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宴无好宴

正文第一百六十一章 宴无好宴“你有办法回去?”邓咏诗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眼中闪过激动之情,一把将我的扯住衣领,险些害得我将手里的补品燕窝都给摔了。

我调笑道:“嘿嘿!别激动嘛。

想要回去的话,以后就对我好一点喽!”“嗯!”邓咏诗的美眸几闪,忽然笑了起来,但却是冷笑。

我心知要糟,连忙退让,却还是未能逃过一劫。

“哎哟!”我痛呼了一声,这次虽然未像以前她追捕我时那样被踢过中子孙根,不过还是狠狠是挨了她一脚。

“你要是能回去的话,早就回去了!哼!你当我那么好骗吗?”我揉了揉痛处,辩解道:“哎呀!我说我们是两个人一起来的,我一个人当然没法子回去。

不然我到处找你干嘛?”“你是说……你真有办法可以回去吗?”邓咏诗收住了准备踢我第二下的脚,将信将疑地瞪着我。

怎么说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除了像我这样当了皇帝,是绝不会甘心留在古代的,因此虽然落到前世大明朝都快两年了,但这小女警的心中还是保留着一丝渺茫的希望。

“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我故弄玄虚地掏出胸口里挂得那块断玉,“我记得就是在我们回来的头一天,有个算命的家伙,说我有皇帝命,还白送了这块黄玉给我。”

邓咏诗迫不及等的问道:“那个跟这个有什么关系?要怎么才能回去?”“就在我遇上那奇怪的算命先生的第二天,我和我朋友醉酒醒来,就在那间废工厂里,捡了两袋银行抢劫的巨案。

唉!本以为发了一笔横财,谁知道邓警官你半路杀出,结果就……”邓咏诗不屑地道:“你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哼!事情就算再发生一次,我还是照样抓你!”我叹了口气道:“唉!不是我说你,做人何必这么执著!”“你是不是想挨揍?快说,到底有没有办法可以回去?”邓咏诗说着又瞪起了眼,她还真有点暴力倾向。

我忽然想起当初被她抓到狂殴的惨相,记得自己还发誓说,等到爷爷学了武功,以后再见到恶女警,一定抓了她打屁股,以报一箭之仇,谁想现在还是没法子报仇了。

“呵呵!邓警官,你别急,慢慢听我说嘛。

我记得追我那时,天空中突然惊雷闪电的,我们一起滚下那个山坡时,这块玉就发光了。

我们回去古代多半是因为它。

所以我想要回去的话,还是得告它了。”

“你说的是真的?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鬼话?”“嘿嘿!其实我不久前,我还在河南开封的,当时差点被人给害死,这东西就突然发光了,我像是时空转离一样,才来了这里……这事虽然说起来很科幻,但我们不就活生生的穿越时光了吗?还有什么不能相信?”邓咏诗听完我的话后,目光几闪,沉思了片刻后,忽然问道:“那……怎么样才能让它发光呢?”“这个嘛……既然我们当初是一起滚下山坡的。

我看不如我们回头一起找个山坡,拥抱着滚下去,说不定就滚回我们那个年代了。

嘿!邓警官,你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滚下山坡,醒来后……”我说着,忽然想起自己当时恍惚将对方当成了刚分手的女友,而邓咏诗听我说的这里,也顺着回忆,想起了醒过来了,我正深情拥吻她的事,依稀还记得她当时的惊措与羞涩的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初吻,不过此时的她,玉脸上倒是不自觉地升出了一抹淡淡的红霞。

“你耍我?”邓咏诗醒过神来,见到我暧昧的笑意,一下子又被激怒了。

正好这时,春香和夏香两个丫环迎了过来,让她一时不好发作,我自然就趁机开溜了。

第二天,忽然有一个机会,可以出府去转转,那是肥东跑来禀报说,天津知府的公子娄贵发了请贴,请华文武到聚贤楼赴宴。

富家公子间经常会有些来往应酬,这所这样的邀请不足为怪。

华文武的家教很严,要出个门还得事先向华夫人请示,所幸华夫人也并不反对儿子进行这些社交活动,于是轻松地答应了,只是说要让秋香伴同前去,似乎想叫她看着华文武,让他在宴席上不要喝太多酒。

邓咏诗没有推托,另外春夏二姐也想着趁热闹,便向华夫人请准。

想来华夫人心情很好,便也一并准了。

“呵!我也好多天没出门玩过了。

今天难得这个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大家一起去吧。”

