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九十七章 冒牌唐虎伯

正文第九十七章 冒牌唐虎伯小诚子去了没多时,便匆匆返回了阁楼,对我回报道:“少爷,下面大堂里有两人自称是唐伯虎和祝之山,在叫卖他们的字画。”

“唐伯虎?”江南四大才子中的唐伯虎和祝之山就在楼下,我忽然感觉十分意外。

他们两个家伙真跑到我的地盘上来了。

我倒是真到想会一会这位千古传名的风流才子,于是起身笑道:“呵!真的是唐伯虎吗?咱们下楼瞧瞧去。”

我带着梅儿等人沿着楼梯一路下来,可以下到二楼的走廊上就已经寸步难行了,原来整个二楼房间的茶客都已经拥了出来,围满了四周的走廊,一直从楼梯上延伸下去,直到大堂。

茶楼的大堂内更是人山人海,一直堆到了大门,而且外面还有更多的人想一个劲地往里挤。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地堆中央,一张大茶桌上。

我眼前的水汇不能的场面真像后世的巨星演唱会一样盛况空前。

站在方桌上面的是两个年轻的文士共同提着一幅水墨字画,高高地举在半空。

使得所有人都眼睁睁望着,却是无法触接,不过那张方桌在如此人潮汹涌下,已经快承受不住,被挤压的摇摇欲坠了。

“哇啊!真是绝世珍品啊!”有人高声感叹道。

“啧啧!李员外,你瞧这画,下笔如有神,画中之物完全活现于纸上。”

有人品评道。

“哈哈!秦兄,你再瞧瞧这上面提的字,祝之山的手笔,可真是鬼斧神工,堪比王羲之在世!”有人咐和道。

“张公子,你们看啊!这唐伯虎的真迹,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李秀才,我以前只见唐伯虎的画,而现在唐伯虎本人都在我们眼前了。

果然是一代风流才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是啊!咱们今天真是大开眼戒了!”“……”距离较近的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说着,而远一点的人,只得拼命地探着脑袋望张。

我心中感叹,唐伯虎果然是大牌,竟然有这么多人追捧,简直比我这个皇帝还出名。

因此不由仔细朝中人群中央的两位年轻文士子望去。

“各位乡亲父母,晚生唐伯虎与好友祝之山初到京城,本是为了寻访一位故人的下落,却不慎盘缠用尽,无奈之下,只得与好友祝之山一起合作了一幅字画,特在此拍买,以解燃眉之急……同时也想借此机会,与祝兄一起多结交一些京城的才俊,所以烦请在场的诸位,转告京城的文士、名流,晚生唐伯虎与祝之山接下来几日都会在这清风茶楼以文会友……”我看清那说话的人,先是一愣,然后蓦地笑了起来。

原来他是个冒牌的唐伯虎。

不过有趣的是,冒充唐伯虎的不是别人,正是唐伯虎那个有名无实的老婆,女扮男装的陆昭容。

而在她身边的祝之山不用说就是她的贴身丫环琴儿。

最搞笑的莫过于琴儿为了把自己扮得年纪大一点,还故意粘上了一撮胡须。

不过在陆昭容说话的同时,她提画的手却在微微发颤,眼中闪过不安之色。

毕竟现在这样的场面,对于一个年轻的小丫环来说,早已经超过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

只见她稍稍偏过头去,悄悄与陆昭容说起话来。

虽然相隔很远,而且人声嘈杂,但因脱胎换骨,而且身怀神功,只是双耳聚力,便听见了她们窃窃私语的内容。

“小姐,我们到京城都有好些日子了……你看你这法子真的能把唐伯虎给引出来吗?”“行不行都得试试,况且我们身上的钱都花光了,若不想这法子弄点银子,明天我们就得睡大街上了。”

“可是……小姐,我们这样是不是把事情弄得太大了,我有点担心……”“哼!担心什么,凡事有我在!再说你看下面围着那些人都是些附庸风雅的无知之辈。

本小姐不过随便画了几笔,再写了几个字,他们就一个个当是宝贝了。”

“小姐,但京城可不是一般的小地方,有见识的人肯定也很多,我们这样名目张胆的,万一被人识破了可就惨了……”“琴儿,你别老给我沷凉水好不好?难道我画的这幅画就差了吗?哼!一想到唐伯虎我就气不过!本小姐一定要把他给揪出来!”我听到这里,又忍不住笑想,这主仆二女可真是有趣,陆昭容身为一个大家闺秀,可她的行事作风真是大胆,不过她画的那幅画确实有很高的水平,我虽然不太懂得评品字画,但她既然骗倒在场的所有人,便可见一般。

