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家丁生涯

正文第一百五十五章 家丁生涯我知道这回自己是被发现了,也没想要逃走,便只得站起身来,抄着双手,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

美厨娘表情本有些紧张,但当见到我穿着一身华府低等下人的灰衣服,似乎松了一口气,很快镇定下来,她先是别过脸庞,快速地偷拭掉眼角的泪花,然后转头冷冷地盯着我。

“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下人,好大的胆子!三更半夜的偷跑厨房,想这里干什么?”美厨娘瞪着我质问了一句。

我自然不会被一个女子给喝住,于是摊起双手,嘿嘿一笑道:“这位姐姐,俺是九五二七,今天刚刚卖身到华里来做工的。”

美厨娘哼了一声,又冷冷地说道:“原来是新来的。

没人教你府中的规矩吗?身为低等下人,是不准许在府中随便走动的。

而且现在已经入夜了。

你一个人来这里想偷东西吗?”那厨娘直起腰板,义正严词地指责起我来。

我心中暗笑,她倒是会“恶人先告状”。

我看她半夜里在这里搞这些同样是偷偷摸摸的,于是又笑道:“这位姐姐,小弟是新来的,但华府家规还是知道一点,未经允许,不可以随便走动,嘿,还有晚上好久也不准点蜡烛什么的……”“你……”美厨娘怎会想到我不但一点不怵,反而先揭起她的短,瞪眼望着我,顿时露出惊愕之情,但她又很快镇定下来,威胁着说道,“哼!你一个新来的低等下人,以为有人会相信你的话吗?只要我明天将此事告诉夫人听,包管你没有好下场。”

她这么一说,便表明了她是华夫人身边亲近之人,看来在这府里的地位也不低。

但我好歹也是当皇帝的人,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又岂会被她一个小女子给压下去,便是不慌不忙地答道:“姐姐说的是,小弟我身为低等下人,自然是人微言轻……姐姐你若要告发我,我看也不用等明天,只要我现在大叫几声,包管立刻就会有巡夜的人赶过来……”我说着,便欲装作要扬声大喊之势。

那美厨娘在这里祭拜自己亡子,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想让人知晓,她给了我一警告,我便是装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立刻反过来威胁她。

我自然不会真的大声呼喊,不过只是这么装腔作势一下,那美厨娘立刻急了,就差没伸手过来,强捂住我的嘴巴。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不会告发你的……”美厨娘终是斗不过我,已经低声向我服输了。

我嘿嘿一笑道:“这位姐姐,你果然是聪明人,大家有事好商量。”

“哼!”美厨娘冷哼了一声,露出一丝厌恶之情,不愿再与我搭话,俯身收拾好东西,便欲离去。

“等等!”我叫住她道,“这位姐姐,小弟一天没吃东西,肚子真的很饿,不然也不会冒死摸到这儿来。

嘿!我看你那些东西也用不着了,不如就发发好心,随便给我吃吧?”美厨娘冷眼盯着我,她不愿与我再作纠缠,于是犹豫了一下,将那一碗肉食和水果递给了我。

我欢喜地接过食物,又得寸进尺地说道:“那个……有肉无酒也吃不爽,嘿!不如酒也一并给我吧。”

我又很快从美厨娘手中接过了那壶酒,一阵欣然,回去总算可以好好祭一下五脏庙了,对这位美厨娘还真有些感激,不觉又说道:“多谢赏赐酒肉,姐姐可真是个好人。

大家同在华府做事,以后肯定经常见面,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我不认识你,今晚也没见过你,以后更不想见到你!”那美厨娘冷冷地丢了一句话,便是头也不回,快走离去,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我忽然伸手一拍额头,刚才只顾着要吃食,忘了向那美厨娘打听一下关于秋香的事,不过想想以她对我的冷淡态度,肯定半句话也不会再多说了。

