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下五大高手

正文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下五大高手我吐了吐烟圈,说道:“小青,你现在是我的丫环了,心里头可不能再想着别的男人。”

“我……”叶小青闻言,红着眼,委屈地低上头去。

看到小青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我也不忍心再逗玩她,便是说道:“放心吧。

现在你是我的人,有什么事少爷我都会替你摆平的。

一会儿我就叫人去把那个张天给救出来。”

“奴婢谢谢少爷大恩大德!”小青方又感激地跪了下来,连声向我道谢。

我扶起她道:“小青,你听好了,少爷我的规矩很随便,以后别行这么多礼,你只要用心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我说罢转对梅儿道。

“梅儿,你先带小青下去梳洗一下,给她换身新衣服,顺便教教她以后做些什么事。”

“少爷,梅儿知道了。

小青姐姐,你跟我来吧。”

梅儿应了一声,带下小青往楼上去了。

我唤来了马永成,让他和两大护卫去一趟府州衙门,把那个叫张天的青年救去了。

以马永成大内卫士统领的身份,要去牢里提一个人一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我只是吩咐他不能暴露了我的身份。

等马永成去后,柳飘飘对我说道:“李兄,我们今天也见到了,这顺德府的知府真不是个好东西,他不仅明知有冤案也不彻查,还落井下石,强逼良家妇女作妾。

说不定还有贪赃枉法的勾当。

我要给我爹写一封信回去,让他出面,让京城里派人来查查这毛仁性,摘了他的乌纱帽。”

我接口说道:“你爹是兵部的,好像管不了这么宽吧?不如让我也来修书一封,就写给吏部尚书许大人,让他们束部派巡按过来调查那个没人性知府的老底,要有有什么贪污受贿,就直接把他给双规了。”

小诚子早已机灵地取来了笔纸道:“少爷,我来给您磨墨。”

柳飘飘写完书信后,又有些犹豫地说道:“算了,还是不要寄信了。

免得被爹派人来抓到我。

而且朝廷中的人大都是官官相护,我这么写封书信回去,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根本不能把这顺德知府怎么样?”我此时也写完停笔道:“你给你爹写信报个平安也好啊!呵呵!放心吧。

一会儿我再信上盖个印,你爹知道你跟我同行,保证不会再派人出来抓你回去了。”

我说罢,取出了随身的小金印,在再两封信件上加盖印章,这是我出京前,事先让内阁准备的金章,作用和玉玺等同。

吏部的人收到我的信件后,肯定会对此事严肃处理,决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是没什么兴趣逗留在顺德府找那个毛知府的麻烦,不过吏部派人下来,那个“没人性”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说不定他今天洞房的时候,掀开盖头见到新娘子的模样,可能先一步心脏病发就当场挂了。

我想着不由好笑,而柳飘飘见我手中的玺印,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不知是不是猜到我就是当今的皇帝,但只是抿了抿嘴,没有开口说话。

我又想,等兵部尚书柳先开收到信后,见到上面有我的金印,知道自己的女儿正我混在一起,不知会作何感想,可能会想着他自己是否能荣升为国丈吧?我把两书信交给了小诚子封好,让他去找驿站,快马给发送回京城去。

我已决定在这顺德府住一晚上,明天就继续动身,南下往河西县去,追查萍儿的下落。

柳飘飘想起了我们的行程,便又说道:“李兄,这顺德府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可要快点动身,可不要错过这个月开封府的武林大会。

听说那可是江湖上难得的盛事。”

我对那个什么武林大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不过反正要去河西县,也是顺路,于是点头道:“休息一晚,明天就走吧。”

沈玉楼听到谈起武林大会的事,又是一阵兴奋,笑着说道:“以前在玄武道场时,我常听师兄弟们谈说当世的武功高手,一共有五人,在江湖上均有排名,其中有少林寺达摩堂的首座无色禅师,武当派人冲灵道人,长白派的逍遥神仙和江南狂生楚江月,这些几人都是武功超群,最后还有我爹爹也算一个。

只是不知道这次那个武林大会,会否有这些高手参加。

说起来真是有点期待。”

这些江湖中的人事,我以前早听刘锦儿讲述过,没想到沈玉楼身为贵妃对这些江湖中事也是这么热衷,不由笑道:“小师妹,那刘瑾那胖太监的武功也厉害的紧,怎么没有派上名呢?”沈玉楼眨了眨眼道:“大太监刘瑾鲜有于人动手,我就从不曾见他显露过武功,而且他是皇宫的太监嘛,又不是江湖中人,自然没人排名。

不过我以前也听爹爹说过,刘瑾的童子功已练臻化境,威力不可小瞧。”

柳飘飘对这些江湖武林之事也颇感兴趣,不由插口道:“嫂子你刚才讲那些江湖排名并不尽实,这天下的高手可还有很多,我就听说天津府华太师的夫人以前就是一个绝顶高手,只是嫁给华老太师之后,别再没有与人动过手了。

我想那华夫人的武功肯定不在你所说的五大高手之下,还有我师父他老人家,也是武功超凡入圣,只不过他是世外高人,并没有去争这些无聊的江湖排名。”

我听说已经告老还乡的华太师的老婆也是武林高手,真是有些意外,不由联想到留在了皇宫中的华美丽,她那堪比后世的台湾女明星林志玲一般的嗲功倒可说是天下无敌,就是不知道是否跟她老妈学的?我想着不由笑了,又说道:“对了,还不知道柳兄你的师父又是何方高人啊?”柳飘飘微笑道:“我师父只是随便传了我一招半式,也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说起来倒是很久没见过他老人家了。

