

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聊天,我们之间的关系倒是增进了不少。

“皇上,晚上去臣妾宫中歇息好吗?”望着眉角含春的华美丽,我心里一阵飘然。

当皇帝可以有很多的女人,能够每天换一个,而且都是朝廷出掏钱养着。

这就是大多数国人对皇帝的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