算了,还是先不想这么多,此地不宜久留,因此我也没再多作停留,小心抱着幸运得来的酒肉,小心翼翼地返回自己所属的院子去了。

这华府里的院落房舍还真多,好在我记性尚佳,费了一些功夫,总算摸到了来时的路。

“九五二七,这么晚你跑哪儿去了?”我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回头见到是华福,不由嘿嘿一笑道:“华福哥,是你啊!小弟我肚子饿了,睡不着觉,就出去找点东西吃。”

“什么,你竟敢去偷东西?”“华福哥,别这么大声嘛。

你看有酒有肉的,我们一起喝两杯吧。”

“呵!你小子……”我递了只鸡腿过去,华福也毫不客气,接了便啃起来。

一边吃着,一边啜起手指上的油渍,表示赞叹。

我看他的样子,一定也和我一样饿急了。

“呵!一人一口。”

我也抓起一块肉肠塞在嘴里,提起酒壶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华福。

这位家仆领头以前可能也常干这种事,喝得满口生花。

他只管吃喝,也没问我东西从何而来。

我想若是告诉他,这些酒肉本是刚才用来祭过死人的,不知他还会不会吃得这么津津有味?酒饱肉足后,夜已经很深了,我和华福都禁不住打起了饱嗝。

后者还一本正经地警告我说什么下不为例。

我连连点头,回到屋内,摸到了长板**并足睡去了……华府睡觉的时间早,起床的时间也一样早,天刚微亮,在这院子里带头的华福便将众人都叫起床了。

昨天一起折腾了大半夜,现在我还睡意朦胧,但还是得无奈地爬下床来。

使用公用面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领了碗白粥喝,便要开始干活了,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低等下人。

回到古代,我没想到自己会变成皇帝,当然也没想到,还会有当家丁的一天,真想说一句世事难料。

“九五二七,你就负责挑水和给厨房送柴火,工具都在那儿,一会儿要找人带你去。”

华福给我安排的工作并不繁重,我跟着一名熟路的家丁,送完第两趟柴回来,正准备去挑水,却被华福给叫住了。

“九五二七,你快过来。

春香姐和夏香姐要见你了。”

听到华福的叫唤,我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一边用衣布擦拭着双后,一边快步迎了过来,见到了出现来到院里的春香和夏香。

“看什么看?都快回去干活!”两个俏丫环的突然出现,顿时迎着其它的家奴们都围了上来,却是被华福喝了一句,才纷纷散开。

“两位姐姐好!找我有事吗?”我向二个俏丫环行礼。

“没什么事,只是来看看你。”

春香说道。

“你在这些住得还惯吗?”夏香问道。

这二香是夫人身边的红人,若想接近她们的姐妹秋香,自然要把这两个丫环给巴结好,于是我机灵地回答道:“多谢两位姐姐关心了。

小人本就粗贱,哪还敢嫌弃华府这样的豪门大府,就算是在这里为奴,也比我以前的生活要好得多了。

若不是两位姐姐帮忙,小人还无钱验葬老父呢!两位姐姐不仅人长得漂亮,更是心地善良。

真是对我恩同再造啊!”春香听了我一番巧言吹捧,不觉嫣然笑道:“嗬嗬!九五二七,你可真会说话!”夏香只是谦虚地说道:“你也不用多谢我们,其实这都是夫人恩典,我们姐妹只不过在夫人面前帮忙说两句话罢了。”

她想了想,又问道,“对了,你的父亲安葬好了吗?”“这个……”我被问得一愣,想那假扮尸体的张老汉,昨天收了我十两银子的双倍赏钱,早就欢喜地不知跑哪儿去了,连忙答道,“有劳两位姐姐关心,家父已经托人安葬了。”

一旁的华福听到我与两个俏丫环的对答,只是微笑不语。

这家伙还算厚道,没有当场说破我的谎言,毕竟他可是收了我五两银子的好处。

这时,春香又对我说道:“既是如此,那么你在华府以后就认真做事。

只要你们在这里好好干,我可以向李总管说,让他提拔你。

看你虽然家贫,但也算一表人才,相信华府里也会有出头之日的。”

