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七十七章 破后而立

正文第一百七十七章 破后而立翌日,刘锦儿和马永成一大早便来向我请旨回京。

“皇上,如今天津府已定,搜捕逃匿的叛党和红莲妖邪以及其它善后事宜,就交由下面的人处理吧。

皇上离京已久,朝中还有诸事待定,还请皇上下旨,让我等护驾,尽快返京吧!”“好的!即日便起程回京吧!”我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问道,“锦儿,邓咏诗姑娘她真的走了吗?”刘锦儿应道:“邓姑娘一早便独自离开了。

她问锦儿要了一匹坐骑和五百两银子。”

我闻言,心中暗笑,昨天还说什么不靠我这皇帝,今天早上就在我这儿又要钱又要马。

不过说到底,我不希望她走,但却又不好强行挽留。

我相信我们之间有无以伦比的缘分,来日必会再见面。

这两日,叶子一直没再露面,不可她现在是否安好?唐伯虎那日被扣在华府,之后想是被人救走了,因为后来小宁王接连围攻,也无暇查问。

我命锦儿派人在城中搜索过了,没有发现唐伯虎和祝之山,就连陆昭容主仆二女也没有下落。

因为要赶回京城,也没有再多的时间去调查,只求他们个个都平安无事。

一切准备妥当后,我便摆驾回京了。

华文武在众人的细心照料下,病情已有好转,刘锦儿特别命为给他安排了大马车。

而我不想坐车,便是骑上了匹俊马。

在大军护送之下,浩荡的队伍离开了天津府。

临行前我最后望了一眼华府的废墟,心生感慨。

破后而立,希望一切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回到京城,我自然也没有大张旗鼓,只是秘密回宫。

不过在天津府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朝中的百官自然也都闻到到了消息。

内阁的几位大臣们提心掉胆了许多日,得知我平安回宫的消息,纷纷松下了一口气。

当日便一齐到宫中向我问安。

我在东暖阁单独接见了他们几人。

“臣等叩见吾皇万岁!陛下平安归来,实乃天佑我大明!”“几位爱卿,都快平身吧!”望着跪在身前的李东阳、杨一清、刘健和谢迁四人,我欣然说道,“朕不在宫中这段日子,辛苦你们几位了。

这一次朕出宫南巡,刚走到一半,就发生了许多事。

那些变故,几位大人想来应该都知道了吧?”李东阳等人自然明白我的话意,纷纷答道:“陛下,宁王心怀叵测早不是一两日之事了。

他的义子如今胆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公然犯上作乱。

其罪难容,其心可诸!西北安化王的叛乱刚定,几位蕃王不引以为诫,而宁王的祸心又起。

为了百姓安危,社稷之福址,臣等请皇上圣栽,早作决断,发兵剿平叛党!”我问道:“朕听说安化王兵败,已被王守仁大将军擒送押送回京了吧?”杨一清答道:“托皇上的鸿福,逆贼朱寘鐇已于上月押解回京,现关押在天牢,待皇上发落。”

李东阳等人又称颂道:“此次西北叛乱,全赖皇上用人有方,钦点了王守仁将军为帅。

据兵部的战报所悉,王将军用兵的方,不足两月便大获全胜,剿灭了叛党。”

我心中也暗自高兴,历史上有名的王名阳果然不是“水货”,于是笑道:“安化王先就关在天牢饿他几顿饭吧。

王守仁将军平乱有功,朕还没有来得及嘉奖。

看来又得派他再领兵南下了。

等抓了宁王之后,届时赏罚并行,以告天下!”“皇上圣明!”“呵呵!不过说到这宁王,可不像安化王那么简单。

朕听说除了地方上,在朝中也有不少的官员与其往来密切,不知几位爱卿对此有什么看法?”我这话,顿时让几位内阁大臣有些惶然,连忙向我表白心迹道:“陛下,臣等受先皇遗旨,辅佑陛下,尽忠朝廷,尽忠陛下,绝无二心!”我又笑道:“几位爱卿,朕不是说你们。

