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八十五章 沈家商会的危机

正文第一百八十五章 沈家商会的危机

大船靠上了岸边,我们一行下船来到了名为狮子林的名园门口,却发现这座沈家园林大门紧闭,清楚异常。

林月如上去叫了半天门,没一个回应,气急之下,踹门而入,园内空无一人,就连个看守的下人也没人。

“奇怪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表姐家出了什么事?”林月如显得有些担心。

我虽也感觉奇怪,但可不像林月如那么紧张,只是说道:“本来还想来你表姐家蹭饭的。看来现在是没指望了,不如先找家够味的酒楼,吃一顿再打听下消息吧。沈家的商会在苏州这么大产业,有什么风声,城里人总会知道的。”

杨杨总还有点不愿见沈凤菲,于是连声附和道:“好啊!好啊!我的肚子也饿了。咱们先去吃饭吧!太湖酱鸭、松鼠桂鱼,红烧狮子头,哇!想着就流口水了。”

我转头问道:“呵呵!苏州的名菜也有不少啊?小青会做吗?”

叶小青被我问得一愣,连忙摇了摇头,“回少爷,小青学的都是淮菜,江南的菜式只会一点小吃。”

我微笑道:“无妨,那么一会儿吃饭时候,小青你记着要好好地偷师一下,以后少爷我就可以天天享到口福了。”

我还在开着玩笑,林月如却是耐不住了,“费话真多,要吃饭打听消息就快点去。小诚子开路!”

捡了一家不错的酒楼,包了一桌宴席,吃了一顿午饭,再抓了一个多嘴的店小二一打听,才知道沈家商会最近果然是出了大事件。

“哦!客官您问沈家商会啊?小的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咱们苏州府里,或者说江南的第一大户。”

“沈家商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刚才去他们的庄园连个人没有。”

“客官,你可能也知道,去年沈家商会在北方大量开办作坊,在全国大肆发行什么股票,那可是好不红火,其它的生意人,哪个不羡慕的眼红。可是到了最近,沈家商会的人怕是都躲起来了。”

“小二的,你给本小姐讲清楚点!沈家商会的人好好的为什么要躲起来?”

“还不就是宁王造反的事。听说刚刚才被咱们当今万岁爷御驾亲征把叛军都给打得落花流水了。我就搞不明白,那宁王好好的王爷当着,荣华富贵全有,非要大逆叛返,最后还落了个畏罪自尽的下场。不说封王拜相了,要是我能当个乡里亭长什么的,每天有酒有肉,我都满足了……”

“谁叫你讲这些废话,我问你宁王选择跟沈家商会有什么关系?你再不快点把话给我讲明白,小心本小姐给你好瞧!”

“哎呀!女客官,您别急嘛!小的这不正在给你解释吗?我听您的口音,就知道你打北方来。您不知道沈家商会以前在江南的生意做的大,多少也和宁王府沾了些关系。现在宁王谋返了,当今圣上下旨要清查反贼余党,沈家商会自然也脱不了干系,听说官府已经开始查办他们了。”

“小二的,你胡说什么,我表姐怎么可能和宁王有关系?”

“女客官,这话小的也是听别的客人讲的。现在外面到处都要传,沈家商会就快要倒闭了,所以现在不仅是苏州城里,还有外地很多地方的持有沈家钱庄银票的人和沈家作坊股票的人都抢着跑来兑现银子……”

“怎么可能会这样,是什么人在传谣言?”

“哎哟!女客官,你刚才说是沈家商会的亲戚吧?小的奉劝你,这门亲还是不要认了。以前沈家商会风光无限,现在可是倒了大霉。看起来只是破产了还是小事,若真被官府查出参与了叛反,那可是要杀头灭族的大罪……”

“二凳子,你这兔嵬子,叫你伺候着客人用饭。你又在客人面前乱嚼舌根子。还想不想要工钱了?”

“掌柜的,我错了,对不起,下次一定改。”

“还下次,少来!还不快给我干你的活去!”

