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四十一章 无聊的比武

正文第一百四十一章 无聊的比武我与刘陵品茶、弹琴,渡过了一个愉快的下。

而后柳飘飘也和沈玉楼返回了府宅。

吃饭的时候,沈玉楼便兴致勃勃地与我说起外出的见闻,离开皇宫久了,她与柳飘飘接触的多了,现在可是越来越没有贵妃的样儿了。

但这本就是她的烂漫本性,我只是不以为忤。

晚饭过后,我召来马永成询问情况。

刚来此地,我便指派了他去探寻萍儿的下落,虽然这样的做法不啻于大海捞针,但我仍暗自期待能有一丝收获。

“少爷,请恕属下无能,查不到半点关于萍儿姑娘的线索。”

马永成低着头向我请罪,我只是微微叹气,并没有责怪他。

说起来这个大内士卫统领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办起事来也挺得力的。

“好了,说说这次开封府武林大会的事吧?”“这次武林大会的承办人是开封府铁枪门的杨天邺。

杨家在开封府是武林世家,据说在江湖中也颇有威望。

他于三个月前广发英雄帖,邀请了江湖上各大帮会和门派前来开封相会,具体是为什么目的,还不得而知。”

我听了马永成的汇报,不由转头对柳飘飘说道:“嘿!我们没有英雄贴,这个什么英雄大会看来是没有资格参加了。”

柳飘飘玩转起她新买的折扇,笑道:“这开封府来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想要去弄几张邀请贴还不容易么?小问题而已,包在我身上了。

本公子自有办法!”我没有答话,旁边沈玉楼闻言,已是禁不住抿嘴而笑,想来柳飘飘所说的办法,不过是去偷或是直接抢。

我没有太多兴趣陪着柳飘飘胡闹,不过对于这次的武林大会,还是有些感冒。

毕竟幼时常爱看些武侠小说,心里难免有些武林情节,于是说道:“老马,这事交给你办了,去弄几贴邀请贴来。”

“少爷,您是万金这体,何顾要与那些江湖草莽掺和?现在开封城内龙蛇混杂,江湖人士聚积,若是生出什么事来,单是官衙的力量一时怕不足以镇压。

依属下愚见,是否让属下去从河南卫所抽掉三千精兵过来,以策万全?”马永成出身官宦,又是刘瑾手下的“八虎”之一,自然轻蔑那些所谓的江湖草莽,而且他顾忌我的安全,向我提出了一个意见。

我摇摇头道:“不用想得那么复杂,你只需去弄几张请贴来便是了。

少爷我只是去看个热闹,也出不了什么事,就不用小题大作了。”

“是,属下明白!”马永成听我这么说,也不敢再多言,他可不是什么冒死直誎的忠臣,所以从不会拂逆我的意思,于是告辞着退下去了。

柳飘飘突然说道:“李兄,明天早上陪我去城五里坡外走一趟。”

“怎么啦?”我被她这没来由的要求问的一愣。

沈玉楼帮着回答道:“老公,之前我们在街上与人结了梁子。

那人约了明天去城外五里坡较量。

柳公子是想请你明天去帮他掠阵助威哩!”我一拍额头,心想这柳飘飘还真不得消停,又问道:“小师妹,你们之前上街惹了什么人啊?”柳飘飘皱起鼻子道:“说起来我就有气,那几个武当派的家伙,自为以有什么了不起,居然出言不逊,明天看本公子怎么教训他们!”武当派?说起来我最早跟着爷爷学的绵掌与穿云步的功夫就是武当派的上乘武功,这样算起来也和武当派有些渊源了。

沈玉楼对我撒娇道:“老公,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吗?”我笑道:“哈哈!明天再说吧,现在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沈玉楼诧异的问道:“老公,你今天累了吗?天色不是还很早么?”我又笑道:“嘿嘿!小师妹,你忘了昨天我说过的话吗?以后我们要加倍努力的啊!自然就该早点回房喽!”我当着柳飘飘的面与沈玉楼调情,说着露骨的言语,沈玉楼自是羞不可当。

柳飘飘面皮虽厚,也有些抵授不住。

“李兄,明天记得起早。”

