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七十章 叛乱的序曲

正文第一百七十章 叛乱的序曲被我和邓咏诗联手击败后,柳生一刀脸上闪过复杂的表情,有惊疑,有愤怒,有不甘,但他的手臂不停地颤抖,根本无力握刀再战了。

我微笑着对邓咏诗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能够全力战胜强敌,邓咏诗轻舒了一口气,同样对我回报了一个欣然的微笑。

山侍与火侍见到他们的师父受伤落败,慌忙弃下了各自对手,退到了柳生一刀的面前做起保护。

张学友与郭富城并没有趁势追击,也双双跳到了我的身前护驾,与对方对峙起来。

刚才战况激烈,我没来得及细想,两大护卫的突然出现,让我联想到了陆昭容主仆二人,不由问道:“学友,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陆小姐她们主仆两个是否也在天津府?”张学友答道:“回禀少爷,陆小姐一切安好,就在城中,他们住在同福客栈。”

“嗯!你们两个任务完成的不错!”听到陆昭容一切安危,我不觉欣慰地点了点头。

邓咏诗望向了我,其实见到突然来了这两个年青的高手,对我毕恭毕敬,称呼我为少爷,也感到很意外。

郭富城又说道:“少爷,那日我们向陆小姐通报了您的消息,回来之后便发现了异常。

所以没有现身,在暗中发现了小宁王同娄知府谋逆之事。

当时少爷您已不知去向,而小宁王动用人手在城内大加搜索……”张学友接口说道:“我们商议之下,便决定一直暗中监视小宁王。

今日总算能再见少爷,急时救驾!若不是我二人真是万死不辞!”我听罢,点头道:“很好,你们两个真是忠勇可嘉!”邓咏诗听到我们的对话,更是疑惑,低声对我问道:“喂!陈子渊,你什么时候又成了人家少爷了?”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对张学友和郭富城说道:“好了,现在把这倭国来的几个贼寇收拾了再说!”“是!少爷!”张学友和郭富城得到我的旨意,调转身来,立刻向柳生一刀和他的两名弟子围了上去。

柳生一刀受了我与邓咏诗的连击,伤得也不轻,根本无力再战。

护在他身前的火侍,吼了一声,手中的圆刃刀又向我掷了过来,不过在半途就被张学友一脚踢飞了。

杀小日本我也不需要手软,当下展开身形,欺上了去,右手一记绵掌拍出,虽然对火侍勉强抵挡住了,但我同时左手挥出“碎玉拳”,狠狠地砸中了他的心口,肋骨断裂的声音非常响亮,好大我抽身退的快,不然小日本口里喷出来的鲜血,搞不好要溅我一身。

“呜啊!”火侍遭到我致命的一击后,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了。

柳生一刀见到一名弟子的惨死,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他本来是来杀我的,却没想到会落得反被我宰杀的下场。

“柳生一刀,你这家伙来到我中国杀了这么多人,你一条命怕还不够偿。

哼!今天算是便宜你了!”趁他病,要他命,对柳生一刀这种危险人物,我可没有半点心慈手软,今天趁机把他干掉,以后也好少了一个祸根。

忠心的山侍以他肥壮的身躯,护在柳生一刀身前,嘴里还叽哩呱啦地不知说的什么鸟语。

我也懒得亲自动手,再沾血腥,只对张学友和郭富城使了个眼色,他二人得令,立刻扑了上去。

山侍手中的流星锤已早舞动的不成章法,被两名大内高手联手夹击,很快落在了地上,他只能以身躯来抵挡。

不过在挨了几十下重击之后,终于是支撑不住,轰然倒地,死得倒是有几分壮烈。

“八嘎!”柳生一刀受不了欺凌,狂怒之下,带伤出招,不过这回再不用我出手,有张学友和郭富城两个联手,很快就打得他伤上加上,长刀拖手,坐倒在地上。

此时只剩下柳生一刀孤身一人了,以前独闯武林大会,面对江湖群雄的那股狂傲之情早已消失了,就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般。