华文武要我一起去赴宴,我倒不太担心。

知府娄万坤的儿子并不认得我,而且就算是小宁王,恐怕也想不到我会摇身一变成了华府里的下人。

另外我也可以借此机会,探一探外面的情况。

华府二少爷出门,自然是前呼后拥,除了随身的跟班肥东,我这个伴读书童,还带了个三华府最漂亮的丫环,由于出门没有坐轿,俊男美女结伴同行,一路上便引来了不少注视的目光。

天津府的繁华不用再细表,单说那座聚贤楼,乃是这城中最大、最豪华的酒楼,服务一流,自然也是消费昂贵。

“华少爷,你来了,快楼上请吧。”

华文武带着我们刚到聚贤楼,便被迎出来的伙计请上了三楼了的雅座厢房,我跟着华文武走进大厅,见里面已坐了十多位年轻的公子哥,而他们身后四周都站着自己带出来的随从与丫环,捧场自然是一个比一个大,有的一人就带了十来个家丁,因此若大的大厅都显和有些拥挤了。

相比之下,华文武只带了我们两男三女,在数量上虽然很少,但除了肥东不计在内,在质量上来说,我和邓咏诗等都算是俊男美女,顿时把其他人都的随从丫环都比了下去。

“哈哈!华二少果然赏我的面子,快请入座。”

主座的一位红袍公子,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想来就是今天请客的娄贵,他见到华文武入厅,连忙笑着起身来招呼。

其他人也都纷纷向华文武大招呼,华文武自是客气地回礼。

想来这里在座的都是些官宦富豪子弟,华文武应该常与交往,大部分都像认识。

“文武兄,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山东总兵大人的二公子李颌。”

娄贵拉着华文武一脸笑哈哈地给他介绍身旁的另一位年轻公子,我看那小子颇有几分英俊,不过却是一脸傲气,目中无人的翻弄了中的折扇,又一标准的纨绔子弟。

“小弟华文武,李公子有礼了。”

华文武还是一副老实单纯的样子,我看他那种内向的性格,根本不适合这种交际场合。

他本是礼貌地给李二公子问好,然后对方坐在椅子上不动,傲慢地无没回礼,反而说道:“华二少来迟了,是不是该先自罚三杯啊?”李颌一说话,其他的公子哥都附和着起哄,山东总兵乃是一方大吏,其他人自然都要巴结他儿子。

华文武不擅言词,拗不过众人,便只好认罚,这时,他身后的邓咏诗冷冷说了一句:“二少爷,你酒量不好。

出门前,夫人交待了,要你少喝酒。”

邓咏诗此言一出,那李二公子的目光已经吸引了过去,除了“秋香”之外,他那**的目光也分别盯上了春夏二香。

如果说眼神可以脱衣服的话,三女身上的衣裳,可以早已被他脱光了。

“哈哈!久闻华府的丫环娇俏可人,今日一见,果然明不虚传。

你们少爷不喝,那就由你来喝吧。

来!把这三杯干了,本公子有赏!”“让我来喝就是!”华文武见到李颌想要调戏“秋香”,暗恋“秋香”的他,为了护花,一下子也勇敢起来了,将倒好的三杯酒一口气吞出腹中。

不过他的酒量实在不行,刚喝了三杯便开始脸红,还因喝得太急,被呛了一口,忠心的肥东,连忙上前帮主子抚背顺气。

“哈哈!好酒量!华二少果然豪爽。

本公子佩服佩服!”所有人入席后,宴会正式开始了,华文武与众公子们围坐了一桌。

除了主子外,其他的随从、丫环们分别坐在了四周的几席,我和邓咏诗几人也就坐在了一起。

官宦富家子弟的聚会,无非是喝酒聊天,风花雪月,那个山东总兵的李二公子能言善辩,很快成了席间的主导,其他的公子哥以娄贵为首,均是拍马迎奉。

我也不管那么多,只是自顾享用眼前的免费酒菜。

旁边春夏二香,以一起嘀咕起来。

“夏香,你看那个什么总兵的公子,一双眼睛,老是贼溜溜地盯着我们,看得我好不自在。”

“是啊,春香姐,那个李二公子好像不是好人。

早知道我们不来了。”