柳飘飘干笑了两声,丢了一句话,先行离厅而去了。

沈玉楼随我回房,与我说起了之前在街上发生的事,原来柳飘飘与武当派的人约战,只是因为她俩在茶楼喝茶,闲聊起江湖上的武学,沈玉楼自顾着说起她家玄武道场的一套剑法,柳飘飘表示称赞,又随口拿了少林的达摩剑法和武当派的灵虚剑法作比较。

谁知当场有四个武当派人的听到,当下就跳了出来。

双方争吵了几句,自然各是不服,但在共众场合,不便动手较量,于是才约定了明天一早在城外比个高下。

我听罢后直摇头,这些江湖中人还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干,只为一点小事,就要约出来单挑,可能在江湖中混的人正应了那句话,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

沈玉楼道:“老公,武当派的冲灵道人被誉为江湖五大高手之下,也不知道他们武当派人剑法是否真那么厉害。”

我微笑道:“没有最强,只有更强。

如今天下武功最牛叉的那个家伙,现在困在一个万丈深的高谷底下发霉呢。

而把他打下山谷的那个人还不知道是否仍活在世上。

哈哈哈!”我不由得想起了王动,沈玉楼自然不明白我说得是什么,便是眨眼问道:“老公,你说的那人是谁啊?他有我爹爹厉害吗?”我搂过沈玉楼道:“不聊这些了。

嘿嘿!小师妹,我们还有生子大任要完成呢。”

沈玉楼挣脱了我的怀抱,含羞道:“老公,不急嘛。

我让小青给我熬了汤。

等一会儿喝过了汤药,我再来伺候你。”

我摸着鼻梁道:“怎么晚饭没吃饱么?还有宵夜啊!煮的什么汤,不知有没有我的份啊?”沈玉楼脸色更红,低声答道:“不是的。

那是我请昨天给刘陵妹妹诊脉的大夫开的方子,说了喝了那种特制的药汤,更容易……更容易怀上……”沈玉楼虽远不及刘陵聪慧,但她的这般心思,与所有女人都是一样的。

我心中感慨,女人多了真是很难照顾周到。

果然没过多久,叶小青就端来了一碗热汤。

我亲手喂沈玉楼喝过不知是否真管用的早生贵子汤后,便开始一把将她抱上床,开始了整夜的争伐。

锦帐鸳鸯,绣衾鸾凤。

一种风流千种态,看香肌双莹,玉箫暗品,鹦舌偷尝。

一夜风流自不能尽述,在我的全力施为下,次日清晨,被我捣鼓了一夜的沈玉楼,方才带着无限满足的倦容,沉沉睡去了。

柳飘飘自是起得很早,吃过早饭,便是拉着我一同去赴约。

这本无聊的挑战,本来是我不想去的,但又拗不过她,只好答应同往。

“李兄,你的两个打手就不用带了,免得一会儿本公子打得不过瘾啊!”“嗨!真是服了你了。

一会儿我可只做见证,你要是打不过人家武当派的,我可不帮忙哦。”

来到城外的五里坡,骄阳刚刚才在天空中展露头角,晨风徐徐。

对方早有五人等在那里。

五人中年纪最大人约有三十多岁,最小的看上去不超过二十岁,其中两个身着道袍,另外三个应该是武当的俗家弟子,他们的共同点是背上都背着一把长剑。

年纪最小的道士见到我和柳飘飘,轻蔑地笑道:“呵呵!怎么这么晚,还以为你不敢来了。”

柳飘飘也不示弱,吹起了大气道:“笑话,本公子闯荡江湖这么久,还从来没有怕过谁来着。”

那小道士叫器道:“哼!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就让你们这些无知之辈,见识见识我们武当的派的绝学。”

柳飘飘有恃无恐地答道:“本公子今日就正好开开眼见,到底你们武当派的灵虚剑法有多了不得。

少说废话,来动手吧。”

小道士沉不住气,便要拔剑上前,却被那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拦住。

那男子面色平和,上前一步,先向朝和我柳飘飘拱了拱手,说道:“江湖规矩,比武不会无名客。

在下是武当派的第二代俗家弟子周松,师承冲灵道长,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柳飘飘!”柳飘飘故作潇洒地打开了折扇。

