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八十四章 游历江南

正文第一百八十四章 游历江南在王守仁与众将的恭送下,我和林月如乘坐着宽阔、华贵的楼船,从九江府出发,沿着长江顺流而下,开始了游访江南之旅。

和上次出巡的目的一样,一半是为了游览风光,一半是为了寻找萍儿。

妖僧晓继虽然已经死了,但萍儿仍在红莲邪宗的手里。

我虽早派了刘锦儿带队搜捕那些妖邪,但红莲教一直隐藏甚深,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挖出来的。

不过我知道他们的目标一直是我,若得知我在南下江南,一定会有所行动,因此我这一次并没有轻装简行,微服私访,而是大张旗鼓地南下巡游,就是为了要将红莲邪宗残余的不安份子都引出来,就算不能将其一网但打,但若能抓到一个半个也能逼问出萍儿的下落。

我虽然决定以自己以饵,但可没有以身防险的打算,因此这次随行护驾的,除了御前卫士统领马永成和刘德华等四大高手之外,我还带了两名百大内高手。

此外我还命人飞鸽传书给刘锦儿,让她带着东西厂和锦衣卫的大批高手秘密潜下江南,准备布置对付红莲邪宗。

如今摆平了宁王这后,便只剩下红莲邪宗这个祸害尚未清除,现在我只希望能顺利救回我可怜的小妻子,回北京安安心心地做我的正德皇帝,以后发展国力,带动科技进步,搞搞海上贸易,侵略侵略日本小岛,逍遥自在地与身边的女人们生活在一起。

我的这些设想都很美好,但经历了以往的种种,早使我明白到事事难料,今后会发生些什么难以想像的变娄,实在无法预计,虽然已身为九五之尊,但仍让我感觉有些茫然无力。

“干嘛一个人站在船头发呆呢?”林月如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

“没有啊!我在瞧风景呢。”

我收起心事,笑了笑。

“有什么好看的,我也瞧瞧。”

林月如说罢,与我并肩站到了一起。

“大江东去浪滔尽,千古风流人物……呵!真是江山如画,一点都不错。”

“我知道这天下这江山都是你皇上的,你也不用在我面前显摆嘛。

我和你在一起,可不是贪慕你那些荣华富贵!”林月如冲我嘟了嘟小嘴。

“嗨!月如,你说哪儿去了。”

我顿时失笑,又伸手指点道,“你看这长江之水,浩浩波涛,千古奔流至今,无论是岁月变迁还是朝代更替,它从不曾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过片刻。

和这万古永恒的自然界比较起来,人生不过数十载,不管是帝王将相也罢,平民乞丐也罢,生命就如同是白驹过隙一般短暂。

永恒对于我们人类而言,都只是一个美丽而又遥不可及的梦想,我们唯一能把握住的,只是那一瞬的光华……”我说着,不觉握住了林月如的手。

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加感性的动物,林月如自然也不例外,她似乎被我的一番话打动了,情不自禁地靠了过来,将头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与我一起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我游历江南的第一站不是登州的逢莱阁,不是杭州的西湖,也不是姑苏的寒山寺,而是在江苏省境内一个名为吴江小县城外的一处偏远的小村庄。

首先来这里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这儿是我最喜爱的小宫女梅儿的家乡。

小村子里住民们虽然还不知道是当今的皇帝亲自驾临了,但从未见到过这么大的仗阵,也着实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林月如对于我要来这么一个偏远的小地方,很有意见,于是一下马车就拉杨杨陪她去打猎消遣,而梅儿却又是感动又是高兴。

记得梅儿说过,她上次见她奶奶还是两年前的事了。

大队人马都人村外驻扎守卫,我和小诚子等陪着梅儿来到她奶奶家门前,儿孙相见,自是一番喜极而泣的场面。

梅儿的奶奶张氏得知我是当今皇上,可是激动的不得了,战战兢兢地要给我叩头,我可不好意思受老人家这样的礼,只得命小诚子拦着,让他和梅儿一起将张氏扶进屋去。

梅儿的老奶奶已经年近六十了,在这古代也算高寿了,头发花白,背也有点弯,但总得说来身体还很健康,气色也很不错。

我第一次回皇宫收梅儿做我的御前专用小宫女时,就恩准了她给自己思念的奶奶捎信,同时也命小诚子传旨让管属此处的地方县官关照她***生活起居。

因此近年来,张氏住的这座屋院是重新修葺过的,算是村里最好的房子,虽然她一个人住,但每月都有县里派送的银粮过日,可说是生活无忧,富余之下,反还经常接济村间的邻里,已是受深全村人的爱戴。

