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三十四章 简单手段

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 简单手段晚饭过后,第一个回到客栈的是刘德华,不过他只有一个人,却没有带回那位哑女。

“少爷,属下按您的吩咐,去你那个小村庄,却没有找到你所说的那位姑娘,请恕属下无能!”刘德华跪下向我请罪。

我问道:“起来说话吧,是怎么回事?”刘德华起身答道:“少爷,属下在那村子里查访了一番,据你所说的那两位老夫妇,以前确实收容过一名女子,不过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那对老夫妇不知被何人所杀害,而那名女子也在当晚便不知所踪了。

属下尽力查访,但无奈时隔已久,没能查到任何线索。”

我听罢,除了失望之外,心里更有些疑惑,自从得知黄河帮是干贩卖人口的勾当后,原以为那名可怜的哑女只是一名无辜的受害者,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那名哑女的身份也是未知之数。

没能寻到那名哑女,虽有些遗憾,不过我心里首先惦记的是找寻萍儿的下落,其它的也就先放在一边,于是说道:“德华,你也辛苦了大半天,先下去吃饭,休息一下吧。”

过了没多久,黎明也带着叶小青回来了。

黎明向我简略地汇报了一下情况,看来为叶小青申冤报仇这件事倒是办得挺顺利的。

有黎明这个大内卫士带着叶小青去报案,那河西县的七品小县官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由叶小青申诉了一遍后,连实证都没有去查取,便直接以谋财害命之罪,叛了蒋七秋后问斩。

叶小青神态有些憔悴,仍是红着双眼,可能之前在公堂上又哭过一场,不过此时她眼中再无没有哀愁之色。

“少爷,今日全仗了您为我父母报仇申冤,您对奴婢真是恩同再造,奴婢愿一辈子尽心尽力地伺候你。

以后不管你要奴婢做什么,奴婢都心甘听愿地听您的话。”

叶小青说着,又感动地抽泣了起来。

好心的梅儿连忙上前去安慰她。

我没有多说什么,只让她和黎明也先下去吃饭休息。

到了晚上,最后回来的是马永成。

因为萍儿的原因,我现在最关心的是黄河帮的事,希望能得到一点线索。

因此马永成刚回到客栈内,我便迫不及待的追问道:“事情查得怎么样了?”马永成拱手答道:“回禀少爷,属下听吩咐您的,查访了一天,得知黄河帮是这河西县境内外最有势力的一个帮会,其当家人名叫钟施明,在江湖上小有些名号。

黄河帮控制着黄河北岸的三个码头,主要经营运海生意。

至于他们贩卖人口的事尚未查实,不过属下已查到黄河帮与这里的河西县和临近两县的官府关系密切。

若黄河帮私下经营些不法勾当,那么此事就很可能与朝廷的地方官员有关联,因此一切还要听凭少爷您定夺……”听完马永成的汇报,我对事情大概有几分了解,黄河帮贩卖人口的事肯定不假,他们暗地里与地方官员勾结,才敢如此大胆。

河西县这儿地方不大,那趟混水倒是很深,看来事情还需要深入调查。

我最后只说道:“好了,今天也很晚了,明天再继续去查吧。”

接下来两天,马永成都带着黎明和刘德华昼出夜归,认真调查黄河帮的把柄,但却收获甚少。

想在京城里,我收拾黑龙会、金刀盟这些属一属二的大帮会,也不过一天时候就以高强的手段搞定了,这黄河帮比起来不过是个小帮会,却还这么难缠。

因为在京城,我手底下多的是人派用,所以办事才这么顺利,而远在这地方上,做起事却没那么方便了。

我担心着萍儿的安危,也没想这么磨下去,看来还是亮出皇帝的身份,采用些简单的手段算了。

第三天的早晨,春光依旧明媚,刘陵的气色也很好。

我与众人都聚在堂内用早点,忽然发现不见了柳飘飘。

“柳公子去哪儿?没人看见她么?”马永成和两大护卫均不所知,好像昨晚之后就没见她的人,有点担心柳飘飘一个人会出什么事,我正想叫黎明和刘德华出去找找看,却见到她昂扬地走回了客栈,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令人想不到的是,她竟还带着十来名年轻的女子。

“呵呵!累了一晚上,正好吃点东西。

梅儿快给我一根烟抽。”

柳飘飘申了个懒腰,坐到了桌前,豪爽地提了茶壶仰头喝水,神情略显疲惫,看上去是昨晚出去后一夜未睡,再仔细看了看她带进门的十名女子,一个个的脸上带着惊恐不安之色。

众人见到这般情景,脸上均是疑惑,而我似乎已猜到了些眉目,只是调笑道:“柳兄,你一晚上不睡觉,跑出来就拐带了这么多良家妇女回来啊?”柳飘飘点燃了纸烟,深吸了两口后,得意地说道:“李兄你不是要查那个黄河帮拐卖人口吗?昨晚我出去打探,运气很不错,正好被本公子发现了有些浑蛋在做那个丧尽天良的勾当,就顺手救回来了几句无辜……”众人闻言,均是夸赞柳飘飘的本事,倒只有马永成脸色难堪。