“是!是!诸位客官,你们慢用,小的告退了。若还有什么吩咐再叫小的。”

喜欢多嘴的店小二已经本掌柜的给喝斥走了,不过再无须多问什么,关于沈家商会发生的事情已大体弄清楚了。原来还是因为宁王造反之事,宁王虽死,但我下旨清查一切有关叛党。好在当初沈凤菲明智之举,没有被小宁王拉拢,在得知宁王的谋乱之心后,已经开始对其疏远,可饶是如此,沈家商会仍因过往因生意的关系,与宁王的关系亲密而受到了牵连。由于官府的盘查,沈家商会经营的各行生意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以往一直对沈家商会进行联合抑制抵制的其它江南的大小商会,趁机大做文章,利用各做手段落井下石。

听了小二多少有些夸大的言词,我也估计到看到这次沈家商会是遇上了很大的难关,遇上这样政治和经济上的双重危机,如果不是沈家商会本身拥有雄厚的实力,恐怕早就大厦将倾了。说起来又是宁王给害得,这宁王人都死了,却仍然是祸害不浅。

我只是心中默默作了一番分析,而林月如听了这样的消息,早已是拍桌怒起,若不是顾着杨杨的面子,她可能早已破口大骂宁王了。

这时候,林月如可没有什么心情再品尝苏州的名食了,一脸焦急地说道:“表姐一向都很精明的,怎么会受了这样的冤枉。我现在真有点担心!”

我见坐在身边的杨杨原来阳光明媚的脸上,神色转变的很默然,垂下头许久,原来喜欢欢闹的她一言不发。本来离开南昌府来到苏州这段日子,她已经开朗了很多,不过此时又听到提起宁王之事,心中还是难免会哀伤。于是我关怀地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她碗中。

“杨杨,还记得答应过你逍遥哥我什么事吗?嗯!你点的这松鼠桂鱼味道真的很有水准,来,多吃点。”

林月如见我听闻了沈家商会之事后,没有表态,反而只顾着安抚杨杨,有些不悦地朝我撅了撅嘴,“李逍遥,你没听见我说话吗?当初我表姐对你可是非常青睐。她们家里出了事,你就一点不关心吗?”

我也回手给林月如夹了块鱼肉,平复她的怨气道:“月如,谁说我不关心你表姐了。我只是没表现的像你那样急性罢了。你也不用太过于紧张了,你也知道你表姐为人处事可要比你精明好多倍,她又怎么会如此不智,真去与宁王合流。只要沈家商会是清白,地方官府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

我这么一说,林月如又不高兴了,“哼!别说的我像没脑子似的,我现在不是着急而是生气。我当然知道官府查案是要证证据的,没有真凭实据,任什么人也不可能诬蔑表姐的。就算真有什么事,还可以找你来撑腰的。不过这事摆明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你刚才也听到了,这事拖下去,表姐家最后肯定会损失惨重的……你说怎么怎么办?”

我慢悠悠地答道:“我们现在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还没有了解实际情况,等我们亲自去看看再说吧。”我顿了顿又说道,“月如,你忘了我以前说过的话么?有你的男人我在,哪会让你吃半点亏,你亲爱的好表姐也不用说喽!呵!小诚子去结账了。”

林月如听到我说“你的男人”这四个字,立刻转忧为喜,还娇嗔地抛给我一个白眼。离开了酒楼,我们一行便徒步往沈家大宅走去。

沈家商会发生的这件事对于沈家商会和沈凤菲来说或许是生死忧关的大事,但对于身为皇帝的我来说,只是件不足挂龄的小事而已。就算沈家商会真的有参与逆反,我只要下个圣旨,颁下一道特赦便可以轻松搞定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然而这就是拥有巨大权利的方便之处。我是皇帝我怕谁?身在这大明朝,可以主宰天下的我说这样一句话,虽然不是太谦虚,但一点也不算嚣张。

还没走到沈府,我在大街上发现了一名丫环,很快认出她就是当初卖身小荷。我看小荷独自一人上街,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根本没有留意到我们一行人。而我还没来得及张口招呼,小荷却被另一句朝她迎面走去的男子叫住了。

“哟!这不是江南首富沈凤菲的贴身婢女吗?”那男子二十来岁,一副公子哥打扮,言行轻佻,身后还有两个跟班,看上去像个纨绔子弟,他拦住小荷的去路,以嘲讽的口吻道,“小荷姑娘怎么你一个人?呵呵!你家小姐不会是被债主逼得躲起来了吧?”