我心中暗寒,她明明扮男装,还把自己的这女儿家味十足的名字说出来。

周松看来是其他四人的师兄,他又拱手说道:“柳公子,不知你师承何派?”我看那家伙又问姓名又问门派的,就差没问家里保险箱密码,真像是个查户口的。

柳飘飘一门心思来掐架的,也是被问得不耐烦了,随口应道:“本公子无门无派。

好了,不要再罗嗦了。

快点动手吧!”周松仍是慢条斯理地说道:“柳公子,其实你们之间并无仇嫌,昨日在茶楼,只是因一言不和,也无须闹到动手比武的地方,毕竟刀剑无眼,伤了和气总是不好。

只要柳公子收回昨日的那番话,我们之间就此揭过。

不知柳公子意下如何?”我看那周松说话客气,但却是一副自认为我武当是名门大派,不欺负你们这些无名小辈的作派。

柳飘飘自然也瞧了出对方的态度,当下冷笑道:“呵呵!我说你们武当派的剑法不行还真没说错。

光说不练,真是浪得虚名。”

柳飘飘这么出言一激,对方终是按捺不住了,那小道士说道:“周师叔,让我出手好好教训此人,也让他们知道我们武当派是不是真的浪得虚名。”

小道士没等他师叔同意,便是拔出长剑,跳上前来,手中拈起了剑决道:“武当派鹿清风,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咱们武当剑法的厉害!”柳飘飘轻笑道:“呵!少摆姿式,动手吧!”“看剑!”小道士运剑急攻,却被柳飘飘侧身让过。

那小道士剑法不俗,不知是不是就使得那个什么“虚灵剑法”。

不过他和柳飘飘只拆了三五招,我便瞧出他根本不是柳飘飘的对手。

我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由于已经断烟了,便是随手拔了一根青草,刁在口中,偏着头,无趣地看着场中二人的打斗。

柳飘飘面对着小道士的抢攻,应付的轻松自如,同时口中还出言戏弄道:“呵呵!原来这就是虚灵剑法,如果见面不如闻名。”

“看剑!”小道士一连几剑都无功无返,又被言语相激,恼怒之下,奋然刺出了一剑。

他这一剑,剑热虽快,但却反被柳飘飘抓住了破绽。

“这招叫飞星逐月吗?可惜左右不平,上下难顾,败招!”柳飘飘清啸一声,以一个巧妙的手法,化解了小道士凌厉的剑势,同时迫得对手连退数步,险些仰倒在地。

小道士受措之下,又羞又恼,再度扑了上来,横空扫出一剑。

“瞻前不顾后,哈!又是败招!”柳飘飘虚晃一招,纵身跃起,不仅让对手那一招未能得逞,半空中一个旋身,不仅以折扇击落了那小道士手中的长剑,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鞋印。

那个叫鹿清风的小道士闷哼了一声,连退数步,终于站不住脚,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柳飘飘落地站地,我对她配合地对他竖起了拇指,她自是打个折扇,扇了扇风,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

另一个道士上前扶起了他的师弟,其他两个武当的俗家弟子,已是蠢蠢欲动,但却被他们的师叔周松拦住了。

这时,柳飘飘又挑衅道:“虚灵剑法不过如此嘛。

本公子听说你们武当派还有一套太极剑法,还有点斤两,只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啊!”周松上前两步,又拱了拱手道:“柳公子,在下的太极剑练得还不到家。

不过既然阁下今日有意要与我武当派较技。

在下愿以双掌领教柳公子高招。”

我看这周松虽然老成,但碍不住师门的面子,准备要亲自动手了。

不过我仍悠闲地坐在地上,没有发话,反正有我在场,柳飘飘也吃不了亏,再陪她玩一会儿,就打道回府算了。

“好啊!总算肯拿点真功夫出来了,快动手吧!”柳飘飘也瞧出周松的武功不俗,收起折扇,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周师叔!好好教训这狂妄之人!”武当派的几人在旁助威,周松与柳飘飘已是动起了手来。

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倒地打得难解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