我也想不到华府这两个丫环会对我另眼相看,看来人长得帅,到哪儿都吃香,不由大喜道:“多谢春香姐!春香姐,我想问这个关于秋……”我话到一半便收住了,关于见“秋香”也不能太心急,于是赔着笑脸,转言道:“哈!春香姐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做事的。

春香姐这么看得起我,我一定不会让春香姐失望。

以后还请春香姐多多关照!”春香听了我这话,满意地点点头,直把欣赏的目光投向我,眸子里闪出别样的光彩。

我心里暗想,这春香丫环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现在可没有泡小姑娘的心思,不过若使出美男计,说不定能很快换得接近“秋香”或见到华老太师的机会。

春香看着我发神,我也开始对着她放电。

你看我,我看你,大家正各怀心思,夏香忽然说道:“好了,春香秋,我们也该走了。

要是让夫人知道我们在外院里呆太久了,怕也不好。”

“嗯,好吧!”春香方才醒过神来,点了点头,又交待华福以后对我多点照顾。

那华福连连点头答应,不敢有半点怠慢。

照此看来,这两个丫环在华府里的地位还真不低。

春香随便叮嘱了两句,便牵着姐妹的手,转身离去。

“夏香姐等等!”我开口叫住夏香道,“小弟我还没多谢你呢!”夏香回头望着我,眨了眨她那双单纯的小眼睛,“你已经谢过我很多次了,还谢我什么?快回去干活吧,一会儿可别挨骂了。”

我凑过面来,微笑道:“夏香姐,小弟是想多谢那日在澄光寺里,你赠食之恩!古语有云,受人点滴,当以涌泉相报。

夏香姐送给我吃的那块小点心,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夏香听我这么一说,这才认真打量我的样子,似乎已记起那日承蒙她赠送了一块糕点的乞丐正是眼前的我,不由露出一阵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盈盈一笑道:“嘻!那只是一件小事,我可不图你报答我什么。

春香姐,我们走吧。”

我望着两位丫环离去的背影,华福从后面走上来,拍了我俩的肩膀道:“九五二七,我说你小子可真有本事,居然能让春香姐和夏香姐看得上眼。

我在华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她们两个像今天这般来这外院里专门看哪个低等下人。

受到如此青睐,你以后可就有福了。”

华福对我表现出了无比羡慕之情,倒是让我有些不解,便说道:“福哥,她们两个也只是府里的丫环罢了,有这么大的事吗?”华福笑道:“哈哈!兄弟你这就有所不知了。

咱们华府的大小姐是当朝的贵妃,在宫里伺候皇上,老夫人她身边没有女儿,因此春香夏香她们两个这些年可是得宠,夫人待她们就像亲生女儿一样。

若是谁能有福娶到她们,那可算得上是我们华家的半个姑爷喽!”他顿了顿又接兴奋说道,“我知你可能并不是什么穷人,不过要知道我们华家那是可不是一般的豪门,华太师虽然已经告老还乡,但可是朝廷的三朝元老,华大小姐又是当今得宠的贵妃,可能过没多久就能当上皇后。

当今天下,有哪家比得上我们华府富贵显赫,所以谁不想攀上高枝啊!哈哈!你小子以后要是发达了,可别忘了兄弟我就是了。”

华福说到这里,已经开始鼓励我去追求春夏二香了。

而我心中更是暗笑,华夫人早就算是我丈母娘了,我哪还用去打她身边丫环的主意。

就这样,我开始了在华府的家丁生涯。

有了春夏二香的关照,华福对我更是特别照顾,只一些打扫之类的简单工作,基本上没安排我们做什么繁重的活计。

因此除饮食和住宿环境比较差一点之外,我在这里的生活基本上算是比较清闲自得。

当然身为当今天子的我,可没有打算真一辈子混在这华府里当下人,利用这段闲时,每天努力修行六合至尊功。

我的功力已经在一点点地恢复了,只是进展的比较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