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皇帝我怕谁

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会沈菲凤

正文第一百八十六章 再会沈菲凤“小荷,你别哭了,有什么事跟我讲。

有你李大哥我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在我的温柔劝慰下,小荷才慢慢止住了眼泪,开口缓缓说道:“我是背着小姐一个人出来的。

自从入了沈家,做了小姐的婢女,小姐和沈家上下的人一直对我很好,让我一直无以为报。

现在沈家出了事,我听宋忠和宋义大哥说,很多人都追着沈家商会要兑现钱庄的银票,又见到小姐整日皱着眉,每日理帐,很晚才睡,我一直想帮小姐做点事,可自己什么也不会,只想着拿些东西去典当了,换几分银子,希望能够为小姐分忧……”我听了这话,心里很是感动,记得我当初随便送给小荷的那根玉簪,她还宝贝的舍不得戴,现在却是为了沈菲凤要拿出来典卖了,虽然买了一两二分银子对于沈家商会来说,根本毫无帮助,但小荷如此单纯、善良的心思让我感觉一阵欣然。

小荷见我对着她笑了起来,不由咬了咬唇,问道:“李大哥,我是不是很傻,很没用?现在还把你送我的东西摔坏了。”

“呵呵!小荷,你哪里傻?谁有你这样婢女都是骄傲啊!”我笑着说道,“好在我家的梅儿和小青也不差。”

林月如问道:“小荷,我表姐现在家里吗?”“表小姐刚才谢谢表小姐帮奴婢解围。”

小荷向林月如道谢后答道,“我是一个人偷偷出来的,走的时候小姐还在书房理帐。”

“那好!快带我们去吧!”林月如催促道。

小荷想到自己偷跑出来,总是不太好,于是点点头,带着我们一行返回沈府。

林月如是认得去沈府的路,我们绕过正街,来到了沈府的后院,她便问道:“怎么不走前门?”小荷低声回答道:“表小姐,前门怕是进不出,我刚才也是从后门了出来的。

这些天有好多人天天都堵在钱庄和家门前吵着要兑现银子,昨天还有一大队官差来查封呢!”林月如气愤地道:“真是岂有此理!走!我们就去前门,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不识好歹?”小荷见表小姐发起了脾气,无奈之下,只得领着我们转回到沈府的前院外。

我一看这里果然堵了成百上千的人,这里面有平头百姓,也有达官贵人,吵吵嚷嚷地将沈府的正门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他们那气势,若不是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张票据而非武器的话,还真以为这么一大群人是要围攻沈宅。

“还钱!还钱!快还钱!”“沈家商会的人快出来,我们要兑换现银!”“赔我们的血汗钱,不然我们就报官!”“还钱……”林月如见到这等场面,一脸的不快,大步地冲上去想要驱散众人,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先听身前一个中男汉子说道:“这位姑娘,你们也是来问沈家追债的吧?沈家商会的人个个都是缩头乌龟。

我们大家正商议,他们要是再不给兑银子,我们就冲进去抢东西,反正沈家商会早晚要晚蛋了。

要是真被官府定了勾结叛党之罪,到时候就东西都抢不到了……”“可恶!”林月如听了这样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她正要发作,却被我上前制止了。

“月如,稍安勿燥,这些人的做法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们先见了你表姐再说吧。”

我说着便命马永成去把地方上的官差召人,来驱散围堵的人群。

马永成奉旨去调官差,但一时半活了肯定赶不回来,然而众多讨债者仍是死缠不休。

这时候,沈府前宅的大门忽然打开了,沈家商会的家主沈凤菲在管家钱叔的陪同下缓缓步了出来。

我抬眼望去,很久不见这位江南女首富了,她仍是风华依旧,只是脸上多了一些阴云,毕竟沈家商会遇上这么大的困难,身为家主的她,身上的压力一定非常大。

“沈家的人出来了!”众多诸债者见到沈凤菲这一露面,便纷纷叫嚣着拥了上去,不过宋忠、宋义两兄弟早已站了出来,护在沈凤菲身前,不让众人靠近。

我和林月如等人都落在人群的最外面,一时还挤不上去,只得远远地看着。

“还钱!还钱!快还钱!”“我们要兑银子!”“你们沈家商会休想懒账!”“……”众人又是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