刚一进屋,老人家又慌着要给我烧水端茶,把家中的干果特产拿出来款待。

这回不用我示意,就先被小诚子给拦下,由梅儿和小青两个丫头忙活着奉好茶水。

我安然坐下,喝着粗淡的山茶水,亲切地与梅儿的老奶奶闲聊谈天。

张氏一辈子也就只见过吴江县里的七品县令,现在面对我这天下最大的皇上,她哪能不惶恐难安,好在有梅儿陪在身旁安抚,加之我体会到我平易亲近,才是平境了心情,在我的询问下,渐渐放开了,与我谈起了乡间的生活。

说到自己得到的平日得到的照顾,老人家又是感动不已,接连替自己和孙女儿对我千恩万谢。

其实这些小小的恩典,我不过是利用皇帝的权利,随口说了句话,打了个招呼罢了,现在见到老人家死活要给我叩头,真让我有点授之有愧。

在张氏的家中闲坐到午时,林月如和杨杨已经打猎回来了,她们两人一个抓着野鸡,一人提着野兔子,可说是满载而归。

我愉快地笑道:“小青,一会儿你亲自主厨,就地取材,可要给我们做一顿好吃的。”

叶小青应了一声,杨杨又接着嚷道:“逍遥哥,我也要下厨。

嘻嘻!我抓的这只小兔子归我来烤!”这一路上与我们同行,我不时和杨杨说笑,她渐渐变得开朗了许多,这让我更感到欣慰,于是点头应允了,只不过我们接下来吃得那顿午饭里,除了有叶小青烹制的美味菜肴之外,就多了一只烧糊了的兔子肉煞风景。

在村子里小住了两日,初略体验了一番乡村百姓的生活,白天在谷场收收麦秧,晚上带着杨杨到田地里摸摸泥鳅。

杨杨的孩子性被激了起来,而且对我无比的依赖,整日里缠着我,带她一起在野地里挖地瓜,设制陷阱捕麻雀,林月如也跟着一起凑闹热,玩得不亦乐乎。

乡村生活很快腻味了,我便准备动身。

本来打算将梅儿的老奶奶接回宫里去住,好让她们祖孙可以共聚天伦,但谁知张氏却不大愿意,一来畏惧皇宫生活,二来也离了相处数十年的乡邻更怕得孤单。

为了尊重老人家的意愿,我不想强将她接走,但考虑到张氏毕竟年纪太大了,一个人住终是不妥,只好吩咐小诚子在离开之前,找来几个能干的仆人贴身伺候周全。

“梅儿,你奶奶虽不愿去宫里住,但她也很舍不得你。

不如你就留下了吧。

你伺候朕这么久了,朕这回给你放大假,你留下多陪她老人家住一阵子吧。

不用跟着朕再下江南了,以后直接回宫就是了。”

“可是……皇上你没有梅儿在身边伺候怎么行?”“呵!不是还有小青吗?丫头你就安心留下来,好好陪你老人家吧。”

“梅儿谢主隆恩!”“哈哈!别谢恩了,记着走的时候多带点乡里的土特产,朕回宫了要慢慢享用。”

“梅儿记下了。

请允梅儿恭送皇上。”

“好了,别送了,快回去陪你奶奶吧。”

看着梅儿回去后,林月如有些吃味地说道:“李逍遥,我发现你对身边的丫头可不是一般的好。

难怪当初我说要梅儿给我做丫环,你都不肯。”

我耸了耸肩,笑道:“我的大小姐,别说得我这么小气。

嘿!现在就把小诚子免费送给你,要不要?”“哼!我才不要小太监呢!”林月如轻哼着白了我一眼。

“皇上,奴才我……”小诚子傻站在旁边,一脸的尴尬加委屈。

杨杨已是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我挥挥手道:“好了,不说笑了。

不是要去苏州看你表姐吗?快点上车吧!”“是啊!原来你也一直惦记着我表姐呢!对了,还有她收的那个侍女,是叫小荷吧?”林月如的表情又变得吃味起来。

我干笑两声,再不多嘴,拉着杨杨,一头钻进了宽敞的大马车里。

经过两天的行程,我们一行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苏州城外。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苏州的寒山寺因为张继这首诗句而千古得名,当晚我特意换车登船,泊在河畔,也有幸听到了寒山寺的钟声,感觉果然是名不虚传。

