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四十四章 联合抗日

正文第一百四十四章 联合抗日四月初八,武林大会如期召开了。

此时正值骄阳最当空,开封府铁枪门杨家校场上,聚积了近千名江湖人士。

主席上坐着武林大会的号召者——铁枪门杨天邺,此人五十年纪,身材瘦小,不过双目有神,彰显出一股豪迈之气。

在他的旁边还设有两席,挨着次序排下来,首先是少林寺达摩院的首座无色禅师,那和尚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罐骨高凸出,精神内敛,像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知道少林寺的传说中七十二项绝技,他练会了几项。

接下来是长白山的逍遥神仙,他安然而坐,神态淡定,从外表看不年龄有多大,不过他那一对白眉倒是什么醒目,看上去像是个内家高手,但他的内功肯定是比不上我的。

五大高手来了两位,本来武当的冲灵道人,应该也会来的,现在武当派不见一个人,可能真是那天被我和柳飘飘长败了,没面子就走光了。

再入下一层,又设有二十多个座位,听锦儿的介绍,大多是些江湖上有名有望的人士,什么洛阳正气门的门主王孝卫,天津忠义拳的掌门刘一飞,四川唐门的掌门唐钰,还有空峒派的长老李文亮,太原万马堂的堂主马长空,华山派的掌门令狐不群,峨嵋派的灭情师太,泰山派的灵冠道长等等,可说是武林的大半群精英都倒齐了,看来这个铁枪门的杨天邺在江湖上果然是有点面子的人。

锦儿给我说了一大堆七帮八派的姓名,她经常奉刘瑾之命在外办事,对江湖的人事十分的了解。

不过我是没有太仔细地记那些人的名字去,只是抱着看美女的心态,左顾右盼,可惜暂时没有发现。

除了上述那些有头有脸,有名有姓的各门各派的一二把手之外在台上有席位之外,下面的广场上还稀稀松松地站了近千人。

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虾门小派,或者单枪匹马的江湖游散人士,这些人都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闲聊着,议论纷纷。

由于这些江湖人士都来自五湖四海,口音各有不同,还有些操着粗口,所以场面很纷乱,一时间显得人声鼎沸。

开始我还以为必须要英雄贴才能够来参加这武林大会,来了才知道是不需要门票的,只不过大多数不请自来的人都没有坐位安排,也没有茶水招待。

我由刘锦儿部着,和沈玉楼、柳飘飘便混迹在这人群当中。

柳飘飘今天又是穿回了男装,而且沈玉楼也跟着她学,穿了一身白色的武士长袍,很像是个从军的花木兰,毕竟我若带着三个各有特色的美女来参加武林大会,挤在人群中也难免会显得有点扎眼,所以柳飘飘和沈玉楼变了男装,也正好合适。

只得刘锦儿没有换成男装,不过她冰冷的气质,让旁人也难以靠近。

“李兄,这里可真热闹。

你看上面坐着的,又有两个当今江湖上的绝顶高手。

你说你打得过他们吗?”柳飘飘在我耳边嘀咕道。

“我们只是来看热闹,可不是来找架打的。”

我耸了耸肩膀。

沈玉楼听到我与柳飘飘的对话,也凑过来道:“老公,这儿的高手这么多,今天一定能够大开眼戒。

你说那个狂妄的柳生一刀今天敢来这里吗?”“谁知道呢?先看看再说吧。”

我再一次耸了耸肩。

这时候,坐在主席上的杨天邺霍然起身,他先与旁边的无色禅师以及逍遥神仙点了点头,相互交换了个眼色,然后上前两步,向在坐的各门各派的人拱了拱手,最后面向下面的众人,抱拳向四方施礼。

杨天邺礼足了礼术,这才清了清嗓子,朗声开口道:“各位江湖朋友,各位武林同道,杨某不才,发出英雄帖,邀诸位来开封赶会。

今天见到这么多掌门英豪不辞奔波辛劳,能赶来开封一聚,实在是卖杨某的面子。

杨某真是感激不尽……”明朝虽然算的是目前世界上国力、军事、科技等最发达的国家了,但比之后世,还要落后许多。

基本上可以形容为,出门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

没有麦克风,也没有括音器,在空旷地上对着成千上万人讲话是比较吃力的,不过那个杨天邺,声如洪钟,说起话来俨然有一派大家的风范。

他客套了一番后,又接着讲道:“今日邀诸位武林同道来此共聚,其目的可能还是许多朋友不大清楚。

那么杨某就再郑重地与大家说一遍。

数月前,一个东瀛剑客,名为柳生一生,号称东瀛第一高手。

此人渡洋而来,踏足中土,名为比武较技,实在四处挑衅,到目前已打伤打死了我中原二十多名有名望的武林同道。

而后此人更扬言要挑战我中原武林。

杨某召集天下英雄,便为了共商大计,对抗此人。”

他顿了顿,又说道,“今日得少林无色大师,白长逍遥神仙赏面,以及各门派高手和江湖众多英杰齐聚,不甚荣幸。

杨某不才,只是做个牵头人,至于如何对付前来挑战我中原武林的狂徒,还请在坐诸位共同商议……”杨天邺讲话带着几分谦虚,不过大多数人在表面对他很尊敬。

我听锦儿说起,这家伙不仅武功高强,一对铁枪出神入化,重要的是他为人仗义,交友广阔,所以在江湖中颇为得高望重,这也是为什么他能请到动江湖中五大高手中的三个。

杨天邺刚刚讲毕,下面人群中已有人开口叫道:“那个柳生一刀算是什么人物,不过区区一个倭国武士,胆敢如此狂放,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们如此多人聚众来对付一个外族来的剑客,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此话一出,便有不少人开始随声附和起来。

