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零五章 黑龙会风波

正文第一百零五章 黑龙会风波我抬眼打量来人,身材高壮,身着昂贵的皮衣,一张国字脸,双目所隼,颇有一方霸主的气势。

我想此人便是黑龙会的会主了,只见他进门站定后,便是用犀利的目光,环目一扫,很快锁定了我。

虽然对方气势不凡,但我却是半点不惧,随意地拂了拂头发,缓缓开口道:“来者何人?敢到本少爷的开的客栈砸场子!”我一发话,围在客栈外的黑龙会众便是蠢蠢遇动,叫嚣着要冲进来。

而刘锦儿和两大护卫早已赶了过来,护在我身前。

黑衣汉子一举手,止住了门外众手下的叫嚣,再仔细打量了我一番,朗声说道:“在下黑龙会主马如龙,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刘锦儿一扬眉,欲代我应付面前的黑社会老大,我却是轻轻拉住她,然后上前一步,负手说道:“失敬,失敬。

本少爷姓李名逍遥。

但不知马老大来此有何贵干?”我挥了挥手,招呼马如龙旁边桌前坐下,让黄掌柜的看茶。

我看对方带了一大群人来,只是为了示威,并没有直接要动手的意思,于是也就先礼后兵,坐下来跟马如龙谈判。

马如龙见我半点也不惧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又看我外表像个富家公子,不似江湖帮会中混的人,于是一坐下来就说了几句江湖行话,想要探我的底,谁料我早跟刘锦儿学过一些,因此对答如流让他完全摸不到我的底。

马如龙脸上泛起疑惑,而我却是微笑自若,“马老大,本少爷的客栈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你带了这么一大帮人堵在我店门口,到底意欲何为?”马如龙目光一闪道:“我会里有十来名兄弟现在被关在卫京府街门里,我知道这是李公子所为。

马某希望你能卖我黑龙会一个面子,将他们放了。”

我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茶,“你们黑龙会的人当街砍人,被官府抓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李公子,马某就开门见山,不和你绕***了。”

马如龙忍住了怒意道,“我黑龙会的兄弟若有什么得罪之处,马某在这里代他们致歉,大家就将此事化解了。

我们黑龙会虽不敢在京城里称尊,但也算小有实力,若是谁要故意与我们黑龙会作对,必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马如龙圆目直瞪着我,他这番话,软中带硬,双拳已是紧握了起来。

若是我不答应,便要当场对我发难。

我身边的刘锦儿早有警觉,冷冷的目光直盯住马如龙,随手准备出手。

如此剑拔弩张的场面,使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

我仍是不为如动,轻笑道:“马老大,想要本少爷放了你的人也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就行了。”

马如龙冷冷地道:“有什么条件?请讲!”我微笑道:“呵呵!本少爷的条件很简单。

只要你们黑龙会以后听本少爷的号令就行了。”

我的话立刻让马如龙怒气狂增,但他并没有发作出来,反而是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就凭你有这个资格吗?”我仍是微笑道:“本少爷没有这个本事,自然不会说这样的话。

我这个条件也没有立刻要你答应,你可以回去慢慢考虑。

我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向你证明一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笑话。”

马如龙哼了一声道,“马某今天带了这么多人来,如救不回狄堂主和一干兄弟,怎么可能向黑会龙上下交代。”

如果马如龙真被我这么三两句话就给打发了,那么他这个黑龙会主就真的不用当了。

我知道他要不到人是不会罢休的,看来得必须要露一手才行,于是叉着手道:“马老大,你再怎么说也是个当家人,本少爷自然也会照顾到你的面子。

现在我就给你个机会,按江湖规矩,咱们比试几招,你若胜得了我,我自然无条件放人,但你如果败了,就好好回去考虑我开出的条件吧。

哈!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好!”马如龙大喝了一声,双臂的劲力暴起,顿时将身前的方桌震碎了,浑身浑发出刚强的气劲,如出笼的猛虎一般逼视着我,随时准备出招。

我轻轻弹掉衣服上的木屑,站起身来,揉搓着手指。

“少爷,您请小心……”刘锦儿见状,待要上前,但我投给她一个极度自信的眼神,使她平静了下来。

黎明和刘德华护主心切,齐声道:“少爷,请准我二人代请您出战!”“呵,不用了,好久没有跟人干过架了,还真有点手痒。”

我拒绝了两大护卫的请战,现在我必须要展现出实力,才能将眼前的黑道大亨给震服住。

“噢!噢噢!”大门外面响起来了黑龙会众的助威声,为他们的帮主造势,而客栈内一些大胆的住客也都拥到了走廊上,想要观看即将发生的决斗。

马如龙见我胸有前竹,亦不敢怠慢,双掌一开,摆出了一个攻备兼备的起手式,准备全力出招。

“不用摆那么多姿式了,速战速决吧!”我搓着手指轻笑着,虽然表现上轻松自如,但已暗自将“六合至尊功”运行全身。

我看得出马如龙武功不是一般,自从在绝谷中服食万年灵芝脱胎换骨,跟王动学成绝世神功之后,我只在皇宫里和西藏小王子打过一架,现在又有一个好机会能发挥一下自己的超级实力了。

“狂妄!”马如龙终是被我激怒了,再也按捺不住,猛然挥掌向我扑了上来。

“慢着!”我正欲出掌,突然间一声娇叱,一个俏影从天而降,剑光闪耀,迫退了向我迫近的马如龙。

一番免起鹘落之后,本来应该去洗澡、吃饭的林月如惊现在我与马如龙中间,扬起长剑,骄傲地说道:“让本小姐来对付他!”马如龙也没料到会半路杀出了程咬金,扫了林月如一眼,似乎已认出了她的身份。