“唐公子,请你把这把画卖给我吧?”“卖给我,卖给我,我出五百两!”“我出一千两!”“……”围观的人群除了在疯狂的拥挤之外,还在大嚷着,急先恐后地出价,整个场面真是吵闹不堪。

这时候,太监王掌柜已经挤到了我的身前,恭敬地说道:“少爷,您怎么下来了?”我摸着鼻梁笑道:“呵!下来看看闻名遐尔的风流才子唐伯虎啊!”王掌柜的说道:“少爷,下面那两个根本就是冒牌货,而且还是女扮男装的。

老奴正准备折穿她们,然后把她们赶走。

免得她们如此闹腾,惊扰了圣驾。”

我闻言,心想这老太监不愧是东厂出来的人,果然有点门道,难怪可以把这间茶楼经营的这么好。

而就在我和他说这几句话的时间里,下面的竞价拍卖已是越演越烈,转眼间已有人叫出了上万两的高价,并且立刻将一大叠的银票扬在了手中。

被围在桌子上的陆昭容和她的小丫环也是面面相觑,她们怎么想的到,自己画的字画,打着唐伯虎和祝之山的名号,顿时间就被炒到了一万两银子的天价。

当下有点不知所措了。

马永成请示道:“少爷,这下面人多杂乱,既然根本不是唐伯虎,还请您暂回楼上休息。

待小人去把那些愚民统统轰走,好让少爷你清静清静。”

我微微一笑道:“下你去告诉那唐伯虎和祝之山说,你们家少爷我想出价买他们的字画,把他们请到楼上来。

至于其它人就交给马统领和王掌柜去打发吧。”

我吩咐了小诚子两句后,便带着梅儿重新回到了三楼的香房内。

小诚子办事很是利索,没一会儿功夫,我便听到楼下的哄散声,接着他便将陆昭容和琴儿二女带到了香房内。

“少爷,唐伯虎与祝之山带到。”

小诚子说罢,退到了一边,让我直接与陆昭容面对面相见。

我神态悠闲地跷着二郎腿,望着捧着字画走进房间的陆昭容和琴儿微笑不语。

陆昭容见到我如今的打扮,完全是一位贵胄公子,与当初相识时那落泊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但还是很快认出了我,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便愣住了,反倒是琴儿失声叫道:“啊!李公子,原来是你啊?”“呵呵!陆公子、琴儿,好久不见。

真是想到不咱们会在京城又遇上吧。”

陆昭容先是一脸尴尬,等回过神来,只是简单地答应了一句:“李兄,你好!”“陆兄,上次你突然不辞而别,却不想今日又会这样碰面,咱们可还真算有点缘份。

快请坐吧!我们可要好好叙一叙旧!”我热情地招呼了陆昭容和琴儿入坐。

陆昭容咬了咬唇,也没做太多犹豫,便带着琴儿坐到了桌前。

梅儿已是乖巧地为她们沏上了暖茶道:“公子请用茶。”

陆昭容抿了一口热茶,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疑惑,琴儿更是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多,又望了望我身边陪侍的小诚子与梅儿,眼中流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

沉默了片刻,陆昭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李兄,请问你是京城人士吗?我主仆二人当然承蒙你相救之恩,还无从报答……”“哈!都说了大家有缘,何必这么见外。

对了,你们为什么会来京城的?”陆昭容被我瞟了一眼,竟有些心慌意乱,一时忘记了我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最后迫于我的目光,低下了头去。

我随之笑道:“呵!试试这点心,味道很不错。

琴儿你也吃啊!”“李公子,真想到不你还是京城富家的大少爷。”

琴儿对着我,倒不像她那家小姐那般拘瑾,她笑着说吧,便是伸手取了盘中的点心尝试。

我见陆昭容对我有些抗拒似的,便是转对琴儿问道:“琴儿,你们来京城做什么的?怎么会假扮成唐伯虎和祝之山?”“李公子,其实我们是……”琴儿正要答话,却被陆昭容暗暗打断了。

或许她是怕琴儿口快说漏了嘴,只得自口回答道:“李兄,我们这次来京城,就是为了找唐伯虎,刚才用那样的办法,只是为了能引他现身……”“你们要找唐伯虎?”我故意装作疑惑地问道,“你们找他做什么?”“这个……”陆照容犹豫着没有回答。

我见状,便是调侃道:“嘿嘿!他该不会是欠了陆兄很多钱,所以这么急着要找他吧?”陆昭容目光一闪,然后编排了一个谎言,解释道:“李兄,实不相瞒,因为在下有家中有一个妹妹,被唐伯虎始乱终弃,最后还逃婚了。