我也没给他留面子,俯身捡起丢在地上的那柄东洋武士刀,抛在他面前,并嘲讽道:“柳生大宗主,你们东瀛武士道不是最后还有一招切腹么?呵呵!怎么到现在了还不使出来啊??我正把柳生一刀往死路上逼,忽然大街上传来阵阵脚步声,我本以为是官差赶过来,但抬头一望,顿时暗叫一声不妙。

小宁王和他的女侍从程艳与楚江月,带着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他手下的人马,有五十名配着刀剑,还有五十名竟持着火枪之类的武器。

我没想到忽然会来这么大的阵仗,正想着要准备开溜,已被他们从一面围住了。

刚才太得意了,使我把小宁王这个危险给忽略了。

不知他是哪儿拉来的这一大队人马,但看得出他是想把我置之于死地而后快。

见到小宁王突然带着大队人马出现,邓咏诗和我一样吃一惊。

张学友和郭富城两大侍卫忠勇地护在我身前,对小宁王喝道:“大胆逆贼,公然犯驾!”小宁王并不答话,只是脸上泛起阴险的笑容,似乎一切的局面现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生一刀见到小宁王带着人马出现,脸上也泛现出了希望。

“朱君,你来得正好,快把他们都杀了!”柳生一刀急于出口一恶气,因此对小宁王几乎用上了命令的口吻。

小宁王不悦地哼了一声,“柳生宗主,想不到你真的很没用!”“你……”柳生一刀想不到小宁王会对他是这个态度,但此时的他根本无力发作。

“柳生宗主,我跟你合作了这么久,从之前的开封武林大会到现在,就没有一件事是你办好了的。

到最后还不是要小王我亲自出手……你说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八嘎!想到你中土人都是如此卑鄙!”“哈哈……”趁着小宁王与柳生一刀对话期间,我低声对两名土卫说道:“一会儿你们保护好华少爷逃走……”“可是少爷您……”“不用多说,听我的旨意!”“是……”张学友和郭城富二人不敢抗旨,只是默默地点头,握紧了双拳,准备随时出手。

这时,突然听到砰砰一阵枪响,小宁王的身后冒起了一阵火铳枪发射后的白烟,中枪的人是柳生一刀。

他浑身冒血,身中十多枪,已被打成了一个马蜂窝。

带着一丝不甘的眼色,硬撑着站了半晌,最后还是“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小宁王望着地上那个号称东瀛第一高手的尸体,冷笑地说道:“柳生宗主,虽然你这个人没什么用,不过你帮我偷运的这批火器,看来还是挺管用的……”柳生一刀一死,所有的枪口都已调转向了我们这边。

我知道身前的张学友和郭富城这两名忠心的大内卫士在危急的关头,很有可能会忠勇护驾,挺身去帮我挡住子弹,可毕竟他们挡不了那么多枪。

形势很危急,刚才已经见识到火铳枪的威力了,我心中冒起一股冷汗,下意识地抓住了身边邓咏诗的手。

可能邓咏诗此时的心情也很紧张,因此她并没有挣脱,反而和我的手用力地握了握。

“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掉,乖乖领死吧!”“小宁王,你知道今天杀不死我,会有什么后果吗?”“呵呵!我从不会去设想不可能发生的事!”小宁王说罢,已经举起了手,指挥着五十名火枪手准备开枪,在如此的交叉火力网下,想要安危脱身,机率非常的小,但我的命一向很大,是决不会轻易死掉的。

“嘭!”事情以下一刻又发生了变化,几个人影突然从一面大墙后飞窜而出,其中一个我已认出是华府的供奉苏七,其余几个不用想也知道是华夫人派来的救兵。

苏七用他的大葫芦喷出一口酒雾,也不知道使得什么功法,前排的十五名火枪手中的火器全部失效了,当第二排火枪手充上来的时候,又有一排暗器飞射过来将他们击倒,出手的是华府的另一名供奉——“离花散雨手”顾良。