我派他去调查此事,他没能有大的收获,结果反被柳飘飘轻松地发现了黄河帮的人口买卖,并救回了许多受害者。

马永成不安地看了我一眼,生怕我会责他失职之罪。

梅儿和叶小青上前去安抚那些还处在惊慌不安中的女子,沈玉楼看了一眼,有些失望地说道:“柳公子怎么又去独逞英雄,不是说好下次去除暴安良的时候,要叫上奴家一起的么?”柳飘飘哈哈一笑道:“这可怪不得我。

我看嫂子你与李兄晚上都没空,所以只好一个人单独行动了。”

沈玉楼听出柳飘飘话中之意,当着众人的面,她不觉又羞又气。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柳飘飘好歹也还是个女生,竟敢说这么大胆的话。

柳飘飘又吐了口烟圈,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道:“李兄,人我是救回来几个,不过可能惹上大麻烦了,剩下的事可就交给你解决了。”

我明白柳飘飘的意思,知道黄河帮很快会找上门来,便对小诚子、梅儿和小青吩咐道:“小诚子,你们先带这些女孩子到后面安顿一下。”

没过多久,一大群黄河帮的人果然找上门来了,他们个个手里提着兵器,来势汹汹。

客栈的老板与伙计都吓得躲了起来。

我与柳飘飘还有沈玉楼和刘陵自然是安坐在堂内,面前三十多名黄河帮众,我已认出带头的就是上前曾到这家客栈抓人,被林月如暴打过一顿的家伙。

“钟二哥,这就这小子!”“哼!他昨晚伤了我十几名兄弟,还有人全部救走了!”那姓钟的头目扬起手中的钢刀,喝斥道:“你们是什么人?胆敢与我们黄河帮作对?”他似乎也看出我们来头不小,没有手下的立刻上前动手。

“大胆!”马永成和两大护卫见到这种情况,早已是严阵已待,与黄河帮的众人对峙了起来。

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就连不会武功的刘陵也是没有半点惧色,只是轻轻往我怀里靠,似乎只要在我身边,但非常有安全感。

坐我另一边的沈玉楼更是有点兴奋地取出了她的凤鸣宝剑,低声出我请求道:“老公……一会儿我可以出手吗?人家从来没有真正跟人动过手,好想试试。”

看到沈玉楼那天真可人的神态,我不觉讪然笑道:“嗯!就把那个带头的留给你,其他的喽罗就让黎明他们打发吧。”

沈玉楼见我同意了,迫不及待地拔出了宝剑,盈盈谢道:“谢谢老公!”“好了!现在听我说。”

我大声拍了拍手,跳到桌上,指点着说道:“黄河帮的是吗?听好了,喽罗都站到那边去。

姓钟的那个你过这边来,我亲爱的小师妹要拿你试剑。”

“可恶!不管你是哪路神仙,我钟鸿扬今天就要让你们知道,在河西县的地头上,我们黄河帮可不是好惹的!”黄河帮的人见我全没有把人多势众的他们当回事,还嘲笑式的对他们指指点点,哪还按捺的住。

我是皇帝我怕谁?我岂会理会一个小角色的叫嚣,只是又笑着对两大护卫吩咐道:“黎明、德华,你们记得,那些喽罗交给你们收拾,把这外姓钟的留给夫人来试剑。”

三十多名黄河帮众已经围攻了来上,但两大护卫得到我的命令后,跳上前去,与众多虾兵蝦将在客栈大堂内展开了一场混战。

我挽起刘陵退后了几步,运起六合至尊功,暗自将美人儿护住。

为防止对方放暗器,使用卑鄙手段。

黄河帮众都带着刀刃想要恃强逞凶,但有我的两在护卫在场,他们根本冲不过来,不过对方毕竟人多,大多数围攻黎明和刘德华后,仍有一两个挥起手里的钢刀,朝我这边扑了上来。

“真不识相,说了喽罗去那边的!滚开啦!”我哈哈一笑,身形一闪,施展出霹雳弹腿,一脚将那名冲上来的小喽罗踢得以冲天之势飞起,“嗖!”直撞破了客栈的房顶,便再也没有落下来。

钟鸿扬舞动手中的钢刀,本还想亲自动手,但见到我如此超强的武功,已有些心生怯意。

而我的身形早已向他俯冲了过去,他慌忙劈了两招,根本沾不到我的衣角,只被我使出擒龙功,以强横的气劲,将之扯得硬生飞向了沈玉楼。

“哈哈!小师妹,说好了这个给你。

就用你那套最漂亮百凤朝阳剑法来实战欣赏一下。

嘿!老公我帮你掠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