肥东一边啃着肥鸡腿,一边低声说道:“是啊!早知道劝少爷不来了。

咱们二少爷人好,把知县的娄贵公子他们当朋友,可他们那些人欺少爷老实,常爱占少爷的便宜。

今天那娄公子请了那个什么李二公子来,我看也没安什么好心……”华文武他们那桌,不知谈论到了什么,只听李颌突然高声说道:“华二少,本公子听说你府上有八名江湖高手给你做师傅,想必你的武功一定练得很高!”华文武不擅言词,只是一味谦虚,而李颌却是咄咄逼人地说道:“正好今日本公子身边有个随从,通晓些武艺,趁着酒兴,让他与华二少你过几招,也让我们大家见识一下华二少的武功。”

李颌说罢,他身后已站出来一个身材健硕的大汉,一看就知道外家功练就的不俗。

华文武还没意识到对方是要故意找他麻烦,只是推辞道:“还是不要比了……”“呵!怎么了,华二少你就这么不给面子!还是看不起本公子啊?”“不是……我是……”李颌向他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名武师突然前跨一步,抬起手掌拍向华文武。

后者虽然也练过些武功,但性格懦弱,顿时吓得往后一退,脚下生了个绊,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哇哈哈哈!”那名武师早已收住了手,刚才他只是出招吓唬华文武。

而在座的公子哥都哄堂大笑起来,特别是李颌脸上带着嘲弄之意。

邓咏诗微微皱起了眉头,春夏两个丫环都气得撅起了嘴。

肥东都赶着上前,扶起了华文武。

此时我也起身走了上去。

“我们家少爷一般不会轻易出手的。

若谁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挨打,可以直接来找我。”

李颌瞅了我一眼,“大胆的奴才,这儿哪轮的到你说话!”我笑道:“我是少爷伴读书童,平时少爷练功,我也跟着学了几招。

李二公子该不会连我这个小书童也怕了吧?”李颌冷哼了一声,那名武师便向我扑了上来。

我站出来给华文武撑腰,主要是为了试试自己的功力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眼见对手直袭向我,立刻施展出了穿云步,避开了攻向我胸口的一拳,同时横掌一推,反击了过去。

不出五招,对手已被我打到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你……哎哟……”李颌见状,不由怒瞪着我,但他还没有骂得出口,便被我随手抄起的两根筷子射断了所坐的椅子,一个翻身,跌在了地上。

我拍拍手笑道:“呵呵!李二公子,你怎么也吓得坐不稳了啊!”春夏二香已日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颌狼狈地爬起来,脸色已是气得青成一片。

娄贵看来并不想把事情闹大,因此低声劝阻李颌事可而止,但此时的李颌哪放得下面子。

“可恶!今天不废你小子,本公子我就不姓李!”李二公子暴怒之下,他带来的十多名打手都站了起来,准备对我群起而攻了。

娄贵等其他的富家公子们见状,怕殃及池外,纷纷退到了一边。

然而在此时,让我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但闻一声娇叱,有一个漫妙的身形从我身后飞闪而出。

当我看清楚那是邓咏诗后,李二公子身前的十几名打手,竟已是个个打得东倒西歪,重伤不起,而李二公子本人还不及反应,便被邓咏诗死死地扣住了手腕。

邓咏诗什么时候学了这么厉害的功武?真把我给惊住了。

“呜啊!你……你想干什么?”李二公子惨呼了一声,回头望着邓咏诗,眼中已泛起了惧意。

邓咏诗从开始到刚才都一言不发,此时却是冷哼一声道:“哼!李二少是吗?刚才你不是想叫我喝酒吗?现在就把这酒给我全喝光吧!”她说罢,抓过桌上的一大壶酒,狠狠地往李颌的嘴里灌,呛得那个纨绔子弟痛苦不堪……离开聚贤楼,肥东与春夏二香都是一脸得意,谈到刚才被狠狠收拾了一顿那个李二公子,一阵嬉笑,又崇拜地围着大出风头我说话,倒是华文武有苦恼,在外面打架闹事,回去怎么向华夫人交待。

回到华府后,邓咏诗先向华夫人简单地禀明了二少爷赶宴之事,并没有提那李二少爷面众挑衅与打架的事,只说少爷多喝了两杯,便先行回来了。

华夫人听了,也没有追问。

但接下来两天,我和邓咏诗在聚贤楼护卫华二少,大出风头的事,很快在肥东和春夏二香两个丫环口中传来了,华府上下都对我刮目相看,敬畏有嘉。

但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果然等到第三天,华夫人便叫了我去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