华府的五名供奉,放在江湖上,个个都是高强之辈,有了他们这支援军,小宁王强大的火枪队立刻被扰乱了阵脚。

“给我格杀勿论!”小宁王也没有料到情况的转变,气急地下了一个命令。

他手下的战斗纷纷刀剑出鞘,向我们冲了上来。

“大家分开撤走!”我听到周远达的一声喊话,接着几名供奉中不知是谁掷出了烟雾弹,大街上顿时被白烟弥漫,一时间只能只得杂乱的喊杀声和连串的枪声……“呼!又捡回了一条命……”逃脱了很远之后,我背靠大墙壁,大口地呼着气。

与我一起逃脱的邓咏诗也轻舒了一口气,从之前与柳生一刀决战到后来被小宁王的火枪队包围,想起刚才的情况还真是惊险,等回过神来,才发然自己的手仍被我握着,连忙挣脱了开去。

刚才的情况很混乱,烟雾一起,小宁王身边的女侍从第一个向我扑了上来,剑光寒射,她的目标俨然只有我一人,不过却被我硬生发掌迫了回去。

至于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我也不得而知。

我和邓咏诗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各自身上的伤口,邓咏诗也渐渐回复了平静的思考,用眼光重新审视着我,“我看刚才那个小宁王似乎都是冲着你来的,陈子渊,你到底是什么身份?”“邓警官,你分析的很不错……嘿!其实我是大明当今的皇帝……”我摊了摊手。

邓咏诗嗔道:“刚才差点没命了,你现在还唬我?”我叫屈道:“没有啊!我真的是皇帝!唉!这事要是说起来,三天五夜也讲不完,总之咱们回了古代,你都变成了秋香,我变成皇帝也不奇怪嘛!”“你说什么?你真的是皇帝?”邓咏诗瞪大了眼睛,根本无法相信我说的话,“你要真是成了正德皇帝,不在皇宫里,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儿来的?”我微微一笑道:“唉!看来跟你说再多也没用。

等你看到华太师见我的跪下叩头的时候,你就会相信了。

好了,我们现在就回华府去吧!”“咯咯咯……今天你哪儿也别想去了!”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浪荡的笑声,双名妩媚如妖的女子落到了我背后的两座屋顶上,我一回头,便认出那是红莲邪教的摇魂、荡魄二妖女。

邓咏诗同我一起转过身来,她虽不认识屋顶上的二女,但对方那邪异的气息,已让她微微一怔,同时不满地对我嘀咕了一句:“你的仇家可真多!”小宁王已经拉开了叛乱的序曲,现在红莲邪宗的人马也出动了。

我当下凝神集气,用“搜魂大法”将四周探查了一遍,并没有感应到妖僧继晓的踪迹,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只是两名妖女,还是能应付的。

我上前一步,遥对着东南角屋顶上的两名妖女,端出皇帝的气势,朗声喝道:“你们两个贱人给我回去告诉继晓,快把我的萍儿还给我!不然的话我一定将你们红莲邪宗剿灭个二干二净,踢暴他的颓驴脑袋!”“咯咯咯!”摇魂又发出一阵浪笑,而荡魄答话道,“俊哥儿,你想要见我们宗主吗?我们姐妹现在就带你回去!”话音未落,摇魂、荡魄二女已化作两道条影,分别从两个方向,向我飘袭而来。

我顿时能感觉到有一股气场将我无形地压制住了。

“邓敬官,你小心了!”我早领教过红莲教的邪功,见摇魂、荡魄两个妖女一出手,立刻低声提醒了邓咏诗一句。

不过可气的是邓咏诗并没有要帮手的意思,只是投我一个自己的事自己解决的眼神,然后兴步退到了一边。

对于邓咏诗这样不讲义气的行为,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抱怨了,因为两名妖女已瞬间杀到了我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