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七十一章 情形混乱

正文第一百七十一章 情形混乱摇魂和荡魄二女各挚出一两条白练,交错着将我包围住。

我不敢肯定上面没有没毒物邪法,所以并没有出手抵挡,只以掌风迫开缠过来的白练,同时弹身跃身,先抢占到一个有利的位置,不给对方造成夹击之势。

我不敢怠慢,连忙运转身形,抵御二女的攻击。

摇魂和荡魄这两个妖女的功力虽不及我,但她们联系出来的练带功夫却非常厉害。

就如同两条灵动的毒蛇,上下翻飞,没过十几招,便逼得我手忙脚乱。

特别是二女眼神妖媚,似乎一种邪功,搅得我心神浮躁,无法专心运功,全力施为,只得一直勉强抵挡。

“大姐,还不快来帮我!”我一边躲闪,一边张口叫道。

邓咏诗常被我言词调侃,现在也乐得见我受窘的样子,于是不理我的求助,只是懒懒地答了一句:“干嘛要我帮忙,你不是武功很厉害吗?”“太不讲义气了!亏你还是人民警察,一点除暴安良的觉悟也没有!”“你的废话还真多。

自己悠着点吧!”“哈哈!你真为以我打不过两个女人吗?我真功夫还没使出来呢!”“笨蛋,小心你后面!”“哼!马上让这两个妖女见识我的天马流星拳!”“……”我一边闪避来至左右的连续攻击,一边和邓咏诗搭话,故意为之,反而不再对摇魂和荡魄二女的媚功所摄,渐渐将六合至尊功完全运转开来。

“喝!”我大喝一声,故意让摇魂和荡魄二女的练带缠在身上,分开两手,牢牢扯住。

二女看破我的意图,想要收手,却已是来不及了。

伴随着我的一声暴喝,六合至尊功的刚猛之劲,分别从我的双臂迸射而去,转瞬间便将二女的练带震得寸寸断裂,散落了一地。

摇魂和荡魄二女一时没能抵挡住我这两股强劲内力的冲击,身法顿时错乱了。

我自然不会放过个绝好的反击机会,移步一摇,双掌再度灌力,直向左方离我稍静一点的摇魂攻去。

这二女就只有联手功夫厉害,若能我击破一个,自然胜利在望。

而摇魂知道我功内高强,在败势之下,哪敢与我硬碰,娇呼一声,快步后撤,摇身躲开我的掌风。

荡魄却在同时,回力救援,挥向从背后向我发动偷袭。

“小心啊!”其实不用邓咏诗提醒,我也早有准备。

因为我真正的目标,并不同退走的摇魂,而是偷袭我的荡魄。

已经领教到这两个妖女诡异的身法,想要强攻,未必能够一击命中,因此我才故意使了这么一个“声东击西”的计策,诓得荡魄主动送上门来。

感觉到身后的劲风,我已把握到了荡魄的位置,于是蓦地止步,单脚支地,耍了一式回马枪,倒仰着身子,反身推出一拳。

荡魄妖女此时方知中着了我的道了,但已收不住去势了,她若要收招必被我一拳轰中,因此只得咬牙与我硬拼一掌。

“中!”对掌后的结果不言而喻,荡魄惨哼了一声,被我震退了数米远,身体几下摇晃,险些就跌在地上,但最后还是从口出喷出一口鲜血。

我抓住机会,连消带打,运转神功,反扑向被我击伤的荡魄。

而此时,退到一旁的摇魂,见到姐妹有难,自然挺身而上,又从背后向我发动偷袭。

这一次我也是使了刚才的计量,明攻荡魄,实击摇魂。

再次得手,一掌拍中了上来助阵的摇魂。

摇魂妖女结结实实地挨了我一掌,因此中掌之后,比之荡魄伤的更重,直接被我击退了十数步,仰身倒在了地上。

我本打算趁胜追击,一举将这两名红莲邪宗的妖女干掉。

但无奈自己的功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在先后经历两场激斗,又因刚才强提内力,此刻也感觉到胸中有些气血翻腾,只是原地不动,暗自行功,调顺内息。

虽然我一时无力再动手,但以免被两个妖女看破,拼死反击,于是以强势的口吻喝道:“你们两个妖女,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少爷我一般不杀女人的!快说下萍儿的下落,我就饶了你们的性命!”“朱小子,今天算你厉害。

你不过别得意。

你逃不出师尊的手掌心!”摇魂和荡魄二女落败之后,也没再与我动手,只是退到一旁,恨恨地瞪了我一眼。

接着便双双飘然而去了。

我松了下一口气,想到江夏妖僧继晓,心有余悸。

在这现这种混乱的情况下,若再遇上那老妖怪,我可真难对付。

只希望京城方面的人能尽快赶到。

不然我一个“光杆司令”,单只是小宁王等人的谋返便要穷于应付了。

“你发什么呆?还不快走。”

邓咏诗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歪着嘴道:“邓警官,刚才你也太不仗义了吧?”“别废话了,现在还不知道二少爷是否平安。

我要赶着回去了。”

邓咏诗无意与我拌嘴,只是说道,“你若不想回华府,我自己走了。”