不过我见李兄身手,也是让我望尘莫及。

我看李兄的武功也足以列入当列高手之称了吧!”沈玉楼娇笑道:“咯咯!我们家夫君本就是天下第一人,哪还用去争武功排名!”柳飘飘又说道:“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相信这次开封府的武林大会肯定大有看头。

说不定以后的江湖排名又会改写了。”

沈玉楼也接着道:“是啊!是啊!有机会我也要找个真正的高手比试一下。

给我们玄武道场争争光。

不知道爹爹有没有派道场的子弟去参加。”

谈论起江湖武林的事迹,沈玉楼和柳飘飘两个倒是越聊越投契。

刘陵生于书香门弟,因此半点插不上口。

“嘿嘿!小陵,等他们聊吧。

我们上楼弹琴去。”

我笑着拉起刘陵,留下谈兴正浓的二人,自是到房中亲热去了。

傍晚,马永成和两大护卫返回客栈了,却没有带回张天。

马永成的办事能理还是满强的,不会办不好这点小事,我不觉问道:“怎么回事?”马永成一脸无奈地答道:“回禀少爷,属下去提人之前,那个叫张天的已经越狱逃走了,而且还杀伤了两名狱卒,现已不知去向……”身旁正在给我奉茶小青听到这个消息,惊得一颤,失手将茶杯都给打翻了。

小诚子见状,连忙劝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快给少爷赔罪!”梅儿连忙上前好心地安慰了小青两句。

小青这才略带不安对向我赔罪道:“少爷,对不起!”我拧了拧眉头道:“哼哼!杀人越狱,那个张大侠还真是目无王法。

既然他那么有本事,少爷我也懒得管他了。

你们都下去休息吧。

我们明天动身去城。”

“是!”众人纷纷退了下去,只有刘陵留下陪我说话。

善解人意的她,一路上似乎已经看破了我的心事,不由柔声说道:“皇上,您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能让刘陵为您分忧吗?”我不想刘陵为我担心,便含糊道:“小陵多心了,我哪儿有心事。”

刘陵又缓缓道:“刘陵知道皇上不与刘陵说出,只是不想臣妾凭添担心。

但刘陵看得出皇上出宫便一直怀着心事,救到那位小青姑娘,从她口中听到一些关于叫萍儿的姑娘的事,皇上更是非常关心。

我想那个萍儿姑娘就是皇上以前一直派人找寻的人吧?”她顿了顿又道,“相信那位叫萍儿的姑娘在皇上心中一定重要。

臣妾并不知道关于萍儿姑娘的事,也帮不上皇上什么忙。

但刘陵希望皇上能放宽些心来,若是烦忧的时候,让刘陵陪陪说说话……”刘陵的一番温言细语,包含着款款深情,虽然对我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忙,却让我倍受感动,不由伸手拥她入怀,吻了吻她的俏脸道:“小陵,我身边的女人还是属你最贴心。

能拥有你便是我最大的福气。”

刘陵谦虚地说道:“皇上您言重了,心里爱着皇上,关心您的人远不止我一个。

刘陵只能勉强算是其中之一吧。”

我笑了笑道:“对了,小师妹和柳公子呢?怎么没见他们两个。”

刘陵答道:“娴妃姐姐好像与柳公子到后面院子里切磋武功去了。”

她顿了顿,又道,“皇上,那位柳公子应该是女扮男装吧?她是兵部尚书柳大人的千金对吗?”我摸着鼻梁,笑道:“呵呵!原来小陵你早看出来了啊?”刘陵微笑答道:“娴妃姐姐都看出来的,刘陵又岂会瞧不出。

那柳小姐虽作男装打扮,却是藏不住她的花容月貌,而且女儿家的一些行为举止,与男子大有不同,只要相处在一起,只要稍加留心,便能瞧出端倪。”

我身边的女人都挺聪明的,这倒令我很欣慰,又听刘陵接着说道:“若非瞧出那柳公子是女儿身,在皇上面前,娴妃姐姐又怎么敢与她那般亲近。

不过那位柳小姐也个是特别的女子,皇上您既然让她与我们同行,是否对柳小姐有意思?”“哈!小陵,你们这是在喝我的醋喽?”我刮了下刘陵的琼鼻,“这可是冤枉好人啊!话说回来,柳公子这么一个英俊的公子哥,一路上都与你们两个调笑,我都还没喝醋呢!”刘陵微微撒娇道:“皇上,那柳公子明明是女儿身,您这般说,可就是欲盖弥彰了。

皇上若是对柳小姐有意,但可明言。

刘陵会与娴妃姐姐通气,帮皇上搓和美事的。”

我难得和慧黠可人的刘陵拌拌嘴,也是一种说不出的情趣,于是哈哈一笑,搬出了歪理邪说道:“小陵此言差矣,古人有好龙阳之僻者,而喜欢玩虚凰假凤的女子也不在少数。

嘿!就拿后宫来说吧,有成千的美女,朕一个人肯定也照顾不过来。

因此便有会些互相安慰,以解寂寞的。

小陵你住在储秀宫那边,不知有没有见过这种调调啊?”“皇上……您好不正经,臣妾不和您说这些了……”我一番露骨的言语,顿时便将刘陵给打败了,她嘤咛一声,将羞红的俏脸埋了下去。

我得意地一笑,拍了拍刘陵的香臀,坏笑道:“时候也不早了,小陵先回房等我。

我去叫小师妹找回来。

咱们也好睡觉了。”

我口里虽说“睡觉”,但刘陵却知我又要她和沈玉楼一次陪我大被同眠,共唱于飞之乐,不由更是一阵娇羞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