“对不起,王公子,我还有事,请你让一让。”

小荷虽然有些气愤,但并没有与对方理会,饶开要走,但那姓王的公子哥似乎故意找碴,横挪了一步,伸手拦住了小荷的去路,又嘻笑道:“小荷,干嘛走这么急?好久不见了,不如咱们找地个方聊聊吧?”

软弱的小荷根本无法与一个纨绔公子对抗,受了欺戏,也只得气愤地说道:“王公子,请你自重!”

“哈哈!小荷,你要赶着上哪儿去啊?该不会是你们家小姐不要你了吧?”

小荷不与对方理会,想要调头离开,但却又被王公子示意手下两下跟班,上来拦住了前后去路。小荷一时走脱不得,表情又是委屈又是惊恐。

王公子一阵得意,继续肆无忌惮地说道:“呵呵!现在沈家快完蛋了,你们家小姐也自身难保了,你该为自己打算打算啊!”

“你……你不要胡说……”

“现在谁都知道沈家就快倒了。嘿嘿!小荷,你知道本公子对你的意思,只要跟着本公子,我保管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那姓王的公子已从言戏调戏升级到了动手动脚。

“王公子,你……你放开我……”

小荷挣扎之下捧在手中的东西落在地方摔碎了,她哀呼了一声,顿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我看到这里,心中早已动怒了。

“黎明、德华……”

这回还没等我下命令,林月如已是抢先说道:“等等!这种败类,本小姐要亲手教训!”她话未落音,人早已朝前冲去了。

“呜哟!”

王公子还想伸手去强拉小荷,背上却是突然吃了一记鞭子,痛得了咧嘴惨叫,差点跌在地上。

“妈的!什么人敢打本公子?”

王公子痛得弓起后背,转过身来,还没来得及开骂,牛皮软鞭又弹在了他的脸上。林月如这一鞭抽得更狠,顿时让那王公子脸上皮开肉绽。两个跟班见到主子挨了打,便挽袖子要冲上来帮忙。

“啪!”“啪!”

两个不懂武功的小跟班,又怎够林月如扎手,两鞭子便将之抽倒在地。接着她手中的软鞭再度扬起。

“你这贱人,光大化日,欺负人家小姑娘。本小姐今天就给你点教训!”

林月如喝斥了两句,玉腕一抖,手中的软鞭劈头盖脸地往那王公子身上招呼。一边抽了十几鞭子,有如急风暴雨一般,直将那纨绔公子打得抱头缩脚,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惨叫。

大街上顿时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我示意护卫将人群驱散了。林月如一阵鞭子打完,那王公子已被收拾的不成人样了。她出了一口气,冷哼道:“本小姐今天饶你狗命,快滚吧!”

“等等!先给小荷姑娘叩头认错了再滚!”

王公子呻吟着想要逃走,却被我喝住了,他哪还敢反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小荷磕头道歉道:“小荷姑娘,对不起,对不起!”

披头散发,满身伤痕的王公子被两个跟班战战兢兢地扶着逃跑后,我走到了小荷面前,这才发现刚才失手打碎的那根玉簪子是我以前送她的。

小荷一直捧着摔碎成两断的玉簪子默默流泪,直到我蹲到了她的面前,她望见我,不由瞪大了眼睛,俏脸上除了残留着刚才的伤心之外,更多是说不出的惊喜之色。

“呜呜!李大哥……你是李大哥?”

“呵!小荷妹子,不就是我么?我说过有机会就会下江南来看你的。好了,别哭了。”我微笑着将小荷扶了起来。

跟着我身后的杨杨也认得小荷,便是凑了上来,嬉笑着说道:“逍遥哥,这个不是当初卖身葬父的姐姐。嘻!小荷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小荷望见杨杨,却是一脸疑惑,她哪会想到,以前那个说要帮他出钱葬父的小乞儿会变成一个比她还年幼的俏丽小姑娘。

“呀!记得本来是我们说好替你出钱葬父的,结果被沈小姐抢先买去了。”杨杨鬼灵地笑道,“嘻嘻!我还记得当时为了去凑钱,我和逍遥哥还去打劫了一个色财主,现在想起来那个色财主和他家的丫环一起趴在墙上跳舞的模样就好笑……”

“杨杨你还好意思讲,偷抢拐骗,还拉我一起下水。”我打住了杨杨的笑闹,转头对小荷问道,“小荷,你怎么会一个人上街的?”

谁知我这一问话,小荷刚刚止住的眼泪又盈眶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