记得还在后世大学里的时候,我在网上有两个比较谈得来的江南网友妹妹,在我的印象中,纱裙、游伞、吴侬软语便是江南水乡女子的代表,而且一直很想去浏览一下江南的园林,当初的计划一直没有实现,不过现在却可以体验到原汁原味的苏州园林和江南美女了。

刘锦儿在接到我的旨意后,早已提前来到了苏州候命,当夜便上船与我相见,和她一起的还是原来华府的供奉,也就是现在的锦衣卫特使,苏七、周远达、程子通和李芙蓉四人。

“锦儿,这些日子可辛苦你们了。”

“多谢皇上关心,这些都是锦儿的职责所在。

锦儿还要先恭贺皇上亲征获胜,平灭了宁王叛乱。”

“呵!都是御史将军领军作战,朕只是摆个样子罢了。

不过平了宁王安定天下,对朝廷,对百姓总是好事。”

我谦虚了两句,转问道,“锦儿有查到红莲邪宗的动静吗?”刘锦儿答道:“自从华府一役,妖僧继晓毙命之后,红莲邪宗的妖人全部都隐匿不出。

自从奉了皇上旨意离京后,锦儿与四位前辈一直全力追查,但目前几剿灭了红莲邪邪几处外围的据点,并无太大收获。

是锦儿等失职,有负皇上之命,还请皇上降罪!”“锦儿不用自责,继晓一死,那些妖人郡龙无首,谅他们再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所以才会躲起来的。

不过就算他们藏的再深,最后还不是会被我们挖出来。

朕的大体计划,锦儿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皇上您身系天下,何必再亲身犯险,此事还请皇上三思。”

刘锦儿对于我要亲自引出红莲邪宗的人表现出少许担忧。

我只是微笑道:“呵呵!锦儿过虑了。

朕现在反倒怕红莲邪宗的人不敢现身来对付朕。

那些妖人朕是绝不会放过的!”苏七喝了一他那从不离身的酒葫芦,笑道:“皇上说的极是,我等若不亲手宰几个妖人还真不能解恨!”周远达等三人也随声附和,可以看出为了替华夫人孤芳艳报仇,对付红莲邪宗的人,他们可说是不遗余力。

我又与刘锦儿等商议了拟定了一些计划之后,他们便趁夜离去,开始调集所有精锐人手,在苏州城内外严密部署,暗中展开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只要红莲邪宗的人一敢现身,必将之一网打尽。

惬意地在客船上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坐着船开始了游城。

林月如和杨杨均不知道我那些对付红莲邪宗的计划,因此只怀着游玩的轻松心情,兴致勃勃地在船头欣赏着运河两岸初秋的景色。

我虽然心里揣着要收拾红莲邪宗的计划,但也不影响观光的心情,于是同二女一起站在船头谈笑,指点风光景致。

“过了前面的石桥就到就到狮子林了,那里是表姐家的产业。

那里的竹林很漂亮,表姐平时都喜欢住那里。

我们直接把船开过去吧。”

“狮子林?好像是苏州的四大名园之一吧?呵呵!你表姐可真懂得享受生活啊!”“逍遥哥,真要去沈小姐家吗?”杨杨忽然问道。

“当然喽!有什么问题吗?”我应道。

“可是……我以前还放蛇吓过她,她不会记恨我吧?”杨杨皱了皱小鼻子。

说起往事,我不禁失笑道:“哈哈!这算什么,记得当初在绿柳庄,咱们林大小姐还差点就一剑把我给捅死呢!”“啊!”杨杨听说讲起此事,可是吓了一跳,惊疑地扭头望向林月如。

而我们林大小姐回想起自己当初任性、冲动的行为,又悔又羞,顿时被杨杨盯的有些发窘。

而发现我在旁得意地笑着,心里又是不服气,正想刺我两句话,来搬回面子,却忽又听到杨杨拍着小手,语出惊人地道:“好厉害哇!林姐姐连当今的皇上都敢行刺,我好崇拜你哦!我要封林姐姐做我的偶像!”本来表情尴尬的林月如在听了这番无厘头的称赞之话后,竟是“恬不知耻”地露出得意之色,可真是差点让我绝倒在了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