你们都是朕最信任的臣僚,朕登基以来,可都是仰仗你们帮朕治理天下。

朕此次出巡,也去了好些地方,所见都是一派富庶、安定的景象。

有这样的成绩,诸位爱卿可是功不可没。

倒是朕这个皇帝没当好,以至先有安化王,后有宁王,都要起来反朕。”

几位内阁大臣听了我这般褒奖之言,就连正刚直的杨一清脸上多少都露出少许自满之色,但都纷纷谦虚地应道:“多谢圣上夸赞,微臣等人只是恪尽职守,不敢居功!”李东阳说道:“陛下德行天下,宁王等作乱,实属个人野心,非是陛下之过。

我大明天下安定,国运昌盛,一是托先帝遗德,二是皇上您勤政爱民。

臣下只是尽辅助之职。”

刘健谢迁等跟着附和,称颂我的功德。

其实我知道在眼前这几名真正在打理天下的一品大员心中,我不过是个喜好玩乐,不务正业的皇帝。

我将话锋一转道:“朝中部分臣僚与宁王之间的暧昧,朕也不想多说了。

其实什么人收过宁王的贿赂,哪些人与宁王往来书信,在东厂的案卷中均有记载。

这些朕都了然于心。”

我这么一说,除了杨一清,李东都等三人均是暗自失色。

我故作不见,只是微笑道:“朕不敢自比什么明君,但是却希望下面的臣子都是个个是贤臣。

不过话又说回来,是人都会有行差踏错之时,所以朕没有要责怪谁的意思。

朕一直认为,所谓水清则无鱼。

所以朕以可容忍朝中百官不管是贪污还是以权谋私等诸多过失。

最凡事都有个底线。

若是像安化王、宁王之流的行径,必会引得天下人共诛……朕讲刚才那番话,只是希望几位爱卿回去和向你们下面的同僚们互相转告。”

我顿了顿,又继续讲道,“所以朕希望等宁王被剿除之后,东厂的那一大堆备案的卷宗也可以销毁了。

免得长久放在那儿,浪费资源。

呵呵!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呢?”我在讲完这一大段话后,李东阳等人均是暗吁了一口气,连声应道:“吾皇圣明!臣等遵旨!”我从太后处学来那套御人之术,经过这次运用,看来是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因此我满意地点点头,“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发兵讨伐宁王之事,明日殿上与众人朝议。”

杨一清等几位内阁退去后,我又赶到了慈宁宫去见太后。

这次我执意出宫巡游,虽然找终于找到了萍儿的下落,但两次遇险,太后必定都已经得知了。

我怕被“干妈”骂得太凶,便拉上了刘瑾这胖太监一起去给我垫背。

到了慈宁宫见了太后,太后倒并没有对我太多责怪,反而非常关切,在亲眼见我没有受什么伤后,一直提起的担心才放了下来。

我态度端正地认错道:“母后,请恕儿臣不孝。

让您又为儿臣担心了。”

太后微微叹了口气道:“皇儿你平安归来便好。

这已经是第二次的教训了,哀家你也想再说你什么,只希望皇上以后不要再如此放任。”

我连连点头道:“儿臣谨记母后的教诲!”太后没有责骂我,不过被我一起叫来的刘瑾却没那么幸运了。

她气指着刘瑾喝骂道:“刘瑾,你是怎么办事的?皇上这次出巡遇刺,护驾不利之罪,哀爱可以不完全怪罪你。

但你的人是怎么监视宁王的。

竟然让宁王的义子公然聚众刺君,大逆不道!若是皇上有什么不测,你如何对得起皇上信任,如何对得起哀家!又怎么对得起先皇,对得起我大明江山?你这没用的狗奴才,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太后娘娘,老奴失职,老奴死罪!”刘瑾挨了骂,却不敢反驳,匍匐在地上,连声认错,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没用的奴才!哀家早该斩了你的狗头!”太后虽然不用真把刘瑾怎么样,但却是骂得毫不留口,以此来宣泄心中的怒气。

我见刘瑾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等太后过完这把瘾之后,便出言互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母后息怒,此事也不全怪刘公公。