我主仆二人一路从苏州追出来,就是为了把那个负心人给抓回去,给舍妹一个交接……”“哦!”我暗自笑了笑,也不点破,“真是想不到,原来江南闻名的大才子唐伯虎意是这样一个无耻的家伙,真是该好好教训一下!”琴儿吞下一块点心后,接口说道:“就是,就是,那唐伯虎可不是什么好人,而且非常的狡猾,我与公子从江南一直追到了京城,还是没给抓的到他!真是太可恶了。

李公子,你家在京城,对这里一定很熟,你可以帮帮我们的忙吗?”“琴儿……”陆昭容瞪了琴儿一眼,示意她不要多嘴,接着回头望向我,见我微笑不语,似乎有些心虚,便又把头低了下去。

“呵呵!在下在这京城也算有点门路,陆兄若是不见外,我可以派人帮你找唐伯虎。

嘿!像陆兄如此风流英俊,我想令妹一定也是位大美女。

那姓唐的居然敢欺负令妹,真是不知好歹。

我派人找到他,一定把他给阉了,送进皇宫当太监。

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二女听了我的话,皆是一惊,陆昭容咬了咬下唇,急忙说道:“李公子,不用了,小弟不敢这么麻烦你。

这只是我们家的家事,你的好意只能心领了。

我们会自己想办法找到唐伯虎的。”

我继续逗着她道:“陆兄,你我虽是萍水相逢,但我觉得我们真是很投缘。

帮你这点小忙是应该的。

不过你放心,刚才我只是开玩笑。

我派人找到唐伯虎,只把他抓到见你就好了。

不会下手阉了他的。”

二女又听到我说到“阉割”的字眼,对望了一眼,都不禁有些脸色微红了。

愣了半晌,陆昭容才开口应道:“李兄,你若真的要帮忙。

我请你发现唐伯虎的行踪,便只须告之小弟就行了,其它的事小弟自己会处理,李兄就不用再插手了。

小弟先行谢过李兄了。”

“行啊!”我点了点头,唤过马永成道,“明天你就派人去给我暗中搜寻唐伯虎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来禀报。”

马永成答应道:“少爷您放心,这点小事,小的一定会办好的!”陆昭容第一次主动将目光投向了我,眼神中泛起感激之色,并还带着更多复杂难明的神色。

她应该猜到我早看出了她是个女儿身,而上次忽然离开,并留下一首诗句,似乎表明了不想与我有更深入接近,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着什么?我悠闲自得地坐着,与陆昭容主仆二人谈笑着,陆昭容的话虽然不太多,但琴儿却显得很活跃,开始跟我讲述起她们上次与我分开后,来京城这段时间的经历。

我侥有兴致地听着琴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只不时了插上两句,与她逗逗趣。

陆昭容对于我的身分,也感觉很好奇,很含蓄地探问了我几句,不过都被我随口敷衍了过去。

我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我是当天的大明天子,那样可能她会更加回避我了。

在我们愉快的闲聊中,时间不知不觉过的很快,天色也很快暗了下来。

陆昭容与琴儿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倦意。

这时了,小诚子轻声提醒了我一句:“少爷,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点了点头,对陆昭容说道:“陆兄,本来我应该邀你到我家中做客的,可是我家中的老母脾气很怪,从不喜欢我带外人回家,所以有点不太方便……”陆昭容微笑道:“李兄不必介怀,我们有客栈落角,也不敢李兄府上打扰了。”

我知道她们现在经济困难,而陆昭容却并不向我这个有钱的朋友开口救助,还真是个性格要强的女子。

于是唤来了王掌柜,对他吩咐道:“王掌柜的,陆公子是我的贵客,他们在京城的一切住宿,你要给我款待周到。”

王掌柜的答道:“少爷您放心,我这就派人去通知长春客栈,给陆公子二人安排最上等的贵宾房,绝不敢有半点怠慢。”

陆昭容推辞道:“李兄,不用这么麻烦了,我们……”我打断她的话道:“呵!陆兄,你要这么见外,可就没把我当朋友了。”

陆昭容犹豫了一下,琴儿却是在旁劝道:“公子……人家李少爷一片好意,你就快答应了吧。”

陆昭容考虑到自己眼下的处境,便不再拒绝,拱手向我致谢道:“李兄,小弟承蒙你的厚恩,真是感激不尽!”“哈哈!陆兄,你放心在京城住下吧。

至于找唐伯虎的事交给我就好了。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微笑着抓住了陆昭容的手。

陆昭容顿时有些尴尬,却又不好挣脱,只好把头垂了下去,不让我看到她的表情,她身后的琴儿见状,却忍不住在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