再情况分析,应该是汪敬忠与黑龙会有勾结,才会请出他们追杀林月如等,现在林月如又突然出现,马如龙的眼中闪过许多复杂的神色。

我一拍额头,暗叹道,大小姐,你这不是来给我添乱吗?林月如的剑法虽然不弱,但肯定不是马如龙的对手,她这么硬要出头,我还真是拿她没辄。

马如龙收招问道:“李公子,敢问这位姑娘与你是何关系?”我还未答话,林月如却是冷哼一声道:“少说废话,你们黑会龙杀伤我林家镖数名子弟,本小姐定要向你讨这笔血债!”林月如的话音未落,已是剑随人走,挽起一朵彩红般的剑花,斜刺向马如龙。

如此全力一剑,倒是锐不可挡,看来林月如的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马如龙迫于剑锋逼人,赤手空拳的他没有硬接,退步了半步,躬身一弹,抬掌扫乱了林月如的剑抛。

不过林月如亦在同时左手发掌,连攻了三招,辅助着回剑再攻,又是一连向对手递出了三剑。

“少爷,这位林小姐她……”刘锦儿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望着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在一旁看着,心里那个郁闷劲就别提了,向刘锦儿摊起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同时有些为林月如担心起来。

林月如连攻数剑,攻势有如水银泄地,剑风扫破了客了两张桌椅,但却未能伤到马如龙分毫。

等到林月如锐气一减,马如龙在沉稳地化解了她的抢攻之后,已是冷喝了一声,双掌聚力,发攻了反扑。

十来招过后,林月如已是渐渐落入了下风。

刘锦儿也瞧出了我的担心,不由步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少爷,林小姐的剑法虽然不俗,但那黑龙会马如龙的一套翻云手的功夫却要更胜一筹。

再打下去,林小姐怕是不敌,您看要不要锦儿出手?”我一边注视着林月如与马如龙交手的情况,一边问道:“锦儿,你打得过那个马如龙吗?”刘锦儿答道:“少爷,锦儿的武艺得到义父的指点,略有所成。

那马如龙掌法强高,锦儿不敢自夸,但也能应付的了他。”

我闻言,点了点头,虽然一直未见过刘锦儿动武,但知她不会是浮夸之辈,看来她的武功是远在林月如之上,不过我若这时让他出手相助,便是破坏了江湖上单挑的规矩,而且林月如也会生我的气。

我正犹豫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客栈外传来了一声大喝:“大胆鼠辈,竟敢公然聚众闹事,统统给我拿下!”一声喊话过后,大门外又传来了阵阵喧嚷、打斗声,我偏头望去,原来是马永成带了一大队京卫府的差兵赶回来了。

接着近百京卫府衙门的差兵,便在千户使的指挥下,与黑龙会的会众,混战成一片。

“老大,来了好多官兵,兄弟们抵不住了。”

一名黑龙会的小头目对马如龙哀呼道。

马如龙大喝一声,一掌震退了已成败局的林月如,回顾了外面的情况,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抽身往大门外跃去。

“兄弟们,撤!”数十名黑龙会众放弃了抵抗,跟着马如龙逃窜而去,但仍有一部分当场被京卫府的差兵们给擒拿住了。

马永成急冲冲地跳进店来,面带愧色,单膝向我跪下谢罪道:“少爷,小人护驾来迟,让您受惊了,还请少爷降罪!”“没事,你来的也算是时候,快起来吧。”

我拍了拍马永成的肩膀,又说道,“外面的事你去处理一下,抓着的人该关哪儿就关哪儿去。”

“是,少爷!”马永成连忙应了一声,起身领命出去了。

黄掌柜的也连忙安排小二清扫大堂,安抚店内的住客。

黑龙会闹出一的场小风波,就这么很快平息了。

我上前两步,捡起掉在地上的剑鞘,交还给林月如道:“林大小姐,你的剑法真是进步了不少耶!”林月如有些气闷地还剑入鞘,白了我一眼,责问道:“李逍遥,刚才我差点打不过了,你为什么不上来帮我?”“我……嗨!真是冤死了!”我苦笑道,“大小姐你又没下命令,要我来双剑合璧,我这个徒弟怎么敢擅做主张。”

林月如撅了撅嘴道:“哼!你是不是想说我不讲道理?”“不敢,不敢。

这次是我失误,下次我会注意的。”

我摆了摆手,赔笑道,“嘿!我的大小姐,你不是要洗澡的吗?正好又打出了一身臭汗,你请先上楼让梅儿伺候你沐浴更衣,回头我再给你准备一只上等的北京烤鸭怎么样?”林月如被我哄得微微一笑,“李逍遥,还算你有点良心,知道要对我好。

我先去看看魏通他们。

你一会儿过来陪我。”

她说罢,跟着迎下楼来的梅儿,回身往楼上去了。

刘锦儿望着林月如的背影,评价着说道:“少爷,这位林小姐脾气,还真是有点怪。

少爷你也喜欢这般刁蛮的女子吗?”“呵呵!也许这正是她的可爱之处吧。”

我点头笑了笑,抬手摸着下腭,忽又感慨地说道,“我和她之间的缘分,三言两语真不好说清,在一起也共渡过几次生死患难,旁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看明白的。”

刘锦儿听了我的话,凝神望着我,过了半晌,却是少有地微笑着说道:“少爷,锦儿有点妒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