杨天邺又高声道:“大家不可轻敌,柳生一刀敢公然挑战我们中原武林,必有是备而来。”

这时,忽然有泰山派的灵冠道长站了出来,表示赞同道:“杨老门言所言不虚,那柳生一刀号称倭国的第一剑客,实力不凡,在下的师兄便丧命在此贼的刀下!”崆峒派的长老李文亮发话道:“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我就不行那个倭国武士有可怕。

今日天下英雄齐聚开封,他若敢来,李某便让他尝尝我派绝技七伤拳的厉害!”之后,在场的群雄又引起了一番争论,有些自大之人提出柳生一刀根本不足为惧,而有些吃过柳生一刀大亏的人则提出应该团结一致,联后对抗倭国来的高手。

双方争持不下,乱哄哄的吵成了一团。

“大家请先静一静!容杨某再讲一句话。”

杨天邺清咳了两声,朗声说道,“近年来江湖上纷争不断,各门派之间,常因一些小摩擦就结怨,有甚者经常发生械斗。

老夫不才,也曾为好几次事件主持过公道。

老夫有一句心里话,一直想说,我们江湖中人,一直被朝廷视作草莽,无时不对我们行进打压。

召开这次武林大会,除了共联合大家给御外敌之外,老夫还希望此后同位武林同道能够相互团结起来!”众位均没有了回应,那个华山派的掌门令狐不群忽然站起来道:“杨老英雄的话,在下深表同意。

想当年,元末之时,天下纷乱,太祖皇帝起兵抗元,我们江湖武林无不鼎力相助,匡扶太祖打天下,将蒙人逐回了漠北。

可是后来,当朱元璋登上大宝之后,当年扶助他的那个武林前辈英豪们,如彭玉莹、铁冠道人、周巅等人又有如下得到了好下场?想想也令人心寒!”洛阳正气门的王孝卫也站了出来,义愤填膺地道:“令狐掌门讲的好,朝廷一直把我们江湖人士当作夜壶,想用的时候便拿,不需要的时候就一脚踢得远远的!所以我们武士同道就应该团结一致,争取共同的利益!”我心里不由好笑,夜壶这个理论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上面坐着的那些掌门、帮主也大多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反倒是两位绝顶高手一直没有表态。

无色禅师一直双手合什,闭目养神。

而逍遥神仙更有一种潇洒不羁之态,一直面带微笑,把玩着他那中的一支玉萧。

“武林一家,齐保江湖!”一时间也不知是谁喊出了这么一句口号。

中国人喊口号的看来在古时代就很强,因此很快地,许多人都一起伸着拳号,着跟大喊了起来,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武林一家,齐保江湖!”“武林一家,齐保江湖!”“齐保江湖,武林一家!”“李兄,原来这些江湖人士,大多都是光说不练之辈,这武林大会真是无趣。”

柳飘飘被两边的声音吵得烦了,不由眉头大皱,又在我耳边嘀咕起来。

我心中暗笑,这柳飘飘不知怎么会生成个女儿身,她那性格,三两天不跟人打架或者闹出点事来,就会手痒。

照她这种性格,可能总有一天会闯出什么大祸来的。

柳飘飘见我没有答话,大感无趣地翻了一个白眼,又偏过头去,与沈玉楼低声聊了起来。

我只对刘锦儿低声问道:“锦儿,你的情报准确吗?那柳生一刀是否真在开封府?”锦儿还未答话,突然听到院外传来一声长啸,一个白色的身影形如鬼魅一般飞闪而入,在空中一阵飞旋后,落到了大台上。

此如炫目的出场式,立刻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我定睛望去,那人年约四十,穿着一衣白色的日本浪人服,怀中抱着一把细长的东洋武士刀,长发披垂,掩住了大半边脸庞,但并没有掩住他冰冻放光的眼神。

他的整个人就像一把刀一样,自有一种绝世强者的气质。

“柳生一刀?”这回不用锦儿告诉我,我也猜出了此人的来路,同时心中暗想,这个日本鬼子还真胆大。

这里少说都有一千多人,大家正商量着怎么收拾他,他竟然如此张扬地跳了出来。

一千一口口不怕都要淹死他了。

如果换作后世,面对着一大群的“愤青”,可能早都一拥而上,暴打日本鬼子了。

不过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日本鬼子,“愤青”们敢不敢上,又还要打一个问号。

嗖!嗖!嗖!嗖!当众人还处在一片惊疑之中,又有四个人影闪现,飞身而至,落到了柳生一刀的身旁站定。

我举目扫去,这五个也是日本人,他们年轻从三十到二十,造型各异,一把拿把十字枪,留着小胡子,一个带着一把钢刃圆环,身形矮小,一个的兵器是件特大号的流星锤,留个光头,人也长得和那大号流星锤很相衬,最后一个穿着红色的忍者服,不过我从身形上看也,应该是个女子。

刘锦儿在我身边小声说道:“少爷,这五人是柳生一刀的四名弟子,分别以风林火山为名,实力都很不简单。”

我摸着鼻梁调侃道:“其急如风,其徐如林,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呵!武田信玄也不过是抄袭孙武的兵法,现在还敢拿到咱们中国来显摆。”

柳飘飘也猜出了来者便是柳生一刀,不觉兴奋地拍手笑道:“嘻嘻!这下终于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