沈凤菲保持着镇定,提声说道:“请大家静一静,容我以沈家商会会主的身份讲两句话!”沈凤菲一开口,众人这才纷纷安静了下来,但听沈凤菲朗声说道:“我们沈家历代从商,已有上百年了,沈家会商的产业遍布江南各地,一直以来都是凭信义为先。

我沈凤菲不才,承家父之业掌管沈家商会,也一直瑾记着祖上的教诲。

所以我可以代表沈家向诸位保证。

我们商会绝不会亏欠各位一分一毫的银子。

你们手上持有我们沈家银号银票的,若要兑现,可以去钱庄兑换,无论数目大小,一律现银现放,绝不会有拖欠……”沈凤菲的话未讲完,下面已有人嚷道:“少骗人了,你们城内的钱庄都关着门,说没银子。

我们不管,我们现在就找你要银子!”这时,沈凤菲身旁的钱叔发话道:“诸位不用急,我们家小姐三天前已经派人往江南以及北方各地筹措了近五百万两银子,银子已经陆续押送往我们商会所在各地的钱庄了。

苏州城内银号的钱款应该今天下午就能送到,所以可以保证大家都能兑换到现银!此事还请在场的诸位向苏州城内所有人转告!”下面众人听了这话,将信将疑,都纷纷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但又听钱叔接着说道:“我们沈家商会多年来一直是信誉的保证。

我们家小姐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绝不会欺骗大家。

刚才小姐已经命人打开所有钱庄了,诸位可以现在就拿着你们银票去兑现。

由于部分银两还在路上,所以钱庄的存银还不多,诸位如果先去的话可以先换到银子!”钱叔这番话,立刻鼓动起了众人,有一部分人纷纷撤离,赶着往沈家钱庄去了,生怕去晚了兑换不到银子。

不过还剩下一大部分人他们拿得不是沈家钱庄的银票,而是沈家商会发行的股票,他们也叫吵着要兑现银子。

此时沈凤菲又发言道:“诸位,刚才我已经讲过了,我们沈家商会做生意从来都是以诚信为先。

商会当初发行股票时,早已有明文契约为据,凡购股票最短也要有三年的限期才能退兑本金。

不过利息仍会照常放发,所以诸位股东,你们也可以在按月发息时到我们沈家的钱庄领取股息,保证绝不会少你们一分一毫。

可能大家也知道,我们商会现在钱银转周上有困难,但对于各位股东,我们商会就算是便卖一切,也会保证信誉。

我也希望大家也能以诚相待……”沈凤菲的话讲的在情在理,众人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而此时,人群中却忽然又传出一个声音道:“哼!不要骗人了!你们沈家商会勾结宁王谋反,很快就要被官府定罪查抄了。

要是我们等到股票到期,一分钱都拿不回来了。”

“是啊!大家不要上当!我们要退票!快还我们的血汗钱!”众股民在几个带头言的挑拨下,又开始鼓噪起来。

沈凤菲秀眉一挑,毫无畏惧地望向带头说话的几人,冷冷地说道:“你们几位是王家、张家和陈家商行的人吧!首先我以沈家商会会主的身份警告你们,不要妄图诬蔑!并请你们回去转告几位会主,如果有什么账务或生意上的事,欢迎随时登门来洽谈,我沈凤菲一定在家恭候!”沈凤菲的话说得带头挑拨的几人一时愣住了,而宋忠和宋义两兄弟又齐声喝道:“小姐的话你们听到了吗?劝你们不要自找麻烦!赶快离开!不然休怪我们兄弟不客气!”“哎呀!沈家商会的人要懒钱银!大家都看到了,他们不给钱还想打人。

我们不要怕他们!”几个搅事的人显然被宋氏兄弟喝住了,他们连忙躲回了人群中,却是继续煽动、挑衅,众人也跟着吵嚷起来。

就在这时候,马永成已经支会了苏州府衙,一大队官差赶到了沈府前,很快便将所有滋事者都驱散了。

沈凤菲见来了一大队官差,和钱叔、宋氏兄弟等都是一阵纳闷,想这些日来,官府的人只有找他们的麻烦,今日怎么会这么好心来帮忙,只等到林月如迫不及待地走上去相见,少解除了一些疑惑。

“表姐,好在我来了苏州探你,不然还不知道发生了这等事。

哼!刚才那些人可真是可厌。”

“原来是如月表妹大驾光临。”