在天津府行刺之事,并非是宁王蓄谋而为。

而只是他的义子朱俊伟胆大包天,而他与天津知府的密谋向倭人购买军火之事被儿臣破悉,才铤而走险,妄图轼君。

再者刘公公接到朕的密旨后,第一时间派人护驾,儿臣才能得保万全,没遭叛党的毒手,也算有功劳。

正所谓功过相抵,就请母后不要再怪责刘公公了。”

太后知道我在帮着打圆场,于是也见好就收,收敛了怒容道:“既然皇上替你求情。

哀家也就不再重责你了。

这次那个小宁王行刺失败,宁王定然会被迫起事。

刘瑾,你立刻加紧监视南昌府的动静,不得再有疏乎!”刘瑾叩头道:“谢皇上,谢太后开恩!老奴必定全力以赴,再不敢有半点失误。”

我说道:“母后,这次天津府事件,对朝廷来说,也算是个很好的契机。

儿子叛乱,身为义父,宁王亦是难逃其罪。

以前宁王一直隐忍不发,朝廷也不好对付他。

但现在不同了,朕明日就下旨让宁王押解其义子亲自上京请罪。

他若前来,便削去他的王位,软禁在京中,也算除去了朝廷多年来的一患。

但宁王肯定不会前来,那么就只有仓促起兵造反了一途了。

如此一来,朝廷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发讨伐。”

太后感慨道:“当年先皇心存仁厚,明知朱宸濠暗怀异心,但念在兄弟血脉至亲,终不忍加害。

想不到十来年过去了,朱宸濠还是走上了这条大逆不道的不归路,若是先皇在天有灵,也不希望看到这一天。

唉……这些军国政事,朕上与群臣们栽定便好。

哀家也就不好多过问了。”

“不劳母后操心,儿臣会妥当处理的。”

太后点点头,又问道:“哀家听说华老太师和其夫人都在华府一役中护驾殉难了。

华太师是三朝元老,其夫人据说也是一代英雌。

如此一门忠烈,实在令人痛惜。

这事丽妃她知道了吗?”“儿臣刚回宫,还没有来得及与后宫的妃子们见面。

华老太师夫妇的儿子华文武,也随儿臣回京了。

儿臣打算明天安排丽妃她们姐弟见面。”

我有些担心说道,“如此一个天大的噩耗,还不美丽她能否接受得了。”

“刘瑾,厚葬华太师夫妇的事交给你去办了。

一定要办得隆重。”

太后从容大度地说道,“至于丽妃,哀家也会召她来慈宁宫,好好开导她的。”

“安抚丽妃之事又要烦劳母后了。”

我也说道,“华老太师一生都奉献给了朝廷,实属我大明朝百官之典范,而且还是一门忠烈,可钦可敬。

朕准备追封华老太师为护国公,华夫人孤芳艳为护国夫人,他们的华文武加封为孝义侯,在京城赐府第安置。

刘公公,这些都交给你去办吧!”“紧遵圣旨!老奴立刻着手去办!”刘瑾连声应道,先行告退而去了。

等刘瑾去后,谈完了国事,太后便与我说起了家事,“皇儿,你还记得上次你出巡之前答应过为娘的事吗?”我自然想起太后所指何事,便是毫不犹豫地答道:“嗯!孩儿说过立后之事,全凭母亲大人作主。

母后心中有合适的人选了吗?”“哀家现在让刘贵人住在长春宫安胎。

若是日后,她为皇上诞下龙种,为哀家生下一个宝贝皇孙,那就是为我大明立了一大功。”

太后说到此,脸上露出了慈和的笑容。

我这才知道,原来自刘陵怀孕后,太后干妈对这个儿媳妇可是宝贝的不得了。

看来她心中皇后的人选,已经差不多定了是刘陵了。

这样倒是正合我的心意。

不过又听太后讲道:“现在宁王之事未平,立后之事可以暂缓。

皇上还是先专心处理好国事要紧。

后宫的琐事,哀家会替皇儿照料好的。”

“儿臣明白。”

我点头道,“时候也不早了。

儿臣就不打扰母后休息了。

儿臣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