“喂!等我啊!”邓咏诗扭身便走,我只得喊着跟了上去。

开玩笑,现在这种情况,不躲会华府里去,留在城里,被小宁王一干叛党发现了,不是死得更惨。

而且我还要去见华老太师,先恢复了皇帝的身份再说。

我与邓咏诗快步回到华府,便得到了华文武被几名供奉救回的消息,虽然听说手臂中了一枪,受伤不轻,不过还好保住了小命。

邓咏诗松下一口气,便带我一同去见华夫人。

刚一进大厅,我就见到了华夫人脸上带着一股怒气,想是因为她的宝贝儿子受伤而至。

谁料华夫人手中的龙头杖一斗,重重地哼了一声,周围的十几名家将便拔出了佩刀,将我团团围住。

我心中一愣,这才发现周远达,程子通等几名武功高强的华府人供奉也在当下,似乎准备随时向我出手。

我刚帮孤芳艳救回她儿子,却不想她竟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镇定之后,淡然笑道:“华夫人,我刚才为了救华少爷,还出生入死。

你这过河拆桥的手段也用得太快了点吧。”

邓咏诗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感到有些意外,她开口想劝阻,但终是忍住了,默默地站在了华夫人身边。

“你这贼小子,混入我华府这么久,原来一图谋不轨。”

华夫人冷冷地下令道,“将这贼子与我拿下!”“等一等!”见到家将们要上前动手,我高声叫道,“华夫人,你就算食言要对付我。

也得找个好点的理由吧。

嘿嘿!我可不想当岳飞,被安个莫须有的罪名……”我话未讲完,那几名不识好歹的家伙已上我扑了上来,听了华夫人的命令,就想把我擒下,我微怒之下,暴发出功力,将他们震得东倒西歪。

“慢!”此时,几名供奉也侍机而动,准备向我出手。

倒是华夫人自己挥手制止了他们。

可能她也大概摸清了我的武功底子,知道要想轻易抓住我,除她亲自动手不可,于是说道:“贼小子,你别以为仗着自己有点武功,就以为老生我奈何不了你。

我今日非亲手将你毙了不可……”我接口说道:“华夫人,我和王动确是师徒关系,不过你和他之间的恩怨我概不清楚。

算起来你是江湖前辈,但你要这么不讲理地对我喊打喊杀,我可不会束手待毙!”“贼小子,往日老生看在文武和秋香的面子上,才对你网开一面,但想不到你竟是包藏祸心。

现在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了。”

华夫人又冷冷地说道。

听到华夫人这么说,我心中也有些纳闷,却见到一个人从厅外走了进来,那来人正是华府的执事刘二,心中顿时猜出些端倪。

这时又听华夫讲道:“刘二,把你见你之事,统统说出来!”那刘二看了我一眼,然后怯声说道:“这个人是小宁王派到我府上的奸细,我亲眼看到他偷偷摸摸的与府外的人接头,而且这次二少爷被抓之事,也是他和外人里应内……”我不没想到刘执事为什么会突然站出来“指证”我,不过有可能他才是小宁王的奸细。

这时厅内上下的人目光全投在我身上,一个个把我当成了奸贼,华夫人更是冷冷地喝道:“哼!贼小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邓咏诗此闻此事,脸上也很疑惑,不过她最终开口帮我说话了:“夫人,您暂请息怒。

我相信陈子渊不是这种人。

这其中可能有误会。”

这个时候,夏香听到了消息,也是不顾一切地冲进了厅来,抽泣着替我辩解道:“夫人,华安哥不是坏人。

他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们华府的事。

呜呜!请您一定要相信他……”华夫人铁青着脸,根本不理二女的求情,其他的将家和供奉们也是一个个对我虎视眈眈。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夏香和邓咏诗肯为我说话,我心里也有几分安慰,不过我也不懒得替自己辩解,只是微微一笑,直接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我要见华老太师。

我是什么人,等见了华老太师,一见就清楚了……”谁知道我的话未说完,华老夫人又重重地将龙头杖在手里一抖,顿时震碎了连片的地板,也不明白她为何变成更加震怒。

“华夫人,先别急着发脾气,让我见见华老太师,一切真相就大白了……”“住口!你这个奸贼!混进我华府多日,我府中就一直没有宁日。”

季长风恶狠狠地骂道,“今天你与外人合谋,一面绑走二少爷,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又劫走华老爷……你……你与那小宁王一党,到底有什么图谋?”我闻言,兀地一愣,却听刘二接口指证我道:“上午的时候,我亲眼见到你与冬香在后院隐秘处私下谋话,后来老爷便和冬香一起消息不见了……”华太师失踪了,该不会也被小宁王绑架了吧?原来叶子混入华府果然是有所图谋的。

她是天灭组织的刺客,难道说天灭组织也与小宁王勾结在了一起?这下子情形可真的变复杂了,不过我无暇再去思考那么多。

因此眼下自己的处境就很不妙了。

要如何摆脱现前的困局了,现在华老太师不在,我的皇帝身份搬出来也等于是无用的。

说到翻脸动手,我或许有能力逃脱华府内众人的围攻,但是这样冲出华府,还不是正好撞在小宁王手里,况且还有一个红莲邪宗躲在暗处侍机而动。

我该怎么办才好?这时,有一名家将匆忙进来传报消息道:“禀夫人,有两名自称大内卫位的人闯入府中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最高兴的人当然是我。

我知道是张学友与郭富城寻来了。

华夫人自然不明白为什么会来两个大内卫士,于是下令道:“先将这奸贼给我拿下!”“大胆!谁敢犯驾!”众家将还没有来得及上前动手,便听到外面传来两声怒喝。

张学友与郭富城飞身冲进厅内,神勇地替我挡开了挡开了围上来的家将,护在了我的左右。

季长风招呼了家将,准备再扑上来,但见到张学友与郭富城掏出腰身的腰牌,便也愣住了。

华夫人又是恼怒又是疑惑,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两名大卫士卫来保护我。

当然除了她之外,在场所有的人,都以一种惊诧的眼神望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