沈凤菲与林月如互相问好后,目光很快投到了我身上,秀眸一闪道,“这位不是李公子吗?许久不见,凤菲这厢有礼了。”

沈凤菲与我见礼之后,很久发现我的变化,只与林月如谈了两句,她便大概猜出刚才的官差都是我调来的,于是又委身向我施礼道谢。

“呵呵!沈小姐不必客气。

当初我流落在外,还多蒙沈小姐盛情款待,要道谢的人该是我才对。”

我说笑着从身上收出了一张票据,递到沈凤菲眼前,打趣道,“嘿!其实我也是来讨债的。

刚才人太多了,挤不进来,所以才想法子把人都赶走了,免得别人和我争。”

我手里出现的是当初夏香给我的沈家商会在天津府发行的织坊的价值一千两的股票,林月如可想不到我竟然也会有一张沈家商会的股票,白了我一眼道:“李逍遥,你凑什么热闹?很好玩吗?”沈凤菲淡淡地说道:“李公子,刚才凤菲已经讲过了,但凡商会发行的股票一律要到限期才能退兑本金。

当初股票的计划书还是李公子为凤菲出谋撰写的,这些问题,李公子应该很清楚吧?”“呵呵!只是开个玩笑。

这张票子对我来说还是满有纪念价值的。

我可真舍不得把他兑换了。”

我微笑着将股票从新收入了怀中,接着小荷便低着头走了上来,她还没来得及“认错”,宋义已是关心地问道:“小荷,之前你去哪儿了?大家都还担心你呢。”

“小姐,对不起……”小荷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和举动,沈凤菲听了自然没有什么责怪之词,只是淡淡一点头,眼中泛着欣慰之色。

钱叔和宋义也忍不住夸赞了小荷两句。

“月如表妹,李公子,刚才的事让你们见笑了,凤菲怠慢了。

请先入厅用茶吧。”

沈凤菲说着,便亲自领了我们一行回到宅中。

入了客厅,大家分了宾主入坐,小荷便是同其她几名仆人给我们奉上了香茗。

沈凤菲对我早已是另眼相看,我这般出入前呼后拥,刚才还能使得动官差,她似已猜出我的身份非富及贵,便是含首道:“李公子,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凤菲实在愚钝,当初就该看出你非一般人物。

记得在青莲县时,我还请你入我们沈家商会做事,现在回想起来,此举实在是唐突可笑,还请李公子见谅。”

“沈小姐言重了,能得在你的青睐,也是在下的荣幸。”

我没多作解释,只品着香茗,随口谦虚了两句。

“这位姑娘是……”沈凤菲的目光转身了坐在我身边的杨杨,其实刚一见面时,沈凤菲便注意到了杨杨。

我笑了笑,介绍道:“呵呵!沈小姐有位表妹,正好我也有一位,这是杨杨。

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吧?”“嘻嘻!上次放蛇吓你,对不起喽!”杨杨娇笑着做了个鬼脸。

沈凤菲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凝之色,但只是淡淡一点头,没有答话。

“她是宁……”宋义也认出杨杨就是宁王的小郡主朱雨芳,但还未开口,便被钱叔轻咳了一声给止住了。

林月如最忍不住性子,急着问道:“表姐,你们商会遇上大麻烦了吗?现在是不是很缺银两周转?”沈凤菲保持着微笑道:“多谢表妹关心了。

目前商会是遇上些困难。

不过我会处理好的。”

林月如有些不悦道:“表姐,你怎么和我也说见外的话。

当初我们镖局遇上困难,我向你借银子周转,你对我都那么慷慨。

现在你有事,我怎么能不闻不闻?”“表妹无须担心,只是些商场上的争斗罢了。

江南的几家商会一直都联手与我们沈家打对台,这次便是他们设计对付我们。

目前虽然有些现银短缺,但还能勉强应付的过去。

说到底也是我当初太急进,为了在进军北方,开办织坊,发行了大量股票,才会让对手抓住这样一个机会……”沈凤菲避重就轻地解释了两句,但林月如却是追问道:“表姐,不止是商场上的事吧?官府现在是不是在查办你们?就是因为宁王造反的事。

你们沈家商会才受了牵连。”

林月如一提到宁王造反一事,旁边钱叔和宋氏兄弟的脸色都沉了下去,沈凤菲的表情也微微起了些变化。